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实验室的新住户

作者:阿·别利亚耶夫

第二天早上,克尔恩教授的解剖台上果然躺着两具新死的尸体。

这两个用作公开展览的头额,是不应该知道陶威尔教授的头颅存在的。所以那个头颅已被克尔恩教授事先搬到隔壁一间房间里去了。

男尸是一个30来岁,死于街道交通巨流里的工人。他的强壮的身体已被压坏,在半睁着的、变成玻璃一样呆板的眼睛里凝聚着恐怖的神情。

克尔恩教授、洛兰和约翰穿着白色的医师服在给尸体解剖。

“另外还有几具尸体,”克尔恩教授说道,“有一个是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的工人。我把他仔细检查了一下,我想他的脑子可能由于受震而损坏了,我还看了几个服毒自杀的尸体。后来觉得这个小伙子的尸体似乎挺合适,还有那个女尸……是一个歌女。”

他用头朝那具女尸示意了一下。女尸有着一张漂亮的可是已经萎缩的脸,脸上还留有胭脂和画眉笔的痕迹。脸是安详的,只有略微抬起的眉毛和半张着的嘴还显示着一种孩子般的惊讶的神情。

“酒吧间的歌女,她是在几个喝醉了的流氓打架的时候被流弹一下子打死的,正打在心脏上,瞧见没有?故意打也打不了那么准。”

克尔恩教授工作得又快又有把握,两个头从身体上割了下来,尸体搬了出去。

又过了几分钟,两个头颅就被放在两张高高的小桌子上了,喉管里、血管里和颈动脉里都通上了管子。

克尔恩教授愉快而兴奋,他庆祝胜利的时刻就要来到了,他毫不怀疑他是会成功的。

克尔恩教授将在学会里举行展览会和报告会,已发出请柬邀请科学界的知名人士参加。报纸上事先发表了报道的文章,赞扬了克尔恩教授的科学天才。一些杂志还刊出了他的相片,并且说克尔恩教授的演讲、以及他的使死人的头颅复恬的惊人的实验对本国科学界有极重大的意义。

克尔恩教授吹着口哨,洗干净了手,抽起雪茄烟来,一面得意地看着放在他面前的两颗人头。

“哈哈!不仅约翰①的头到了盘子里来,连沙罗美本人的头也落到盘子里来了。两人见见面一定不错,只要拧开龙头……死人就复活了。怎么样,小姐?你使他们复活吧。请把三个龙头全拧开,在那个大缸子里是压缩空气,不是毒葯,哈哈哈……”

①新约圣经故事,荒婬的沙罗美要吻使徒约翰,约翰不肯,沙罗美就向国王索取约翰的头,把约翰的头放在盘子上吻它。——译者。

对洛兰来说,这早就不是新鲜事了,可是她出于一种几乎是不自觉的狡猾本能,并没有露出破绽来。

克尔恩皱起眉毛,突然做出严肃的样子来。他走到洛兰跟前,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可是陶威尔教授那个空气龙头,我请你不要打开。他的……声带受了伤……”

觉察到洛兰的不信任的目光,他怒气冲冲地补充说:

“不管怎样……我不许你开,你要是不愿意给自己找极不愉快的事,你就乖乖地听我的话!”

说完,他又高兴起来,拖着长音用歌剧《小丑》中的调子唱道:

“那么,我们开始吧!”

洛兰拧开了龙头。

先开始出现生命的征候的是那个工人的头,眼皮隐约可辨地抖动了一下,瞳孔变得透明了。

“有血液循环,一切都进行得挺好……”

头颅的目光突然转了方向,它转到窗口有亮光的地方去,知觉慢慢地恢复了。

“活了!”克尔恩欢呼道,“请加强气流。”

洛兰把龙头开大一点。

空气在头颅的喉咙里嘘嘘地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儿……我在哪儿呀?……”头颅口齿不清地说道。

“在医院里,朋友。”克尔恩说。

“在医院里?……”头颅东张西望了一阵,接着又垂下眼睛朝下看了一看,看见自己头底下是空荡荡的。

“可是我的腿到哪儿去了?我的胳膊哪儿去了?我的身体哪儿去了?”

“没有了,我的乖乖。你的身体给压得粉碎,只有脑袋保全了,所以不得不把身子切掉了。”

“这怎么可以切掉?不成,我不同意。这叫什么手术?我这个样子能上哪儿去?光有脑袋是一块面包也赚不到的。我需要手,没有手,没有脚,去找工作是没有人要的……一出院……我就完了!出院又是非出不可的。现在怎么办?不吃不喝又不行。你们这种医院我是知道的,让我住不了几天就要赶我出院,说是好了。不行,我不同意。”他又说了一遍。

他说话的口音,他的阔阔的、晒黑了的、长着雀斑的脸,他的头发的式样,他的天真的蓝眼睛,全表示他是一个乡下人。

贫穷使他背井离乡,城市压碎了他健康的身体。

“也许能弄到点救济金吧?……那个人在哪儿?……”他蓦地想了起来,眼睛也睁大了。

“哪个人?”

“就是那个……撞了我的那个人……那边是一辆电车,那边又有一辆,这边还有一辆汽车,可是他直对着我撞过来……”

“你放心。他会受到处罚的,卡车的号码记下来了,你如果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是4711号。你叫什么名字?”克尔恩教授问道。

“我吗?我叫托马。托马·布什,这就是我的名字。”

“原来叫托马……你以后什么也不会缺少,你不会挨饿,不会受冻,不会口渴。你也不会让人赶出去,你放心好了。”

“怎么说,你是白养活我,还是要拿我到市场上去给人瞧,卖钱?”

“瞧是要让人家瞧的,可不是在市场上,而是给科学家们瞧的。好吧,现在你休息休息吧。”接着,他对那女人的头看了一眼,担心地说:“沙罗美不知有什么事,让人等那么久。”

“这是什么,也是一个没有身子的脑袋吗?”托马的头问道。

“你一点没有看错,为了不让你感到寂寞,我们特别照顾你,给你请了一位小姐来作伴……洛兰,请你把空气龙头关上,省得他多嘴碍事。”

克尔恩从那个女人头颅的鼻子里取出了体温表。

“体温比尸体的体温高,可是还是低了。苏醒得很慢……”

时间在过去,女人头颅一直没有苏醒。克尔恩教授开始不安起来。他在实验室里来回地走着,看着钟,他踏在石板上发出的脚步声在这间大屋子里一声声地发出清楚的回声。

托马的头莫名其妙地望着他,嘴chún无声地翕动着。

最后克尔恩走到女人的头颅跟前,仔细地检查了通在颈动脉里的橡胶管子的末端上的玻璃管尖。

“原因原来在这里,这个管子太松了,所以血液循环进行得很慢。拿一根粗一点的管子来。”

克尔恩换了管子,几分钟之后,头颅就活了过来。

勃丽克——这女人是叫这个名字——的头在复活的时候,反应得比较强烈。当她终于醒过来而说起话来的时候,她嘶哑地叫喊着,她央求他们还是把她弄死的好,别让她变成这样的废物。

“唉,唉,唉!……我的身子……我可怜的身子哟!……你们把我怎么搞的?救救我,要不就弄死我。没有身子,我哪能生活呀!……你哪怕让我瞧瞧我的身子也好……不……不……不,不必了,它是没有头的……多可怕呀!……多可怕呀!……”

当她略微安静了一些的时候,她说:

“你说,你把我弄活了。我虽然没有多少知识,可是我知道头没有身子是不能活的。这是怎么回事,是奇迹还是魔术?”

“两样都不是。这是——科学的成就。”

“要是你的科学能创造出这样的奇迹,那它一定能做出其他的奇迹,你给我另安一个身子吧,奥谢尔·若尔克的子弹把我身子打了一个窟窿……可是有不少女孩子是对准自己的额角开枪的。你把她们的身体切下来,把我的头装上就行了。不过,请你事先让我看看,一定要拣一个美丽的身体。像现在这样,我可不成……没有身体的女人,这比没有头的男人更不好。”

后来,她向洛兰请求说:

“劳驾,请给我一面镜子。”

勃丽克照着镜子,认真地细看了半天。

“真可怕!……可不可以请你给我整理整理头发?我自己不能梳头……”

“洛兰,你的工作加多了。”克尔恩笑着说,“你的薪水也将跟着增加,我该走了。”

他看了看表,走到洛兰身边,耳语道:

“当着他们的面,”他用眼睛指着那两个头颅说,“陶威尔教授的头颅的事,一个字也不许提……”

等克尔恩离开了实验室,洛兰就跑去探望陶威尔教授的头颅了。

陶威尔的眼睛忧郁地望着她,嘴角上挂着苦笑。

“我可怜的人,可怜的人……”洛兰低声说,“不过,不久你就可以报仇了!”

头颅打了一个暗号,洛兰拧开了空气龙头。

“你还是把实验的结果跟我说说吧。”头颅无力地笑着,嘶哑地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陶威尔教授的头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