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侦探推理小说史话》

八、日本的女推理小说家与婚姻推理小说

作者:相关作品

90年代,据《朝日新闻》报道:一批女推理小说家成就卓著,给日本推理小说界带来了盛誉。仁木悦子、夏树静子与山村美纱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仁木悦子的经历尤其令人注目:1928年生于东京,原名大井三重子、她幼年无忧无虑,但四岁那年患结核性胸椎骨疽病,以致下肢瘫痪,半身不遂。七岁那年父亲去世,不久,母亲也亡故。疾病缠身的仁木悦子幸亏有哥哥大井羲光照顾,他每天教她读书。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16岁的仁木悦子由哥哥背着来到富山乡下居住。她只读到小学三年级,但却看了不少书,并从18岁起开始写作。她先练习写童话,发表在《儿童俱乐部》和《母亲之友》杂志上,她的30多篇童话小说还结集出版。后来她又成了“克里斯蒂小说迷”,并写出推理小说《猫知道》。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一对兄妹侦探,哥哥雄太郎是植物系大学生,妹妹悦子是音乐系学生,这对兄妹通过一只猎的经历,侦破了一起谋杀案。作品中渗入作者与她哥哥的影子,推理手法十分细腻,许多伏线埋在紧张的情节之中,把粗心的读者引人迷途,在作品中可见女作家的风格。

《猫知道》写于1957年,参加了江户川乱步侦探小说奖的评选。经过评委投票,《猫知道》在96篇征文作品中名列第一,并获第三届江户川乱步侦探小说奖。

由于评委都不认识作者,当仁木悦子由她哥哥大井羲光和亲友抬着参加颁奖仪式时,全场引起了轰动。人们意想不到,一个半身不遂、不能走动的女性竟有如此聪颖的智慧与坚韧的毅力,她赢得了热烈的掌声。在闪光灯中,第一次见到仁木悦子的江户川乱步亲自给她发奖、奖品是一人座“福尔摩斯座像”,还有五万日元的奖金。评委木木高太郎则发表了一一段讲话:“《呼啸山庄》在英国文学史上占有不朽的地位;女作家艾米莉·勃朗蒂病魔缠身,能写出这样的杰作。仁木悦子君也是有病在身,相信她也能写出与勃朗蒂媲美的好书。”29岁的仁术悦子激动得热泪盈眶,她是20多年来第一次离开家门。事后她回忆道:“我走进豪华的会场大厅,看见闪闪发光的水晶吊灯,以为自己走进了童话王国。”

仁木悦子获奖后,《猫知道》印数剧增。15万册一销而空,后来又拍成电影。丰厚的稿酬收入改善了仁木悦子艰难的处境,她住医院进行了5 次手术,终于能在家中行走,并坐着轮椅车上街观光。一位翻译家同她结了婚,婚后两人和谐美满。仁木悦子不仅成为丈夫的助手,而且又先后写出了7 部长篇推理小说,《林中小屋》(1959 年)、《杀人线路图》(1960年)、《有刺的树》(1961年)、《黑色缎带》(1962年)、《两张底片》(1964年)、《枯叶色的街》(1966年)、《冰冷的街道》(1973年)。有5 部小说仍以兄妹侦探为主角。《两张底片》则是以一对夫妇联手破案。《枯叶色的街》是个贫穷的青年与书店女职员被卷进凶案,成为破案主角。这些推理小说都得到了读者的好评。

《猫知道》被日本评论家誉为推理小说史上的“第二次浪潮”。在同一年,松本清张也发表了推理名篇《点与线》。这两部小说一扫日本侦探小说中阴森诡秘的文风,替而代之清新简朴的风格。仁木悦子以女性细腻的文笔,写出了社会推理小说,尽管她身患重疾、但她的小说却给人乐观健康的感受。她注重细节的挖掘,留给读者深刻的印象。。继仁木悦子之后,许多推理小说家都自觉地摆脱“变格派”的风格,推重社会推理小说的写实手法o从这一点上说,仁木悦子对日本推理小说的发展有着重要的贡献。

另一位女作家夏树静子1938年生于东京,原名出光静子,另有笔名五十岚静子。庆大英文系毕业。早在大学时就发表了推理小说。她的代表作是《住宅悲剧》、《变性者的隐私》、《罪犯的现场证明》、《案件的假象》、《蒸发》、《跑道灯》等。她的文风细腻深沉,以《蒸发》获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住宅悲剧》写一个大家庭中发生的惨案,人物众多,她却叙述有序,塑造人物栩栩如生,写人的心理活动维妙维肖。如《案件的假象》写一家公司经理带谷为了美女梓,设法打击梓的男友志岛;梓被迫委身于带谷,带谷的妻子摄子则用50万日元收买志岛,要他杀死梓。于是,一场凶杀案发生了,一个女人被杀,到底凶手是谁?案件变得扑朔迷离。另一篇《罪犯的现场证明》则写悠子有一天回娘家,父亲突然被打死,继母则失声痛哭。经侦察,发现继母美保子为了夺取财产,勾结以前的情人杀死了悠子之父。《变性者的隐私》写朝启铜业株式会社社长朝永敬三与情人立夏子暗中相恋日深,朝永敬三因怕此事暴露,与立夏子约定一起自杀。他们服了安眠葯,但立夏子醒来发现自己未死,朝永敬三却已昏死过去。她逃离主现场后,私自进行追查,果然发现一起离奇的变性案。这几部小说都可见夏树静子擅长杨写女人心态,无论是无辜者立夏子,还是作案者美保子,她们的心理活动读来如闻其声,如见其人。这种笔调非男性作家所能表达。

另一位女作家山村美纱也是擅长刻画女性心理的高手。她在《离婚旅行》中写正走红的女明星阿香周围有许多男性崇拜者,她的丈夫藤田因不堪忍受妻子的生活作风,两人商定离婚。在离婚前约定去旅行一次,结果在旅途上不断发生人命案。酷爱推理小说的理嘉决定当一个女侦探,随着一个又一个男人死去,阿香也陷入恐怖之中,令案情错综复杂。但理嘉通过分析推理,查找出凶手正是阿香本人。另一部推理小说《舞妓之死》,写小君、小雪、小菊三个舞妓通过考试,被选为广告模特儿.她们在拍摄现场,遇到女明星麻里,由此发生了几起凶杀案。刑警通过一只小猫,找到密室作案的秘密。原来麻里是个冷酷的女人,她为了出名与利益,不惜动了邪念,最终麻里良心发现,自尽于人间。山村美纱这一类小说题材大同小异,都是与影视生活有关,凶手大都是漂亮的女人。由于她站在女人的高度来描写女人,读来更觉生动。她的作品代表了日本女推理小说家的另一种风格:叙述节奏明快,文笔哀幽阴森,把美丽的外表与冷酷的心灵作了强烈鲜明的对照。山村美纱的作品很畅销,但在文学性上不如仁术悦子和夏树静子。

日本女推理小说家除上述三位,还有新章文子、户川昌子、井口泰子、藤本泉、栗本薰、南郎树未子等,至今仍活跃在日本文坛,时有新作与读者见面。

日本女作家的作品大都涉及女性的恋爱婚姻题材。在此,还要为读者介绍一位男性作家佐野洋,佐野洋是日本文坛以写恋爱婚姻为主的推理小说家。

1928年,也就是仁术悦子出生的这一年,东京诞生了一位叫丸山一郎的男婴,他就是日后在日本文坛独树一帜的著名现代作家佐野洋。

佐野洋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心理学科。他平时喜欢写作,不久当上了《读卖新闻》的记者。佐野洋在采访之余,开始发表小说,主要以婚姻为主题。恋爱婚姻是文学永恒的主题,但佐野洋运用推理小说的结构,形成了他独特的风格,并成为日本著名的推理小说家。

如果说松本清张、森村诚一擅长描写日本政界、财界的黑幕,那么佐野洋则剥开了爱情外衣下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实质。在佐野洋的笔下,夫妻同床异梦。情人居心叵测,为了金钱与地位可以弃旧迎新,可以口蜜腹剑,可以逢场作戏。更有甚者,表面上卿卿我我,暗地里巧布陷阱,置相爱的人于死地。一些敲诈勒索的恶棍,则靠刺探他人隐私或教唆他人犯罪而大发不义之财。

《不祥的旅馆》写西村与佳由子一对恶男女私通之后心生恶计,一个想害死自己的老婆大江房子,一个想谋杀情人的老婆、自己的表姐,但他们心怀鬼胎,互不告知。在愚人节那天,西村听到妻子暴死于热海的消息后,内心惊喜万分,而表面又装得悲痛不已。他与佳由子赶到现场,原以为妻子死于他投毒的巧克力,谁知大江房子因与人私通而怀孕,是殉情自杀的。这个结果大出西村的意料,也令读者感到意外。更令人意外的是,故事的结局是西村用了房子的牙膏中毒而死,佳由子则吃了西村的巧克力而亡。这个结局除了说明害人者害己外,还深刻揭示了日本社会家庭婚姻关系的黑暗与卑鄙。

这篇小说在刻画人物心理活动时,尤其维妙维肖。西村在获悉妻子大江房子暴死后,偷偷打电话给情人佳由子,他压抑住心中的激动,佳由子则色胆包天,喜形于色。两个作恶者的不同心态,以及男女之间不同的思想活动,都恰如其分。佐野洋在大学时代是专攻心理学的,因此他的小说描写人物的心理活动更有独到的功夫。

在另一篇《不贞调查》中,露木听说妻子学校的中学教师浦上淳介服安眠葯死去,他听信学校社会科负责人小保内的流言,怀疑漂亮的妻子多津子对自己不贞。露木不敢直接问多津子,又对多津子的不贞产生怀疑,这种心态也充分揭示了日本社会家庭关系的脆弱,以及男人自卑的心理。再如《别了,可恶的人》,作者并没有写凶杀案件,而是写为地位而娶妻的饭野,利用妻子喜欢读侦探小说这一特点,编造了一个杀人的谎言。结果,让妻子陷人自己恐怖的推理之中,终于让妻子主动与他离婚。这个故事的发展,完全依靠饭野妻子的心理活动,以自我推理走向婚姻破裂。这是心理描写手法在推理小说中的可贵尝试。

佐野洋的婚姻推理小说又成为悬念小说。在他的笔下,故事发生的开头都是平平常常,如同我们生活中遇到的琐事。但读下去却产生疑点,形成了悬念。佐野洋把读者引入他精心设计的思路之中,然后再让读者大吃一惊。比如《离婚争战》写春彦娶了很有地位的妻子夏子,但他一直不满意,偷偷与真弓幽会。一天,他巧遇当年的同学是安,把对方当作知心朋友,在是安的教唆下敲诈妻子。夏子在丈夫见死不救的情况下,与春彦分手。但结局却大出意外,一是夏子接受了是安的追求,二是春彦喜欢的真弓原来是妓女;这种悬念的设置,大大加强了作品的可读性与趣味性,同时也揭示了日本社会人际关系的复杂与欺诈。再如《君影草之谜》写一对乡下来的青年男女,为了获得一笔财产,男的去杀人,女的去嫁人,然后他们设计了圈套,最后富贵回乡。这种出人意外的安排,正显示了佐野洋是个关心社会问题的作家。他把社会各种现象加以归纳、总结,然后集中地表现在一篇作品中。因此,佐野洋虽然写的是极普通的婚姻题材,但作品的社会性却很强烈,给予读者的启示也十分深刻。

通过以上几篇小说的分析,可见佐野洋的婚姻推理小说具备几个特点:一是心理描写手法十分成功。他指出人们行为的动机是事物发展的必然结果。这种结局当然符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客观规律,并通过人物命运的结局,指出“害人者必害己”、“玩火者自焚”。书中主人数西村、佳由子、小保内、圭子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饭野、是安虽然得逞,但他们卑鄙的行径引起了读者的憎恨;二是通过婚姻问题,写出了社会问题。深刻反映日本经济高度发展的同时。人们的精神生活受到金钱的诱惑,每个凶杀事件都是日本现实对婚姻的投影。

从仁木悦子、夏树静子。山村美纱到佐野洋,终于形成了日本爱情题材的推理小说风格。这类作品至今畅销不衰,并引起了日本人对婚姻问题的反思,这是非常可贵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界侦探推理小说史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