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豺狼恶人》

第十章

作者:h·列昂诺夫

戈尔斯特科夫刚刚离开,古罗夫就把聂斯捷伦科喊到身边来。几个侦察员已经知道上司的忧患,所以从前的上校走进来,打个招呼并且说:

“请您原谅,列夫·伊凡诺维奇,在我们谈话以前我要洗个澡。当独轮手推车运载东西的时候,小型发动机发动得不好,像鬼一般沾满了污垢。”

“看在上帝面上,”古罗夫回答,“你去洗澡吧,我得躺一下,觉得好些了,还不很舒服。”

聂斯捷伦科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放水。古罗夫紧跟着迈了一步,随手关上了房门。

“华连廷,你是一个循规蹈矩的成年人,所以我委托你完成一项特殊任务,这项任务在你看来可能是很不寻常,但是你要严肃认真地对待。我们从戈尔斯特科夫那里领到一大笔钱,就必须帮助他办理家事。”

“谈话的内容指的是什么,我们力所能及,一定办成,”聂斯捷伦科回答,“你下命令吧。”

古罗夫向侦察员描述了形势,说明了应当按照什么步骤,采取什么措施。

“华连廷,主要的复杂问题就在于,二十五年多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某人去世了,而另一人迁走了,但必须找到它的尽头。”古罗夫说完了话。

“我明了,上司,我尽力而为。”聂斯捷伦科点点头。

“你不要舍不得钱,然而这一切应该使人信服,尽管我们不打算把材料转交给检察机关或者法院,但是会形成怎样的局面,就不得而知,因此,这样推理是有逻辑联系的。”

“我全明白,列夫·伊凡诺维奇。”聂斯捷伦科回答。

他们回到客厅里,讨论例行事务。聂斯捷伦科报告说,听不见伊戈尔·斯美尔诺夫住宅中的谈话无法提供什么具体情况。他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认为退伍士兵关于复仇的议论只是醉后的空谈,他们有时严惩“姦商”,总的说来,这种事业是毫无前途的,在这方面浪费时间和精力也是毫无意义的。

“看来,你是对的,”古罗夫表示赞成,“但是我们再也没有什么了。只有回到巴图林那里去。”

“他是执行者,”聂斯捷伦科蔑视地说,“假如有某种阴谋存在的话,那么巴图林不仅不会去参与,而且会一无所知。请你注意,列夫·伊凡诺维奇,福金知道,你在接待巴图林,他们已经把他拖走了,他置身于竞争之外。”

“批评和搞垮我们的杜马里的能手。”古罗夫激怒地说,“你能提出什么具体的,建设性的建议么?你不在场我就知道,若是情况不好,你就对我说:情况很好。”

“列夫·伊凡诺维奇,你是个首脑,我只是助手,你一开口,我就执行。”聂斯捷伦科带着委屈的神情说。

“让我考虑,”古罗夫不满地说,“因为你现在不做什么事,所以从今日起你不领钱。”

福金正待在自己的秘密住宅里,在他对面的安乐椅上入席就座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中等身材,合乎标准的体格,像大多数莫斯科人一样穿着朴素而平常。只有一双眼睛才是男人身上的最常见的东西。这双眼睛既是聚精会神的,又是昏昏慾睡的,仿佛隐藏着某种秘密。这个男人的姓名非常多,以致他本人都不能全部记牢。而在某个很狭隘的圈子里,他今日竟以毫不奇特的绰号赫瓦特而遐迩闻名。

他向来都不闲坐着,甚至不引人注目,民警局和各个机关都不认识他,尽管职业侦察员们感觉到,这样的人还存在,因为周密的准备、准时的执行以及捉摸不到的“某种东西”会使各个杀害行为融合为一体,以侦缉作为职业的人对“某种东西”有所认识,但是他无法加以解释。赫瓦特曾在阿富汗作战,他在那里失去了连他自己都已忘记的真名。尽管他的躯体未被人找出,但是他属于阵亡战士之列。非常遗憾,阿富汗会有许多这样的事件;某个人已经被人们忘记,仿佛他没有出世似的。他从来就没有父亲,他母亲一声不响地变成了酒鬼,谢天谢地,她还来不及生下兄弟和姐妹。

他从阿富汗回来,弄清楚了,他早已被人掩埋。赫瓦特不打算维护自己的公民权利,不在自己从前的定居地点出现,他买了一张身份证,加入一个不大的犯罪集团,搞了一些勒索恐吓和街头抢劫的勾当。在犯罪领域他是个新手,但是在街上长大的莫斯科人的理解力向他提示,他今日的这些一同干小勾当的人都是暂时的闲人。赫瓦特脱离了集团,迁移到别的地区。他还剩下一些钱,便在一家新超级商场找到了一个辅助工人的职务,他默不做声,不嗜酒,又不偷窃,因此立刻引起了他人的注意。可以不相信这种事情,但是在俄国还是保留了一些这样的男子汉。一些人信仰上帝,太平无事,爸爸和妈妈却把另外一些人变成了残废,其他一些像赫瓦特这样的人纯粹是由于解雇而显得古怪的。街头的生活经验和天赋的理解力向他提示:法律的扫帚只在表面上打扫,你可以偷窃,应当偷窃,但是一个人要像在战场上那样,必须具有自己个人的战壕,具有自己的专业。他在未到阿富汗以前早就醉心于射击,他的成绩虽然不是特别优异,但总算不错。阿富汗的上级注意他了,把他派遣到特种部队去,在部队里有人教给赫瓦特白刃战的基本知识及地形隐蔽设施常识,他在运用各种武器射击方面耗费了许多时间,当上了一名狙击兵。

赫瓦特在莫斯科平静地生活了半年左右,找到了一个单身的女人,弄到了一幢房子。有一次,两个好流鼻涕的土匪去看了他在那里工作的商店,他心中断定,凶相毕露的时刻到了。他把这两个男孩打成了残废,夺走了苏联重型手枪,并且等待着行将继续发生的事件。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他说应该把手枪还给他,当赫瓦特一言未发便把手枪还给他时,他十分惊奇,无意中说出,如果母亲不在身边要把这样的孩子们送到学校里去也是冒险的事情。严肃认真的人们注意他。真奇怪,竟会发生这种事,贪脏受贿的侦察员在仔细研究犯罪集团。他根据居民住址查询处的意见,根据各种估计去审查赫瓦特,查明了原来没有这个人,于是向上司汇报了他的情况。他在不久后落入了福金中校的视野,福金极其需要一批不知姓名的执行者。他们互相认识了,赫瓦特使中校产生了良好的印象,但是中校不急忙去征募执行者,他断定,谁也不认识这个人,把他登记在秘密的专案文件上,介绍他和上级认识也是不很恰当的,而为了个人需要就应该把他储备起来。

几个月以后赫瓦特听人指使地首次犯了杀人罪。他消灭了那个替福金服务两年,但是近来狂妄自大到了极点的小权威,谁也没有亲眼看见杀手的沉默,执行命令的简洁。杀人之后过了两昼夜才有人在垃圾箱里发现了死尸。

在两年多的时间内赫瓦特消灭了四个不合福金心意的人并且获得了很大的威信。大家都听到关于赫瓦特的消息并且知道他还存在,但是谁也没有见过他。福金本人只是在万不得已时才和他私下发生联系。

今天,当福金终于作出决定,必须除掉古罗夫上校时,这样的机会已经来到了。

他们在秘密住宅里一面饮茶,一面静听古罗夫和聂斯捷伦科谈话的录音。福金听了两遍录音之后便提问:

“你对主人有什么意见?”

“很难讲,”赫瓦特耸耸肩膀,“显然他是个强而有力的,信心十足的男人,他在探求对待你的态度。”

“你所听见的一切是一篇完整的剧作。他知道有人在听他说话,他在替自己说话。”

赫瓦特依旧是个冷静的人,在短暂的停顿后他问道:

“对你来说他是有害的吗?”

“他极为有害,否则我不会打扰你,”福金回答,并且决定提出哪些论据来说服赫瓦特,使他相信当前要追捕何等凶猛的野兽,他从容不迫地开始说:“上校在刑事侦查局供职二十多年了,有人不止一次地企图谋杀他,但是密探却具有野兽般灵敏的嗅觉,两只手都能射击,在白刃战中他是个掌握职业技巧的能手。赫瓦特,我能意识到最不愉快的事情,他正预见到你一定要在他面前出现。”

“你听我说吧,谢苗·彼得罗维奇,两年前有个密探把杀手诱入更衣休息室,携带武器绑上了……”

“原来就是他!”福金打断他的话,“那个执行者根本不是新手,领导他的是有经验的人。现在你知道,我把你领出来猎捕怎样的野兽。你不胆怯吗?”

“当然,凶多吉少,我从前没有机会和这种捕狼的猎犬打交道,”赫瓦特沉默片刻,“最好从他身旁绕过去。”

“我和他共用一条单线铁路,无论怎么样也没法错开,”福金枯燥无味地说。一方面,他感到满意,杀手估计到危险性,另一方面,福金不赞成赫瓦特的建议,他不自然地微微一笑:“唔,如果你对付不了古罗夫,我们能找到另一个更勇敢的执行者。”

“去找吧,谢苗·彼得罗维奇,你不要把我当傻瓜看待。你老老实实地向我描述了那种场面,我也很诚恳地向你作了回答。你怎么,预料到了,我叫喊‘乌拉’,就说我很乐意地接受你的建议,我今日准备履行你的建议吗?你本人希望我知道,我得签名参加哪项工作。我明了,我对当前的工作不会感到高兴,但是我也不拒绝。应当商定日期和款项诸多事宜。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得到百分之百的预付款项。我可能在执行任务以后不得不离开,而且要长期和你割断联系。要知道,如果他在密探组织中备受尊崇,那么在他死去后必将开始追捕执行者,尽管这种追捕是容易落空的。”

“这么说,除我而外谁也不认识你,”福金赞成杀手的意见,但也表示异议。保全自己的面子,不得显示出自己有点儿担心的样子。

“谁也不认识吗?”赫瓦特冷冷一笑,“这栋农舍算是你的吗?他们立刻会把它找到的。我到这里来过四次了,不是越过窗子走进来,也不是从炉子的烟囱飞进来的。不要以为我和你都是聪明人,在刑事方面人人都是贪脏受贿的人,都是糊涂虫。我说要预支百分之百的款子,作案后我得离开莫斯科。我要到高加索去,在那个地方要找到犯人是不可能的。”

当赫瓦特说出了这笔款子,甚至连这个善于自持的福金也突然说出话来:

“你神智清醒么?按照你的意思我是什么,‘帝国金币’银行么?”

“你不要生气,指挥员,”赫瓦特在和他共同工作的这段时间内第一次敢于用这种语调和福金谈话。杀手明了,克格勃分子原来就在隔壁,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就是说,我们一定能找到另一个执行者”这句话只不过是说说而已。

“谢苗·彼得罗维奇,你看,我正面临着怎样的工作。今日就应当和我的家庭告别,还得同女人讲清楚,我还有一个家,我必须赶快到特穆塔拉甘去。侦缉员们很快会找到我今日的那栋农舍。你说谁也不认识我,但是他们会看出我的特征。我是俄国人,高加索人马上会不同我来往。约莫四十岁的青年失去了联系,天寒地冻,一望无垠,寸步难移。中等身材,合乎标准的体格,这样的人何止千百万,但是对职业侦察员来说,所有这一切为数不少。他们将检验我今天在其中生活的传说,并且查明,这样的人并不存在,于是就到阿富汗去。我所面临的生活并不美满,我这个外来人甚至在高加索也将会暴露出来。我需要一笔能够维持两三年的款项。通货膨胀,物价高涨,你是知道的,我的处境会愈益恶劣,假如前执政党在选举总统时获胜,那么他们将要巩固公民证制,重新计算一遍人数,给他们办理登记,总之,你不得讨价还价,你想要我搞工作,那就请你付钱。

“你已经说了——一个星期。期限不长,这个星期我不到古罗夫跟前去。如果我亲自监视他,那就更容易用枪自杀啊!你应当派定一个监视他的对外观察机构。他当然感觉得到,但是密探不得不生活,不得不工作,他还要走动走动。大约一星期以后我应当知道,他在什么时候常到什么地方去,常用哪几辆车子驶行,只有在一定的地点通过忽然走近的方式才能把他抓起来。对我来说,任何监视和埋伏都已经取消,一定能够消除这样一个有飞天本领的花花公子,把他消灭掉。我应当外出一次——在一定的时间,在具体的地点,你想,指挥员,我不会垮台。”

古罗夫“害病”四天,在主要问题上绞尽脑汁,为什么福金需要伊戈尔·斯美尔诺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豺狼恶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