《落日酒吧》

13、突击家访

作者:青谷彦

宏达公司的会计主任郭帆,正讶异地看着前来他家里拜访的两个客人。

“我的丈夫易明在公司堕楼身亡,他生前在公司里服务,承蒙各位相助,我这次前来拜访,是代替亡夫向对他工作上诚意帮助过的同事致谢——

文娟穿着素淡的衣裙,向接待她的郭帆主任低头致意。

大卫陪同她来。

虽然感到意外,郭帆还是把他们迎进了屋内,吩咐妻子佩琳备茶。

即使是匆匆一瞥,大卫还是看到郭帆的妻子脸露忧虑之色。

“阿明的事我也感到很可惜,他年轻有为,正是前途远大之时,没想到遭逢这个变故。老实说,他的事情传出后,我和公司里的同事都感到意外,因为事前没有一点迹象。他实在是太可惜了!”

郭帆请文娟和大卫坐下后,很惋惜地说。

安慰堕楼丧生同事的妻子,对于郭帆来说是份内之事,他的语气也很真诚。

“阿明的事是他自己想不开,其实他这个人太懦弱了,有心事应该回家跟我说,虽然未必一定能够解决得了,多一个人商量还是好的。就是不能跟我说,与我商量一下也好。据阿明生前说,公司的同事之中,因为经常有接触的关系,你是对他最好最关照的!”文娟边说边注意着郭帆的脸色。

郭帆的脸色倒没有什么变化,他叹了一口气,苦笑说:“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人都已经过去了。公司的同事之间,因我们的职务上有关连,阿明是与我最谈得来的一个,他不应该这么早死。”

“你说易明堕楼那天,事前没有一点迹象,他怎么会自杀的呢?一般来说,有事解决不了而闷闷不乐的人,别人一定会看得出来,会不会警方说他自杀,其实是一场误会呢?”大卫在旁边插嘴说。

“既然警方这样说,我们也都相信警方的判断正确。”郭帆对大卫的说词很不以为然,他说,“易太太失去丈夫的心情大家都很了解,但是也不能说阿明的死不是他自己咎由自取呵!”

这句不客气的话刺伤了文娟,她看着郭帆,正要开口说话,大卫阻止了她。

大卫笑了一下,态度十分平静,完全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说:“是不是咎由自取还不知道呢,但还有一个情形,就是易明向文娟透露过,他向财务公司借了一百二十万元,现在这一百二十万元不翼而飞,谁要是得到这一百二十万元的横财可好用呢,况且已经死无对证了——”

他行个险着,借用死者的名义说出一百二十万元之事。其实易明并没有向文娟透露,这些全是他、文娟和许子钧三个人的推测。

他在这时候放出这个消息,是要看郭帆的反应。

这是大卫和文娟来郭家之前就计划好了的。

但是这个计划被全盘打破了。

客厅隔邻的一个房间传出一声巨响——碰门的声音,跟着一个短发女孩冲了出来。

“爸爸!”短发女孩冲出来大声叫道,一点也不理会客厅里有客人。

文娟失望至极。

本要看郭帆的反应,就是因为这一刹那所有人的焦点——包括大卫和文娟的在内——都向着那个女孩,于是郭帆听到这个消息的反应就被忽略了。

虽然看不到郭帆在女孩出来前的反应,却看到在她出来以后的。

郭帆脸色沉下来。

“干什么大声叫嚷,看不见这里有客人吗?!”他大声斥责,着令急急跑出来的妻子佩琳把女儿拉进去。

“现在的孩子真不像话,以前我们那个时候,家里若有客人,我们气也不敢粗着喘,哪里像现在,女孩子家,连礼貌也不懂!”郭帆连声叹气。

女儿进房间去了,但是她留给客人没有家教的印象,肯定十分恶劣了。

父亲只好代表女儿向客人道歉。

大卫很有兴趣地看着。

对郭帆因女儿冲撞了客人而懊恼,他表示同情。

“现在的孩子较反叛,这与社会整体的变化有关。”他以教师的身份劝解,“以前的社会结构较着重家庭,着重对家庭的服从性,孩子对父母亲的话不敢拂逆,现在则注重社会的群体性,孩子较有个人的看法,趋向于自然发展……”

对于刚才提及的易明收到那笔钱的事,他一点都不提。

仿佛完全忘记了。

他向文娟示意。

文娟了解他的意思,别人家里发生了事,他们也不好再逗留了。

向郭帆告辞后,他们走到街上。

到了外面,文娟抱怨着说:“我们这次什么也打探不到!”

大卫却笑着。

他说:“那是你的看法,我却看到了很多问题。”

“你说什么?看到了很多问题?”文娟嘟着小嘴说,“我和你在一起的呀,为什么你看到的我看不到?”

对自己的反应不及大卫的快,她感到很不满意。

娇嗔的神态,不自觉地流露出来。

“很有趣,很不能令人相信是不是?”大卫逗弄着她。

最近他们两个人之间,已经没有初认识时的拘谨,这样的开玩笑经常都会出现。

文娟追问他看到了什么问题,他收拾起笑意,严肃地说:“我看到了阿钧告诉我们的问题。”

聪颖的文娟立即领悟了。

“你印证了我们的怀疑?”她说,“这么说,我们这次没有白去?”

“当然没有。”大卫说,“这次家访证实了三个问题:第一,郭帆确实有嫌疑;第二,郭帆家里的确有了一笔来历不明的金钱;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郭帆将这笔金钱极力掩饰。”

许子钧告诉他们的,他认识郭帆的女儿郭家慧,家慧还跟他说过,他们家里的经济状况最近突然好转,平日舍不得买的东西都买回来了。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许子钧在宏达商业大厦工作,大厦的看更有叔向他透露过,易明去世的那个晚上,郭帆下班了,但是又回去过。

“有叔你没有认错人吧?根据公司里的同事说,郭主任六时三十分下班的,也许你看见的是他下班前的事,一天之内来回出入公司多次,是很常见的呢!”

“我没有看错,是六时三十分以后的事,他不错是六时三十分走了,但在六时四十分的确有回来过,当时我还和他打了个招呼。”

有叔很动气地说,对许子钧不相信他的记忆力,明显地表示不满。

许子钧还是有点不相信地追问下去:“你看见郭主任回来过,为什么不向警方说出来?”

“你知道胡乱说出来会害死人的吗?我看见他回去过,但是没看见他什么时候走呀,再说我也没有看见他杀人。”有叔瞪着眼睛看许子钧的样子,就像他有神经病。

他还想再追问,有叔却再也不肯开口说了。

“我们去郭帆家里探访,就是根据阿钧告诉我们的这些资料。突然登门造访,他不能不接待我们,进入他的家里,很多要掩饰的东西都遮掩不住了,这就是古代兵法里所说的攻其不备,占其先利——”大卫继续讨论这件事。

“现代的侦探之术,要引用古代兵书吗?”文娟说。

“以古导今嘛,其实侦探推理,也是对人性的一种探索。犯罪的人,与目睹罪案发生的人,都有不同的利害冲突,这些利害冲突就成为影响他们对这件事的反应元素。追踪一件凶案,事实上就是与一些这样的元素阻力作斗争。胜负成败,就看你对事物的理解能力与领悟了。”

说着自己有兴趣的事,大卫不自觉地语态高昂,向着文娟侃侃而谈。

“哎唷,哲学家先生,又说起你的推理哲学来了,这里是你的课室讲台吗?看你说得滔滔不绝,可真辜负了这美丽的夜景!”

她提醒了大卫夜色美丽,莫负今宵。

大卫这才把对追踪案情的关注,转回身处的环境中。

“美丽的夜景,你说得不错。”他说着,抬头望向高楼林立的港湾。

维多利亚海港,正在争芳斗艳,霓虹点点,连成璀璨耀目的一片,从港湾海傍一带的嫣红翠绿,到远远对岸的九龙灯火,都是繁荣盛世,燃烧着它最灿烂的光华。

末世风情,有人这样形容。

风华绝代,大卫和文娟这样相信。

他们对生长居住的地方无限眷恋,不希望她陆沉,只希望她的光彩永远燃烧,繁华永在,永远发挥她的魅力,永远令人惊艳。

就像这一刻。

他们身在湾仔的红灯区、一个最具代表性的地方,一种只有在夜间才能发挥出来的风情,这时万种魅力竞艳,正达至最高峰。

他们身边有很多人走着,有男有女,有些穿着很奇怪的服饰,向着同一个地方走去。

那个地方有一个奇特的名字——落日酒吧。

这时候文娟看见一个男人的身影,肌肉结实的身体随着耳筒收音机播放的音乐节拍摆动,步伐轻松地向落日酒吧走去。

“落日之后,维多利亚海港被霓虹灯照亮,漆黑的天空染上一片暗红——”文娟背诵着。

大卫接下去:“我们恢复了本来面目,从四面八方涌向我们聚会的地方——一些专门为同性恋者而设的酒吧。”

“落日酒吧,那个人说的酒吧名称,原来它就在这里!”文娟说,“电视访问中,同性恋者聚会的地方!”

大卫站住,他满含深意地望着文娟说:“好惊讶的语气,看来你很有兴趣,敢不敢进去看看?”

文娟接受了他的挑战,勇敢地迎接他的目光。

她仰起脸,晶亮的眸子在暗红的夜空下闪耀着光彩,他们靠得很近,互相感觉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温热气息。

“同性恋酒吧,难得一见的地方。”她的语调转低,呼吸随着说话暖暖地吹送到大卫的脸上:“你以为我会退缩,不敢进去吗?有些地方对女性来说是禁地,你还记得我曾经这样说过吗?我是个女子,很多事情不方便去做,有些地方不方便单独去,这并不代表我不想去。有你在身边,我什么地方都敢去。”

她走前一步,歪着头说:“怎么样,请带路?”

“带路就带路,怕什么。”

男性的豪气,在文娟一番热情奔放的话语下被激发了,他仰起了头,一把挽住了文娟的臂弯。

带着一种激荡而轻松的心情,他们向着隐藏在红色暗光中的落日酒吧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落日酒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