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云观》

第19章

作者:高罗佩

那大汉转过身来,见狄公站在门口,姦笑着说道:“你是独自一个来的这里?你先坐下,与我说说你是如何发现这密室的。这竹榻我刚擦过,不过当心地上的血。”

狄公见房间隅角果然有一尊与生人模样相仿佛的女子雕像,雕像的油漆都剥落了,左肩下是一段被虫蛀坏了的参差不齐的烂木头。这密室里除了那张竹榻外并无一件家俱。前面墙上有一圆形窗孔,算作通风的气窗。

“我早疑心这墙角里有一间密室,原来它是朝着东面高墙砌造的,故不为人注意。”

狄公叹了口气说道。“苍天有眼,让我识破你的机关,昨天夜里我刚到观中,道经对面东楼的走廊时,风雨大作,一扇窗槅被狂风吹开了。我在关窗的那一瞬间看见你正在这里搬挪那女子雕像。我当时以为是一个兵士在凌辱一个女子,原来我错将你一头整齐的白发认作是银白的头盔了。”

“哈哈。”孙天师大声笑道,“有趣,有趣,我的白发竟同一顶银白的头盔。如此说来,你来这里是与我商量我的事?”

狄公淡淡说:“正由于误认了头盔,我整整一宵在搜寻摩摩。因为他昨夜演戏时戴的正是一顶银白的头盔。孙天师,我怎不见这密室的南墙有一扇窗?”

“有,有一扇特制的窗。只因窗板被涂成同外墙一样的灰色,并刻画了砖纹,故关闭时不易分辨。昨夜风雨交加,我曾大意打开过那扇窗,当我听见对面东楼有一窗槅被大风吹开时,我赶紧又将这扇窗关合了。仁杰老弟莫非正在那一瞬间发现了这个秘密?”

孙天师说着,站起用手在墙角的一块砖缝上一拨弄,果然南墙上豁开了一扇窗,微微晨曦透进了这密室。

孙天师苍白的脸上异常平静。

“孙天师,你在与我解释那阴阳太极图符时更大意了。你坚持说阴阳两半总是竖向界分的,而我却记得某处见着过这图符的阴阳两半是横向界分的,原来正是在这仓库里大柜橱的后壁上!倘使你当时说明阴阳两半竖向、横向都可以界分,我绝不会疑心大柜橱后壁上的阴阳太极图符会是这密室的圆盘秘锁。”

“仁杰,你的本领果然不小,胆大心细,眼光敏锐,你能从玉镜的最后一幅猫图中推出真智杀人害命的阴谋,当时我们都忽视了这一点。早知如此,就明说是玉镜早上画的猫也不会露破绽,这不能不说也是一次大意。真智是个地道的小人,一个猥獕的俗夫。他眼中只见银子,专一拜那赵公元帅,一个出家的人还如此贪财。一次他利令智昏竟敢将九转丹炉内的黄白之物窃走了,要不是我出面替他遮盖,玉镜一旦勘出不仅会将他革出教门,还要解县坐牢。从此真智便乖乖听我吩咐办事。玉镜死后我向洞玄国师举荐了他任这里的住持真人。

(猥獕:读作‘伟崔’,丑陋而俗气。注)

“真智这两天确是慌乱了手脚,宗黎那个rǔ臭未干的秀才又含沙射影地做诗暗示玉镜之死可疑。他已觉察到一个古怪的道士的飘忽无定的影子老是困扰着他。真智说他那张丑陋的脸面似曾相识,只是记不确实了。如今看来,那道士不正就是你孜孜搜寻的摩摩么?昨夜你进观之前,我曾将他叫到紫微阁里好言安慰了一番,然而他竟荒谬地想要将你谋害,结果当然事情更糟,空折了一条老命。”

狄公沉默了半晌,才慢慢说道:“真智害怕摩摩是有原因的。摩摩是他的艺名,他本姓刘,便是去年不明不白死在这观里的那刘小姐的兄弟。他闻知他妹子屈死于朝云观,曾装扮作云游道人来此察访过,后又加入关赖子戏班混来观里寻觅真凶。他武艺高强,一旦探查出真相,便会以血偿血,为他妹子雪冤复仇。故真智见了他心中发慌,坐卧不宁。”

孙天师笑道:“如今真智已死,我们何不就此将所有罪孽往他头上一推了事。便是那摩摩也可以心满意足了。真智不自量力,大难临头,竟还别出心裁意图在你面前告发我。他以为如此一来,他便可逃脱了干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狄公正色道:“真智并非自杀,也并非失足坠落,而是被你推下平台的!”

孙天师呵呵笑道:“仁杰老弟判断得不差,连我当时几乎也相信了他是自杀的。事实上他完全应该自杀。”

孙天师兴致极高,侃侃而谈,仿佛在与欢公闲聊家常,论辩道法。

狄公严峻着脸又问:“除了真智和包太太,你还有什么帮手?”

“没有了。按常情推来,帮手愈多反会坏事。”孙天师的脸上挂起了一丝姦笑。

“我若没有猪错,你在这里刚刚杀死包太太。”

“是的。我发现阎罗十殿里白玫瑰被人劫走,便知此事必然败露。”包太太不得不要垫我的刀头,因为她是能披露我的唯一的人!可恨她长得太胖,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的尸身从那气窗里推出去!下面是百丈深渊,谁都不会找到她的尸身。仁杰老弟,你真是一个身手不凡的官员,我在京师时便略有听闻,今日乃真正折服。”

“孙天师当年深受先皇恩宠,曾封为上清国师,日日培侍在御前,金钟玉磐声中步虚礼斗,演化八卦,如何忽的躲到这朝云观里治研经典,修身养性来了!”狄公不无讽刺地说。

孙天师笑道:“仁杰老弟真不愧是博闻强记。实与你说,只因当年大内一个宫娥听我传法入迷,动了仙心,竟以身殉了道。有个太监在先皇面前搬弄是非,先皇睿智,不为所惑,反恩渥屡加。我惭惶有余,且俱人言可畏,乞请归山。先皇苦劝不住,只得赐我来这朝云观暂驻。”

(渥:读‘沃’注)

狄公冷笑道:“如此说来,去年那三个年轻女子也是听天师传法入了迷,动了仙心,以身殉道了?”

“这个自然。”孙天师斜眼觑看狄公“嘿嘿”怪笑了一声。

“天师如果到县衙正堂也如此爽利招供,则此案具结也并非难事了。”狄公冷冰冰地说道。

“县行正堂?仁杰老弟在说什么啊!”

狄公正色道:“你手里犯下了五条人命,如此血债累累,你以为能逃脱刑法的制裁?”

孙天师仰天哈哈大笑:“仁杰老弟莫开玩笑了。当今圣上还以隆礼待我,几番邀我上京师讲法哩。你一个小小七品县令又如何能轻易扳倒我?况且又拿不出真凭实据,人人都会说你狄仁杰疯了,你的锦绣前程真愿断送在我的手里么?我委实很喜欢你,仁杰老弟,我不愿看到你为了我的缘故而摘去乌纱帽,被夺官职。甚至屈死在牢狱之中。”

狄公长长叹了一口气,笑道:“孙天师,下官只是证实一下自己的推断,断不敢拿此事奈何夭师。”

孙天师得意活活地说道:“仁杰老弟果然是识事务的俊杰。天已亮了,你自回你的汉源,当你的县令去吧!保不定哪一日便扶摇直上,金殿领班。我呢?还是隐居在这观中潜研经典、修身养性。好吧,我们出去大殿看看吧,早课的钟鼓就要响动了。”

狄公站起身来,跟随孙天师出了密室。两人合上那大柜橱的后壁暗门,出仓库沿着有一排明亮窗户的走廊向大殿走去。

“仁杰,你看天已放晴了,东方发白,山色如洗。你今日一路回去汉源必是心悦神怡,精神舒爽。这里的山雨说来也怪,来时呼啸咆哮,如天崩地裂,如山摧江翻;去时风雨骤歇,残云舒卷;忽而初阳熙熙,山花烂漫;忽而白云高淡,碧空万里。”

狄公道:“天师阁下,昨夜我在东楼最高层向塔楼那边看时,还发现有一个小圆窗,想来那一边莫非还有一间密室。”

孙天师惊异道:“仁杰,你说什么?我为何一直未听说过那里还有一间密室?你快引我去看看!那小圆窗在哪一头墙上?”

狄公引着孙天师绕上东楼的最高一层,指着东西的一排木栅栏说道:“站在那木栅栏前便可看到塔楼那边的一个小小圆窗。”

孙天师将身子靠近木栅栏正待向伸首向塔楼那边瞻望,狄公突然拔去木栅栏的插销,用力将孙天师向下一推。

一阵恐怖的惨叫在半空消逝后,狄公深深吁了一口气,脸上闪露出了喜悦的红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朝云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