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的复仇者》

第03章

作者:西村寿行

13

在中央医疗中心的走廊上,铺着厚厚的绒毡,走路完全听不见脚步声,沙发也放置其间,显得格外地豪华。

原田义之的身体理在沙发里。

走廊里有漂亮的女招待。这里是不用扩音设施的,直接由招待来接待病人,然后再由护士出来接进去,相应地病人也都是与此相称的人,不论哪个病人都沉浸在特权意识之中,作出一副雍容大雅的派头。

原田联想到大学医院和市内医院的情景。在那里,无论老人、重病人或是小孩——各种各样的人,不论什么时候都要毫无怨言地等待,而诊断只有两三分钟,最多数分钟。即便如此,病人出出进进还要作出一副谦恭畏怯的样子。

“院长先生要会见您。”招待员在招呼原田,露出一种女性的妩媚笑容。

在护土的引导下,原田向院长室走去。院长室在大楼东北角上,铺着嫩绿色的粗毛地毡,长长的毛连踝骨也能淹没。

房间中只有岛中教授一人。

“你请坐。”

岛中的声音显得厚重。

原田默默地坐下。从学生时代到实习医生时代,甚至可以说直到昨天,从教授的口中,发出的都是庄重的声音;一种充满医学上的自信情绪环绕在这魁伟身躯的周围,有一种压迫感。

可如今已不复存在了。原田的双眸如剑似地注视岛中。

“听说你昨晚会见了井上君?”

岛中的视线一直射向原田。

“是的。”

“据说你认为我杀死了病人。”

“说过。”

“为什么你要说出那种妄想狂似的语言?”

“妄想,你是这么认为吗?”

原田单刀直入地打断了他的讲话。

原田决定给他一个正式的警告——这是昨晚一夜考虑的结果。井上医生会怎么做,若见到岛中一切就清楚了。如果他已经报告了,那再想得到证据的希望就彻底破灭了。余下的就只能是正式地宣战!原田认为应该给子警告,若是清楚地告诉他,要夺走他的生命!岛中也许会动摇,动摇就可能会在谈吐中露出一些破绽。

哪怕摆在前面的是一条无比崎岖泥泞的险路,原田也还是决心走下去!

原田目不转睛地盯着岛中。

“不是妄想,又是什么?”

岛中呈现出苦涩的表情。

“在你的行动中,有一些令人生疑的地方。”

“你说的是那位病人吧?他大脑受到损害,有生命危险,我便接过来了;因为井上君感到棘手。事情仅仅如此。是谁委托你前来的?”

“当然不会有别人委托。”

“那,是为什么呢?”岛中显得焦躁不安,用一只手拿住桌上的打火机,“这次的不幸事件,给予你很大震动,这我是知道的。究竟该怎样来安慰你呢,我一时也找不到恰当的词句。你是一个有前途的男子,这点在你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已看出来了,若是由于这次的不幸事件使你离开了医学界的话……”

“请不要说了。”

原田打断了谈话,感到一阵恶心。在通常情况下,没有哪个医生从教授的口中,听说自己有前途而不感到喜悦的。即使是在大学纷争以前,教授虽然没有权力,但也仍在金字塔的顶端。

“对我进行恫吓是行不通的。实话对你说吧,我已辞去了医生的职务。”原田毅然决然地将岛中教授满带威胁的话顶了回去。

“借治疗的机会,杀死了掌握着自己秘密的病人——向这种教授学习,我感到羞愧。对吧?你不是医师,而是一个手人的魔鬼!”

“这……”岛中掠过一丝苦笑。“你还不知自己精神失常了,好象是遭意外的刺激所致。”

岛中的目光变得冷酷,如同给病人诊断时那样。

“这是你的拿手好戏吧?你听说武川惠吉认出你是大佐,并对其家属说想调换医院后,就编出因脑伤害而出现幻想、幻影之类的谎言。这些谎言你能欺骗武川的家属,却欺骗不了我。”

“你说的是……”

“你好好听着!”原田愤怒地吼道,“实话告诉你吧:我要到这里来的原因是我迟早要杀死你,目前只是在收集证据。你要想听听,我就告诉你吧。”你不仅杀死了武川惠吉,还杀死了北海道的北条正夫,大阪的关根广一,以及我的父亲和妹妹。除了武川惠吉以外,你没有直接染指,而是通过杀人凶手——你所恐惧的就是大佐,你对于三十年前恶梦的复苏感到胆怯了!包括我父亲在内的四个下级兵士是知道这一恶梦的,迟早我也要把它揭露出来,并在得到确认后再杀死你。我不指望法律,我所寻求的目标——你的命,要如同我父亲、妹妹所遭的惨杀那样,来杀死你!”

原田的宣言结束了。由于激动,岛中的手颤抖了。

“你这家伙,真是在说梦活。”岛中的脸色发青,“妄想狂!在战争中我确实是大佐,这一点只要调查兵籍簿就可以明白,但象你说的那种恶梦是不存在的。我被派遣的部队番号、驻地以及战历,也可以从防卫厅战史编纂室那里得到的。如果从普通的意义上讲,那种恶梦也是有的,可是在三十几年后的今天,一定要杀死几个人的恶梦,难道还存在吗?不,这是极为荒唐的。那种事,你只能从小说中找到。首先,你父亲以及你刚才叙述过的人,我不认识,大概由于某种原因你弄错了吧?你要冷静地想想。确实,据说武川惠吉对他的家属讲过‘大佐’的话,而且我是大佐,要说联系也就只有这一点、偶然的,纯属偶然的!并且,武川由于脑器质性损害,正处于产生轻度幻影的状态,因而可能是在战争中被大佐虐待的记忆突然复苏了吧?但这究竟与我是怎样联系上的,我倒很想请教请教。很显然,你的这种妄想正在支配着你,要寻找我的杀人证据,那就寻找吧!要杀我,那就杀吧!你的那个要搜查证据的设想,只是一片幻想的荒原,只能在幻想中追寻、前进,然而不久,你的幻想就会荡然无存——我要奉劝一句,你最好是去找找精神病医生。”

血色仍然没有返回岛中的脸上,也不存在尊大和傲慢的表情,在这张竭尽全力想抹掉所谓妄想的面孔中,渗透着惊悸恐怯。

“是吗!”

原田站了起来。

“再等一会儿。”岛中说道。“本来,这种事对我的名誉有很大的损害,作为我完全应该去告诉警察。可是,你我之间还毕竟有一些关系,所以我不忍心这么干,并且我还有帮助你治愈病症的愿望。无论如何,我们再谈一次,好吗?”

“又再预谋一个把我送进精神科,然后杀死的计划吧?你单方面把我强制入院是可能的,可我会俯首贴耳地去做吗?我可不象父亲、妹妹,或者武川那样,是一个毫无抵抗能力的男子。若要去告诉警察,那又怎么样?”

“住嘴!你,”岛中恼怒地咆哮,“说起来真是没完没了。”声音颤抖着。

“你应该采取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把我交给杀人犯,不过,你记住好了,无论如何,我要亲手杀死你的!”

原田举起这双颤抖而紧握的拳头,在拳头中握着父亲和妹妹惨死的尸体。

“……”

岛中什么也没有说了,眼睛瞪得大大地望着原田,目光呆滞。在这呆滞的目光里面,隐藏着无限的杀意。

原田转过了身去。

14

在八月二十七日的傍晚,逮捕了杀害原田光政和原田李美的凶手。

峰岸得到报告便出发了。

在港区的麻布,刚刚查明c·贝克的住址在西班牙大使馆附近,已经去查访过,但不在家。这是一座高级公寓的房间,据管理员说,是在三天前看见他的。

峰岸在新宿署的搜查本部用无线电与留守的监视人员通话。

“那家伙是谁?”峰岸对着无线电话筒怒吼道。

“关西系暴力集团野岛组的成员,叫横田洋一。情况是这样的:有人向本厅搜查四课告密,说横田可疑,因此在搜查四课的协助下,迅速袭击了横田家。”本部工作人员用激昂的声调回答。

“明白了。”

峰岸中断了无线电通讯。

逮捕的是凶手吗?

一边向新宿署走去,峰岸一边强力抑制着越来越剧烈的不协调感。

罪犯是暴力集团的成员,这是可以理解的。搜查四课是专门对付暴力集团的,也是有办法的,他们的情报网已渗透到暴力集团的同伙中间了。

可是,总觉得身体不协调,所谓的感觉不熟悉肌肤了。

杀害原田父女俩的罪犯绝非是一个寻常的男子,即使在冷酷的暴力集团成员中,也是不能相比的。峰岸感到此人已完全丧失了人类的感情,其杀性如同一只狼一样。那个罪犯不仅杀害了原田父女,也杀害了北条正夫和关根广一。这些可能都是那个暴力集团千的。

谋杀,是有背景的,若是没有巨大的背景,他们也就不会遭杀害了。岛中教授和中央情报局都参与了这一事件。可以预感到,这一事件若被揭露出来,就不会象寻常的小事那样了结。然而,处于这一事件中心的罪犯由于告密而被捕,是不合情理的。

路上,峰岸在思索着。

在新宿署,上泉刑事课长正在等待自己。

“捡了个落地桃子。”

上泉显得很高兴。

“提审口供了吗?”

峰岸问。

“还没呢。不过,一定是横田洋一干的,在横田的房间里发现了从原田家夺来的一百六十万纸币,纸币的号码都是吻合的。”

“是这样?”

原田光政从银行取出而准备带走的资金是纸币,并且原封不动地消失了,这是事实。

“去看看吧。现在甲斐君正在提审。”

“嗯。”

峰岸点点头站了起来。

他们向刑事室走去。刑事调查室是一间六叠间①的房屋,里面放着一张细长的桌子,并且有三个男人,其中一个就是横田洋一,另外两个都是老练的厅辖署员。

①为日本的一种特有的面积计算单位。叠为日本式房间中铺的草垫,由于这种房间中不安置床,铺上它便可席地而睡,所以日本人常用它来作为计算房间面积的单位。一叠为0.9x1.8米(1.62平方米),相当于一个成年人躺下的面积。

“这位是峰岸。”

甲斐年近五十了,从事侦缉工作已近三十年,受到很高评价。

“来替换的吗?”

搜查本部设在负责大部分案件的所辖署,本部长是本厅的刑事部长,副部长是署长。实际的搜查任务是由本厅搜查课派来的声援班和所辖署的搜查课长及其部下共同承担。本厅的搜查课,可算是老手云集荟萃。在通常情况下,从本厅来的声援班有实际的主导权。

“能不能稍稍提审一下?”

“请。”

甲斐换了个地方。

“是横田洋一吗?”

峰岸注视着横田。

“冤枉啊,真是倒霉透了!”

横田的脸朝着一边。这是一个瘦小的男子,脸上溢出一副愚昧的神态,但仍可感觉到在身上有一种强韧的力量。在这种强韧中,要是受到了异性的吸引,可能隐匿着无限的冷酷。

“事件的当晚,你在什么地方?”

“……”

“不说,就给你点儿颜色瞧瞧!”

“说,说些什么呢?”

横田作出一副要受罪的姿势。

“你杀死的那个女人,即将要成为我的妻子,知道吗?要是不说,那也好,就是把你打得半死,也要叫你开口。我也不把我当刑事了!”

“请等一下。我确实什么也没做呀!那天,从傍晚开始,我就在自己的房间中睡觉,醒来时已是深夜两点过了。至于杀人之类的事,确实是不知道呀!”

“那钱又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有人给我设的圈套吧?”

横田提高了嗓门。

“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

“峰岸先生,”甲斐插话进来,“这个男子曾两次犯案,抢劫、强姦……”

“那些事,与此无关哪!”

横田大声地申辩。

“住嘴!”

另一个刑事,发怒地叩着桌子。

“他现在住在中野区一座有点儿脏的公寓里。”

“让我好好地说吧。”

横田又叫了起来。

“从傍晚开始睡觉,无人证明,可十一点过后你从外面返回房问,却有目击者。”

“那家伙在什么地方?如此胡说八道!”

横田叫着。这是个性急的男子,额上的青筋暴胀横突。

“横田,嚷什么。”峰岸用平静的声音制止道。“就算是睡觉吧,可睡觉之前又在哪儿?”

“没去什么地方!下午我起得很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归的复仇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