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侦探推理小说史话》

九、反暴力推理与青春派推理的崛起

作者:相关作品

日本的社会派推理小说经过松本清张、森村诚一、夏树静子、佐野洋等人的努力,终于形成一股强大的文学力量。其中还有几位作家也应引起读者的注目,如高木彬光、西村京太郎和五木宽之三位、在日本推理小说史上都有卓著的成就。

高木彬光本名诚一,1920年生于日本青森市。毕业于东京大学。他于1948年发表处女作《刺青杀人事件》,小说构思新颖,手法独特,一炮打响后走上专业作家道路。1961年发表了代表作《破戒裁判》,这部作品借用日本著名作家岛崎藤村的名著《破戒》,通过“破戒”的题名,开拓了推理小说在法律题材上的新领域。小说塑造了一个有正义感的律师,歌颂了人道主义精神。另一部小说《能面杀人案件》获日本推理作家俱乐部奖。高木彬光一共写了60多部推理小说,如《成吉思汗之谜》、《诱拐》、《人蚁》、《白昼的死角》、《检察官雾岛三郎》、《零的蜜月》、《告密者》、《来去无踪的女人》、《女人的烈焰》、《鬼面谋杀案》、《都市之狼》、《女富翁的遗产》等。小说的题材涉及日本各个领域,尤其致力于法律题材的创作。除《破戒裁判》之外,检察官雾岛三郎也是高木彬光精心塑造的一个正面形象。《检察官雾岛三郎》讲一个名叫本间春江的女子在某高级公寓被绞死,年轻的雾岛三郎奉命审理,该案的嫌疑犯恰恰是雾岛三郎热恋的女友之父龙田律师,雾岛三郎决心不殉私情。他在审理过程中,又陷入上至政府大臣的压力,下到黑社会流氓的威胁。小说发表后被拍成电视剧,引起轰动。另一部《零的蜜月》写尾形悦子与家本义宏在新婚之夜,义宏接到一个电话,他出去之后被害。检察官雾岛三郎奉命调查,终于发现义宏经济上的疑点,从而侦破了一起敲诈案,并从敲诈案中找到了躲在幕后的真凶。从这几部小说。可见高木彬光作品中的艺术特色。

一、富有敏锐的观察力,运用侦探题材,深刻揭示社会的黑暗面,从侧面反映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罪犯披着华丽的外衣,或是居于高位的大臣,或是一掷千金的富商,他们为了金钱、地位、情慾,勾心斗角,互相残杀。对这种残酷的现实,高木彬光给予了无情的揭露和有力的批判。

二、在法律领域中,塑造了检察官、律师、法医、警官的鲜明形象,他们甘于与上层斗争,不殉私情,以正克邪。

三、叙述细腻生动,作品有很强的逻辑性,文笔活泼,结构严密。因而,他的作品受到广大侦探小说爱好者的欢迎,决不是偶然的。

另一位推理小说家西村京太郎,原名矢岛喜八郎。1930年生于东京。毕业于都立电机工业高校。他曾干过许多工作,如卡车司机、私人侦探、保安员、保险公司职员,做了10年人事工作。1957年发表处女作《天使的伤痕》而步入文坛。其代表作有《恐怖的星期五》、《雷曼湖谍影》、《危险的拨号盘》、《疯狂之恋》、《蓝色列车上的谋杀案》、《约会中的阴谋》。西村京太郎的作品以铁路为主要题材,情节波澜起伏,悬念层出不穷。他善于从平常的生活中挖掘重大题材,大大开拓了推理小说展示的舞台。文笔相当流畅.塑造人物也各有鲜明的个性。缺点是作者过分追求离奇的情节,破案有些不可信。他笔下也无固定的侦探,奉命侦破的警官,是在无意中涉足凶杀现场,于是成了主角。

还有一位作家是五木宽之,原名松延宽之。1932年生于日本福冈县。他曾随父母迁居朝鲜。1947年,15岁的五木宽之返回日本九州,毕业于东京早稻田大学俄语系。他青年时代受果戈理、普希金、高尔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影响,因喜爱读书而走上文学创作道路。他写了不少纯文学作品,如《再见吧,莫斯科的阿飞》、《看,那灰色的马》,分别获得第6 届小说现代影人奖和第56届直本奖。他的随笔也受到好评。1972年出版了《五木宽之作品集》,成为日本当代大众文学的代表作家。

五木宽之也擅长写推理小说,如《深夜,美术馆》、《逝去的梦》、《天使的坟墓》等。《深夜,美术馆》写年轻貌美的志津江因新婚丈夫被害,她出入酒吧当女招待;她为何破罐破摔,令人怀疑,于是引出一个侦探故事。《逝去的梦》通过40年前失踪的一件世界名作,揭露了国际法西斯主义分子的亡灵死灰复燃。五木宽之通过案件的假象,挖掘出更深刻的社会原因,因此他的小说别具一格。

此外,三好彻,斋藤荣、清水一行、大谷羊太郎、石泽英太郎都是日本文坛上很活跃的推理小说家,他们的作品拥有大量的读者。

70年代。日本社会派推理小说出现两种流派:一派是胜日梓、西村寿行、大薮春彦开创的以复仇题材为主的反暴力侦探小说;另一派则是赤川次郎开创的青春派幽默推理小说。

胜目梓是日本硬派推理小说的旗手。他1932年生于东京。先以纯文学小说闻名于世。1967年与1969年来后获芥川奖。直木奖候选人,并获小说现代新人奖。70年代从事推理小说创作,代表作为《遭劫女》、《泣血的蔷薇》、《隐情逐探》。作品受美国通俗作家西德尼·谢尔顿影响颇深,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受暴力集团迫害的小人物奋起反抗,走上报仇雪恨的道路,成为硬派侦探,与他联手的是受尽侮辱的女子。小说的背景是上层社会与黑社会的勾结,由于主人公处于双重压力之下,他们的“以牙还牙”更令人同情。在塑造人物方面,胜目梓笔下的侦探显示了他们勇敢无畏的个性,同时透溢出悲凉的色调。

在塑造反暴力侦探形象上,西村寿行是位多产作家。他1935年生于香川县。早年家境贫困,以巨大的毅力闯入文坛。1969年以小说《大鷲》获日本大众读物新人奖。1973年发表以漱户内海污染为题材的《漱户内海杀人海流》推理小说,引起社会注目,从此成为日本当代首屈一指的畅销书作家。西村寿行的成名作《追捕》拍成电影后,使他成为世界注目的日本作家。他写了100多部侦探推理小说,主要有《死尸海峡》、《血火大地》、《凌虐》、《恐怖黑chún》、《失踪的女人》、《化石的荒野》、《黑慾》、《诈骗圈套》、《迷茫的梦》、《白骨树林》、《魔界》、《越过愤怒的河流》(即是《追捕》)、《荡魂》等。小说节奏快,语言流畅,展示了一幅幅触目惊心的场景:强姦、暗杀、仇恨、暴力交织在一起,心灵的变态与生理的变态使人变成了兽,于是一个被认为凶手的善良者走上复仇的道路。从而揭开了社会的黑幕。

与西村寿行齐名的大薮春彦,1935年生于汉城。肄业于东京早稻田大学。他于1958年发表小说《野兽该死》。受江户川乱步赏识,后在早稻田大学任射击教练,写出了推理小说《苏醒的金狼》、《野兽城市》、《走向疯狂的复仇者》、《破坏指令第一号》、《野情》、《凶暴》、《以牙还牙》等。单看这些书名,就知道大薮春彦的推理小说以反暴力为题材,他把凶犯的暴行视为兽行,与之斗争的侦探,则表示了人性。其小说情节复杂,环环相扣,他的作品与西村寿行一样在战后的日本十分畅销,总印数已超过2000万册。还有一位作家黑岩重吾,其作品也以黑社会犯罪分子作案为题材,如《糜乱》、《断崖落魂》、《象牙之穴》等。

以西村寿行为首的反暴力侦探小说,故事性强,写法硬朗,以触目惊心的现实来揭示日本社会的黑暗是有一定进步意义的。但他们作品的弱点是:过分渲染暴力与色情,个别作品格调比较低下。在写法上也陷入套路,不少故事开场是亲人被强姦,惨不忍睹的场面激起小人物奋起复仇。作品的血腥味也引起一些评论家的反感。尽管西村寿行的作品风靡一时,但他在日本文坛的影响,远不如松本清张、森村诚一大,在日本文学史上几乎无立足之地。

在80年代的日本文坛,终于冒出一颗新星,他就是开创日本青春派幽默推理小说的作家赤川次郎。赤川次郎1948年生于日本九州。他父亲在东京电影公司工作。他从小喜欢古典音乐与漫画,功课并不出众。高中毕业后来考取大学,到一家机械学会当校对,工作并不紧张,有大量的时间读书。赤川次郎便迷上了侦探小说,柯南道尔成了他文学上的启蒙老师。他28岁发表《幽灵列车》获日本新人奖。于是一发不可收,接连写出了《三色猫福尔摩斯》、《三姐妹侦探团》、《华丽的侦探们》、《“灰姑娘”的殉情案》、《失踪的少女》、《少女星泉奇遇》、《阳光下的阴影》、《神秘的诱惑》、《慾海凶魔》……从80年代起,他每年出版15本侦探小说。到90年代初,赤川次郎已经出版了100本侦探推理小说,几乎每一本都是畅销书。在日本评出的28本畅销书中,赤川次郎的作品就占了8部,1985年他又以9 部畅销书登上日本最畅销书作家的宝座。日本《朝日周刊》撰文评论:“在今天的日本,谁不看赤川次郎的书,他就不知道什么是现代生活。”

赤川次郎成为日本当代最畅销书冠军之后,他的稿酬也列日本作家第一。1985年起,他每年稿酬为10亿日元,付去版税,每年净收入合1000万港币。以日本作家稿酬而言,西村寿行居赤川次郎之后,松本清张排行第四。这个社会现实,促使我们去研究赤川次郎的作品为何有如此魅力。

首先,赤川次郎开创的青春派推理小说,迎合广大日本青年的喜爱。他的小说是为青年人写的,站在青年人的视角来观察社会,对社会犯罪现象进行反思。在揭露社会黑暗的同时,总是给人一种蓬勃向上的力量,并寄托了青年人的理想与追求。

其次,小说构思新颖,文笔幽默俏皮,在惊险的情节中穿插许多笑料,令人目瞪口呆之际又笑口常开,符合现代社会人们阅读的心理。对于看惯了恐怖题材而又想换胃口的读者来说,赤川次郎的作品正好有这个长处:轻松、有趣,有浪漫主义的情调。

第三,节奏感强,文风简洁明快,从不拖泥带水,与现代社会的节奏合拍。在他的小说中,没有过多的写景描写,却融入了蒙太奇的电影表现手法:以轻快的文笔拉开故事序幕,用动作性描写扣人正题,不过分渲染暴力,对罪犯进行讽刺与作弄,给作品带上明快的喜剧色彩和幽默的韵味。

由于这三个原因,使赤川次郎至今立于不败之地,成为日本当代最有名气的大众文学作家。但如果我们把赤川次郎的作品与松本清张、森村诚一的作品相比,作品在揭示社会深度与文学艺术的表现力上,赤川次郎略逊于松本清张和森村诚一。他作品的欠缺处是写得比较肤浅,构思也不够严密。但80年代的读者与六七十年代读者的趣味大不一样。赤川次郎领导的青春派幽默推理小说在今天的读者中胜过他的前辈,成为日本文坛最耀眼的新星,这是不容置疑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界侦探推理小说史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