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联邦调查局——女特工》

第10章

作者:安普耳·史密斯

简把那叫作“重新安排”——然后中断然后再重新安排——或许要十几次,我继续忙着其他的案子,而每一次简说他的老板准备好了见我最终却都未能成行。有一次我如约去了位于“百威利·格朗”顶层的最高档的意大利餐厅,但是餐厅的侍者总管告诉我玛森小姐无法见我,但我可以作为她的客人到前面要一顿午餐。我要了一份价值二十一美元的海味色拉,当它送过来的时候,令我极端惊怖的是,一只角币大小的剥了皮的章鱼竟从那一堆混合的绿色色拉中缓慢的爬了出来,爬在盘子边缘,然后瘫成一团掉在桌布上。

“为了保证海味的绝对新鲜,厨师把它们放进色拉时是活的。”侍者解释道,“然后用橄榄油将它们杀死。”

第二天,我发现我的办公桌上空一条绳索末端中吊着一条橡皮章鱼。这个叫我讨厌的玩艺儿是他们中的哪一个——最可能是凯乐——跑到玩笑商店买来的。这些快乐的恶作剧者还复印了许多简娜·玛森的图片贴在我的墙上:“在马球场见我!”“在浴室里见我!”“路亚,孩子!”“给安娜——我最亲爱的朋友。”

按照简的说法,这次是“铁板钉钉”,从星期一起的一周内,我将在简娜·玛森在百威利·希尔斯的律师办公室中同她见面。这件事安排好以后,我得以投入全部的注意力与列斯进行深层的交流,他是玛丽娜制造公司新来的机械师。我确实很喜欢在那辆巴罗库塔上工作,要保证它的运转需要在面对唐吉河德式的挑战。尽管他不能解释为什么前灯线路要削短,但他告诉我的那件奇妙发明却将替代整个配线和灯泡装配线。它的成本大约三百美元、而我们将不得不等到有零钱给我们的时候。

我渐渐知道有些事情是在“牛棚”以外进行的。一件只需表示适度惊异的事情有可能演变成一次小的騒乱,比如有人在抽彩中赢了五十块钱。但是我一直在观注列斯,努力控制我的恼怒,忍受着他在早晨七点钟穿一件污秽的法兰绒衫衬,马尾辫子吊在背后,白色的纸咖啡杯套在他修长的变黑的手指上转圈,清香的水蒸气和他的口臭一同混合在空气中。

也许老列斯被汽车的毛病扰烦了,或者也许只不过是偶尔一次的宿醉,但是如果他有一把螺丝起子而不是份繁琐的工作,他也许就能够看到所有的道吉货车的前灯灯泡都会换成他的发明。你只需在自动收零的商店递出十美元就可以得到它。但是,正当我准备教育他时,在办公室那一端騒乱已经发生了,并且开始向我身上转移。就像在棒球场里的人浪一样,那边人们刚站起来,十五秒钟以内每个人都涌到我身边了。

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我们遭到攻击了。那些疯子们要设法通过安全门。但是,没有一个人去拿他们的武器,飞虎队也没有赶到。“继续。”我示意列斯。自己却绕过办公桌伸长了脖子去看,只看到一幅穿着白衬衫的人潮像海水一样拥向简娜·玛森的情景,而她本人正在朝我走来。

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她到这里来做什么。我激动得发狂似的只来得及把她的图片的复印件全部从墙上撕下来。大片大片的墙灰落下来飞进我的眼里,我把它们揉成一团扔进垃圾堆里,试图强迫自己马上变成一个尽心尽职的fbi特工。简娜·玛森正赶来看我。然后我意识到那条橡皮章鱼还挂在我办公桌的上空。

我瞟了一眼走廊的情景。我能看见玛格达·斯脱克曼光亮黝黑的头高高冒在众人之上,金耳环闪闪发亮。她自己像一块岩石一样立定身形,并巧妙地分散了她的当事人周围人流的力量,使玛森在她的庇护下跟随她一起移动,保证不受侵扰。同时,她保持了一种宽厚的表情,熟练地环顾房间四周以预期下一步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对她们发生。将近六尺的身高赋予了她这种能力,可以凌驾于许多人之上。

我计算出在他们接近我之前,我有十秒钟时间,所以抓起一把剪子又跳上一张椅子,但是随行的人流却突然向左拐了。我空着手跳下椅子,盯着他们的背影发呆。

稍停,芭芭娜·苏立文像个伊斯兰教托钵僧一样出现在我背后,一只手指使劲戳进我臂上的三角肌里。

“我得到她的亲笔签名了!”

她把一张公务用的便笺几乎伸到我的鼻子底下。一个仔细而清晰的签名写满了一整张纸。

简娜·玛森能把一张废纸变成一顶帐篷,她能仅仅是走进一个房间就改变这一天。这个女人有种魔力,甚至连我,一个无神论者,也感觉到遗弃、伤害和不适当,因为我没有在门的那一边。“简娜·玛森有何贵干?”我有些伤感地抱怨道。

“要么你知道要么你不知道。”芭芭娜叹着气,一面赶紧跑开。“我要给我芝加哥的姐姐打电话——他们肯定都不会相信的。”

她刚下了两个台阶,就停下,然后转身跑回来瞪着我,似乎突然间觉得很惊诧。

“你在这里干什么?”

“想把我的前灯修好。”我已经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列斯身上。

芭芭娜的眼睛已经瞪圆了,露出极度惊奇的表情:“为什么你现在不在高罗威的办公室里?”

“她是来找他的,不是我。”我露出的是一个生硬的笑容。

“你疯了吗?”她把我的手从桌上抓开,“到那边去。”

“芭芭娜,我不会介入别人的会晤——”

“你就坐在这儿等皇室的邀请?”嬉戏消失了,但她的眼睛因为同样的狂热依然明亮,这种情形在以往任何时候有人提到丢勒·卡特尔时都不会出现。

“很明显这件事已经被更高层接管了。”

芭芭娜很不愉快地拽着我的上臂:“走吧,你这个狗屎蠢蛋。”

她的反应似乎过分了。但是我说:“我去。”

她放开了我。手臂已经被她扭伤了。

“耶稣基督。”

我抬起档案和一听喝了一半的可乐,故作矜持地缓慢向高罗威紧闭的房门走去。一面举起那只没有弄伤的手把头发弄得蓬松些,偶而回头看看,发现芭芭娜·苏立文仍然在背后盯着我。她长我七岁,她的喜怒经常会突如其来,她也能变得严肃。我如果有这么一位大姐,不知道我今天会在哪儿,但是,一定不是这儿。

我期望文艾钻进屋的时候,高罗威亲切地说他正要传我来。

他应该告诉我自己要带椅子来的,因为这地方已经挤满了人。

简娜·玛森独自坐在花格纹的“黄油硬糖”沙发上。我的眼睛一旦放到她脸上就再也拿不开;自然、完美的脸型,放射出奇异的光芒就像她的马奈。她穿着一件桃红色的雪丝绸外衣,袖子很长,镶着花边的袖口已完全把手掩住了,荷叶边则铺到了膝盖处,一双行动不便的高跟沙滩凉鞋。

玛格达·斯脱克曼坐在她右边的扶手椅上,两位男律师,我得知,他们来自百威利·希尔斯律师行,只好蜷在两张不知是从哪里飞来的打字凳上歇脚,高罗威拖出来一张样式蠢笨的黑皮办公椅示意我坐下。这是属于富有男子气概的“执行官”级别的椅子,它的靠背比我的头还高。轴承已经松动,所以旋转难以控制。坐在上面我感觉自己就像那些稀奇古怪、皱缩了的君主,将要被离心力赶下台。

这会儿简娜和玛格达一直在私下里交谈。

“这真是令人震惊地滑稽。它决不会停下来,”玛格达说,“我不能相信它会不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我听说结局会是谁也讨不了好。”

“不。它完美极了。”

“我总是在哭。”简娜道,“为什么我要去演一出总是在哭的戏?”

“他在这幅照片里可爱极了。他是一个宠儿。他们是真正地在一起。”

“我们会乘同一架飞机回纽约。”简娜对她说:“难道这不漂亮吗?”

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礼貌地听着,但没有人搞得懂她们任何一句话。最后简娜·玛森才算对着旁的人问了句:

“能给一点‘埃万’水吗?”

“冰箱里有苏打水。”高罗威朝着我点点头。我举起了我的可乐罐。

“糖会使我的腰变粗的。”

“我们要普通水。”

“我的营养师会大发雷霆。”

高罗威看起来大费踌躇,两个律师开始摸电话。但斯脱克曼毫不退缩。

“水马上就来,杰伊。”

那低沉的喉音真让我感到一种压力,它似乎是像和她自己庞大坚实的身体的权威来一次竞赛。她今天穿了一件棕橄榄色的上衣,黄铜扣,袖口上镶着金边。在这件典雅的外衣下,套着一件办公室的制服(芭芭娜将会知道谁是设计者)。她的腿矮壮——农民的腿——她使膝盖露在外边,两个膝盖头紧紧挤在一起,棕色的长筒袜,配一双浅口无带皮鞋,皮鞋上带有一个cs的标记。橄榄色的镶皮挎包上的金链上同样有一个标记cs。

玛森有一点神经质的紧张,同时对斯脱克曼则若无其事地发号施令。她的行动果断而不慌乱。黑头发被压发收拢,些微的几根拂在她的面颊和蒙古人种的眼睛上。

“真的,我们马上就能找到水。”高罗威继续说道,声音从嗓音里格格地逼出。

“让水见鬼去吧,拿苏格兰威士忌来!”玛森爽快地叫起来,我们全笑了。

“你向我们的女fbi特工安娜·格蕾说哈罗了吗?”斯脱克曼提醒道。

电影明星双眼向我瞅过来,伸出了她的手,直接,富于技巧,使我来不及移动自己的位置,不要犯错误:我们聚集到这里来是为她个人的需要服务的。我从高罗威的椅子上站起来有点犹豫。我的手变得潮湿,有些发抖。

“关于你,我们曾听到许多有趣的传闻。”她带着微笑喃喃地说。

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我不能想象那到底是什么有趣的事,这些事又是谁告诉了她们中的哪些人。

“我们非常乐意让一位女人来处理这件案子。”斯脱克曼补充道。

“安娜在这里是因为她的优秀,而不是因为她是女人。”高罗威插口道。他把一支雪茄放进嘴里。“别担心。我不会在你们面前点燃它。”

“噢,男人和他们的傲慢。”玛森宣布说,“我曾对克拉克·戈培尔说,当你像猿猴一样被吊起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抽一支雪茄呢?”

“杰伊,不要说谎话。”

“女人用不着抽一支大雪茄或者拿一把枪来证明她们也能。”

两个律师偷着咯咯笑起来,好像他们以前从没听过这类的笑话一样。显然,高罗威也被逗乐了。

“不是我们不需要保护我们自己,这里还有另外一个故事,”玛森小姐继续道,“告诉我,安娜,你用过枪吗?”

“是的,夫人。”

“好。”她低声说,“你能保护我们不受这些律师的伤害!”

屋子一片不满之声。这时候门打开了,莫瑞恩,就是先前在私人沙滩上那个躶体莫瑞恩,拿着一大瓶“埃万”水走进办公室。

“坐在我旁边,甜心。”

简娜·玛森敛了敛衣服的折边,腾出一点空隙让莫瑞恩挤在她身边坐下去。莫瑞恩被介绍作“为我制作全套服装的天才少女,和亲爱的朋友”。

“我们见过。”我回应道,尽管从她漫不经心地表情上我怀疑莫瑞恩是否能想得起来是在何时何地。她很明显地,如他们所说,“在她自己的空间里”。今天她看起来更像是来自另一个空间的化身,带着用玳瑁梳子和扣紧的与众不同的桔红色头发,与那件古典式样的人造丝服装搭配的是一条琥珀项圈,一双跑鞋、一双短袜。

“我抱歉,从七楼到十一楼他们能找到的就这么多。”莫瑞恩从一个大的帆布肩包里取出一包整整五十个套在一块儿的塑料杯,拔下一个来,为简娜倒了一杯水。

玛格达·斯脱克曼现在开始打趣高罗威:“在我与局长的交谈中,他向我保证我们将受到你最庄重认真的关注。”

“你已经得到了。”高罗威说,“你是否介意我们把这些录在磁带上?”

“我希望如此,这样我们也许能留下一个记录。”

高罗威将一个松下微型录音机放在了咖啡桌上,然后按下了“on”键。

玛格达用肘轻轻敲了一下:“简娜?”

简娜·玛森站了起来,她的眼睛微微闪光,她的手十指交叉紧紧握在一起,就好像她正准备开始一场音乐会一样。

“这个男人,这个依贝哈特大夫,使我对止痛葯上了瘾。”

她现在动了,偶而转向我们,展示一下裙子的摆幅,调整一下她在这间屋子的空间里的位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fbi联邦调查局——女特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