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云观》

第17章

作者:高罗佩

他们三人抬着昏迷不醒的白玫瑰进了丁香小姐的房间,丁香小姐惊讶地望着担架上形容可怖的白玫瑰,她急忙收拾房间让白玫瑰躺在自己的床上。

狄公道:“丁香小姐,赶快将火盆烧上,白玫瑰被观中歹徒捆缚在阎罗十殿内,又阴又冷,身子又受了伤,,流着血,险些丧了性命。你需细心将她服侍,洗净了她身上的油漆后再调理胸脯上的创口。我此刻就去取些金创油膏来。”

狄公转脸对陶甘、宗黎说:“你们俩在丁香小姐房间外看觑动静,并把康翼德去叫来,倘使摩摩露面,就当场将他拿获,千万不可放过了他。”

两人领命出了房门,陶甘去叫康公子,宗黎躲在隅角暗中察观着周围动静。狄公自上楼去自己房间取葯。

狄公回房取了葯并一件长袍回到丁香小姐房间外的走廊。陶甘禀告道:“老爷,康公子不在自己房里,那匹黑熊也不在那里。”

狄公道:“你去包太太房间将她带来这里!对,先将这长袍穿了,小心受凉。”

宗黎忍不住问道:“老爷,歹徒究竟是谁?”

狄公道:“少刻你便会知道。”

陶甘很快便折了回来,说道:“老爷,包太太房门锁着,我弄开了门,房里并役有人,只见白玫瑰一包衣服,包太太自己的行李却不见了。两张床看上去没有人睡过。”

狄公没有说话,他反剪了双手在走廊上来回踱步。

不一晌,丁香小姐开了房门招呼他们进房去。白玫瑰躺在床上,仍然昏迷未醒。身上的油漆已洗干净,胸脯处已用一块白纱布包扎了。

狄公从衣袖中取出一个小木盒和一个细颈兰花瓷瓶。

“丁香小姐,将此木盒里的金创油膏涂抹在白玫瑰的创口,不消三日创口便能愈合,很是灵验的。”

丁香小姐禀道:“老爷,白玫瑰身上并无歹徒施暴的痕迹,只是前额磕破了一点头皮。胸脯上刺破的那创口似乎也不很深。”

丁香小姐将金创油膏在白玫瑰胸脯上抹了,又重新包扎了起来。

狄公从那细颈兰花瓷瓶里洒出一点白色粉末,轻轻喷入白玫瑰的鼻孔。白玫瑰打了几个喷嚏,呻吟了几声,渐渐苏醒过来。

狄公道:“白玫瑰,你不用害怕,我是本县的县令,来这观中捉拿害人的歹徒恶棍的。你此刻已平安无事了,过一会儿便可以好好地睡一觉。”

狄公示意宗黎上前与她说话。

宗黎靠近床边蹲下,轻轻唤着她的名字。白玫瑰张开了美丽的大眼睛,她终于明白她得救了。

“这来怎么一回事?莫不是我做了一场恶梦?”

宗黎道:“以前的事全过去了,白玫瑰,你得救了。是狄老爷救了你的性命。”

白玫瑰看了狄公一眼,脸上露出感激的笑容。

狄公道:“白玫瑰,你就将这恶梦中事细细告诉我吧!我将拿获戕害你的真凶,为你报仇。告诉我是谁将你弄到阎罗十殿里去的。”

白玫瑰长叹一声,眼中闪出泪花。慢慢说道:“我哥哥装扮成一个女伶人,跟踪我到了这朝云观。他来这里是为了劝我回长安,我父母亲反对我出家当道姑,心都急碎了。我心里也委实拿不定主意,只感到进退两难。包太太又逼得我紧。演戏后,哥哥约我偷偷去他房中商计,我换过他的白衣裙,刚上到东楼走廊,便遇上了你们。”

狄公笑道:“对,这以前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在走廊里逃脱我们之后又怎样?”

我正拐过走廊的隐角,恰巧被包太太撞上。她见我脸色慌张,鬼鬼祟祟,很是疑心,一把将我拖进了房间。进了房她又问我意向如何。我心里对当道姑之事起了动摇,我明白告诉了包太太我的意思。我还未拿下主意,并说我还想与欧阳小姐商计商计。

“包太太听了,顿时大发雷霆,说我忘恩负义,说我欺亵渎教门,又大骂伶人卑贱、下流,都是娼妓。当时我心里很不好受,我从没见过包太太发如此大的脾气。包太太转而又说,肯不肯当道姑当然得由我本人拿定最后主意,她说她去请示真智真人。过了一会她回房来对我说,真智要见我。”

“包太太领着我曲曲折折,上上下下走了不知多少路,来到一间小小的房间。包太太递过一包袱,要我换上道袍,戴了黄冠,她说要见真智真人必须得如此装束。我明白了她是意图强迫我当道姑。我拒绝了她的要求,包太太又变了脸,怒气冲冲上前一把将我揪住撕剥了我的衣裙,将我推到隔壁一间房间。”

“我张开眼睛一看,见是一间陈设十分豪华高雅的卧室。靠后墙一张乌木大床,床上黄罗帐半张着,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美人儿,让我来给你系黄冠吧。’我害怕极了,我明白了我已经落入了歹徒的圈套,堕入了可怕的陷阱。我拔腿便逃,还未跑到房门口,包太太一把又将我抓住,她用绳索反缚了我双手,揪起我的头发便往床上拖。我死命用脚乱蹬,一面高声呼救。黄罗帐里又说话了:‘放开她,我要好好劝劝她。’我破口大骂,包太太将我强按在床前的地上,然后退到半边。床里传出一声可怖的怪笑,令我毛发森然。‘这么白嫩的皮肤哪里经得抽打?让她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再不听话我可要不高兴了。’我还未明白这‘休息’是什么意思,包太太突然上前朝我太阳星上就是一拳,我两眼一黑,只觉头重脚轻,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过来时,周身己动弹不得,五六道铁链将我密密匝住,全身又涂抹了油漆,嘴里塞了棉花。一个青面獠牙的夜叉正将一柄利戟指着我的胸口。我昏沉沉以为到了阴曹地府,周围全是牛头马面,阴司鬼卒。但觉鼻息微微似乎还在人世间。慢慢我看清了那执戟的夜叉原来是木雕的,根本不会动。”

“这时我听到身边匆匆走过几个人,一个还提着灯笼。待要叫喊,只是发不出声。我绝望了,我只得独自流泪”。

宗黎听到此,盈眶的热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落到白玫瑰的手上,白玫瑰长长吁了一口气,深情地看了宗黎一眼,声音颤抖地又继续说道:“既然有人走过去,总还会走回来。我为了引起你们的注意拚命挣扎,夜叉的长戟刺入了我的肉里,鲜血渗了出来,染红了涂抹在身上的白漆。这给了我勇气,我想倘使你们看见我的胸脯在流血,总不至于还以为我是一尊木头雕像吧!”

“过了好一会,又见一个人走了回来,但他却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便匆匆走远了,我很是伤心。但我有了勇气,有了希望,我再耐心等着。后来,果然你们又来了,救下了我……”

狄公道:“我问你,白玫瑰,你可知道包太太将你引去的是哪一个房间?一路行走又经过些什么地方?”

白玫瑰皱了皱眉头,思索了半晌,摇了摇头,“我委实想不起来了。”

“我再问你,你能否辨认出黄罗帐里那男子的声音?是不是真智?”

白玫瑰又摇了摇头。

“这邪恶的声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但只不象我见过的人的声音。很是陌失,也不是真智真人的。我的耳朵很好,你们第一次穿过阎罗十殿时,我便听出了宗公子的声音。”

她说着,羞怩地浅浅一笑。

狄公道:“正是宗公子的话启迪了我。否则我万万想不到你会关在那个可怕的地方!这帮歹徒也委实太狠毒了。”

白玫瑰无限深情地又望了宗黎一眼,两颊泛出微微的红晕。

“多谢宗公子救命之恩……”

有人敲门。丁香小姐开了房门,康公子走了进来,他已是男子装扮。

丁香小姐大惊:“你是谁?!欧阳……”

康公子微微一笑,道:“我刚牵着我的熊到外面去溜了一圈,这房间里乱哄哄却是为何?”

狄公道:“康公子来得正好,我先走一步了,这里发生之事,丁香小姐自会详细告诉你的。”

狄公与陶甘出了丁香小姐的房间。

丁香小姐不由娇声嗔道,“原来你是男子,哄骗了我这许多时间。”

康公子一把将丁香小姐搂入怀中,丁香小姐羞红了脸,用力将康公子推开。“看看你妹子去!”

康公子见床上果然躺着白玫瑰,宗黎则静静地守在床前,一言不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朝云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