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作者:阿·别利亚耶夫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第一次会见
正文预览:

“请坐。”玛丽洛兰在一张厚垫的皮圈椅里坐了下来。在克尔恩教授拆开了信封看信的当儿,她很快地把这间房间扫视了一下。多么阴暗的房间啊然而,在这里工作倒是不错,因为没有什么东西会使你分心。罩着一点不透亮的灯罩的电灯,只照亮了那堆满书籍、文稿和校样的书桌,眼睛勉勉强强能分辨出黑橡木的家具、深色的糊墙纸、深色的窗帷。在这昏暗的光线中,只有笨重的书橱里的书面上的烫金字闪烁着。墙上有一台老式的挂钟,长钟摆有节奏地、平稳地摆动着。洛兰把目光移到克尔……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禁止开放的龙头的秘密
正文预览:

玛丽洛兰的一生的遭遇不是轻松愉快的。父亲去世的那年她才岁,玛丽家里还有一个有病的母亲需要照应。父亲遗留下来的很小的一笔财产又要供她读书,又要维持一家人的生活,维持不了多久。她在一家报馆里做了几年的夜班校对员。在得到医学士学位之后,她想找一个职位,可是总找不到。曾经有人请她到新几内亚去,那是个黄热病猖獗的荒僻地方。玛丽既不愿意带着有病的母亲上那儿去,又不愿意离开她。这样,克尔恩教授这儿的职位,对她说来就是摆脱困境的一条出路了。尽管工作很古怪,她还是几乎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头颅开口了
正文预览:

洛兰发现严禁开放的龙头的秘密到现在大约已有一个星期了。在这期间,在洛兰与头颅之间建立了进一步的友好关系。在克尔恩教授到大学里去,或是到医院里去的时候,洛兰就旋开龙头,让一小股气流通入喉咙,这样头颅就可以用勉强听得清的低声说话了。洛兰自己也小声说话,因为他们怕那个黑人听到。他们的谈话显然对陶威尔教授的头颅起了良好作用,它的眼睛变得灵活了一些,甚至眉间伤心的皱纹也展平了。头颅说得很多,而且很喜欢说,似乎要借此给自己补偿这些日子来的被迫的沉默。……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是死亡,还是谋杀?
正文预览:

有一天,在睡前阅读医学杂志的时候,洛兰读到了一篇克尔恩教授写的关于某些新的科学研究的文章。在这篇文章里克尔恩引证了别的科学工作者在这一方面的著作,所有这些引文全是从科学杂志和科学书上摘录下来的。这些引文,和洛兰在她跟头颅做晨间工作时根据头颅的指示划出来的文句完全一样。第二天,一有机会和头颅说话,洛兰就问:“我不在的时候,克尔恩教授到实验室里来做些什么”头颅踌躇了一会儿,回答说:“我跟他继续我们的科学工作。”“这就是说,你……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大城市里的牺牲者
正文预览:

自从洛兰得知了头颅的秘密之后,她恨透了克尔恩。这种嫌恶感情与日俱增,她带着这种感情就寝,又带着这种感情醒过来。凡在睡梦中梦见克尔恩就会有梦魇,她简直就是生了憎恨病。最近这些日子,当她回看到克尔恩的时候,险些忍不住当面骂他为“凶手”她对他的态度很不自然,很冷淡。“克尔恩——这个骇人听闻的罪犯”当实验室里只剩下她跟头颅两人时,玛丽会这样叫道,“我要去告发他……我要大声疾呼地公开他的罪状,我若不揭穿他那偷窃来的荣誉,不把他一切恶行公开出来,我就不能安心,我就不能原谅……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实验室的新住户
正文预览:

第二天早上,克尔恩教授的解剖台上果然躺着两具新死的尸体。这两个用作公开展览的头额,是不应该知道陶威尔教授的头颅存在的。所以那个头颅已被克尔恩教授事先搬到隔壁一间房间里去了。男尸是一个来岁,死于街道交通巨流里的工人。他的强壮的身体已被压坏,在半睁着的、变成玻璃一样呆板的眼睛里凝聚着恐怖的神情。克尔恩教授、洛兰和约翰穿着白色的医师服在给尸体解剖。“另外还有几具尸体,”克尔恩教授说道,“有一个是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的工人。我把他仔细检查了……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头颅的娱乐
正文预览:

托马和勃丽克的头比陶威尔的头更难习惯它们的新生活。陶威尔的头现在还作着他从前所感兴趣的那些科学工作。托马和勃丽克是头脑简单的人,没有了身体,他们的生活是没有意义的。自然,他们很快就发起愁来了。“这也叫生活”托马抱怨说,“像个树桩子那样一动也不动地呆着,整天对着墙,连墙上的窟窿眼儿全都看遍了……”这两个“科学的俘虏”——克尔恩是这样诙谐地称呼他们的——愤恨的情绪使克尔恩非常忧虑。这两个头颅可能在他们展览的日子来到之前就会由于优愁而萎缩的。于是,克尔恩……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天上人间
正文预览:

托马的论据并没有说服勃丽克,别瞧她过的是昏天黑地的生活,她可是一个真正的天主教徒。由于过着相当放荡的生活,她不但没有工夫去想死后的生命,连上礼拜堂去的工夫都没有。但是在幼年就已养成的宗教信仰,却牢牢地保持在她的心灵里。现在,最适合这种宗教的种子发芽的时刻似乎到了。她目前的生活虽然是可怕的,然而死亡——第二次死亡的可能性——更使她害怕。夜里,关于死后的生命的恶梦折磨着她。她仿佛看见地狱的火焰的火舌,她看见她的罪孽深重的身体,已经在一只巨大的煎锅里受到煎熬。勃丽克吓得……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善与恶
正文预览:

“什么事头颅出了什么事吗”克尔恩抬起头来问道。“没有……不过,我想跟你谈谈,教授先生。”克尔恩朝椅背上一靠。“请说吧,洛兰小姐。”“请问,你说给勃丽克的头安一个身体,是真的打算这样做呢,还是只是安慰安慰她”“完全是真的。”“你以为这个手术能成功吗”“能。你不是也看见那只狗了吗”“你也打算……使托马恢复吗”“为什么不呢他已经向我请求过。不能一下子全一起来呀……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死去的迪安娜
正文预览:

迪安娜是希腊神话中的月神,处女的象征。——译者勃丽克的头颅以为给一个人的头选配、缝合一个新的身体就像量制一件新衣服那么容易。把头颅的脖子的尺寸量好,只要拣一个有同样粗细的脖子的尸体就行了。可是,她不久就知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了。一天早晨,克尔恩、洛兰和约翰全穿着白色的工作服来到了她面前。克尔恩吩咐他们把勃丽克的头从玻璃桌子上拿下来,脸朝上平放着,这样可以看到整个脖子的切面,充满氧气的血液供应没有中断。克尔恩全神贯注地研究着脖子,量着尺寸。……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逃跑了的展览品
正文预览:

勃丽克一生中的一个大喜日子终于到来了。最后的一些绷带已从她身上解下来,克尔恩教授允许她起床了。她倚在洛兰的手臂上,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了一会儿。她的动作是飘飘忽忽的,有些断断续续的。有时候她的手做出一些奇怪的手势:在某一限度之内,她的手的动作很顺利,后来就顿一顿,好像在做一个被迫的动作似的,以后又转为顺利。“这一切情形以后全会没有的。”克尔恩有把握地说。只有勃丽克脚底上那个小小的伤口使他有一些不安,伤口好得很慢。然而随着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伤口也渐渐……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唱完的歌曲
正文预览:

勃丽克借助于自己的新的、灵活的、有弹性又有力气的身体翻出了铁栅,到了街上,她叫了一辆出租汽车,告诉了车夫一个奇怪的地址:“别尔拉式兹公墓。”可是还没有到巴斯底林广场,她就又换了一辆出租汽车,向蒙玛尔特尔驰去。为了应付这些初步的费用,她拿走了洛兰的皮包,皮包里有几张十法郎的纸币。“多一桩罪孽算不了什么,而且这又是不得已的。”她自己安慰自己说,死前仟悔反正还遥遥无期呢。她又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完整的、生龙活虎的、健康的人了,而且还比以前年轻。手术前,照她的女人的算法来说……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神秘的女人
正文预览:

地中海的浪涛有节奏地冲刷着满是沙滩的海滨浴场,微风勉强地吹鼓了白色游艇和渔船的帆。头顶上,在蔚蓝色的高空的深处,一架灰色的水上飞机在做从尼兹到曼顿纳的短程娱乐航行,发着柔和的呜呜声。一个穿着白网球衫的青年,坐在藤圈椅里看报。椅子旁边放着两只套着套子的网球拍和几本最近出版的英文科学杂志。在他旁边,他的朋友,艺术家阿尔曼拉列在一顶巨大的白色遮阳伞下,在画架前忙着画画。阿尔杜尔陶威尔,已故的陶威尔教授的儿子,跟阿尔曼拉列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这种友……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愉快的游乐
正文预览:

几天之后,拉列已经跟勃丽克和她的女友,还有日昂认识了。他请他们坐游艇去玩,他的邀请被接受了。在日昂和红头发玛尔达跟陶威尔在甲板上谈天的当儿,拉列请勃丽克到下面船舱里去看看。船舱一共有两间,都很小,其中一间放着一架钢琴。“嘿,这里连钢琴都有”勃丽克欢呼道。她在钢琴前坐下来,开始弹一只狐步舞曲。游艇有节奏地在波浪上摇摆着。拉列站在钢琴旁,一面仔细地端详着勃丽克,一面筹划着如何开始进行自己的侦查工作。“唱点什么吧”他说。勃丽……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到巴黎去
正文预览:

拉列匆匆忙忙地吃完了午饭,跑到网球场上去。略微来迟了一些的勃丽克,看到拉列已经在等她,心里非常高兴。不管这个人使她产生多大的恐惧,她还是觉得他是一个很逗人喜欢的男子。“你的球拍呢”她失望地问他,“你今天难道不教我打球了吗”拉列教勃丽克打网球已经连续有好几天了,她是一个本领高强的学生。可是拉列知道这种本领的秘密,甚至比勃丽克本人还清楚:她获得了安琪丽克的受过训练的身体,安琪丽克生前是一个杰出的网球家。有一个时期,她曾经教过拉列几下出色的抽击方法。现……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克尔恩的牺牲品
正文预览:

当拉列全心全意沉湎在对勃丽克的关怀里的时候,阿尔杜尔陶威尔一直在收集关于克尔恩的住所的情报,两个朋友不时地和勃丽克商讨。她也把她所知道的关于那所房子和住在里面的人的事全都告诉他们。阿尔杜尔陶威尔决定谨慎行事。勃丽克失踪之后,克尔恩一定是在提心吊担地提防着的。对他来一个奇袭,未必会成功。这件事必须进行得使克尔恩直到最后关头也下会察觉他已受人袭击。“我们要尽可能作得狡猾些,”他对拉列说,“首先必须打听到洛兰小姐住在什么地方。假若她不是同克尔恩串连一气的,那么她对我……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拉维诺的病院
正文预览:

沙乌勃是一个岁的青年,面色红润,体格健壮,长了一头金黄色的头发,他欣然地接受了这两个“阴谋者”的请托。目前他们还没有把一切详情告诉他,只是对他说,他可以为他的朋友们出一大把力。于是他就高兴地点点头答应了,也不问问拉列这全部事情里有没有什么不名誉的事,因为他相信拉列和他的朋友是正直的人。“好极了”沙乌勃叫道,“我立刻动身到斯科去,写生箱正好给一个陌生人在小镇上出现做掩护,我将要给那些卫生员和护士画像。要是她们不太难看的话,我甚至可以稍微向他们献献殷勤。”“假若……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疯子”
正文预览:

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窗子面临花园。灰色的墙壁,灰色的床上铺着浅灰色的松软的被子。一张白色的小桌子,两只白色的椅子。洛兰坐在窗口,出神地望着花园,阳光把她的淡黄色的头发染成了金黄色。她瘦了不少,脸色也异常苍白。从窗户里望出去,可以看见一条林荫道,三五成群的病人在林荫道上散步。病人中间有时可以看见穿着镶黑边的白制服的护士。“疯子……”洛兰望着在散步的病人低语道,“我也是疯子……真是荒谬绝伦这就是我所得到的……”她使劲捏着手,弄得手指骨节格……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临床实践上棘手的病例
正文预览:

对拉维诺医生说来,玛丽洛兰是一个“临床实践上棘手的病例”。诚然,在克尔恩那里工作的期间,洛兰的神经系统已是极度衰弱,然而她的意志却没有动摇,拉维诺就是要在这上面下工夫。目前他还没有抓紧对洛兰进行“心理加工”,他只是离得老远地仔细研究着她。关于洛兰,克尔恩教授还没有给他确定的指示:是把她在还不该死的时候就送进坟墓里去呢,还是把她弄成精神病。后者在任何场合下多少要用得着拉维诺的精神“病院”的医疗办法的。洛兰焦急地等待着最后决定她的命运的一刻。是死亡,还是得精神病——……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新来的病人
正文预览:

玛丽洛兰的精神渐渐昏乱到了这种地步,以至她有生以来头一次想到自杀。有一天,在散步的时候,她开始考虑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方法,她是那么深地沉浸在自己的恩索里,甚至没有注意到一个疯子走到她跟前,挡住了她的去路,说:“那些不知道玄妙的人,可好了。这一切当然是多情善感……”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使洛兰吓了一跳,她朝那个病人看了一眼。他像所有的病人一样,穿着灰色的长袍,淡栗色的头发,高高的个子,漂亮而有教养的脸,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显然是一个新来的病人,”她思量着,……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逃跑
正文预览:

洛兰在拉维诺医生的医院里所度过的夜晚里,这是最最折磨人的一夜。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遥遥无期地、令人心烦地、慢慢地过去,就像那传到房间里来的听熟了的音乐一样。洛兰从窗口到门口那么来回地踱着,从甬道里传来了一阵悄悄走路的脚步声。她的心咚咚地跳起来,跳了一阵又停住了,因为她听出那是值班护士的脚步声,值班护士到门口来是为了要在窥视孔里望一望,房间里支光的电灯彻夜通明。拉维诺医生断言“这对失眠者有帮助”。洛兰没有脱衣服赶紧睡到床上,盖好被子装睡。结果在她身上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多……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生死之际
正文预览:

阿尔杜尔陶威尔弄松了捆住他的绳子,他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在他们给他穿拘束衣的时候,他故意把肌肉绷得紧紧的。他开始慢慢地把自己从这个襁褓一样的东西里退出来,然而他是被监视着的,他刚想把手臂抽出来,锁匙就“喀嗒”一响,门打了开来,随即走进了两个卫生员,他们把他重新捆好。这一次,在紧衣外面,又给他加了几根皮带。卫生员非常粗暴地对待他,他们吓唬他说,假若他再企图挣脱出来,他就要挨揍了,陶威尔没有回答,卫生员把他结结实实地捆好之后就走了。这间小房间里没有窗户,照明是靠天花板上那盏……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又没有了身体
正文预览:

勃丽克的意想不到的归来,使克尔恩喜出望外,他甚至忘记责备她了。再说,也没有工夫去责备她。约翰不得不把勃丽克抱进来,她还疼得不住地呻吟。“医生,请原谅我,”她看见了克尔恩这样说,“我没有听你的活……”“你自己处罚了你自己。”克尔恩一面回答,一面帮着约翰把这个逃亡者安放在床上。“天啊,我连大衣都脱不下了。”“请允许我帮你脱吧。”克尔恩开始小心地把大衣从勃丽克身上脱下来,同时用有经验的眼睛打量着她。她的脸变得异常年轻、娇艳,皱纹……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托马的第二次死亡
正文预览:

托马的头日渐衰弱,只凭意识,托马是不能生存的。为了要感觉到身心愉快,他必须工作,必须活动,必须抬重的东西,让自己的强壮的身体疲累,然后大吃一顿,香香地睡一觉。他常常闭起眼睛,想象自己绷紧背上的肌肉,扛起和搬运沉重的袋子。他似乎觉得,每一条紧张的肌肉他都能感觉到。这种感觉是那么真实,他睁开眼睛满以为会看见自己的有力的身体。然而在他的头下面,依旧只看见那几条桌子腿。托马咬着牙,又闭上了眼睛。为了使自己分心,他开始幻想农村里的情形,然而他立刻想起了他永远失……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阴谋者”
正文预览:

拉列的小屋成了“阴谋者们”——阿尔杜尔陶威尔、拉列、沙乌勃和洛兰——的参谋本部。大家一致认为,洛兰回到自己家里去是太冒险了。然而,因为洛兰急于想跟她母亲见面,所以拉列就到洛兰老太太那里把她接到自己的小屋里来。老妇人看见自己的女儿安然无恙地活着,高兴得几乎昏过去,拉列不得不扶着她的手臂,让她在一张圈椅里坐下来。母女俩占用了三层楼上的两间房间,洛兰老太太的高兴之中的唯一缺陷就是她的女儿的“救命恩人”阿尔杜尔陶威尔还躺在床上,幸亏他受到窒息性毒气的作用的时间并不太长……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功亏一篑
正文预览:

举行科学展览会的那一天,克尔恩特别仔细地检查了勃丽克的头颅。“我跟你说,”检查结束时,他对她说,“今天晚上八点钟你要被带到一个有很多人的会场上去。在那里,你要说明,简短地回答人家对你提出的问话,别多说废话,明白吗”克尔恩打开空气龙头,勃丽克沙哑地说:“明白,可是我请求你……允许……”克尔恩没有听完她的话,就走了出去。他的不安愈来愈增加了,他面前放着一个不简单的任务——把头颅运到学会的会议厅去,最最轻微的震动对头颅的生命都……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最后一次会面
正文预览:

克尔恩在学会里发表倒霉的讲演的第二天早上,阿尔杜尔陶威尔来到了警察局局长那里,他通报了自己的姓名,声称他请求搜查克尔恩的住所。“克尔恩教授的住所已在昨夜搜查过了。”警察局局长冷淡地回答,“搜查毫无结果,洛兰小姐所宣布的事,正如早就料到的那样,是她神经错乱的结果,难道你在今天的日报上没有读到吗”“你怎么能那么轻率地推测洛兰小姐的陈述是她精神错乱的结果呢”“因为,你自己也能判断的,”警察局局长回答说,“这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而且,搜查的结果也证明………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赏析短评
正文预览:

伍亦山阿历山大别利亚耶夫()是俄苏著名科幻小说作作家。年出版的《陶威尔教授的头颅》是他的代表作。其他著名作品有《水陆两栖人》、《死船岛》、《跃入虚空》等,总汇入八卷本别利亚耶夫科幻作品集。说到这部作品,一定要提到作家童年时的一件事:由于别利亚耶夫自幼耽于幻想,有一次试图飞上天空,从屋顶上往上跳,结果摔倒在地面,跌断了腿。也许这能说明,他此后成为科幻小说作家绝非偶然。在创作《陶威尔教授的……

在线阅读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电子书下载

《陶威尔教授的头颅》电子书全集提供TXT及EPUB格式下载,适合运行于PC、IPHONE/IPAD、安卓手机、Kindle等终端上阅读;TXT版本可以先免费下载到电脑再通过数据线传到支持TXT格式的终端上离线阅读;EPUB版本可以在手机上直接下载阅读喔(手机站m.txtgogo.com)!TXT下载 | EPUB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