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蛇的一次猛扑》

第二十章

作者:h·列昂诺夫

不到两年前,也许还要少一点,奥列格·阿尔捷米耶维奇·苏霍夫少校还是一心一意为科尔夏诺夫服务的,甚至被列进了他的朋友名单之中,似乎是一名专门执行特殊任务的军官。科尔夏诺夫正在一天一天地积聚力量,不仅成了一般的将军,而且成了国务活动家。少校出乎意外地落在列车后面了,不但不直呼上司的名字,而且连伊里亚·谢尔盖耶维奇都不叫了。在他们之间出现了一些人,这些人越来越多,与日俱增。苏霍夫已经不但不能进将军办公室,而且必须逐级层层上报了。

当时谁也不怀疑,奥列格·苏霍夫明天就会越级提升军衔,成为一名上校,而且不是一般的上校。一般的上校如果排列起来,可以筑成一道从莫斯科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即海参崴)的人墙。奥列格·阿尔捷米耶维奇将是一位接近皇帝的人物。

说到那些年,大家都知道,谁稍一耽搁就迟到了。所以现在苏霍夫已经明白他已单独留在月台上。由于过去力量的惯性作用,他手里抓到了一个派别头头的一次谈话录音。比斯科维梯在大庭广众之中让自己对总统作出了一次冒险的批评,可谈话的录音却录得很不好。苏霍夫不仅没有戴上将军的毛皮高帽,肩章上的第二颗星也没得到。这盘录音带他听了又听,然后带着它走到了完全相反的方向。比斯科维梯是个直率的汉子,他开门见山地说:

“你的科尔夏诺夫是个什么东西呢?一名守卫尸体的卫兵而已。他看到了木乃伊还没从陵墓里拖出来,可卫兵已经撤走了。你在地面上大步行走的时候,你是看脚下,还是往前看,或者往后退呢?”他突然问苏霍夫。

少校没有回答,不过他还是理解了这位政治家的话,所以大声笑了起来。

“鲍里斯是一具政治僵尸,而你的那位将军则什么人也不是,充其量不过是僵尸的影子而已。参加到我们队伍里来吧,未来是属于我们的。”尽管他是一名冒险主义分子,但很善于说话。“从今天起你就是战斗小组的组长。我将拥有一支军队,但万事都有一个开头。你是少校吗?很好。古罗斯的皇帝还只是一名上校嘛。我们不需要小玩意儿,我们要的是现实的权力。擦亮眼睛,好好逃选忠实的人。我不需要一个师或者一个别的什么军,我们需要的是能干的小伙子,钱由我保证提供。我给你提出的任务,将是明确而又具体的。我一旦掌权(而我是一定会得到绝对权力的),你,奥列格,不会成为元帅,你会成为一位谦虚的上校,如果你愿意,可以当个将军,但是你将支配人的生命。而元帅们将像虾子一样站着,等候你的吩咐……”

少校真的有了钱,大量的钱,但它们来得快,也消失得快。他不慌不忙、认认真真地挑选人材,从各个勤务部门招募个别人员,竭力不让战斗人员相互认识,而且把他们分成若干小组。少校懂得特务工作,明白克格勃虽然已经解散、改组,改名,但这个组织的实质仍然没变,特务还是特务,暗探还是暗探。还不应忘记民警的存在,因此当乌索夫上校从红旗队伍中被开除出来的时候,苏霍夫很快就把他接过来了。经验丰富的密探人员现在贵如黄金。少校看透了这位过去的上校沽名钓誉的意图,便把萨比林给他送了上去,拿走了两百万美元,这笔钱来得正是时候。这时少校倒了点小霉,他碰上了古罗夫上校。起先少校对这一冲突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认为一个普通民警不会构成危险,尽管乌索夫的看法恰恰相反。

比斯科维梯国外的朋友找到了阿巴,随后又找到了眼镜蛇,少校对此感到非常满意。他认为这次重大的战斗行动的执行者,应当来自境外。在俄罗斯找到一个高级专家当然是可能的,不过太危险。

一切全都搅混了,谁为谁工作,都弄不清楚,很容易上当。

而比斯科维梯要的又不是莫斯科实际上天天都在发生的那种一般性的爆破行动。

“应当把居民从上百个各种各样的集团和政党的混乱中惊醒,让他们马上忘记共产党的叛徒们、莫名其妙的民主派,投进真正的保卫者的怀抱。”自然,比斯科维梯认为只有他自己才是人民的保卫者。

一切本来都进行得很好,但突然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停顿和紊乱。眼镜蛇来到了莫斯科,但没出来联系。少校也是不喜欢雅申的,但只能派一个能够通过边境而不受到任何检查的人到国外去送美元。少校不愿意亲自去见眼镜蛇。眼镜蛇是国际恐怖分子,鬼知道是什么人把他缠住了。于是不得不消灭刑事犯头子廖恩奇克。这事倒很简单,可眼镜蛇在她那里过夜的那个妓女,却出人意外地失了踪。被比斯科维梯推出,准备竞选杜马的乌索夫,却一直嘀嘀咕咕:“古罗夫,古罗夫。”

现在已经查明,雅申在与眼镜蛇见面时,在姑娘面前把他曝了光。即便姑娘什么也不知道,但谁需要这样的曝光呢?乌索夫一打听到这件事时,又深信不疑地说,百分之百是古罗夫把姑娘找到并弄走的。

“那就只好把他杀了,”少校说道。“古罗夫正在寻找姑娘吗?他一找到姑娘,我们就把他这个民警干掉。”

“只要组织得好,连总统都是可以杀死的,”乌索夫像哲学家一样大发议论。“策划好一次行动和善于将它付诸实现,并不是一回事。据我的了解,你手下的执行者不行。”

“在俄罗斯现在谁手下的执行者好呢?干掉一个民警,要找人还是可以找到的。”少校满有把握地回答。

一切都十分顺利,没出任何波折。第二天古罗夫来到埋伏处,见到了小姑娘,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家里。当他们消失在门洞里的时候,一个专家切断了古罗夫车上的信号电路,装上了一定数量的炸葯,莫说是一辆易脆的小轿车,就是“卡马斯”大卡车,也会被炸成碎片的。然而并没有发生爆炸,上校仍然活着,可娜塔莎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来他们在收集嫔妃,”少校在与乌索夫的一次例行会见中,歪着嘴巴笑着说。“已经失踪了三个女人。”

他已经明白他对这位民警上校估计不足,而且乌索夫说的完全正确。作为一个目的明确的强有力的人,少校是善于承认自己的错误的。

“巴维尔·彼得罗维奇,你我的命运取决于这项任务的是否完成。”少校沉默了一下,好让乌索夫有可能去好好领会他所说的话。“您过去的那位战友,好像是一颗病牙,一方面不是癌,不是甲安菲他明,但痛起来,叫你恨不得用脑袋撞墙。必须解决问题。”

“似乎,一切都已自行安排好了,”乌索夫说道。“我在部里有一个信得过的人,他早晨来电话说古罗夫病了。他还活着,将军解除他的工作,送他去治疗了。古罗夫的车子,停在部里的停车场上,他本人则被送去住院了,我要求弄清楚他的病情。看来病得不轻,差点没有复苏过来。这不是恫吓,情报是非常准确的,所有的老工作人员都很了解我们医务所的医生。古罗夫几乎被弄到了挨耳光和被迫穿上精神病患者穿的拘束衣的地步。总而言之,这几天对他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斯坦尼斯拉夫·克里亚奇科是一个很强的刑警,但他终究不是古罗夫,你们放心干吧。我感兴趣的是今天在俄罗斯应该爆炸什么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飞机失事,汽车爆炸,就像狂欢节放烟花爆竹一样。”

“别让胡思乱想塞满了你的脑袋,巴维尔·彼得罗维奇。”也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少校说道,但苏霍夫却对眼镜蛇的意图一无所知。

雅申天天在等电话,几乎没出家门一步,老是看电视、读报纸。虽然他对政治一窍不通,但他明白,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比斯科维梯获得多数票的机会等于零。但愿上帝别让这个疯狂的党魁得票超过百分之五。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的少校公开对雅申说,虽然正式救他的是科尔夏诺夫将军,可叶戈尔·弗拉基米罗维奇的一切却直接取决于比斯科维梯的党在选举中是否成功。

“我们以前也是当过走卒的,”雅申听完这位年轻的神秘首长的教训之后回答。“这颗星掉下来了。”

“叫您做什么,您就做什么吧,一定会赢的。”

“我不是用自己的钱在赌博,我个人没什么可丢失的。”雅申突然激烈地回答。“从塞浦路斯来的这个小伙子,是您的人,他的情况,我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我一无所知。”

因为介绍娜塔莎认识眼镜蛇一事,少校和雅申之间发生过争吵。这位失宠的上校出人意外地表现出他的性格,甚至大声嚷叫道:

“女孩子是您的,不是我的!那个叫扎哈尔的小伙子,(他的真名究竟叫什么呢?)也是您的人。没有我的参与,他们也会认识的,所以我对此不负责任。你们保密是你们的事,我不希望知道多余的事。”

“他会出现的,他没有别的办法,你把我们拉在一起,就没有事了。”少校和解地说道。

奥尔洛夫将军坐在主任医师的办公室里。他把短短的手指,交叉着放在腹部上,仔细察看自己的皮鞋尖,同时耐心地听大夫讲人的心理的复杂性,其实大夫是试图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束手无策。当医生讲完一遍,打算重新解释人是一个矛盾体时,将军咳了一声,问道:

“古罗夫到底是有病还是没病?”

“一方面他绝对是健康的,但是另一方面我又要建议他认真治疗一下。如果不使用一些客气话的话,那么您的这位工作人员得的是神经衰弱症……不,是过度紧张;机体为了自卫,似乎要对于接受外部的刺激进行限制,加以阻止。我们曾试图催眠,但遗憾的是……”大夫摊开两手。“给古罗夫治疗是不可能的,我们两天来对他使用最强有力的安眠葯,但他激烈地进行反抗。他有一个摆脱不了的想法,只有在梦中才放松一阵。葯物对他没有作用,只有休息、大自然、钓鱼和少量的安眠葯能起点作用。我不能让他长期住院,更不用说让他单独住一间病房了。”

“我想见见他。”

“不行。他正在睡觉,即使在他精神抖擞的时候,您的出现也会引起他暴风雨般的反应的。”

“您别撒谎,大夫,列瓦是不会容许自己有暴风雨般的反应的,他是个很能克制自己的人。”说完之后,奥尔洛夫站了起来。

“我倒不是说他会摔盘子,砸碗盏,要是疾病被赶进体内,那就不好了。”

“您不是说他绝对健康吗……”

“这是一个方面,”医生打断他的话。“但是我们甚至无法对他作出诊断。”

“他已经睡了两天两夜?”

“是的,这样大的剂量,就是一头大象,也得睡下去的。”

“既然他能睡两天两夜,那就不是一个方面健康,而是各个方面都健康。大夫,我请您带我去见他。”

古罗夫醒来了,看到奥尔洛夫坐在床前,就说:

“你好,破坏分子!我梦见布尔加科夫①的一幕舞台戏,看见人们把一位诗人带到精神病院里。”

① 布尔加科夫·米哈依尔·阿法纳西耶夫(1891—1940),俄罗斯著名剧作家,生前曾受到批判。

“很好,你的睡眠很正常。”

“我在这里已经呆了多久?”古罗夫把青筋鼓鼓的两手伸出来,批判性地四下环顾,好像在这两天里他的手可能瘦了,变得有气无力了。“告诉医务人员,要是再一次动手,我会把他们打成残废的。”

“这是他们的工作。你有你的工作,他们有他们的工作。你打算在这里凉快多久?”

“我不知道,也许一个月,让医生去决定吧。”

“聪明!”奥尔洛夫点了下头,整理了一下白大褂。“让我们一起考虑今后怎么生活吧。他们决定杀死你,那就一定会杀死你的,你是在同一个组织打交道,不是像上次那样,同个别的匪徒斗。”将军说得很平常,像谈简单、明了、不可避免的事情一样。“好,第一,我可怜自己,在我这样的年纪,会得不到这样的朋友了。我也可怜别人,除你以外,谁也不能阻止住恐怖分子。”

“不过你不要说什么‘人民’呀‘俄罗斯’呀,那显得太虚伪,”古罗夫说道。“我是个普普通通的民警,而不是祖国的救星。”

“你说的是空话,我讲的是最简单的事。你,列瓦是个令人讨厌的民警,但不是一般的民警,我没人可以替换你。你听着,别打断上级的话。我正在商谈将你调到过去的青科夫斯基疗养院去休养的问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眼镜蛇的一次猛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