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豺狼恶人》

第八章

作者:h·列昂诺夫

伊戈尔出生于莫斯科的普通家庭,这样的家庭在首都总共有几十万户,甚至有一百万户。父亲是个工程师,母亲在小学教书,家里生活不富裕,但也不至于挨饿。像大多数莫斯科人那样,他们一直靠工资活命,经常去操办东西,而“购买”这个词业已从语汇中完全排挤出去了。操办了象牌印度茶,操办了二十卢布两罐的罐头闷肉或香肠,香肠不仅没有香肠的香味,而且根本没有气味。

这有什么可讲的,成年人在这极其幸福的时代还清楚地记得,尽管有些人开始忘记了。柜台上的充足的商品刺激着他们,可谓为百货俱全,只是缺乏你必须挣得的金钱。人们在往年不是去挣钱,而是去领钱,谁也未曾说“工钱”,而是说“工资”。微薄的卢布发给每个人,这不取决于,你的工作做得好,或者做得坏,或者根本只是前来应卯而已。

除开父亲和母亲之外,伊戈尔尚有外公,母亲的父亲。在八十年代初,外公有五十五岁左右,但他看起来远远在六十开外,因为他进行反苏宣传,坐了五年牢。他曾经是个文学家,甚至是作家协会会员,自然他很快就被开除出作家协会。他所写的是一些普通的描写日常生活的故事,无疑地没有鼓吹任何人,总之极不问政治,但他和那些进行“叛乱性”谈话的同事有交往,甚至开始出版自己的杂志,那些人一下子被逮捕起来,没有进行特别审查,就把他们这一伙关进了班房。他们之中没有闻名的和有天才的人。审讯悄悄地,不知不觉地结束了。那时候的伊戈尔记不得出了什么事,又因为年幼,所以他不会深思熟虑。父亲被开除出党,伊戈尔未被接收入团,但他小学毕业了,生活跟平常一样。外公悄悄地,一声不响地回来了,劳改营里的事从来不讲。他们在家里不进行政治性的谈话,父亲只是有时喝醉了,声音又低又不清楚地说些恶毒的话,说什么下等作家真讨厌,使一家人终身残废。外公不做声,在某处当个看门人,八十年代中期在睡梦中沉默地辞世。

无论是外公的被捕,无论是他的去世对伊戈尔都没有留下任何印象,他快要念完十年制学校,稍稍从事体育运动,常和少女们相会,备受她们的欢迎,实际上常常不在家里,只是回来住宿。

戈尔巴乔夫执掌政权,生活在起变化,父亲被提升职务,现在他的被开除党籍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功绩。从前他文静稳重,不引人注目,而今开始高声谈话,议论政治,时常提及岳父的名字。一九九三年伊戈尔被传到兵役委员会,但是医生们说了什么关于他的肺部的情形,于是上级准予延期服兵役。

父亲还年轻,他是个健康的男人,有一次他同伙伴们一起多喝了几口酒,尽管原则上他不是经常喝酒而且喝得很少,而在那次则出现了心肌梗塞,父亲在医院待了一个礼拜,后来又出现第二次心肌梗塞,人就死了。正如埋葬外公那样,悄悄地埋葬了父亲,尽管在葬后酬客宴会上人们说过几句话,悼念病故的法律辩护人。

伊戈尔是正常的小伙子,喜欢他父亲,但他已长大成人,开始明白爸爸是个软弱的人,没有主心骨,也没有原则,他的死不是家庭的悲剧,但却使物质上的处境急剧地恶化。目前物价飞涨。斯美尔诺夫之家没有积蓄,所以没有什么损失,但靠母亲的工资度日是不行的。伊戈尔准备进学院了,不得不把白天上课改为夜间上课,不得不开始工作。他找到了管院子的工作,还附带看管邻近的大合作社的一段地,所以工资是十分不错的。他是个没有复杂心绪的小伙子,早晨五点钟便拿着铁锹在自己的领地上出现,卖力地苦干,住户很满意,把一些零星的事情委托给伊戈尔做,给他添些钱:伊戈尔有一张免服兵役证,于是把军队置之脑后了。但当我们英勇的军人与车臣开始“短暂地”作战的时候,兵役委员会又记得他了。他们征召伊戈尔·斯美尔诺夫去服兵役,使他注意到他在祖国面前的神圣天职,他们已经忘记了他的肺部有毛病。也许每天的许多个小时的户外劳动真对他有所帮助,肺部的毛病已经痊愈了。

事实仍旧是事实,一九九四年秋季伊戈尔·斯美尔诺夫在卡卢加近郊接受新兵训练。同志们和下级军官们都喜欢这个身材匀称而灵活的小伙子,他的祖传的习惯生疏了,其中一部分新的生活习惯又开始形成。所有的人都是同龄人,他们分不清枪管和枪托,用“卡拉什尼科夫”式枪从五十米的距离打不中板棚。独具一格的是,伊戈尔·斯美尔诺夫会挖散兵壕,他干得又快又灵巧。他非常内行地使用铁锹。

当伙伴们刚开始熟悉武器的时候,青年战士的军训课程中断了,他们很快就被调到格罗兹尼去。

地平线上炮声隆隆,烈焰熊熊,他们叫那些青年战士们在某幢倒塌的建筑物附近排队,少校很快就从建筑物里走出来,他身穿一套肮脏的野战军服,许多天没有刮过的下巴上长有短髭。装束入时的,神态端庄的上尉报告说补充队伍已经抵达,他只向那身穿军服的儿童们的无可指责的队列瞥了一眼,低声问道:

“上尉,你本人会射击么?”

“是的,少校同志!”上尉挺直身子,“开一百枪能打中九十枪,如用手枪,开一百枪能打中九十三枪。”

少校仔细地看看自己的满是尘土的皮靴,用那肮脏的手帕揩揩流泪的眼睛。

“你开枪打过人么?”

“根本没有,也没有机会!”

“我明白,”少校的背驼得更厉害。“为什么这里在作战,你知道么?”

“是的。”

“停住,上尉,请你正常地说话,所有这些“是的”不是对司令部、而是对上流社会交际场所适用。你把谁运送来了?”

“青年战士们,少校同志。”

“战士们,是你说的吗?”少校走到队伍跟前,拿起一支新兵的自动枪,退出枪弹,以那迅速的难以察觉的动作取出“角状火葯筒”和枪机,之后还给战士,他说道:“你重新装上弹葯,对天开一枪。”

小伙子犹豫地,甚至恐惧地望着不熟悉的“铁家伙”,不明白应该把那块铁嵌在什么地方。少校把脸转向上尉,说道:

“完成任务吧,上尉。”

上尉端起自动枪,甚至开了一枪,但是他不在行,动作也很慢,甚至连没有经验的人们都明白,他们的上尉完不成任务。

“可以说,你是个死人,”少校啐了一口唾沫,然后用皮靴蹭了蹭。“把你的一连人带到那边去,”他向坐落在格罗兹尼对面的灌木林点点头,在格罗兹尼,大炮不停地轰鸣,烈焰熊熊。“你们将来挖土窑,建筑和安装炉灶。当他们给你们预备需用物品时,他们晓得俄国的冬天即将来临,但也许会遗忘点什么。你们学习学习吧,如果不开枪,那就合乎规格地持着自动枪也行。完成任务吧,上尉,我马上给你派个准尉来,那么你想稍微居住一个时期,你就把他当作亲爸爸吧,听他的话吧。”

准尉是个敦实的,个子不高的,约摸四十岁的很不错的男人,他环顾新兵,当上尉想出现时,他向上尉冷淡地点点头并且说:

“如果你将来不听话,我就向头儿提出请求,叫他们拨给你一排人,你就到那里去,”他向烈焰熊熊的格罗兹尼点点头。“你坐在车厢,经过一昼夜你再回到家里去。对自己的男孩们来说,你是个上尉,而对我来说,你是一个未受训练的普通一兵。你抓住一些流浪汉吧,去挖土,向上帝祈祷,要人们长久地不想念你。”

他的话音中包含有许多冷淡和疲倦的意味,以致雄赳赳的上尉立刻耷拉脑袋,朝着指定的方向带走自己的连队。

他们很快就把铁锹、手锯运来,还得到一件别的什么工具。

“首先是弄好炉灶,派个战士去,他教教他们。你们就在小丘上倒塌的房屋里拿些砖头,”准尉指了指半公里以内望得见的砖盖的楼房。“出去找建筑材料就等于完成战斗任务。那栋楼房可以遭到炮火的覆盖,车臣人善于射击,可是再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弄到砖头。上尉,你得报道伤员的情况,而被打死的人需要掩埋。猛攻城市时,他们打死了我们不少的人,以致我们无法收尸,既没有棺材,也没有运输工具。因此,要登记被打死的人员的姓名,保存他们的证件,然后把他们安葬。上尉,不要做鬼脸,你只要活着,就会习惯的。”

次日有一个强壮的小伙子来了,他的一只手用绷带吊着,满脸给熏得黝黑,穿着一件沾满油污的制服上衣,不知为什么冷得围上了斗篷。

伊戈尔立刻看出,无论是少校,还是准尉,现在还有这个战士都很冷淡地,但同时却又怜惜地望着他们。

“您好,上尉!”来到的人漫不经心地举手行军礼,而“同志”这个词就省略了,“即是说,我们将来给自己修筑房舍,对生活渐渐习惯,主要是不用着急。不,炉子得赶快做好,否则你们会冻坏的,而且靠一份冷食过日子是很难受的。”

招生工作全部是在莫斯科进行的,凡是未能考进高等学校的同学大体上都要去拿铁铲,几乎谁也不会用铁挺。而努力劳动的人,两只手掌都缠上血迹斑斑的绷带。伊戈尔以其灵活和技巧而出类拔萃。

“是农村的吗?”刚来的那人问了一句,“似乎不像。你叫什么名字?”

“普通一兵……”

“停住,请说出名字。我叫康斯坦丁,也可以叫柯斯嘉。”

“伊戈尔,”他略微停了一下,便补充说:“斯美尔诺夫。”

“怎么样,伊戈尔·斯美尔诺夫,我不派你当什么,人们自己会明白,生活本身能决定你们之中谁担任什么职务。我和你立刻做炉灶,其他人就在周围挖土,铺砌屋顶,准备简单的板床。作战的时候首先要使身上暖和,吃吃热东西。我把水泥运来了,你们搬来了一些砖,我们现在动工吧。你,伊戈柳克,要记住,然后教教旁的人。”

他们开始工作了。康斯坦丁称赞地观看伊戈尔的动作,无意中说出一句话:

“你的一双手是从需要的地方长出来的。”

“我当过管院子的人,苦干了半年左右。”

“啊,即是说,生活把你从科学院士的殿堂降到平地上来了。你,小伙子,不用发愁,你的科学不会跑到什么地方去,而你看,技能可以救人一命。伊戈尔·斯美尔诺夫,必须把你的情形用耳语说给爹爹听,我们需要一些精明能干的伙伴。不然的话,他们第一天就会把你们干掉,把你们派去冲锋,把你们当作山鹑肉那样弄得粉碎。甚至我这个祖传的西伯利亚猎人,在车臣人之中也只是个普通战士。他们的血液中从小就有战争的基因。”

“他们是野兽,拷问战俘们。”伊戈尔不很坚定地说。

“他们打了一千年仗,我们万分地怀恨他们。你不知道我们干嘛要到这里来?谁也不知道。当他们每家都有自动枪,现在的枪还更多的时候,怎样才能解除他们的武装呢?每一家都有与另一氏族有血仇的人。只有病人才会爬到这里来。好吧,我没有说过,你也没有听过,尽管不存在克格勃,而告密人却多得数不清,他们会出卖亲娘,只得在别人背后躲起来。因此你,伊戈柳克,不要作声吧,给你下砌炉灶的命令,可以说,又赠送了你一个月的性命。我们走运了。爹爹这个人是个真正的阿富汗军人,他晓得生命的价值。但他只是个团长,他上头还有首长,他像一只母狗身上的跳蚤。但因谁也不愿意处于他的地位,所以将军们和上校们只好容忍他。啊,别闲扯了,咱们干活吧。”

一个月之内这个连队挖成了四座大土窑,砌好了炉灶。确实如此,当车臣人打听到士兵们在哪里拿走砖头时,就在不远的地方埋伏了两个狙击手,他们打伤了三名战士,打死了两名战士。

团长对报道作出冷淡的反映:

“要知道,这是一场战争,上尉,理所当然,他们在开枪射击。可以说,你很容易避开。我带走负伤的人,掩埋被打死的人,寄出他们的证件吧,你教会人们使用武器,当他们从拱门中找到你们,把你们向前抛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有多少幸存的人,你就得教多少人。你自己学会爬行,不得抬起头来向敌方射击。”

这个连队走运了,当一九九五年春季正式举行和平谈判,伤亡人数锐减的时候,他们才被重新安置。这时候伊戈尔又走运了,他大腿负伤,进了野战医院,在那里病卧整个夏天。

伊戈尔回到连队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豺狼恶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