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蛇的一次猛扑》

序幕

作者:h·列昂诺夫

离退伍只剩下六个月的时候,绰号眼镜蛇的瓦季姆·丹尼中士,又交上了厄运。

那天开始的时候,天气很好。头一天战士们一个个精神抖擞,不是换,就是偷来了一头羊。他们中间不乏渍羊肉的专家,所以中士早餐时领到了一份他生平从未尝过的羊肉串。丹尼是个守规矩而且有远见的人,他没有多吃,而是包上几块瘦肉带走。中尉给他指出了工作地点。公路(如果可以把蜿蜒在群山之中的一条小道叫做公路的话)中间耸立着一块两层楼房高的岩石。不知道它是我们轰炸的结果呢,还是神仙搬来的。但道路的交通阻塞了,需要马上把障碍炸掉,才能把道路清理出来。

一向遵循着不管发生什么都要活下来的原则,眼镜蛇仔细打量着那块岩石,认定:不管它是怎么来的,傻瓜也清楚:俄国人一定会来开始清理道路的。来的不是战士,给士兵们派来的是令人讨厌的警卫队,真主亲自吩咐要在这里把他们全部打死。得出这样不妙的结论之后,眼镜蛇冷漠地望了警卫队的中尉一眼。那中尉正站在一个对狙击手很合适的地方,姿态优美地张望着。丹尼找到了一个很合适的掩体,虽然窄小却又很深,恰好容得下一个人。他仔细察看那块必须清除的石块,然后开始琢磨怎么才能把它炸掉,同时在公路上又不留下一个以后需要填平的深坑。像平时一样,他没有走到路面上去,而是呆在山脚下,因为路面容易受到来自山上的扫射。

体育运动中的搏击、争斗、比赛,都是听指挥开始的,可在战场上开枪却总是突然的。啪的一声枪响了,中尉跪着倒了下去,前额碰在一块石头上。眼镜蛇从旁看到了发生的事情。他两下就跳到先前看中了的那个掩体里,碰到了一名战士。那战士从早晨起就在大吃大嚼羊肉,而且脱下裤子方便,把掩体当成了茅房。丹尼朝旁边一晃,上面飞来一阵铅弹。工兵们没来得及拿起自动步枪。中士身边根本没有带枪,他的自动步枪和背囊放在一起,而该带的手枪,眼镜蛇原则上是不带的。手枪在战场上不是武器,而只是一个比较有价值的目标的识别标志而已。

战斗,确切点说是屠杀,充其量持续了两三分钟。头顶上的自动步枪和机枪就全都停止扫射了。眼镜蛇明白,阿富汗人正从山上下到公路上来,搜找武器和要他瓦季姆·丹尼的脑袋。

他完全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原来占领他看上的掩体的那个人躺在近处,浑身穿透了子弹。看得出来,他曾经跑去找过武器。有几个士兵企图站起身来,于是枪声大作,小伙子们纷纷倒了下去。眼镜蛇很少抽烟,但纸烟他通常是有的。现在不知为什么,他已经完全不想装英雄了,而是掏出烟盒,抽起烟来了。

武装人员正朝公路跑去,一边追击伤员,一边放枪,所以没有马上发现中士。他靠墙站着抽烟,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地。眼镜蛇并不特别勇敢,他表现出来的是冷漠,甚至是萎靡不振。发现一个俄国人以后,阿富汗人呆住了。不知是谁大声笑了起来,另一个人则故意在俘虏的头顶上朝天放了一梭子。石头碎片扎进了眼镜蛇的脸庞,他本能地擦去鲜血,继续抽烟。

多数阿富汗人在收集武器,搜寻尸体身上的东西,整理工具。其中一个大胡子里面有一大块花白点的、不算年轻的人,同眼镜蛇站在一起,用自动步枪的枪管抵住他的腰,面色阴沉地望着。但中士觉得他人很善良,惊慌失措,没有命令,他是不会开枪的。一个个子高、肩膀宽的山里人在催促同伴,但站在一旁的另一个男子却引起了眼镜蛇的注意,因为他没带武器,什公事也没干,虽然他的穿着与大多数阿富汗人一样,但模样儿却像是欧洲人。正在指挥同伴的那位田径运动员,不时望望欧洲人,若有所问似地,但欧洲人毫无反应,只是老望着中士。眼镜蛇觉得这个陌生人正在决定他的命运。接下去他突然回想起了他在劳改营区里的一条规则:什么人也不要怕,什么人也别相信,永远也不向人乞求。他用手指把烟火掐灭,把烟蒂扔到了脚下。欧洲人走过来,仔细打量着俘虏,问道:

“为什么没有武器?”陌生人出人意外地说起俄语来了。

“我不喜欢放枪,我的工作是爆炸。”眼镜蛇回答时看了看那欧洲人的眼睛,但那人没有把目光抽开,只是不满意地皱了皱眉头,所以中士便把自己沉重的目光移到一旁去了。

“共产党员也不怕死吗?”陌生人的声音里透露出好奇。

“我是俄罗斯人,我不想死。”眼镜蛇决定冒一下险,继续说道:“不过,您也不要动我。尸体是个没有用的东西,可一个优秀的爆破手,却是个很有用的人。”

“为了保全狗命您准备出卖祖国吗?”

“俄罗斯在这里没有失去任何东西。我也不会出卖任何人。总的说来,我是为自己说话对自己负责。”眼镜蛇难看地呲牙咧嘴,装出微笑来。

“这么说来你是留下来了,”陌生人肯定地说,“那好吧,让我们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专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眼镜蛇的一次猛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