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联邦调查局——女特工》

第02章

作者:安普耳·史密斯

在这间我们称之为“牛栅”的大房间里,有二十多张办公桌,成对地联在一起,我的桌子只是其中之一。顶灯发出柔和的黄色宝光。只有当朝向丢勒·卡特尔办公室的那扇门开着,并且你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从他朝南的窗户望出去,你才可以看到韦斯特伍德外面的世界。

但是从我坐的这方看过去,除了一方灰色的墙壁,却是什么也得不到,靠着墙壁有一个金属衣帽架,但此时,唯一挂在上面的是一件老式运动夹克,黑色标识牌l 写着几个字:班克·狄克的工作便衣。衣服的前摆上点缀着大概是好几代人传下来的什么奖章啊,建议啊,地图啊等等各式各样的东西.以及包括从绿墨水到真正的血渍一类的污迹.血渍来自于某次特别行动处的弗兰克,常和一个批发商之间龌龊的口角。

因为我成天都得对着它,所以一度我曾把这件“班克·狄克的工作便衣”看成是我的拍档,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手,是一个辛辣敏感的精灵,他知道我们的全部秘密和答案,但从不多言多语。究竟是谁从他的这种静默感受到更多的孤独?他还是我们?

我按照留言纸上的号码打了一个电话,听到话筒里传来拉丁语电视的嘈杂声,然后是一个老年妇女的声音:“bueno?”

“古特瑞丝夫人?我是fbi特别行动处的安娜·格蕾。”

那边立刻传过来一串急促的西班牙语。

“对不起。我不会说西班牙语。”

“不会?”惊讶,“没问题,我可以讲英语。对你堂妹的事,我很难过。”

我的直觉一向正确,就像这次在银行这样。现在我却觉得是不是某人在对我搞什么恶作剧。

“等等,夫人,可我并没有一个叫维奥莱塔·奥尔瓦尔多的堂妹。”

“但是,她谈起过你,你是在替美国政府做事的大堂姐。”

我脑袋里转着念头:什么叫作某人的“替美国政府做事的大堂姐。”

“我很抱歉。但是我从来没见过奥尔瓦尔多小姐。”

“没错的。现在,你的家人需要你的帮助。”

她既武断,又荒唐,让我差点笑了起来:“那不是我的家人!你瞧,我出生在加利福利亚的圣莫尼卡——”

“而你父亲的家族来自萨尔瓦多。”

我一下子感到不安了。多年来已没有人提到过我的父亲。他据说是来自中美洲,但我从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国家。自从很小的时候他抛弃我们以来,在我们家里他一直是个忌讳的话题。母亲和我与她的父亲住在一起,他是个警官。我是被新教徒和白人抚养长大的;你不可能和白种人有更深的关系,否则就会像我们的维京祖先那样满头卷发,可是碰巧我的头发又浓又密又黑,如同高加索人。那么拉丁美洲血统就可能是我的另一来源了。

更加冷淡:“你为什么找到我,古特瑞丝夫人?你想要什么?”

“不是为我,是为了维奥莱塔的孩子们。他们在这个国家里没人照顾。”

我心里的某个部分仍在顽固地认为这是一个骗局。我敷衍着他们的虚构看这场戏如何演下去:他们一定是先找一个死了的穷人,再找一个未曾谋面的亲戚(真正的或者虚拟的),接下去是敲一笔钱“照顾孩子们”。迟早会有人出于内疚寄上一笔款子的。我开始作一点笔录。说不定这会成为一条证据。

“是吗?”我一边写,“他们叫什么名字?”

“克里斯多巴和特瑞萨。”

“你跟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我们住在一幢房子里,因为我们都是从萨尔瓦多来的,所以关系很好。她做工的时候,我就帮她照看孩子。只不过她一死这里就没有人了。”

“她怎么死的?”

“在街上被枪杀的,是在离这儿两个街区的圣莫尼卡大街。死得很惨连手掌都被打飞了,他们把她抬进棺材的时候只好套上了白手套。”

“警察说什么了?”

“他们什么也不知道。”

话筒里一阵喘息和啜泣声,女人的音调变得急促起来,充满了渴望:“谁将照顾这两个孩子呢?”

职业反应来得最容易:“我会安排你同慈善机构联系——”

她打断了我:“维奥莱塔受雇的最后那位女士还欠她一笔钱,如果你能拿回那笔钱,我可以来照顾孩子们,直到他们找到一个……合适的家。”

她说“家”的时候,带有一种亲切的信服感,就像虔诚的人们谈到上帝一样,让我感到发窘。我的家是我外祖父的,生活中缺少上帝的关照,我自己仅仅在玛丽娜·德·瑞有一个带家具的卧房。还有我的1970年造普利茅斯巴罗库塔篷车。每周有六十、一百个小时呆在局里,中午一顿便餐,每天在泳池里游一个来回。工作如此紧张,你只能寄希望于升职。最直接的途径是作特别行动处的主管助理,甚至成为特别行动处的第一个女主管,拥有一间像戴文那样舒适的办公室。但是,因为我是一个女人,所以要求至少在五年期间你得恪尽职守,把每一部分工作都熟透,一丝一毫也不能放松;不许漫无头绪,不许出错,不许发胖。

我必须做到这些。“我还是希望你去找社会服务机构。”

“不,”这个陌生人顽固地坚持己见,“那样不对。这些孩子是你的血亲。”

“这恐怕有点荒谬。”

“维奥莱塔和你父亲来自同一个村庄。”

“什么村?”

“腊帕玛。”

“从未听说过。”

“她说这是个小地方。大概离圣萨尔瓦多有一百英里,有一个黑沙滩。”

在父亲遗留下来的零碎中,确实有一块瓷片一样的东西,就像是被海水洗磨过的玻璃那样闪亮:“当你父亲还是孩子的时候,他就是在那块黑沙滩上玩耍的。”

这让我有点震撼。

“古特瑞丝夫人——很抱歉,可我还得接另一个电话。祝你好运。”

我挂断电话,抬头凝视着“班克·狄克的工作便衣”,袖子是空的。我心里有种轻飘的感觉。

之后我意识这个不速之客已騒扰我很久了。芭芭娜·苏立文还有事找我哩,关于银行劫案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fbi联邦调查局——女特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