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案》

第16章

作者:高罗佩

一队官轿到了法性寺后背的“开颜居”停下。门口早有团丁守护。狄公问里甲:“现场在哪里?”

里甲答:“启禀大人,作案在内院左侧的小轩里。小人这就带路。”

狄公随里甲径奔内院左侧小轩。鲍宽、陶甘、乔泰、姚泰开及四名衙丁后面紧紧跟定。

狄公边走又问:“你可动过现场什么东西?”

“没有。这里的小丫环来报案时,只道是王小姐。小人赶来,认识是鲍太太,早先曾见过。并未挪动过一样物品。”

片刻到了那出事的小轩,果见两名团丁守在门外。里甲道:“我临去时,便命人看守,想来不至有人进来过现场。”

狄公赞许,命众人门外守候少刻。他先进去小轩四面上下仔细看了。乃命乔泰进来将合扑伏地的尸身翻转过来,着鲍宽辨认。

尸身脸容可怕,肿胀的长舌吐出嘴外,紫血污瘀。鲍宽失声叫喊,捂住脸面,再不敢细看。

狄公命传首先发见凶案的小丫头问话。

里甲将一个惊颤不已的小丫头传到跟前。

狄公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头答:“奴才叫文竹。”

“你是如何发现这里有人被杀的?”狄公和颜悦色。

“奴才进来这小轩献茶时,忽见王小姐蜷曲伏地。叫了几声不应,乃见她脖颈上套了一条白丝巾,早已死了。”

“你可知道王小姐来此作甚。”狄公又问。

“王小姐来过几回,会一男子。只是说话而已,从不躲避遮闪。——今日王小姐先来,谁想竟被人勒死。”小丫头也觉伤感。

“文竹,我再问你,这认识那男子么?”

“不认识。这王小姐也是听沈嬷嬷说的,其实从未接过话。”

狄公点头。挥手示意文竹退下,传沈嬷嬷问话。

须臾沈嬷嬷传到小轩,报了姓氏、年龄。狄公便问:“沈嬷嬷,听说你是这邸墅的总管?”

“回老爷话,是的。姚掌柜吩咐老媳妇看守这房子,照管四个姑娘。跟随的还有几个小丫头,文竹便是其中一个。姚掌柜则一月来一二回,有时还带几位朋友来。”

“你是如何认识鲍夫人的?”狄公忽问。

“回老爷话,老媳妇刚才才知道这被害的原是鲍太太。以前只管她称王小姐。不然老媳妇怎敢放任倪先生与她往来。”

“倪先生与她往来,姚掌柜可知这事?”

沈嬷嬷畏疑地望一眼姚泰开,怯生生道:“姚掌柜实不知此事。倪先生是有头面的人物,撒漫使钱,都得他许多好处。又只称是王小姐,谁愿阻拦?再说他两人会面,从不躲闪掩门,捧茶叙话而已,从未见有苟且之事。——老爷不信可去问问这里的丫头。他们会面就在这间小轩,且莫说睡的床,多一条板凳都没有。他两个就隔着茶几对面坐着闲话,有时弃一局棋,吃些点心,便告辞了。”

“倪先生与鲍夫人来时可预先通报?”狄公又问。

“他们从不预先通知,想来就来,又总是各管各来。今日鲍太太早来一步,竟遭了暗算,而倪先生却没来,老媳妇也觉纳闷。”

狄公道:“鲍夫人来这里前后,沈嬷嬷可还见到别的客人来过这里?”

“回老爷话,没有。……噢,有个可怜的盲姑娘曾来过,稍先鲍太太一脚。”

“你说是一个盲姑娘?”狄公警觉。

“是的。这盲姑娘衣着素净,说话文雅。老媳妇问她可是常卖蛐蛐与姚掌柜的,她答是。有一回我也亲见姚掌柜在家等候她哩。”

狄公问:“你告诉她姚先生不在,那盲姑娘立即走了没有?”

“没有,她还在门口与老媳妇闲聊了一会。又说还要去会一个女友。老媳妇便领了她出后门边上走了。”

突然,里甲气咻咻进来入轩禀报。只见倪天济被两名衙丁挟了进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狄公喝问。

“这位倪先生刚坐一顶轿子到这里,泰然自若径往内院走来。小人想正是嫌疑犯自投罗网,便将他拿下了。”

狄公望了一眼倪天济惊惶失措的窘状,问道:“倪先生来这里有何贵干?”

“在下与一熟友在此约会,本应早到了,只是被两位朋友拖住吃酒,误了些时辰。谁知刚进门来,便被衙卒拘押,不知何故。”

“不知倪先生约会的熟友是哪一个?”狄公声音柔和。

“且不说他的名字吧。都是姚先生这开颜居的常客。不知这里出了什么事,如此惊慌,劳动狄老爷责驾。”

狄公捻须道:“倪先生也不要转弯抹角了。鲍夫人杏枝在这里小轩被人杀害了。”

倪天济脸色煞白,瞠目结舌,嗫嚅半日吐不出一句话来。

鲍宽忽的冲进来嚷道:“那倪贼在哪里?看我揭了他一层皮去。”

狄公挥手示意衙丁将倪天济押到一处别室,让乔泰细问。鲍宽迎面拦定,不让放行,举手便慾打倪天济。

狄公喝道:“鲍相公自重!本官面前竟这般放肆!”

鲍宽乃醒悟,不觉赧言。低倒了头,揪胸顿足。

狄公道:“鲍相公不必如此狼狈。本官实与你说了吧,令阃是被人错杀的。”

“错杀的?”鲍宽抬起头来,惘然望着狄公。

“是的,歹人杀错了人。歹人跟踪追杀的原是那卖蟋蟀的盲姑娘。那盲姑娘先到一步,也先走一步。令阃与那盲姑娘十分相像,又背脸对窗,结果被歹人丝巾勒死。”

鲍宽听罢,不觉呆了半晌。忽又道:“拙荆几番与那盲姑娘买蟋蟀,想必认识。凶手正用她作引线,摸来这里杀人。”

“鲍相公先回府吧。倪先生的话与这里沈嬷嬷、文竹的话也都听见了。——令阃素娴内则,无一丝不贞。与倪先生约会,固大不妥,但绝无苟且之举,并没玷污你鲍府的名声。”

两个衙丁扶定鲍宽退下,坐轿回府第不题。

狄公转到乔泰审倪天济的右厢,见陶甘也在这里。彼此只是促膝谈心,知道这事倪天济无辜。

乔泰见狄公进来,禀道:“凶手原来从屋顶下来。小轩的窗户外有一株大树,正可隐伏。我与倪先生适才去看了,果然新折断几根枝桠。”

倪天济双眸失神,泪痕满面。

狄公劝道:“尽管你与杏枝恋情在先,但红绳失系,不得已她已成了鲍夫人,也是运命。快将这段不幸事忘却吧。与有夫之妇过往甚密,没有一个好结局的。”

倪天济嘿然。

狄公命乔、陶两人陪同倪天济一起去街上吃顿酒饭,夜膳罢再来找他。——他则与姚泰开回去都督衙门,有话要细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州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