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豺狼恶人》

第十四章

作者:h·列昂诺夫

伊戈尔·斯美尔诺夫坐在圈椅里,背靠在椅背上并且伸着脚,他刚刚用过福金给他送来的*醉葯,等待着快感的到来。

“你是条好汉,谢苗·彼得罗维奇,但我就不理解,你赞成白的还是赞成红的?”

“电视上又上演《夏伯阳》了吗?”福金笑着问道,“伊戈尔,你很可笑,像个大人一样奔赴战场,却像小孩子一样提问题。”

“谢苗·彼得罗维奇,你不要回答任何问题,不管是大人的或是小孩的。”伊戈尔微笑着,*醉剂开始起作用,但小伙子的眼神还是严肃的,用询问的眼光提问,“你把我找来干什么?要一块香肠和带干酪的面包?你答应帮助我实现我的夙愿。”

“不对,我没许过这样的愿,”福金认真地回答道,拿起桌上的笔记本用大楷写上几个字:“不要胡说(не ъолтай)”,然后把笔记本推给小伙子看。这位集中精力在看,读完之后就觉得眼前团团升起蓝色的烟雾,想要唱,但最多只能说话了。

但他忘记了刚才讲什么来并且狂热地向福金讲不久前看到的那一出好戏。中校很满意那整个的转折,它可以让听者确信,这个小伙子是疯狂了,因此就没有出现任何危险。

在离斯美尔诺夫家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日古力”牌小轿车,里面坐着聂斯捷伦科和柯托夫,他们是古罗夫小组的最佳侦察员。

“华连廷,我想,这个姦诈的小伙子一定是服了什么兴奋剂,”格里戈利·柯托夫不太相信地说。

“可能是,”聂斯捷伦科同意这个说法“在任何情况下列夫·伊凡诺维奇都是对的,什么也逃脱不了他的眼光。可我就不明白福金是怎样利用这个小伙子的。但是事实很简单,出于对亲近人的爱,他不想再去小伙子那里。”

“准是这样,”柯托夫回答说,“你怎么认为,列夫·伊凡诺维奇没有猜到国家安全局人员的企图,还是弄不清楚?”

“你们这些不信神的异教徒,就只是会感到吃惊。”

“我们都是聪明有智慧的人,生活教会我们,要不然怎么会活下来呢?判断一下,到公元二千多年将消灭我们,但是不会死完的。”

“就是俄国人自己消灭自己,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民族想到此事,”聂斯特伦科反驳说,“至于说到古罗夫,你搞错了。如果列夫·伊凡诺维奇有什么想法,他会公之于众的。他是一个真正的密探,看,我们白跑许多天,都不再相信了。”

“可能他没有命了?”柯托夫看了一眼自己的伙伴,试探了一下。

聂斯捷伦科冷笑了一下,轻蔑的一撇嘴,放下一点玻璃窗,又吐了一口吐沫。

“你是个聪明人,不说傻话。不要检查我。应该找斯坦尼斯拉夫商谈,我们要分开来活动。我不喜欢伊里亚与根卡一起搭档工作。他们也是不错的小伙子,但总需要人照看一下。”

斯坦尼斯拉夫·克里亚奇科从停尸太平间出来,他是到那里去认尸的。这个尸体是一大早在坟地边沿上发现的。

“没有疑问,助理检察官先生,”他向和他一起并排走着的一个年轻的穿便服的人说道,“死者叫巴图林·谢尔盖·维达里耶维奇,出生于一九五○年,是总统警卫处少校。”

“上校先生,您对此暗杀有何建议,是谁干的呢?”

“我准确地知道,但不说。”

“为什么?”助理检察官停下来,摊开双手说:“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

“啊!”斯坦尼斯拉夫用鼻子哼了声,“我又不是刚给婚的小伙子。”

“我要请您到检察院走一趟,正式询问此案。”

“这是您的权力,”斯坦尼斯拉夫纵了纵肩说道:“千万别审问自己人,问的是什么样性质的问题?”

“是谁杀了巴图林少校和您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助理检察官答道。

“我怎么知道从哪里来的,法律顾问先生?”克里亚奇科奇怪地问道。

“开玩笑?您刚才说……”

“我说什么来着?”斯坦尼斯拉夫把手放到胸口问。

“我向你们领导写报告!”

“那您请写,”克里亚奇科打了个哈欠,全检察院人都会笑你,检察长的笑声最高。”

“但我们是同事!我们有共同的目标!”

“呸!别讲小孩话,你是大人了。您这个年轻人,应该一生记住,”斯坦尼斯拉夫停止笑说,“按照法律条文你可以命令我,但在实际生活中检察机关要是没有密探的帮助则除了生活琐事之外什么也没有,是不能破案的。我们有我们的工作,你们有你们的工作,我们应互相尊重。如果有需要侦查员向检察官报告的事,侦查员一分钟也不会沉默的。但一沉默,就是不能说的事。现在我就只能向您说这些对破案无帮助的话,一旦我掌握了事实,马上通知您。如果我这样劝谕您您生气的话,那您就是太年轻了,过几年就好了。咱们再见,敬礼,有问题打电话来。”

回到部里,斯坦尼斯拉夫到奥尔洛夫的会客厅看了一下,也没来得及问维罗奇卡,有没有什么新情况,她向橡木的门点了点头。

“我看,现在就问他会生气的。”

“黄嘴小儿说坏话,”克里亚奇科嘟哝着说一句,拉了拉自己的上衣,走进将军的办公室。

今天他们见过面,因此克里亚奇科直挺挺站在那里并且说道:

“我洗耳恭听,彼得·尼右拉耶维奇。”

“斯坦尼斯拉夫,你什么时候长大啦,”奥尔洛夫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克里亚奇科述说着,又感到自己有错误就辩解说:

“我努力作好工作,将军阁下,但没办法。”

“你讥笑年轻的同事检察官,不感到惭愧吗?”

“是说真话还是您想要我说什么你愿意听的?”

“你到处树敌,笨蛋!费都尔·伊万诺维奇打来电话,说那个小伙子认尸后回去,差点都哭了,他要记你一辈子。你该怎么办?”奥尔洛夫摇了摇头,“你真缺德,拿年轻人开玩笑。”

“如果是这样,那么就讲讲真实的话,”斯坦尼斯拉夫坚决地说,“爱打架的人打电话了?他是六十岁还是快要死的人。他同犯罪战斗了约四十年,也在侦查局工作过,由于他在侦查中大打出手,现在还是一个助理检察官。昨天这个年轻人甩手不干了,可是他还是和费都尔·伊万诺维奇一样地工作。这事问谁呢?怎么说呢?谁是他的上级呢?是爸爸、叔叔还是论资排辈的邻居?我个人的良心一点没问题,彼得·尼古拉耶维奇。”

“我都烦你了,斯坦尼斯拉夫”,奥尔洛夫打开面前的公文夹,“你准备何时给土林打电话?”

“十六号,按约定的时问。”

“现在就打,”奥尔洛夫点头指向排在面前的一台电话机,“用这部机子。”

“那你可难为我了,将军阁下。”

“谁难为你,三天没回老家了,去去!”

“那就要感谢您了。”斯坦尼斯拉夫缩了一下脖子然后很快消失在门后面了。

在会客室里他和维罗奇卡撞了满怀。斯坦尼斯拉夫很清楚地知道维罗奇卡早就暗中爱上了古罗夫,而对克里亚奇科,她只是友好的、宽洪大量,像对待不严肃的人一样。现在她只是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吻了他的脸蛋一下。

“你老是那么忙,斯坦尼斯拉夫,和姑娘坐五分钟,喝杯咖啡嘛,”维罗奇卡把上校推到了待客的圈椅上,递过准备好的一碗咖啡。

他一眨眼就猜到了所发生事情的原因,手里拿着杯子,严肃地问道:

“你在侦查局里工作几年了?”

这个女人不知所措,然后,皱起眉头,开始回忆:

“就是我学校毕业后……办好手续,那时还是一个姑娘……结婚……又离婚…我的上帝!过了好几年了!我在民警局里干了快八年了。可怕!”

“那么,小妞,有这样长工龄的人该知道了,什么问题该提,什么问题不该提。但我们是老朋友了,看在咖啡和脸上小酒涡分上,我告诉你,列夫·伊凡诺维奇生活得还好,他现在在哪里——我不知道。”

“啊,你怎么猜着的?”维罗奇卡发窘地看着他。

“你认为,斯坦尼斯拉夫·克里亚奇科只是‘来呀’,‘带来什么呀’‘搞点什么东西’,除此之外,顺便说说,他还是个密探。”斯坦尼斯拉夫缩成一个可笑的鬼脸。

“据说,被杀,身体在下水道舱口盖发现了……”这个女孩小声说了几句。

“古罗夫被杀几次……我不再认为会有这种了。谁说的?”上校好像是顺便问一问。

“各种人都有。”维罗奇卡慌乱了,“这很重要嘛?”

“废话。”克里亚奇科摆一摆手,“你知道,列夫·伊凡诺维奇不单单是一个同事,他是将军和我的近友。如果是古罗夫被杀了,我还能穿着白色胸衣在办事处里走来走去吗?我现在可能在全市所有下水道里爬来爬去。”

“都说,您和彼得·尼古拉耶维奇显得特别安静,没有人能猜到什么……”

“给我造一个人员名单,谁都到你这里来过,说了些什么,”斯坦尼斯拉夫把茶碗放到桌上,“这是侦查任务,明白吧!”

“上校先生,”维罗奇卡坐到自己的圈椅里,用挑战的眼光看着对方,“到我这里来的只有我的朋友,我不准备告发她们。”

“你是在刑事侦查总局工作,而不是在市场上摆摊。而收集情报不是告密某人。除此之外如果你藐视列夫·伊凡诺维奇的命运,你愿意怎么干就怎么干吧。话说到此,咱们没话可说了。谢谢你的咖啡。”斯坦尼斯拉夫鞠躬行礼然后就走出去了。

很明显,福金通过可靠的心腹之人开始故意地渲染类似的谣言,而克里亚奇科学着古罗夫的样子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侦查员看了一眼洁白的日历,在上面很久没有写东西了,又看了一下表。离给亚力山大·土林打电话只剩下三个小时。这小伙子弄到需要的情报没有?

在给土林打电话之前,为了消磨时间,上校从保险柜里拿出一叠纸,开始着手写一个长长的资料,这份报告一个月以前就该交上去的。

古罗夫浮行了规定的一千五百米,准备从池子里出来,此时从淋浴室走出两个中等身材的男人,一个完全秃顶,第二人有漂亮的灰色浓密的头发,两个人都挺着不相称的大肚皮,细手细脚,他们的动作像蜘蛛一样。密探在餐厅里看见过这两个男人,穿着时髦昂贵的服装,他们看起来很阔气,甚至很体面。密探也注意到,当不认识的人穿上衣服带上钱夹子,男人的脸色又是另一样了,不像现在这样。兴旺发达有钱的人还有虚假的一面,有可恶的笑容,他们脱下衣服后就像那些丢失东西徒劳地在寻找什么似的人。

古罗夫不愿在这两位先生面前出水,不是因为怕凸起非常发达的肌肉,与这两个人不同引起什么麻烦,而是不愿让人看到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特别是近来格斗时脖子和背上受的伤。听他们提出一些愚蠢的问题,然后想出一些更愚蠢的回答。他用脚一蹬墙就游到池子另一头去。心想,当他游回来时那两个商人就会钻入水中,他就可顺利地很快从水池中跳出来并且消失在淋浴室里。但这两个男子还是站在瓷砖上,提心吊胆地看着水,并不急于入水。

“教练,水不太冷吧?”秃顶高声问道。

“多少度?”第二个人也感兴趣的问。

“我不是教练,先生,据我的意见,水太温热了。”

“谁问你的意见来,问你水温有多少度?”

古罗夫突然发怒,好像生平第一次遇到这无礼的人,很快地游了二十五米,从池子边上跳出水来,默默离开走进了淋浴室。

“看见没有?罪犯全都纹身呢。”上校听到背后有人说话。

很快地淋浴好,擦擦脸,密探穿着阿迪达斯运动服。不能总是认为这种服装不适合古罗夫这种人穿。但衣服是很好的,主要的是穿着舒服——因此就耐着性子吧。

走进屋里古罗夫关上门,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补品,抽了一支烟,看了一下表,是五点差七分,斯坦尼斯拉夫一定已经坐在电话旁边。意志刚强的人有时也控制不了思想,思想回到了自己圈里的事和人。

福金准备如何利用伊戈尔·斯美尔诺夫?美国人经受了越南旋风,我们经受了阿富汗,现在又在经受车臣的劫难。够丢人显眼的了,但俄罗斯这个国家终于走自己的路。为什么十月革命发生在俄罗斯?为什么我们生长了布尔什维克一代人?本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豺狼恶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