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

第四章 金毛熊

作者:西村寿行

小窝棚是用茅草盖的,俗称叩拜小窝棚,形状就象一个人合掌而拜。

榛老人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杜丘告诉他,自己是远波真由美介绍来的,现在正被警察追踪。听了这后一句话,老人表情依然无动于衷,只是指了指那张圆木拼成的床。

风雪在老人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皮肤象锈铁一样,闪出黝黑的光泽。小窝棚中间挂着熏烤的兽肉。可能是由于熏烤兽肉,茅草和柱子都熏得黑亮黑亮的,令人感到连这个小窝棚也快成为熏烤制品了。

杜丘在这个小窝棚里过了三天。尽管还没有发现追踪队的迹象,他还是时刻警惕着。这位脱离红尘的老人,在深山老林里修建了这所茅屋。这个地方,大概只有真由美知道。

这三天,老人几乎一言不发。但看来并不是出于厌烦。他把熊皮睡袋让给杜丘用,又默默地端出食物。一日三餐,几乎全是熏兽肉。最初的两顿,他吃得很香,似乎感到比其他任何一种熏制食品都更有味道。但吃到第二天的时候,他有些倒了胃口,再加上本来就不太喜欢肉食。

“好象腻啦。”第三天晚上,老人竟然开口说起话来,

“嗯,有点。”杜丘不加掩饰地答道。

“这里也只有这个了。”

“这就满不错。”

比起只有猕猴桃和野草莓充饥的日子,已经是天壤之别了。这里毕竟有熏兽肉,小窝棚尽管狭窄还有股难闻的气味,但屋前的水塘却清澈透底,对岸一簇簇芦苇和背后那一片松林的影子,清晰可见地倒映在水中。

“大马哈鱼就要上来啦。”

“大马哈鱼?……”

“是啊。咱们偷着去打点,也得做些现鱼啦。还能弄到大马哈鱼子,象你们爱玩的弹子球那么大。”老人的眼里充溢着安祥的目光。

“象弹子球那样的鱼子?你见过弹子球吗?”

“在札幌的时候,有时从早玩到晚呢。那是老婆和女儿死以前很久的事了。”

老人脸上深深的皱纹里。蒙上了一层追怀往事的暗影。

“夫人和女儿都不在了吗?”

“五年前,被熊吃了……。”老人的声音嘶哑而平缓。

“被熊……”

“我的运气不好。那只熊,我找了它四年,到现在还没碰上,真够倒霉的……”老人的声音低落下来。

“提起熊,真由美倒碰上一个,差点丧命。”

“她碰上熊了,什么时候?”老人急促地问道。

“四天前。”

杜丘把来这之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那熊什么样?”老人的双眼炯炯发光。

“金色的毛,一百二、三十贯重,很吓人。”

“打中了吗?”

“好象打流血了,似乎不是要害。”

“啊!”老人悲愤地发出一声近乎哀鸣的喊声,“是那个东西,那就是我要找的熊。这一带,那么大的熊只有它了。”

老人眼中的光芒猝然隐去了。

“它有什么记号吗?”

“不,没有。”老人摇摇头,“虽然没有记号,但我一看就能认出来。它要吃人的时候,眼睛象疯了似的冒着火。”

“要吃人的时候……”

杜丘想起了当时那只熊要吃掉爬到树上的真由美时,一边拼命地撕咬树干,一边大声吼叫的情景。

“是啊,一般的熊遇上人都要躲开,它可不同,我亲眼对过它发疯的样子。”

老人失去光泽的眼睛里,浮现出无限的凄楚与哀伤。

——遭遇到那只能,是在六年前。从很早开始,榛幸吉就来日高牧场做工了。妻子和女儿就住在牧场附近。女儿嫁给了样似町锯木场的一个同族青年,因为要生小孩,回到了娘家。那时,阿伊努族的风俗习惯已逐渐淡漠,尤其是青年人。幸吉这一代人虽然还有一点老习惯,但他从年轻时起就不住在村里。他当过矿工,后来又被雇到牧场。

年轻的牧童们前来找幸吉,商量一起去偷捕大马哈鱼,幸吉答应了。大马哈鱼在所有的河里都是禁止捕捞的。监督员看得很紧。尽管被抓住会受重罚,但别具一格的神秘趣味,还是令人神往的。

说起来,不仅是河,整个北海道原本都是阿伊努人的。从早春开始,就有大群的鳝鱼、面条鱼、大马哈鱼来到这吸。幸吉年青的时候就热衷于捕鱼。每当河水上涨,河面常常是一层大马哈鱼游来游去。但幸吉并不因此而认为偷捕大马哈鱼是理所当然的事,那里别有动人心弦之处。也并非阿伊努人才这样,任何人都如此。较洁的月光象银色的水滴一样倾洒而下,在笼罩着一片夜色的河里,和大马哈鱼分个高低胜负,是很有诗意的。

那天,干完了活,四个人出发了。中途把车子放在幸吉家,徒步朝山里走去。尽管这时在受到保护的河里,大马哈鱼已不多了,但也还颇能捞到几条。

就在半路上,他们碰上了熊,立刻躲进路边的林子里。这是一只金毛熊。长金毛的熊,性格格外凶残,更加令人可怕。四人不禁面面相觑,他们谁都没带枪来。也不是头一次碰上熊,为此就不能去捕鱼可太令人恼火了。他们想,或许能把它吓跑。这时,相距有七十米左右。

“混帐东西!”一个叫保田的、原籍是四国的年轻人喊道,“我们是砂累山的后代,快滚开!”

在阿伊努人的传说中,砂累山能吸熊血,这么一喊就能把熊吓跑。

熊狂怒地暴跳起来,如同一座长满金毛的小山。

附近是一片平地,他们四散而逃。幸吉大喊一声,“上树!”随后跑进森林,找到一棵虾夷松,迅速爬了上去。身躯庞大的熊是上不了树的。另外两个人也爬到附近的树上。只有最年轻的保田还在拼命地跑。他活泼好性,平素对自己的两条腿很自信,常说自己跑得过熊。幸吉发现,熊的速度要比他快一倍,熊掌踏地通通做响,眼看着追上去了。

随着一声惨叫,四周静了下来。

熊回来了。它抓住保田的一条腿,把他扛在肩上。倒挂着的保田还有口气,摇晃的胳膊不时地打着熊腿。熊用它那又小又圆、象冒火一样残酷的眼睛看看树上的幸吉,走了过去。

三个人跑回来后,追踪队立即从牧场出发了。但天色已晚,什么也看不见。直到第二天,才发现了保田的两条小腿。这正是对他徒劳无益的奔跑所做的报偿。

人们只好把他那鲜血淋漓的衣服,和两条小腿一起埋葬了。

猎友会的人在山上转了一个星期,也没有碰到那只金毛熊。

对于保田之死,幸吉并未感到有太大责任。值得谴责的倒是保田一味乱跑这种做法。对于那只把保田倒拖而去的熊,幸吉心中升起一股无比的愤恨。真是残忍的野兽!然而,幸吉还没有产生杀掉金毛熊讨还血债的想法。尽管年轻时他曾打过三只熊,但如今已不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了。

到了第二年冬天,熊的事已经被淡忘了。从那以后,也一直没再看见它。估计是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十月份的最后一大,下了初雪。晚上,他从牧场回到家,发现房门破碎,雪花吹进了屋里。一股血腥味夹杂着熊的气味飘出门外。

幸吉大叫着冲进屋里。金毛熊几乎占据了整个外屋,直立着朝幸吉扑来。对于这双烈火般的眼睛,幸吉记忆犹新。他把挂在墙上的厚刃刀拿在手里,心里盘算着,即便打不过它,也要砍伤它的脸。然而不知为什么,金毛熊却撒下幸吉,一溜烟跑了。

幸吉向屋里只一瞥,立刻捂上了眼睛。老婆和女儿双双被咬死在地下,肚子都被吃掉了。女儿即将临月的肚子,只剩下了连着两条腿的骨盆。

当他拿着厚刃刀跑出来时,金毛熊早已消失在大雪之中。

幸吉从此离开了牧场,漫山遍野地去找金毛能。四年之间,他曾多次发现金毛熊的行踪,看到它的粪便、脚印、留在树上的爪痕以及金色的毛,但却一次也没碰上。金毛熊似乎知道幸吉在追踪它,本能地感到辛吉是个危险的对手,因而总是避开他。

枪固然使熊害怕,但顶多也不过是用村田枪。只要没击中要害,对那么个庞然大物是无所谓的。它会猛然反扑过来弄死对手,然后在自己的伤口上塞满草末,止住流血,这样很快就能长好。与其说金毛能怕枪,莫如说它更怕幸吉誓死报仇的坚定意志。也许事实正是如此。

幸吉做好精神准备,只要一碰上金毛熊,不惜端枪和它肉搏,不这样就没有把握打死它。金毛熊好象猜透了幸吉的心思,所以始终戒备。

那只金毛熊偏偏又袭击了牧场的真由美,幸吉内心深处极为震动。他似乎看到了熊把真由美从树上拽下来,剥去衣服,贪婪地吃掉的情景。只有恶魔才能如此残忍。

“我明天开始找它。越冬前,它要竭力寻找食物。错过这个机会,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碰上它啦。”

“我也一块去,行吗?”

尽管着急,但看来目前一时跑不出去。呆在小窝棚里,莫如和老人出去找熊,还能分散一下忧虑。

“好吧。”

幸吉点点头。直到现在,他也不想去问杜丘为什么被警察追踪。

想到追踪能的幸吉和被警察困在山里的自己,杜丘感到北海道真是个残忍的地方。不,要说残忍,城市可能比金毛熊更残忍。它会在某一天,转瞬之间把一个人变成逃犯。老人追踪的熊,还能看到它的真面目!而在新宿的闹市上,悄悄地把符号般的外衣罩在杜丘身上的那个鬼怒的真面目,却仍掩藏在黑暗之中。

“可以吸烟吗?”

在神威岳山脚下的索埃马茨河谷休息时,杜丘间道。有许多动物,对香烟的气味很戒备。杜丘知道能、鹿、野猪都是这样。

看到老人点点头,他点着了一支烟。但只吸上两口就熄了。因为在这种地方,香烟是珍贵的东西。

“听说熊喜欢香烟味。”

“熊喜欢香烟……”

杜丘刚要问,熊怎么会喜欢香烟,但又停住了。他忽然想起,曾在哪儿还听说过喜欢香烟的动物。当时自己还认为不可能。那是……

“是猴子!”

杜丘竟脱口而出。他看看老人,老人正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北海道并没有猴子。

“啊,我想起来猴子吸烟的事。”杜丘苦笑了一下,脸上随即变得冰冷。

朝云忠志养的猴子……

杜丘忽然记起朝云死后,他妻子从乡下回来时那次谈话的情况。

“听说猴子常得病?”杜丘问。

“是的。很长时间以来就不喜欢吃东西,丈夫很担心,请兽医来看过。可什么病也没查出来,也许得了神轻衰弱。”

朝云节子还不到四十岁,戴着眼镜。

“是猴子得的那种神经衰弱吗?”

“说是因为总挂着它,引起了荷尔蒙失调。可能是这个原因吧,惟要在它旁边吸烟,它就使劲大口大口地呼吸,好象要把飘过来的烟抓住,吃进肚里去似的。虽然它不会吸烟……”

“这真是怪事啊!”

杜丘多少懂一些动物知识,他感到有些奇怪。猴子真的是要吸烟吗?

“听说,上野动物园的猴子得神经衰弱时,都吃黄土或者揪别的猴子身上的毛吃。”

“有这事。”杜丘确曾听人说过。

“因为我们没有孩子,所以丈夫就把猴子当成孩子,几乎是嘴对嘴地喂它香蕉什么的。它不吃东西,丈夫很担心,酒井来的时候,还问过他有没有什么好葯呢……”

“东邦制葯公司的酒井吗?”

“是的。”

“那么,给葯了吗?”

“他想了好一阵。对猴子吸烟也没想出该怎么办。”

“啊。你们家院子里蜘蛛网挺多啊……”

杜丘一边抬头看着挂在树枝上的那些奇形怪状的蜘蛛网,一边随便问道。

“唉,”朝云节子也看看那些蜘蛛网,“这是这两三天突然才有的。”

“那位酒井和猴子熟悉吗?”

“曾和猴子玩过两三次。好象猴子也和他熟了。”

“你丈夫和酒井是……”

“他是我丈夫到厚生省以后认识的,交往不太深。”

“听说他昨晚在这儿呆到将近后半夜三点钟,知道是什么事吗?”

“不知道,”朝云节子不安地摇摇她那纤细的脖子,“我是在那前一天下乡去的。”

“问了一下酒井,还有你丈夫的同事青山和葯事科长北岛他们三个人,据他们讲,你丈夫要辞掉厚生省的工作。他们三人是来劝他改变主意的。三天前的晚上,也说的这件事吗?”

“丈夫从来不对我讲这些事。”说着,她悲伤地低下头。“他是要辞去厚生省的工作,因为他本来就把那个地方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 金毛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追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