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酒吧》

15、竞选议员

作者:青谷彦

“大卫,你看看这里有几只手指?”

沉思中的思路被打断。

大卫抬头,看见同校的教员霍华友善的笑脸。

“考我iq?出到这个题目,太小觑我了吧?”他完尔一笑,答道。

“别看这里只有三根手指,这个问题可不是轻易回答的。”霍华认真地说,“三——你说是多少?三十,三百,还是三千,三亿?任你联想,看你猜不猜得出我心目中的数字。”

“三十。”大卫想也不想地说了出来。

“吓,你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霍华真的诧异了,他瞪大眼。

“那还不容易?那是我们学校餐厅里一客牛扒的价钱呀,接近中午了,你的肚子起了信号,这一味香喷喷的牛扒就出现在你脑海里,牛扒旁边打出‘三十’的字样,反弹在你眼前了。”

他们轰然大笑。

“推论正确,给你满分。”霍华坐在大卫身边,开始说到正题了。

“你这是备课,还是想心事?”他拿起大卫桌面上的教科书说:“最近看你时常埋头苦思,有什么想不通的,说出来大家参详一下嘛,一个人脑里想得太多,很易会变白痴的。”

“多谢你了,我的嗜想病并不严重,离白痴还有一大段距离。”大卫用轻松的口吻说,霍华刚才要他说出心事之事,就在开玩笑的语气中轻轻带过了。

虽然霍华是一片好意,但若他告诉霍华他所做的事,管保霍华会说他真疯了。

他们正在学校教员室内,与早上的热闹气氛相比,现在是清静多了。

校园气氛受外来冲击的影响而改变,已不是第一次了,只是这次来到学校的,是他认识的一个人,而且他和霍华,也被拉夫去做了一个上午的事。

来学校的客人是一个议员候选人,他来做拉票活动。

这人是卓坚。

真令他意想不到。

卓坚是以独立候选人身份角逐区域市政局议席的,他以一个中肯的角度来阐释他的参政宣言,他热心投入的态度令大卫颇为欣赏。

卓坚说:“现在参与政治已经不是少数高层人员的特权了。只要对香港前途关心,而且有兴趣服务社会,对香港事务热心投入,愿意对公众利益有所承担。有所奉献的人,都可以参与政治,参加竞选。”

当时校长陪着卓坚来到教员室,卓坚见到大卫,很高兴地上前握着手说:“大卫,你就在这里教书?真好,在这里见到你,请你务必帮忙。”

他和霍华被卓坚拉了去学校大礼堂做竞选宣传活动。

“你这个政治冷感的人,终于也出动帮人做助选拉票,真难得呀。”

集会结束后,从礼堂回教员室的路上,霍华这样对他说。

大卫摇头苦笑说:“因为是认识的,不好意思拒绝。”

“就是因为文娟?”霍华说。

文娟来过学校,霍华对她略有所闻,知道是大卫近日过从甚密的女友。

“人都是有弱点的。”霍华说,“卓坚拿你认识文娟的关系要你帮忙,你就违背了当初的意愿去帮助他?”

“你只说对了一半。”大卫说,“你所指的我不参预政治那件事,我其实也不是那么极端。我不参预并非代表我不喜欢别人参预,多一些人对公众事务关心,总是好事。”

大卫只是说了其中一个看法。

心里最隐蔽的,他没有说出来。

那天晚上,他和文娟在酒吧外见到蒙丽坦的事,是他和文娟蓄意保持的一个秘密。

与其看到卓坚固这段婚姻不快乐而痛苦,倒不如喜见他投身公益事务,发展他的潜能。

这次的会面令他看到卓坚性格努力不懈的坚毅的一面。

竞选宣传集会开始时,他们坐在一起,大卫把外界的一些反应告诉他说:“我的一些同事说这一类的宣传集会就像做大騒一样,你拉票怎会拉到学校来的?学生年龄未足够,没有投票权呀。”

“做大騒,那只是别人的错觉,其实我们是当作一种很认真的事来做。”卓坚细心地逐项解答他的问题,“学生没有投票权,学生的家长有呀,投出神圣的一票,说服了家庭最年轻一代,那收益有时比说服他们父母的还管用。”。

“到各个地方去拉票,你会不会很辛苦?”大卫问他。

“要成功地做一件事,辛苦是免不了的。”卓坚态度亲切地说,“这次区域市政局的议席,竞争会很激烈。两大派,加上以。独立身份参选的候选人,每一方都各师各法,有大团体支持参选的好一些,像我这样背景的人,就只有靠自己事事亲力亲为,处事不容有失,所承受的压力是很重的。”。

投身政界是一条不归路。

一切都豁出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大卫还在想着与卓坚交谈的事,在他身边的霍华却发现了新鲜的事。

“哎——大卫你来看,那些学生真胡闹!”霍华突然叫着,停在一幅校内广告旁。

他们行经的地方是集会礼堂和教室的必经之地,那里有个地方特别辟为学生招贴告示通告的场所,也是学生的天才创作之地。一些风趣抵死的言辞,借着张贴通告的机会趁机曝光,语不惊人死不休。

反正谁看了都不会当真。

一些水准之作也真叫人捧腹大笑,算是谐趣益智兼而有之。

学校当局也不多制止,因为这只是无伤大雅的玩意,还可增添校园姿彩,留待将来回忆时,也不会尽是严肃的一面吧?

霍华指着的正是那一类张贴通知。

是学校剧社的演出告示:公演莎士比亚名剧《王子复仇记入

大卫细看清楚,不觉与霍华一样地笑开了怀,因那张带有剧照的通告上,本是愁眉蹙蹙的悲剧王子,不知被哪个促狭的家伙描上了假发耳环,涂上口红。

“真捣蛋,把王子的剧照如此糟蹋,剧社的人不气坏才怪。”

笑归笑,还是批评了两句。

“那可不一定,或许是他们自己弄上去的呢?”

“收宣传之效?”

“就是这样,你见过某歌星的cd吗?扮成带胡子的蒙娜丽莎,不知引起多少谈论。”

“那岂不是与这张通告有异曲同工之妙?”

路上的谈话,如果给学生听见了也会不妙。普遍的看法是,作为一个教师,要严肃老成,但却忽略了,这些教师中也有年轻人。

到了教员室,应该是备课的时间。大卫把教科书放在桌面上,从外面看,他在作课前准备,然而他脑海里所想的却完全不是书本里的东西。

心绪紊乱,太多的零星事物,拼凑不起来。

霍华再来叫他时,已接近中午时分了。

也到了午饭时候。

他合上书本,站起来。

“忙了半天,也真该听你的话休息了,我也不想再伤脑筋,我们就去吃那三十块钱的牛扒,怎样?一起走吧?”

正要出去,电话铃声响起来。

霍华过去接听,对他说:“找你的。”

这时有人找他?大卫看看腕表,中午一时十五分。

“是谁找我呢?”他想着,走过去接听电话。

只听许子钧在电话里说:“快来,我有事找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落日酒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