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云观》

第08章

作者:高罗佩

狄公跟在青衣道童后面走着,楼梯、走廊曲曲折折。他忽然感到身后有人跟踪,猛一回头,蓦见一个黑影向走廊尽头的隅角闪过。他问道童:“观里的道士们可常走这条走廊?”

道童答道:“平昔这走廊很少有人走动,要不是外面下雨,我也不走这走廊了。——去西楼的人大都从下面膳厅上来。”

他们来到了西楼北端的一个小小殿堂,殿堂正中建起一座九星法坛,四面雕塑着八卦神罡、气象很是肃穆。

狄公指着右手一扇朱漆小门问道:“这一边不知识通向何处?”

道童答道:“老爷,出这小门下去几层楼梯,便可到阎罗十殿,这阎罗十殿极是阴森可怕。莫说真人不让我们进去,就是让我们进去,也是胆战心惊,不敢仔细看觑的。”

狄公知道道教宫观往往有模仿佛寺十八层地狱格局,用图画或雕塑形象地展示出所谓阎罗十殿的恐怖景状,来坚固众道人的道心,不使志向迷乱,犯戒作恶,灵魂堕入孽障鬼道。

道童引狄公上了靠左首的楼梯,小心将灯笼照着地上,说道:“孙天师住在西南塔楼的紫微阁,阁外平台上有一截栏杆被狂风折断,此刻正催匠工修理,老爷上那平台时千万小心。”

他们走上平台时,狄公见平台上最后一截栏杆果然撤去,平台下幽忽忽、黑洞洞直下西楼楼底。

道童说:“那红漆大门便是紫微阁了。”

狄公上前轻轻叩了两下。

“谁在外面敲门?”门里传出一声轻轻的问话。

“晚生狄仁杰拜见天师。”

“自可推门进来。”

狄公推开了朱漆大门,看见孙天师正坐在书案后读经。书案上迭起厚厚一大迭经典,他手中拿着一册《正一经》,狄公恭敬递上大红名刺,小道重唯唯退出。

孙天师接过名刺看了,笑道:“呵呵,原来是本县县令,失迎了。”

他声音洪亮而深沉,狄公见他伟岸魁梧,风神俊爽,果然仙风道骨,气度不凡。

“仁杰老弟,你今天来这里做客,毋需拘客套,彼此免了繁缛礼数,开怀聊聊。我整日关在此观,说实在也是孤陋寡闻,不知朝野都有些什么事发生。”

狄公道:“当今三教并兴.太平成象,九州清晏,国泰民安。正如同那唐尧虞舜之世一般。”

紫微阁内奇香袅袅,十分幽雅。狄公见壁上挂着许多条幅,正楷恭录着《道德经》、《太平经》、《黄庭经》等经典的字句。

狄公道:“这壁上的条幅端的好书法,只是其中的道理晚生天性顽钝,终不甚解。譬如那幅《道德经》,真所谓‘玄之又玄’,还望天师俯赐金玉,开示愚蒙。”

孙天师呵呵笑道:“我皈依教门五十余年,潜心一念,精研经典,然这‘道’‘德’两字终未悟出其真昧。”

狄公道:“听前人说,老子生商汤王时,乘太阳日精,化为弹丸,流入玉女口中。玉女吞之,遂觉有孕。怀胎八十一年,乃破胁而生。生下地时,须发皆皤白如雪。指李树为姓,名耳,字伯阳。后骑青牛出函谷天,关吏尹喜望见氤氲紫气,知是异人,求得这道德真经五千余言,传留后世。这‘道’‘德’两字尚未能悟出真意,岂不辜负了当初老子一片拳拳喻世之心?后世之人艳慕羽化升天做神仙,教徒事炼丹修葯,眼气吐纳,哪知修炼的功夫奥秘全在这五千真言里了。五千真言之精核只是‘道’‘德’两字,这两字未悟,如何做得神仙?”

孙天师扰掌笑道:“仁杰老弟言之有理。太上老君乃元气之祖,故能生天生地,生佛生仙,周运历劫,居太清仙境。俗子凡夫。安能企望?九转八面,金丹宝鉴,铜符铁券,云篆丹书,究竟不如五十真言,道德教义。至于那等只望学得分合阴阳、黄白秘方、飞步斩妖之法的心术不正之徒,更是教门败类,下界尘土。只合打入阎罗十殿,受苦受难,方显出吾教门洞天福地之至纯至洁,男女信士襟怀之正大光明。”

狄公道:“不过晚生想来,道德真言,柱下旨归固然有深刻的哲理,究竟孔子才是人伦之师范,万世之楷模。”

孙天师道:“孔子曾求学于老子,道教从孔子停步的地方继续前进。孔子只知研究人与人之间的准则,而道教探索的则是人与天之间的关系。故更高超一层。”

狄公只感到一阵阵头痛,他无意与孙天师争论儒道之优劣、孔老之长短,他倒想从孙天师的口中得知这朝云观的东南西北方向和各殿堂、楼阁的位置。遂说:“天师阁下,这朝云观很大,殿堂、楼阁不计其数。我总害怕走错了路,又不知观里的许多规例戒约,还望天师不吝指点。”

孙天师指着墙隅的一条条幅说道:“你只要看一遍这幅简图便会很快弄明白这里的方向位置。这简图是我绘的,当然还有许多漏阙之处,但既名之曰简图,也无非是粗识个东南西北而已。”

狄公走近那条幅一看,这朝云观的殿堂、楼阁果然如鸟瞰云端一般,历历清楚。一面细细默记在心。又问:“这图中顶端,即观里最北端的那个黑白两色圆圈是什么意思?”

孙天师答道:“那里是观中前一任住持玉镜真人的灵塔,极是神圣的所在,为一观之冠。那画着的黑白两色大圆圈是太极、阴阳的象征。所谓‘太极生两仪’,这两仪便是一阳一阴,阴阳交感,化生万物,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乃生天地万物。阴阳两仪彼此消长,至极而变,阳至极则阴,阴至极则阳,故生生不息,千变万化。可以说本教经义的全部奥秘可用这阴阳太极图符表示。它象征着天地方物的肇始和终极”

狄公十分感兴趣,又问:“那么黑色半圈里有一白圆点,白色半圈里有一黑圆点,又是什么意思?”

“这意思是阴中含阳,阳中含阴。——天下没有全阳或全阴之物,阳中必含有阴的元素,阴中亦必含有阳的元素。譬如我们男子也含有女子的气质、脾性,女子也含有男子的胸襟、气魄。有的连容貌形象也这样。”

狄公频频点头,忽然又问:“我似乎在哪里也见着过这个图符,只是黑白两半圈是横向界分的。敢问横分和坚分有何区别?”

孙天师说:“岂有此理!这图符是一成不变的,哪有横向界分之理?莫非你看花了眼睛,记错了。”

狄公纳闷,他清楚记得适才在观中什么地方见到过有横分阴阳的图符。

孙天师见狄公皱眉沉思,不由笑道:“膳厅里斋供想来已排上了,真智说不定正在派人寻找我们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朝云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