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案》

第15章

作者:高罗佩

都督府衙门外轿马如龙。广州各衙门文武官员—一拜辞狄公,各赴所司。遵狄公命,严防歹民暴乱滋事,加强巡察、饬纠。监管、报警诸急务。

乔泰匆匆坐轿赶到衙门,一口气将倪天济府邸险些遇害,幸汀耶、丹纳搭救一段情节抢禀一遍。

狄公密令缉捕行役速将曼瑟拘捕归案。

“阿哈德、阿齐兹正是柳大人那账单上的两个番人姓名。乔泰你快回衙厅休息,我这就叫医官来与你治疗。”

乔泰摇手道:“不,这事我须出场。不捉拿到曼瑟,我也睡觉不安、吃饭不香。”

狄公只得答允乔泰。又道:“你千万将倪天济也带来衙门见我。——曼瑟慾图倪府害你性命,他两个不和已至水火。倪天济与盲姑娘似是一党,专与曼瑟为敌的。”

乔泰刚走,鲍宽步履踉跄抢进衙门来一头跪倒。咽哽道:“狄老爷,拙荆被人杀了。”

狄公震惊,吩咐中军报知温侃。又道:“本宫即随鲍相公去府上亲勘。”

鲍宽哭丧着脸道:“恰才闻报,拙荆并非在舍下被害,而在法性寺后背的一幢宅子里。”

温侃正与姚泰开说话,闻报鲍夫人被杀,心中惊诧,忙与姚泰开一起赶到衙门前厅。

狄公正问:“鲍相公可听清楚那园宅所在?”

“恰才里甲来报,正说的是那宅址,想来无误。”

狄公见温侃到了,便问:“温都督可知法性寺后背的一幢园宅?那是什么地方?”

温侃摇头不知。姚泰开则失声叫道:“什么?法性寺后背一幢宅子?”

“莫非姚先生认识那地方?”狄公惊道。

“不瞒狄老爷了,那里正是我的一所别馆。我与番商有时便在那别馆洽谈生意,平时则多是空闲着……”

“且住,此刻姚先生便前头领路,我们一并赶去现场勘验。”

“呵,还没问哩,令阃是如何被害的?”狄公又问鲍宽。

鲍宽道:“听里甲说是一条丝巾从后背勒死的。丝巾一端还有一枚银币。”

乔泰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附耳狄公道:“昨日姚先生曾与我道及那所别馆,正在法性寺背后,叫什么‘开颜居’,似乎是金屋藏娇之处。还约我日后一同去佚玩哩。”

鲍宽耳尖,又窥得乔泰声色,突然叫道:“我明白了!必是婆娘去那里私会倪天济那贼了。——他们两个早就厮熟,勾搭至今。莫非今日她正是去会姓倪的,竟被那贼杀了!狄老爷,须与我报仇。”

狄公皱眉道:“鲍相公说话少不得须有个边际。尚未见着现场真迹,竟如此言乱语,怕是不妥。即便是令阃是去晤倪天济的,恐有他故,未必幽会。更不可轻易断定倪天济行凶杀人。”

鲍宽双眼发直,如入魔障。还辨道:“婆娘知我午后在衙门议事,一时回不来,竟又去会那野汉子,端的可恨,杀了也不足惜。”又长长吁了一口气。“或许是婆娘萌生悔心,姓倪的才动了杀机——”

狄公不耐烦,叱道:“休要再罗唣,轿备齐了没有?”

中军叩道:“早已备齐。”

“上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州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