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蛇的一次猛扑》

第十二章

作者:h·列昂诺夫

古罗夫把将军送到汽车旁,发现他的保镖认为没有必要进门。生,确切点说是死,并没有教给人们什么东西。告别的时候,科尔夏诺夫没有伸出手来,只是点点头就走了。古罗夫回到自己的屋里,在那里碰到克里亚奇科。他在上级谈话期间,一直躺在卧室的沙发上面,品尝名贵的白兰地。

“活该,他放开你了,”克里亚奇科举起酒杯,大发议论。“为你的健康干杯,密探!将军说得很好,你显然觉得敌人不够多。离楼梯的顶端已经不远,只剩下同总统争吵了。”

“你规规矩矩坐下来,给我斟酒吧。”

古罗夫把电话移过去,给奥尔洛夫打了个电话。

“彼得·尼古拉耶维奇,我向您报告,会见是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协议倒是未必达成了。”

“你快坐车来吧。”奥尔洛夫把话筒扔下。

“又不好了!”古罗夫抓起朋友的一瓶酒,没有喝。“我们走吧。”

“当猫把鹦鹉从笼子里在外拖时,鹦鹉说话了。”

克里亚奇科放下酒杯,跳起身来。

听完谈话的录音之后,奥尔洛夫关上了录音机。

“我不肯定你说得不对,你给敌人施加了压力,但什么目的也没达到。他是不会动你的,那会弄脏他的手,你太小了。”

“而他又太大,狂妄自负,所以犯下了一系列错误。”古罗夫说。

“可你却是谦虚的化身。”奥尔洛夫指出来。

“不,我对自己估计甚高。不过我尽力做到不认为自己比对手聪明。因此我认为我赢了这次会见。科尔夏诺夫到我这里来,他认为自己更聪明。”

“当然,现在机器已经发动起来了,邻居们会要忙得不亦乐乎的。寻找恐怖分子是他们的任务,他们不能让他被民警抓住,更不能让保卫局抓住。”将军的声音里流露出怀疑。“工作量很大。欧洲人、美国人、奥地利人,简单点说是白皮肤人,四十岁左右,个子一米七十六。”

“他是孤身一人,”克里亚奇科提示说,“没有营养不良症。材料已通过国际刑警送到居住国……”

“护照可能在另一个国家发放。”奥尔洛夫望了一眼默默不语的古罗夫。

“这样的工作要求大量的人和时间!”古罗夫说道。“不过它是可以完成的。我们专业人员是这么看的,可他,一个相信克格勃无所不能的人,却深信,这只是一个技术问题,而且不会去旅店。应该认为他还是苏联人的心理。他预见到他或早或迟都不得不飞来俄罗斯。所以他准备好了我们的护照。法国人说得对,我们的边防人员是能干的小伙子,带着外国人的护照的罪犯是可能越过边境的,更不用说,护照还可能是绝对真的呢。而到了莫斯科,那个人马上就可以改变颜色的。”

“于是一则神话便炮制出来了,在莫斯科的住处也早就准备妥当了。”克里亚奇科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皮埃尔·卢梭说得对,外国人到了莫斯科是看得出来的,不过不是根据衣服,而是根据他的风度,除此之外,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可以很随便地、轻而易举地在巴黎买些东西,看起来像个俄罗斯人。穿上一件齐脚后跟的皮大衣,就已经不是外国人了。总的说来,他的衣服不成问题,语言也是如此,有姑娘伺候的住房,也会有人准备好的。”

“他有两处窄小的地方,”奥尔洛夫一边按摩后脑勺一边说。最近将军害偏头痛。“他接到了谁的任务?”

“车臣人的。战争、血腥的复仇。”克里亚奇科说道。

“斯坦尼斯拉夫,什么都是可以说的,”奥尔洛夫反驳说。“不过得让人相信才行。他的真实面貌只有很小的圈子知道,否则他早就被抓起来了。我同意列瓦的意见,在这件事上没有特殊勤务人员不行。”

“我认为,谈话应该挪到明天,”古罗夫说道。“需要休息。”

“你就忍一忍吧,上校。”将军对他称军衔,表明他心烦。“我们不必猜了,他显然已经在我们的某个人面前曝了光。很可能是莫名其妙的一种偶然:恐怖分子碰到了一个了解他在俄罗斯的情况的人,这个人威胁要揭露他,建议签合同。现在我们这里两百万美元是笔不大不小的款子,在西方两百万美元连魔鬼都可以买到。”

“我不能肯定那是车巨人,很可能是俄罗斯人,”克里亚奇科说道。“不过,车臣是恐怖活动最简单而又自然的解释,因而更要考虑他们的威胁……”

“你不要翻来覆去解释了,斯坦尼斯拉夫,我们理解你的意思。”奥尔洛夫很生气地打断他的话。“从高加索运炸葯进莫斯科,并不困难。我们的说法是:恐怖分子住在私人住宅里,有我们的护照。问题是特殊勤务局提出来的,在利用提供人员的刑事犯头目时,它对问题的实质并不知道。反间谍局的人正在检查旅店,我们正在发挥坐探的积极性,寻找早就出现在一个集团里的那个人。”

“我有办法通过阿基姆一廖恩奇克接近桑采沃集团。”古罗夫说道。“他大变了,酗酒、暴躁,我认为特殊勤务局的人员正是利用廖恩奇克抢钱和杀死萨比林的。但阿基姆已经陷得很深,他没有回头的路了。我过去认为,现在继续认为尤尔琴科部长的别墅就是犯罪分子集合的地方。他们把乌索夫弄出别墅,似乎是推举他当竞选杜马代表的候选人。我认为他们是在骗他,不过是把他推到一边罢了。根据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乌索夫成了他们的障碍。”

“算了吧,”克里亚奇科表示反对,“为什么要把菜园围起来呢?”

“不行!”古罗夫大为光火。“凶杀案使民警有了出面的权利。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如同卡在他们喉咙里的一块骨头。我在亚姆什科夫—利亚列克集团里有一个人,你们是知道的。但不施加压力,哈里托诺夫是不会工作的,可今天我还没有反对他的任何理由。我们只有一个强有力的人物,就是阿尔焦姆·杜罗夫。”

“已经把他纳入编制了吗?”奥尔洛夫问道。

“还在拖着没办,库拉根的能量有限,他只是个处长。”古罗夫回答说:“乌索夫同阿尔焦姆谈话,叫他离开赌场,到别墅里当卫队长。很可惜,知道我同科尔夏诺夫会见以后,他们会着急,事情可能会从死点挪开。”

“要不就死死地冻结在那里,”奥尔洛夫反驳。“如果将军经常到部长那里做客的话,那么反间谍局可能会对它派有一个军官在那里而感到害怕的。”

“很有可能的,但别墅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是恐怖分子落脚的地方。”克里亚奇科参加谈话。“如果我们的看法不错,萨比林的钱是准备给恐怖分子的话,那么安排他住在莫斯科的就会是阿基姆。不管你是否愿意,列夫·伊凡诺维奇,你都应该同他恢复联系。”

赌场老板波里斯·彼得罗维奇·加依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没听坐在对面的维克多·谢尔盖耶维奇·萨莫依洛夫说话,而是在解决同税务机关的关系问题。周围的人一辈子都对年龄不确定的萨莫依洛夫估计不足。此人有一副灰色的、让人难以记住的外貌和一个凹进去的下颚。你可以说他是四十岁,也可以说他有六十了。小小的个子,清瘦,穿的衣服并不雅致。维克多·谢尔盖耶维奇给人的印象是极不严肃。总的说来,人是难免不犯错误的,而在对待这个人的态度上,他们往往犯很大的错误。事实上他前不久已经满了五十四岁,其中几乎有三十年他一边在各个机关里工作,一边给克格勃当坐探,并且继续与这个组织合作。不管它今天改叫什么。在停滞时期①他掌握着一个生产日常用品的地下车间,正是在那几年他积攒了一笔钱,因为他从未把自己的钱换成苏联卢布,所以任何改革都没有触动他。他当然很看重两百万美元,希望得到萨比林答应给的高额利息,但对所受到的损失,持哲学家的态度,处之泰然。

① 即勃列日涅夫任苏共总书记时期。

他是为了执行老板们的命令而来赌场的,他带着父亲般的保护心情,望着自信的加依,因为他知道在最近的将来,波里斯·彼得罗维奇不会有任何好结果。他已经对于装扮成纠缠不休的来访者感到腻烦,所以他开门见山,马上谈主要问题。

“尊敬的波里斯·彼得罗维奇,不要考虑税务机关的事了,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请您注意听我说。”

加依马上醒悟过来,莫名其妙地望了客人一眼:

“对不起,维克多·谢尔盖耶维奇,我在全神贯注地听着。”

“有人建议您撤销候选人的提名,您的时代还没到来。”

“谁建议的?”

“是那些能够解决您的税务问题的人。他们到底是谁,并不重要。他们认为需要的时候,会来找您自我介绍的。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老实说,不明白。我应该知道您是代表什么人的?有什么保证吗?”

“没有任何保证,您取消候选人资格,今后安安静静地做您的赌博生意就是了。”

加依本想发怒,他遇到“电视机工程师”信心十足、有点轻视的目光之后,沉默下来了。

“您的税务问题会解决的,您今后可以不再给亚姆什科夫的人付钱了。选举的时候,需要您帮点小忙,到时候我会来找您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给我滚!”加依本想大喊大叫一声,但只是默默地点了一下头,目送着不辞而别的客人离去。

阿尔焦姆坐在乌索夫的小房子旁边,坐在一条自制的、做工粗糙但很结实的长凳上,手里端着一盆碎肉拌蔬菜,正在喂狗。

“你命令他们坐好。”坐在一旁的乌索夫说道。

“坐好!”阿尔焦姆下达了命令。

但两只狗争着抢盆子里的食物,不听从指挥。

“你把盆子拿开,重新下命令,不执行命令就不喂食。”乌索夫嘿嘿一笑,狗不习惯新的主人,他感到很高兴。

阿尔焦姆身上穿着乌索夫的工作服、皮靴,他甚至换了香水。乌索夫已经搬回自己的住所,但每天早晚都来工作的老地方。阿尔焦姆原则上已经掌握情况,对狗也能对付了,但是乌索夫很高兴常到这里来。他已经对莫斯科自己的住所逐渐习惯下来,家里人的相互关系也逐渐正常,他甚至又同妻子住在一起了。不过,空虚、平静地生活在这座小小的房子里,使人感到腻烦,好像呆在温暖的洞穴里一样。他身边选举前的忙乱,好奇的、甚至是忌妒的目光惹他生气。这里很寂静、很安然,他在这里编织着自己拿破仑式的幻想,他自己对这些构想的信心却逐日下降,越来越不相信了。

阿尔焦姆成功地让两条狗坐好了,他给它们喂吃剩的肉,小狗甚至舔了一下他的手。苏霍夫少校从屋里走出来。他在这里已经完全成了自己人。

“阿尔焦姆,我们去送送巴维尔·彼得罗维奇,巡视一遍国境线。”他说完哈哈大笑。

阿尔焦姆牵着两条狗,朝前面走去,预感到乌索夫今天在这里是最后一个晚上,所以这位年轻的安全局军官应该同未来的“人民公仆”谈一谈。他很难习惯自己的新的奴仆生活。在民警局,即便是工作的第一年,阿尔焦姆也觉得自己是独立自主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也知道该服从谁。现在的一切都是复杂的,更确切地说,职责方面倒没有什么不明白的,除开一个晚上不得不迎接客人之外。阿尔焦姆是不过问政治的,看电视只看娱乐节目如《奇迹天地》《什么?在哪里?什么时候?》之类的栏目,来的客人虽然很有名气,但对他这位以前的刑警来说,全都是一个面孔。除此之外,他们,几乎全部,都回头用目光寻找乌索夫。他们都不注意阿尔焦姆,所以阿尔焦姆不知道把自己往哪里搁,只开汽车车门和笨拙地帮助夫人们下车。

主人,也就是斯捷潘·米特罗范诺维奇,对阿尔焦姆是很客气的,女主人对他却视而不见,有一天甚至叫他庄稼汉,而且绝对不是恭维的意思。凭着侦查员老练的目光,阿尔焦姆很快就弄清楚了谁是这房子的主要人物,很快就把那个开始讨好的女仆放到了原来的位置上,有一天他给那个在屋里干活,自不量力的冒失小子腰下刺进一刀,不过答应必要时送他去看医生。

阿尔焦姆在这里一安顿下来,对他的监视马上就停止了,他无缘无故地驾车进城,仔细一检查,毫无疑问的是,“尾巴”不见了。他很想同古罗夫见面,但这位过去的刑警却没给上校挂电话,因为不值得冒险,主要是他不希望古罗夫把他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眼镜蛇的一次猛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