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的复仇者》

第10章

作者:西村寿行

45

翌日清晨,还在黑暗之中车就出发了。

从沃森莱克到国境线约有五百英里路程。

凯瑟琳时常呈现郁闷的表情。

已商定在费尔班克斯分手。预计到达费尔班克斯是在翌日黄昏时分,日本时间是十月二十日。若按日程安排,中冈干事长到达安克雷季,是十月二十四日,还有四天,时间宽裕。

在这四天期间,从费尔班克斯乘阿拉斯加的火车或拦路搭车到麦金利,然后只能徒步去“登山旅社”。没有道路,必须要翻越荒芜的山岳。在阿拉斯加,有道路的只有安科雷季之至费尔班克斯一线,其它地方都是莽莽荒野,交通工具只能利用飞机。

作好登山的准备是必要的。

“原田,费尔班克斯分手后,就再不能见面了吗?”

看着前方,凯瑟琳问。

“大概是吧。在中央情报局的巢穴里战斗,活着回来的可能,几乎太小了。”

“我从费尔班克斯飞到波因特巴罗,四天以后——即十月二十五日返回,暂时在麦金利国立公园野营。倘若你活着返回,就到旅客通报中心去询问,便可得知我的野营地点。”

“谢谢!”

“要是你和恋人一起回来,我即便是心里悲哀,可也是没办法的事呀。”

“……”

原田没有回答。凯瑟琳怀的好意是很清楚的,可是不知怎么回答才好。侥幸生还的希望几乎没有。

姑且能够杀掉中冈干事长,也不可能从阿拉斯加逃走。阿拉斯加有理查森空军基地和韦恩赖特陆军基地,在那里可以出动大批的搜索机、空降部队,军犬也会出动的——不可能逃走。

假定只是救出野麦凉子,在这种情况下,追踪的可能只有中央情报局,警察和部队不会出动。要是能争取逃出,就可以跑进日本领事馆要求保护。

可是,正在等待着的,不是这么简单的对手吧。

不会再见到凯瑟琳了。

两人交替地开车,一直持续到深夜。

这一夜,在国境附近一个城镇的郊外露营。

刚一吃完饭,按耐不佳的凯瑟琳又向原田要求,强烈的爱慾燃烧着。事情完毕之后,凯瑟琳也不愿意离开原田,赤身躶体地抱着原田睡觉。

拂晓,凯瑟琳又开始挑逗了。

这里,所包含的激烈程度,仿佛彼此都想让生命之火燃烧殆尽。

翌日清晨,越过了国境。

顺利地通过了海关。

刚出海关,凯瑟琳就从卡车里取出护身的手枪和子弹。

“送给你作为纪念。装上子弹带着,路上可能会遭到袭击。”

“好。”

枪是柯尔特式自动手枪,射程为45米。这是赶时髦的,对女人来说不太适合。

在路上不会遭到袭击,因为尾行的车并没有出现。

黄昏时分,平安抵达费尔班克斯。

当天晚上,原田还是和凯瑟琳一起度过的。认识后已是第三个夜晚了。彼此都已熟悉对方的每一个角落了。一上床,很快地就燃烧起来了。凯瑟琳的性感带原田已经知道。

这个夜晚,凯瑟琳非常贪慾。

精疲力竭地躺在床上时,已是夜里九点过了。卡车的窗户还透进光亮。夏季里,太阳十点过沉没,凌晨两点又升起。这种深夜里的太阳,被称之为“午夜太阳”。在北极附近,太阳仅在地平线上转而绝不会沉没。

凯瑟琳的热情也是这样,永远没有尽头。

“不死的话,一定要到麦金利来啊。”

凯瑟琳把脸埋进了原田的怀里。

原田搂着凯瑟琳的细腰熟睡了。

翌日清晨,与凯瑟琳告别了。

出了卡车,原田向城镇走去。凯瑟琳没有从车里出来,原田也没有回头。他迈着大步向远方走去。凯瑟琳是个美丽的姑娘,性格也挺可爱,她一定会找到一个自己理想的男人。对原田说来,最后的时刻已在等待自己。

到了街上,买了登山用具。虽然这里是阿拉斯加的第二大城市,但是规模很小,街上几乎不见行人。没有行人似乎是阿拉斯加的一个特点。虽说也有街道,可是称得上繁华的却是很少见,因为人们都是用车上街,一次就购买能吃几天的食品。这里无论是谁的车子,冲撞痕迹比比皆是,哪怕新车也是如此。大概车开得粗野,即或是撞车也不修理吧。

在到费尔班克斯途中,见到了好几百架家庭自备飞机。汽车停车场没有,可小型停机场却到处可见。阿拉斯加值得夸耀的是,小型飞机的普及率居世界第一,取得驾驶执照者的比例也居世界第一。公路虽说有六条,但与阿拉斯加辽阔的幅员相比,仍然很少。所以小型机的普及,是理所当然的。汽车在这里,可以视为自行车。

原田步行向阿拉斯加火车站走去。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

原田回过头去,口袋里握着手枪。

“早上好。”

这是个年过半百、满脸胡须的男子,他过来与原田并排走着,说着一口不太流畅的日本话。

“你是日本人吧?”

“是。”

原田手枪一直握着,作好随时待发的姿势。

“中村先生认识吧?”

这是男子问。

“中村?”

“安克雷奇的中村,那家伙是个好人。”

“不知道哇。”

“但是,你是日本人呢。”

“是的。”

“奇怪呀。”

“姓中村的在日本有几十万呢,和美国姓吉姆的一样。”

“是吗?”男子张开大嘴笑了。“那,去哪儿呢?”

“打算乘阿拉斯加火车。”

“那是好火车啊。”男子赞美道,“我在叶山呆了三年。叶山的良子认识吧?”

“不认识。”

“是个好女人呀。”

“那家伙好吗?”

“当然。好,再见。”

那男子挥挥手,穿过道路向一边走了。

一辆路过原田身边的出租汽车停下来。不知为什么原田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刚才的那人,你认识吗?”

是一位中年的司机,他用日语问。

“不。”

日语讲得如此熟练,原田感到惊诧。

“伙计。我正在出租卡车,拼命地干活,如今已有三台卡车了,再加之出租汽车,能够充裕地度日了。”

这男子什么也没问,只是自夸,从说话的神态和精通的日语,原田感到这两个男子是中央情报局的成员。

“刚才的那人?”

“哦。他在阿拉斯加输油站干活。那家伙,喜欢炫炫耀日语,一见到日本人就开始搭腔。”

“你在什么地方……”

“我参军在日本呆过,在费尔班克斯,会日语的很多。”

“是吗?”

当然不能相信。

可是什么意外情况也没发生。出租汽车很快到了车站。

出租汽车又很自然地开走了。

火车开动了。

是镶玻璃的双层除望车。正如大胡子男人所说的那样,是漂亮的火车。座席都有靠背,连踏板也是折叠准备着的,前后席位的间隔几乎等于日本的两倍。而且,乘客也不多,一节车箱仅十几个人。这是阿拉斯加唯一的国有铁路,所以不存在赤字的问题吧。只是速度慢得令人吃惊,似乎是以自行车的速度在行驶。原田在车箱的后面找了个角落坐下,这样便不用担心来自背后的袭击。

列车沿着尼纳纳河行驶。这是一条注入育空河的支流。育空河从加拿大的育空地区发源,是条全长三千六百八十公里的大河,横贯阿拉斯加而流入白令海。

车窗外,白桦树森林亘延不断,尼纳纳河河水混浊呈褐色。列车象一条长虫那样在旷大的原野中行驶,速度也犹如爬虫一样缓慢。

车里没有使人感到异样的人物,带孩子的妇女,工人模样的青年,年老的夫妇和单身旅行的女人——没人注意观看原田。

那两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倘若操日语的那两人不是中央情报局路成员,那中央情报局的人在旧金山被甩掉后。又究竟在干什么呢?当然,他们一定要在阿拉斯加各地机场警戒,考虑到从大路进来也必须在边境海关进行监视。原田固执地认为从羽田机场到旧金山他们是有联系的,这是自然的。两人倘若仅是普通人,那么简直不明白中央情报局是在玩弄什么阴谋。

——仍然是阴谋诱惑吗?

这么说,摩根对麦金利附近中央情报局的山庄进各的调查过于简单了。虽然调查时贝克并不在家,但会不会是预先估计到原田要来调查而故意散布的烟幕?

中冈干事长要去阿拉斯加,半个月以前就通过情报网透露出来了。仔细想想就会感到不可思议。这可能是为了使原田有时间得到旅游护照的一种计谋吧。如果一直保持沉默,直到去美国的前夕,也许是以为原田水来就持有护照,但由于签证等原因而不能去美国。

而且,贝克老家的地址也在情报关系网中流传。

细想这种种原委,就强烈意识到已陷入中央情报局的圈套了。正因如此,中央情报局虽然在旧金山放跑了原田,可也没有继续追赶和埋伏,反正原田一定会在登山旅社再露面的。

——不能不得出这种结论。

于是,原田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冷笑——那两个自称喜欢日语的小子,就不象正经美国人的气质。

列车自始至终在广漠的原野上行驶。速度宛如不变速的自行车一般。尽营加此,有时时速还是达到六十公里左右。长满喜马拉雅松、白桦等的寒带交混林无垠无际。阿拉斯加空旷得使人兴味索然。

46

列车驶入了麦金利车站。

冬日的麦金利车站,除了原田之外再也没有人下车了。

车站寒冷异常。虽称为车站可名不符实,仅有一间小屋作为售票处,无论哪里都没有栅栏。冬日的枯草覆没了铁轨,一天仅往返一班火车的阿拉斯加铁路,轨道已经出现铁锈。这一切,不能不让人产生一种被遗弃的感觉。

小型机的机场就在旁边,这里也被比人高的杂草包围着。

背着背囊,原田向旅馆走去。附近仅有一家旅馆。说是旅馆,实际上起只是把列车车厢并排放着、隔成客房而已。

即便是不预定也有房间住。因为旅馆旺季已过,游客稀少。

原田住在一间车厢房间里,从窗户中可以望见芒特山,在它的背后是多杜山脉,这些海拔近六千英尺的高山,山腰以上被皑皑白雪覆盖着。面向原田的是芒特山,在它的对面应该有登山旅馆。麦金利山脉的主峰是麦金利山,这里望不见。

原田放下行李,向旅客通报中心走去,为了确认登山旅馆的位置。虽然摩根已经告之了旅馆的大致情况,可是山区的地形复杂,稍不留神就会迷路。中心并不知道那个旅馆的存在,服务人员查找了航空照片后告诉他,那里可能是座狩猎小屋吧。在那里有一个很小的建筑,它的位置已在麦金利公园的范围之外。

在公园内登山。尤其是登麦金利山,有严格的规定。因为公园内有冰河,又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气候恶劣地带。在登山前六十天以前,就必须把填有健康诊断,通讯设备详情等项目的登山旅游申请书交给监督官员,并且还规定要出示登山经历书、队员构成、登山记录和向山下报告的义务等等。

在中心,原田受到注意。他被告之天气可能要转坏,一个人不能进山,因为非常危险。但是,因为是在公园范围以外,所以仅仅是提醒原田注意,也就到此为止了,再说登山旅馆的海拔也不高。然而,虽说海拔不高,可除了乘飞机以外无路可通,必须穿越荒蛮无径的山岳地带。中心的人劝原田携带无线电通讯设备。

“究竟去干什么呢?”

服务员向已经转过身去的原田问道。这是一个大胡子的青年人。在阿拉斯加,青年人十之八、九都蓄着胡须。

“有朋友,想干惊人的事。”

“祝你平安!”

青年人笑了。据说日本人会莫名其妙地笑。能让原田说话,这位阿拉斯加的青年开心地笑了。能够把笑颜理解成一种美德。使索性可以说,如今的青年人没有笑容,不知为什么在旅行时都呈现出阴郁的面孔。

原田返回旅馆,走进了食堂。

他被带到餐桌旁。就餐的还有一对日本的青年男女,看上去象是靠薪金度日的。他们看着原田。但又回避他的视线。不知为什么,在旅行途中日本人彼此之间都互不理睬。

饭后,原田回到了车厢房间。

这里,真正的夜晚也很不容易降临。原田倒在床上望着车窗外的山脉。从旧金山出来以后一直是强行军,时差变了两、三次,再加之与凯瑟琳如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