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蛇的一次猛扑》

第一章

作者:h·列昂诺夫

刑事侦查总局局长奥尔洛夫将军的办公室里,正聚集着他的几位副手、各处处长和两名全权处理特别重大案件的高级刑侦人员古罗夫上校和克里亚奇科上校。

彼得·尼古拉耶维奇·奥尔洛夫坐在摆在门口右侧墙边的会议桌首位上。办公室的主人不抽烟,桌上没有烟灰缸,摆的是几瓶矿泉水、几只杯子。军官们把笔记本和自来水笔摆在自己面前,轻声交谈,等待将军宣布会议内容。所有在场的人都很了解,将军很不喜欢开会,他宁愿同每个人单独交谈,像今天这样会议是极其罕见的。总局领导最近一次开会,是在半年前,当时古罗夫揭露出一个非常神秘的叛徒,一名被人收买过去了的上校。

那是去年秋天,当时莫斯科发生了好几起土匪抢劫运钞汽车的案子,死了一些人,他们派了坐探打进匪巢,但几次埋伏,却都扑了个空。显然有人通风报信,事先通知了土匪……一般说来,这个事实是尽人皆知的。古罗夫把叛徒揭露出来并且把他抓住了。但法院却以证据不足为由释放了那个以前的上校。如果总局的高级军官们不对所发生的事作出奇怪的反应的话,这事也就不必回忆了。这些高级军官以前就回避古罗夫上校,而从去年以后,他们对他更是越来越疏远了。似乎他这个人做了什么别的人不会做的坏事。于是走廊上叽叽喳喳,议论纷纷……似乎他玷污了军人的荣誉……很有意思吗?玷污荣誉的不是叛徒,反而是揭露出叛徒的密探。这就是说外科医生切除了病人的恶性肿瘤反而有罪,因为他切开了好肉,给人造成了痛苦。挽救了一条命吗?他的确很了不起,可他为什么要动刀切呢?似乎这不人道嘛……

让我们言归正传,回到今天的会议上来吧。高级军官们正集合在局长的办公室里等待。

“同事们,在我们的工作中,告诉大家令人高兴的事是非常少的,因此我也不例外。”奥尔洛夫朝与会者扫了一眼,开始说话。“分析化验处得出结论,认为大多数凶杀案都出于同样的原因。”

“犯罪分子的头头们已经划分了势力范围,”一位白发上校说道。他取下眼镜,开始用一块麂皮擦镜片。

“对,仅仅为了把尽人皆知的事通报给你们,我是不会打断你们的工作,把你们召集起来开会的。”奥尔洛夫习惯地用手掌擦擦脸,叹息一声。“俄国人自古以来就是在国外作战的。刑事犯罪是社会的组成部分。新的原因已经查出,就是我们的司法审判软弱,法院处理不了民事诉讼案,一般的人、行业工会,甚至银行都收不回放出的贷款,往往求助于刑事犯罪机构,因为它们解决这类问题,毫不拖延,而且卓有成效,这在原则上已经不是新闻了,而且近来使用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收债的倾向已经越来越明显,不仅见怪不怪,反而成了常规。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将军停下来,喝了点水,短暂停顿以后继续说道:“有一种相当有根据的假想,倒算得上是个新闻。据说有人集中包揽这类诉讼,建立了一个类似于‘生活服务部’之类的地下垄断性组织。如果说以前收债用的是手工方式,每一个债主都是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有的人拿走一段管子或者一支手枪,另一些人则直接或者通过中间人去找当地有权势的刑事犯头子,可现在却建立了组织,事情办起来就容易多了。如果要杀死一个人,也会有内行人去干的。建立这样的‘服务部’不仅仅是为了收债而且是为了解决政治争论问题。这种设想原则上是完全可能的。”

“在国家杜马选举的前夜,对我们来说这还不够呢!”有人即兴插话说。

“你放心,维达里依,明年我们还要选总统呢!”克里亚奇科插进来,看了看古罗夫。

“我们是刑事侦查局,还有保卫局、反间谍局,彼得·尼古拉耶维奇,”古罗夫说了起来,“不能把什么案子都包揽下来,让我们尽力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吧。”

所有在座的人都很了解,古罗夫也好,克里亚奇科也好,都同将军一起在莫斯科市刑事侦查局工作过,早就认识,关系很好,但在工作问题上,他们却从不利用个人关系。你看现在奥尔洛夫就朝插话的朋友很不高兴地望了一眼,干巴巴地说:

“我没问你们的意见,先生们,请你们不要打断我的话。政治性的凶杀也还是凶杀。上面可能作出任何决定,建立自己的调查小组,可谁也不会使刑侦局摆脱责任,不去直接履行职责。列夫·伊凡诺维奇,我感到惊讶的是,您只是建议注意事件的发展,而不是竭力预见到种种事件的发生。”

古罗夫冷漠地望着前面,他粗糙的脸庞上,肌肉纹丝不动,似乎将军的批评与他无关。

“同事们,总的说来没什么好讨论的了,你们去搜集情报,指导侦查人员,与莫斯科市刑侦局好好配合,如果那个‘服务部’已经成立,它的领导人毫无疑问住在莫斯科。坐探们收集到有关催债的所有情报的副本马上给我放到办公桌上。我们一定要把新成立的组织查出来,打掉它的首脑。我们都去工作,作战行动由古罗夫上校领导。”

“祝贺你,列夫·伊凡诺维奇,”白发上校说道。他戴上眼镜,微微一笑。“哪一位副部长负责监督呢?”

“奥列格·瓦西里耶维奇,你觉得有我还不够吗?”奥尔洛夫问道。

“彼得·尼古拉耶维奇,我个人觉得有您就绰绰有余了。”那个老刑侦人员说道。“我关心的是谁来给我们最后刮胡子?”

“完啦,军官先生们,”奥尔洛夫站起身来,转到自己的桌边。“把坐探发动起来,应该开会讨论这个问题。大家都可以自由了,古罗夫,您留一下。”

大家走出以后,古罗夫转到窗前,打开气窗,抽起烟来。克里亚奇科把会议桌旁的椅子摆好,认真地把绿呢桌布整理了一下。

“斯坦尼斯拉夫,我没叫你的名字,”奥尔洛夫微笑了一下,说,“不过,作为朋友和奉承拍马者,你却是可以有权留下来的。”

“欺侮下级并不高明,”克里亚奇科毫不生气地回答道。“平时人家用不同的名字叫我,将军先生,您给我取个新的吧。”

“请原谅也请你安静下来!列瓦,你打算采取什么办法?对于你来说,我刚才宣布的事并不是新闻,你已经考虑过了的,谈出来听听吧。”

“全都是老一套,彼得,”古罗夫回答道。他挺起身子,朝气窗里吐出一口烟。“我要去会会一些人,同他们谈谈生活,翻翻几桩没有侦破的凶杀案的侦查案卷。”

这位密探停了下来,耸了耸肩膀,似乎很不乐意地使劲说下去。他费了好大的劲才说:

“必须找到巴维尔·乌索夫,了解他在哪里工作,生活怎样?”

巴维尔·彼得罗维奇·乌索夫,就是古罗夫揭露出来的那个叛徒。他以前是民警上校,受雇于刑事犯头头,虽遭到揭露,但因证据不足在预备性拘留四个月之后,获得释放,不过他还是被民警局开除了。

“彼得,如果照你的说法,存在着一个什么‘生活服务部’的话,那么它里面没有过去特务机关的工作人员参加就是不可能的。他们可能是乌索夫、伊凡诺夫或西多罗夫,这些人过去并不是小偷、刑事犯中有权威的头子,而是民警机关的侦察员、法院的侦查员,还可能是检察官。”

“有意思的是即使我们把他揭露出来,怎么可以找到证据呢?”克里亚奇科嘟嘟哝哝地说道。

“如果我们没法子找到证据,你就把他杀掉吧。”古罗夫平静地回答说。

奥尔洛夫灰白的眉毛向上爬去,他气呼呼地哼着鼻子说道:

“上校,这类玩笑在我的办公里是不容许开的。”

“我不开玩笑啦,将军先生!”古罗夫把烟火熄灭掉,把烟头扔进字纸篓里。“我说过有人会杀死他的,那意思是说一定会有人把他杀死的。”他把一只手伸了出来,似乎企图拦住准备发火的将军。“我们总是后开枪,进行自卫的。”

“这么大规模的组织者是不会带枪的,更不用说会开枪了。”克里亚奇科说道。

“这是你的头痛病,斯坦尼斯拉夫,”古罗夫干巴巴地回答。“两年前为了自卫我就杀死过维克多·日沃鲁勃。你们两个都知道我是可以不打死他的,只打伤就行了……你们沉默了两年,我也两年没说话,但生活在继续。如果我查出一个‘殡葬服务部’的组织者,那么我们或者证明他有罪,或者把他打死。像乌索夫这样的犯罪分子下次再捉住,我是决不会允许放走他的。”

“先生们,你们没事可以走了,就算我什么也没听见。”奥尔洛夫点了一下头,然后毫无必要地把一个什么公文包推到自己的身边。

“当将军真好!”古罗夫说完,跨过门槛,随手把房门关上。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两名密探没再恢复谈话。古罗夫在检查邮件,克里亚奇科则拿起一瓶水,浇窗台上一盆枯萎的花。他忍不住很不满地说道:

“你不必这样,列夫·伊凡诺维奇,”尽管他们相识已近十五年,而且克里亚奇科比古罗夫总共只年轻四岁,斯坦尼斯拉夫还是叫朋友的名字和父名。“问题不在于彼得是将军,根本不该……”他慾言又止,摊开两手。“如果实在要开枪,那当然没办法,不过事先得考虑周到。你似乎要使彼得成为同谋。”

“为什么全部苦水要我一个人吞下呢?”古罗夫从文件中选出三页,用别针别好,扔到克里亚奇科的办公桌上。“你这个好心肠的人类学家告诉我吧,为什么办公室的同志们自从我揭出乌索夫出卖我们以后,似乎总认为我有什么过错似的?”

“这是你的错觉。大多数人都忘了,可你却还记得。他们觉得你记得,他们感到不高兴。再说,你是指挥员,你身上没有热情,你似乎生活在玻璃罩子里面。我和彼得已经习惯了,我们知道你是个正常人,你血管里流的是血,鲜红的热血,但你身上总带着一点令人相当不快的东西。你数数看,你一天中笑过多少次?不是指出于礼貌,而是指发自内心的笑。我记得你年轻时的模样,你那时有时是很可笑的,可现在……其实你自己很了解自己。”

“我不过是个老实人,有什么感觉,就怎么表现。”

“你看,原来只有你老实,别人都是假装的。大多数同志们都喜欢你,而且都尊重你,但许多人怕你,甚至连长字号的都包括在内:因为你可以怎么想就怎么说,可以欺侮人。”

“我很少想欺侮人。”

“我知道你对这一点根本就没想过。”

“可你?”

“我竭力做到不板起面孔说话,所以人家很容易同我相处。生活中卑劣的东西多得很,我们工作中就不少,连不合时宜地开玩笑都算不上什么缺点了。列夫·伊凡诺维奇,你知道,我们多少年来总是推心置腹地交谈,到底多少年我已经记不得了。比方说我总是叫你的名字和父名,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倒无所谓,你觉得怎么方便就怎么叫吧。”

“可你知道吗?你很有才华呢。”

“我很有才华?”古罗夫把文件放下。“我没想过。我知道我是个过得去的密探。某些事情我比别的人做得好些。比方说挑选助手我就比你强。这倒不是什么能力问题,而是因为我慷慨大方。我很少要求他们马上做出成绩来,我在法律准许的范围内给他们提供条件,至于他们的回报,则听其自然。”

“你挑选人比别人强,你的盘算也比别人来得又快又准,大多数人看不到的东西,你看得出来。列瓦,你让我感到腻烦了,我们谈正经事吧。”

古罗夫莫名其妙地望了他一眼,耸了耸肩膀。

“是这么回事!”克里亚奇科把身子从对面俯过来,用一根手指捅了古罗夫一下。“你不要这么看人。你总是像大人看顽皮孩子那样,我倒是知道你是无意的,可人家受不了呀!”

“好,不看,不说,呼吸总可以吧?”古罗夫微微一笑。

“你呼吸吧,我批准啦,”克里亚奇科做了一个鬼脸。“我的朋友,这生活真该死,大多数的人都过得不很好,你千万别把什么事都放到心上去,简单点,就那么回事,管它呢!不过,你得结婚、生孩子……”

“然后让孩子当孤儿!”

“这事你可别这么想!”

“那谁来代我想呢?我现在似乎正在谈恋爱,玛莎很想登记结婚、生孩子。”

“那就让我们来办吧!”

“生孩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眼镜蛇的一次猛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