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案》

第19章

作者:高罗佩

狄公正在灯盏下作笔记,见乔、陶两个髻散衣乱,狼狈归来。惊问:“出了什么事?”

乔泰、陶甘坐下,又连连灌了几碗清水,乃将州学试院内一番际遇细禀一遍。

“那个捉到的活口呢?”狄公问。

“唉,别提了,未到衙门口,已没气了。仵作道压断胸骨头,夹憋死了。”

狄公愠怒,来回踱步。

陶甘将蟋蟀丝笼从袖中取出,又小心将两张地图铺摊在书案上。蟋蟀在丝笼中“啾啾”叫起来。

狄公发现两张地图都是十年前绘制的。怀圣寺香坊那一张,五仙旅店上加了红圈,用意十分清楚。

“那兰莉姑娘眼睛并不瞎,恐怕比你我还清晰明亮哩。”

陶甘皱眉细想,连连摇头。

中军引巡兵军校进来书房禀报:“姚泰开径自回去府邸。吃了几杯闷心酒,便将家中几房妻妾—一斥骂。六姨太争辩几句,吃他剥了衣裳一遍好打,平日还是极宠幸的。打骂了又吃酒,酩酊大醉,才作罢了。并无异常举止。”

狄公问:“曼瑟抓到了没有?”

“没有。他躲藏起来了。邸宅内一个鬼影都没见着。

狄公叹了一口气,挥手示意军校退下。

须臾中军又来报:“军驿有京师密旨传到,指令狄大人亲拆。”

狄公转喜,忙传军驿进来书房交面交呈,在回执上钤押了私印,又画了姓名。命军驿回馆墅休歇,明日回程。军驿道:必须星夜回返,不许耽搁。

狄公无奈只得让军驿先走,茶水都不曾吃一口。——他拆开密旨细阅一过,愁眉紧攒,心绪益发不宁。

陶甘、乔泰一时不敢详问。

狄公吸干了茶水,喟叹一声乃道:“京师大局严重,圣上病笃,日内便要驾崩。娘娘已立意临朝称制。三省御前大臣议决拥立三太子登基,并宣布柳道远失踪事,另推台阁首脑。命我辍止寻找柳道远,即刻返回京师。”

陶、乔两人也心中皇皇,不知如何是好。

狄公拂袖道:“时不我待,只能孤注一掷试一试了。”

陶甘问:“不知老爷有何妙策,当杀手铜用?”

“你此刻即命衙门内木匠,刻雕一个木制人头。五官形象与柳大人相仿佛。半夜时装就木笼内悬在城门口。四处张贴文告,封押我之官玺并都督府官印。

“文告由我亲拟。大意即称,京师有钦犯柳道远,潜迎广州。大理寺海捕文告,到处追缉。顷前都督府衙门已拿获钦犯尸身,系是葯物毒死。现依律分尸,枭尸级示众三日。朝廷嘉奖,悬赏五百两黄金,着处死钦犯之有功之人限当日来都督府衙门领赏。——大理寺卿今日颁赏毕即仪仗返京,隔日无效云云。”

狄公边拟句边挥毫,念毕书成。着衙门书手抄誊几十份,即刻去城内外各处张贴,不得有误。

陶甘道:“颁赏期限只有一天,恐胜券难操。”

狄公笑道:“这事只宜猝击,不宜慢功。首犯必不会上钩,我只巴望胁从、贿买、实行之人图重金之悬格,不经首犯应允即匆匆跑来投案,道破真相。首犯要拦阻时,已来不及。故限定一日,极有诱惑。”

乔泰咋舌:“五百两黄金,一世都赚不到手。倘是我毒杀的柳大人,半信半疑也要拼死吃河豚哩。”

陶甘则忧心忡忡,再不置一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州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