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滨案》

第18章

作者:高罗佩

夜膳罢,狄公将洪参军并三名亲随干办叫进书斋来一一耳语过。四人大喜过望,面面相觑。一心知狄公解破棋局,又布置行动,也不便问内里详备,一个个摩拳拭掌,便待动手。

“你们千万不可大言喧嚷,漏了机局。这衙门墙卑室浅,耳目又近,内里已有密探。”狄公又小声吩咐。

乔泰、马荣领命而去。

狄公又嘱洪参军:“你到值房守候着,这两日但凡有外人来传话行了、杂役的,暗中收捕,不许逃逸。”

洪参军也遵命而去。于是狄公与陶甘两人离了内衙,转花园回廊,拾级上行院隅角的戍楼观察动静。

看看已是初更时分,汉源城的百姓都已安寝,三街六市几无行人。

参横斗转,夜露沾衣。观候了半日,狄公不由焦急:

“怎的还不见有动静?”

陶甘日:“这事需化费时辰,便捷不得。依我揣度来,不出二更便有分晓。”

忽的城东几声爆花响,一柱青焰冲天而起。顿时火光闪闪,红了半际天。

陶甘笑道:“老爷,那边果动手了。”

狄公、陶甘拔脚便下戍楼,衙院里锣动鼓响,人声嘈杂。

衙丁、役夫已编队毕,各携家什正拟赴火警现场。

狄公、陶甘各牵了一匹骏马,抢先出了衙门,径直奔韩咏南宅府。

韩咏南宅府大门敞开,奴仆、丫鬟东奔西窜,喧嚷一片。烈火已蔓延至东厢一溜上房。里甲率十来个壮丁正在泼水救火。

狄公两人府第外系栓了马匹,略略观察了形势。远远见缉捕已率衙丁、役夫赶来。陶甘小声道:“正是时候。”

两人冒火冲进宅门,转折西院花园直趋佛堂。花园内阒无人迹,佛堂静悄悄,照例灯光明亮,香烟缭绕。

(阒:读‘去’,寂静。——华生工作室注)

狄公径向祭坛,细读了一遍金碟玉版。说道:“陶甘,机关正在这段经文中,这佛堂下必有复道窨窖,藏垢纳污。”

(窨:读‘印’,地下室,地窖。——华生工作室注)

陶甘也读了经文,茫然不解其意。

狄公道:“你且按押这段经文中我留出的字样。”一面将那幅黄绢递与陶甘。

陶甘依朱笔圈出字序,按押金碟玉版上相应的雕字玉片——若、汝、明、吾、言,即、指、其、玄,乃、得、入、此、门,享、大、吉。

每按押一字,此玉片便缩入半寸。及“享大吉”三字缩入时,整方玉版轧轧转侧,如门户洞开。里面黑漆漆,并无光亮。

狄公取了一支烛盏照明,爬身入内。陶甘也紧跟爬入,又轻轻将玉版虚掩推回,不敢关合。

通道渐宽渐高,设十来步便可直立行走。九转八折到了一间石室。壁上点有羊角灯,两边依壁地上各措了十二个巨缸,缸内皆新熟米麦。另有油纸覆瓿约五六,无外腌薰的果蔬修脯之属。

(瓿:读‘不’,古代器名。青铜或陶制。圆口、深腹、圈足。用以盛酒或水。盛行于商代。脯:读‘斧’,干肉。——华生工作室注)

穿此储室,又见一通道。通道尽头一室灯火大明,有一人正伏案打盹。

狄公、陶甘屏息躲形,蹑手蹑脚步步深进。那人突然回身持剑搠来。狄公有备,急忙躲闪,见那人竟是王玉珏!王玉珏目露凶光,持剑逼近。狄公悔恨手中无寸铁,只得退避躲让。陶甘在后偷偷抄起一支烛台猛向王玉珏掷投。王玉珏不及躲避,正中前胸,大叫一声。狄公迅步飞抢上前,一脚踢翻案桌,捉冷眼拈起一方镇纸玉虎。

王玉珏气喘咻咻,拈了拈剑柄,又劈面刺来。狄公一让,用力掷出那方镇纸玉虎,正中王玉珏印堂。顿时合扑倒地,捂面呻吟。

狄公上前一脚踩定他肩背,翻转过脸来,已是面目破碎,血肉垂流。再摸脉息,渐趋寝微。

狄公懊恼出手太重。这王玉珏睡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恐是投救了。遂与陶甘两个将其身于拖到夹道中匿藏。

“小心别出声。”狄公嘘道,“这里恐还有人。”

环顾石室内,有二十多个箱笼,已空空如也,不剩一物。——狄公猜度,这些箱笼原先正是积藏金银钱物的。

“韩咏南果是利用祖上私建的密室,结党谋逆。又积储下巨量金银食物,以备急需。——我们赶快搜索一遍,获取谋反罪证及逆党密件即行离去,此处不可久留。”狄公道。

王玉珏书案的抽屉里果藏有黑龙会的印玺、旗幡、符信等物,只不见谋反计划和逆党名册。陶甘又搜到一个锦囊,却是空的。——要紧的罪物密札已转移别处。

两人打开石室的暗门,沿通道细细搜寻,通道分叉傍出,恍若迷宫。狄公怕一时走错岔道,回不转来。只拣一条最宽大的主通道寻觅。——未几便见两眼并行的水井。井水清澈。

“韩宅内竟有如此一个天地,难怪乎黑龙会的首魁会弄手段。刘飞波、王玉珏只是韩咏南的羽翼臂膀。黑龙会人马的名册恐已收藏他处。我们还是回上去吧,只怕有人进来佛堂,窥破机关。”

陶甘答应,擎起烛台,绕出大通道。又去适才岔道内拖出王玉珏尸身缚石坠入井中,使不露形迹。两人正退出时,见另一岔道内搁有一木箱,周围还有几副髑髅尸架。狄公命陶首打开木箱窥觑。原来是一具尚未朽烂的尸身,白首龙钟,龇牙露颚,十分丑陋,令人恶心。

(髑:读‘独’,髑髅:死人的头盖骨。又指‘骷髅’之意。龇:读‘滋’,使牙赤躶或无遮掩。——华生工作室注)

陶甘合上箱盖,两人正要回身返出,见这岔道的尽头竟是一座铁栅门。

狄公好奇,遂走过去推开铁栅门,见外头又有一重石扳门。门内有插闩,却未插合。狄公用力试着一拉,石扳门开处出露一段陡直的石梯。爬上十来级又推开一石门,原来是刘飞波宅院的后花园假山内隅——假山外正见刘飞波平日坐像的花藤靠椅。

“无怪乎刘飞波神出鬼没,踪影无常。却原来有此遁逃之路。下人还疑心是分身术哩。”狄公叹道。

花园外人声喧沸,焦烟可闻,正是救火的场景。两人赶紧循原路退出。——回到王玉珏密室,扶起书案,收放齐正一应什物,只拿了几样紧要罪证,退出通道。拉开金碟玉版,跳下祭坛——佛堂内幸无人迹。狄公关合金牒玉版,不禁赞叹道。“巧夺鬼神,可惜被歹人所乘,真乃污渎天物。”

陶甘试依经文原字序按押玉片。每按第二片字时,缩入的第一片便弹回。直至“若汝”两字连上,乃皆缩入。再按“汝”后一字,“若汝”又弹上,回复原样。——如此十七字全合密语,再不能启开。——解“十七字谜”的正是那局棋谱。“指其玄”者,按押其黑子方位对应的玉片也。

两人出来佛堂,刚绕进垂花门,便遇一丫环报道:“火已灭了。”再转到花厅前时正遇韩咏南狼狈出来。

“多谢狄老爷及时派兵丁救火。不然,我这百年基业毁于一炬。”韩咏南垂涕道。

狄公敷衍,又问失火起因。韩咏南回答是马料棚干草积压发热所致。幸好夜半没风,只伤了几匹马。烧去半个草料棚,别无损失。

狄公勉慰了几句,便与陶甘回去衙署。

乔泰、马荣两个一身焦黑,三分象人,七分象鬼,坐在内衙等候。

狄公进来。马荣抢道:“自己放的火自己来灭也是头回。放火时只图痛快,及火势冲天,乃想到还须自个去救灭。焦头烂额,幸没烧死。”

狄公笑道:“你两位备受折腾,却立了头功。勘破黑龙会案,就在此举。”

乔泰悟道;“原来老爷受用这一把火,识破黑龙会机关。”

陶甘也笑:“只差是最后撒一张网了。。

狄公正色道。“你两个还有更大事要办哩。此刻先洗濯了,稍稍休歇。再吃饱了,与我去京师送信。”

狄公伏案将黑龙会滋乱本未一笔挥就,押了印玺,封了火漆,又圈写“十万火急”四字,嘱乔泰、马荣道:“你两个马不停蹄,直趋京师,叩谒尚书省刘大人衙门,呈上此件便可。不必多言其他。”

乔泰。马荣领命,藏了奏文。狄公又嘱:“一路上不许喝酒,不许与任何人搭活,不入官驿,不见官员,一头心意奔京师尚书省见刘大人。一人伤亡,另一人独立奔行,千万不可有误!”

乔、马两人咋舌惊心,乃知此行非同小可。一齐答曰:“除是粉身碎骨,断无误事之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湖滨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