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云观》

第18章

作者:高罗佩

狄公对陶甘道:“真正的罪犯至今尚未见着影踪,我却先已将两对有情人撮合在一起了。我们得赶紧拟出一个逮住摩摩的计策。”

陶首道:“摩摩不仅在与我们捉迷藏,似乎本领还高出我们一筹,我疑心他随处都在跟踪着我们。”

狄公道:“此刻总算弄明白了,摩摩在仓库里搬挪的原来是阎罗十殿的一尊断了胳膊的木雕像,而我们却找到了真正横遭他荼毒的白玫瑰。如今我更深信东楼窗户里看见的那奇怪景象是真实不虚的。唯一不知的是那房间究竟在何处。确切地说在东南塔楼的哪一部分。摩摩与真智串通一气,以包太太穿针引线,拐骗白玫瑰。当包太太闻知白玫瑰起了反悔之意,动摇了出家的决心,他们便加紧了罪恶阴谋的步子。他们知道我天一亮便会离去,故大胆无所畏忌。我这一走,宗黎和康公子虽有心搭救白玫瑰,终也弱不敌强,保不定自己还有生命之虞。演戏时摩摩的剑如此对付‘欧阳小姐’,正是有意恐吓他、警告他。而他们一旦知道了‘欧阳小姐’即是白玫瑰的亲兄弟必会将他杀害无疑,到那时,白玫瑰一个弱女子只能乖乖就范,任他们凌辱蹂躏,最后如去年那三个女子一样被残忍杀害,甚至毁尸灭迹,再去荼毒别的女子。”

陶甘缄默不语,一味用手指拈着腮颊上那三根长毛。

狄公又说:“要不然,我们此刻就去找孙天师。讨他玉旨,将观中所有道众、提点、执事、杂役集中在大殿内,由康公子和宗黎两人一辨认。这样或许能将纷作道士的摩摩当众揪出来。”

陶甘犹豫道:“只恐怕老爷玉旨未领到,摩摩已逃之夭夭了。此刻天慾拂晓,暴雨已过。且这朝云观门户错杂。殿宇深邃,他只身一藏,你又如何能找到?譬如说他就藏身在他搬挪独臂女子雕像的房间,你便束手无策了。”

狄公点头频频,叹息再三。

陶甘又说:“只恨我们手头没有一纸朝云观的简图,否则,我们至少可以大体上猜出包太太带白玫瑰去了哪里。”

“朝云观简图?孙天师倒给我看过一幅,是他自己徒手描画的。只可惜是大略的殿堂、楼阁、庭院的图示。对,我记起了,他那简图上还画着一个令人注目的阴阳太极图符。”

狄公忽然想到了什么,扬开了眉头说道:“陶甘,我要到孙天师的紫微阁去一次,你就在大殿上的楼梯口等我。”

狄公一口气跑上紫微阁,敲了敲门,没有答应。他用力一推,门没有上锁,他走了进去。外间书房半明半暗,蜡烛就要燃尽。狄公又敲了敲里间卧室的门,仍是没有人答应,他用力一推,却是锁死的。

狄公回转身来走到那画有朝云观简图的条幅前,细细地看着那个阴阳太极图符,思索了半晌。他终于想起来了!

他赶快出了紫微阁,下到大殿楼上,却不见陶甘,便只得自己擎着一盏灯笼向仓库走去。

仓库的门半开着,狄公高擎灯笼走了进去。仓库里与适才他来时并没有什么变动。隅角那幢大柜橱的两扇门敞开着,他走近柜橱,用灯笼照着柜橱后壁上那两条金龙的图案。一两条金龙之间的阴阳太极图符果然是黑白横向界分的!

狄公发现这图符的两半圈中亦各有一小圆圈,即孙天师说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狄公见那两个小圆圈原来是穿过后壁的两个小孔。他用手指敲了敲那图符,原来是一个铁制圆盘。——圆盘与周围的木板之间有一道细细的缝隙。

狄公恍若有悟,忙从发髻上拔出两枚银针,分别插入那两个小圆孔,将圆盘向左转拨,圆盘纹丝不动。他又向右转拨,圆盘竟被转动了。他一连转了九圈,柜橱的后壁向左边移开了一条缝。他轻轻将后壁向左用力一推,露出一个两尺多宽的狭窄通道。果然是一扇秘密的门,门里无疑是一间密室。

狄公轻轻蜇入,右折没几步便见一扇小门。小门开着,里面挂着一盏满是灰尘的油灯。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宽胸阔肩的汉子正在用一块温布擦拭着靠墙的一张竹榻。地上满是鲜血,血泊里扔着一把大厨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朝云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