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云观》

第07章

作者:高罗佩

狄公感到诧异,他固然不信鬼魂唤生人姓名找替身的说法,但显然这古老的道观里有人在议论他,说不定还是在算计他。

狄公耸了耸肩,回到走廊尽头的楼梯口,细细辨认了路,乃发现右首走廊的远处有一排窗槅。——仓库正就是在那条走廊的尽头。

仓库的门半开着,漏出昏暗的烛火,里面似有人在说话狄公进去一看,十分失望,两个道士正在将放道具服装的箱笼上锁。

狄公发现左边墙上已挂着那顶圆形的白头盔,原先空着的剑鞘也插上了宝剑。

他问那个年长的道士:“你看见那个叫摩摩的优伶进来这仓库么?”

“没有。老爷,我们也是才进来。说不定他来过这儿又走了。”

狄公没有再问。那个年轻道士象一尊恶煞,面目可憎。他用一种疑虑重重、怀有敌意的眼光望着狄公。狄公只得退出仓库,循原路摸回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夫人们正在玩骨牌,牌局三缺一。三夫人拍手道:“来得正好,来得正好。”

狄公道:“观里的住持真智真人已备下了斋供邀我过去聚聚,这里还居住着当年先皇宠幸的上清国师孙一鸣,我也不能不去礼节拜访。”

狄夫人道:“那我还得陪同去拜访孙夫人?”

狄公笑道:“孙天师乃全真道人,并无妻室。不比那等火居道人,出了家还养着老婆。你快将我的新礼服取来让我换过。”

狄夫人站起打开衣箱,找到了那件水青色锦缎长袍递给狄公。狄公换罢。正待出门,忽然想到什么,又回头吩咐道:“我见这观里并不安宁,多有蹊跷之事。我走后你们便上了门闩,并将走廊那头的大门也闩上。倘有不认识的人来敲门;千万别答应,更不要开门。”

狄公来到陶甘房间,陶甘已在房中等候。狄公低声问道:“摩摩到关赖子房中去了没有?”

陶甘答言:“没有。你前脚刚走,欧阳小姐后脚跟到。她卸了戏装,仍是那么清秀文静,皮肤细腻,但我见她不像白玫瑰。我相信我们头里在走廊上遇见的真是白玫瑰,你不是听她说话软柔悦耳么?而欧阳小姐则声音沙哑。再说欧阳小姐也比白玫瑰瘦削得多,缺乏一种妩媚之态。”

“但我们遇到的那女子委实不见她左臂动弹,她自己也说是被熊咬伤过,这不是与戏台上欧阳小姐跳舞时的情景一样么?噢,她说了些什么?”

“她沉默寡言,我问她宗黎在大厅里可曾与她说话,她只是浅浅一笑,说宗公子是个令人讨厌的人物。我责怪她不应在与人谈话未终时不辞而别,她也是笑笑,不作正面回答。”

“有人在愚弄我们!陶甘,他们后来谈起了摩摩没有?”

“他们说摩摩长得十分丑陋,行止又古怪,不好与人交接,很讨人生嫌。又说他好象看上了丁香小姐,但丁香小姐只当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做事没有长性,就说这戏班,他忽而加入,忽而退出,加入时总爱演妖魔鬼怪、姦臣贼盗,退出时便萍踪无定,莫知所之。”

狄公道:“摩摩看来是个十分危险的人物。我们在走廊上遇见的那女子会不会是刚从摩摩的手中逃脱出来,故显得那么慌慌张张。我思量来东楼窗户看见的那个怪现象必与摩摩有关,但那女子又是谁呢?欧阳小姐与白玫瑰都没有残了左臂啊!陶甘,你可知道尚有别的女子淹留在这观里么?”

“老爷,除了我们见到的这些女子:欧阳小姐、丁香小姐、白玫瑰以及包太太、关太太之外,并无其他女子在观里居留。”

狄公愤愤地说:“别忘了我们只看到朝云观的很小一部分。天晓得那些关闭的神殿、楼阁、圣堂、寮房里发生着什么事呢?宗黎还提到过圣堂下的地宫,陶甘,我们竟连一份朝云观的简图都没有啊!我这就去拜访孙天师,你还是去混迹于关赖子他们一帮优伶之间,探听新的情况。一旦发现摩摩形迹,便死死盯住他,休让他滑脱了。”

青衣道童站在走廊里等候狄公。透过窗户,观外漆黑一片,雨还在下,风穿过窗户的缝隙向里钻,狄公只感到一阵阵寒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朝云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