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案》

第04章

作者:高罗佩

莫非这行院内果真有鬼?王立德死不瞑目,其阴魂竟然夜夜游荡于此,慾吐一腔冤屈。——狄公虽同孔子先师一样对鬼神持一个存而不论的态度,但每逢真遇了鬼神却不是敬而远之,反是疑而近之,逐奇而寻之,务必探明虚实,追出究竟。其中往往偏又是人事居多,从未曾真的撞上过一个鬼。——此番他听了唐主簿言语,心知有异,又挑起了他的疑窦。

“唐主簿,此刻我即去王县令的宅邸察着一番,想来王县令的鬼魂知我要为他伸冤复仇,必不致加害于我。”

唐祯样忙摇手道;“狄老爷岂可冒这等风险?倘真有个闪失,如何了得?”

狄公笑道:“你就留在这里,将王县令邸宅的钥匙给我。倘若我半个时辰还不出来,即传洪参军率众衙役赶来接应。”

狄公去外厅取过一个大灯笼,将灯笼内的蜡烛挑得亮火,便径向王县令宅邸而来。

月色融融,草虫喓喓。狄公壮着胆色大步流星直扑后宅园门,摸着了挂锁,即从油中取出钥匙打开了锁,推门而进。穿过小小庭院,即是王县令内宅。房门并没上锁,狄公轻轻推开,高擎着灯笼进入房中。

房栊甚是宽敞,靠墙堆起了几个箱笼和一堆捆扎严实的旧行囊。狄公正待走近去细看那箱笼,却见粉壁上闪过一个高大人影,心中蓦地一惊,依踅过一边细觑动静,那黑影也躲闪了。狄公再站立时,黑影又迎面升起。狄公乃知是自己的身影,不觉哑然失笑。

西壁有一雕花朱红槅子,上面交叉贴了两条盖有县衙大印的封皮,门槅里便是王立德遇害的卧房了。

狄公撕揭了封皮,推门而入。——果然卧房最觉得触目的正是紫檀木柜上的那一个茶炉和茶炉旁的那口铜锅。狄公拉开木柜的门,见内里整齐放着一柄紫砂茶壶和四只茶盅,茶炉、铜锅、茶壶、茶盅都是古色古香的形制,并非通常厨灶俗具。狄公心里不由暗暗欣赏。

这一面,一轴中堂金碧山水,两边一对名人条屏。下首一个大书案,书案左侧支着一张十分简陋的床榻;右首一个大书架,整齐堆着一函函的书帙。狄公拉开书案抽屉看了,里面全是空的。——汪堂官已将王立德的所有信件笔札搜索一空。

狄公只觉惘然,思索着汪堂官此举的目的,一面随手翻看书架上的书。却又多是佛道的经典和星相医卦、炼丹服食之书,心中嫌憎,又搁过一边。

这时洪参军领两名衙役提着两盏大灯笼急匆匆进来房中。原来他听唐主簿说狄公独个来了这里,又知这宅院有鬼,放心不下,唤过两名衙役便赶来接应。

“洪亮,你来得正好,你将这书架上的书全数清理一遍,能见着什么纸片信札的便好。”他自己则细细瞻观起壁上挂着的那幅中堂画轴和两边的条屏。这时他的眼光扫到了梁檩上。原来这房中的梁檩虽说满是尘灰且有蛀洞,但是新刷的油漆却依然奕奕有彩。

洪参军递过一本小小的绢面簿册给狄公。

“这簿册内似有王县令的字迹迹,只是潦草凌乱,我老眼昏花,看不真切。”

狄公接过一翻,见是一串串的数字,每串数字边上还注明年月日期。仔细查去,最早的日期恰是一个月前。

“洪亮,这簿册是哪里找到的?”

“老爷,这簿册夹在一青紫皮的书画中,我打开书函时便掉了出来。我见上面有字迹,想来有用。”

“这上面的数字与日期虽一时不明其奥妙,但总是王立德的亲笔,便是有用。我见那日期最早的又是一个月前,恐是他死前最后的手迹,与他的死因想来大有关联。你且小心存放了,带回衙斋去细细琢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