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钉案》

第10章

作者:高罗佩

“甘泉池”浴堂的汤池里挤满了惊慌失措的人,蒸气咝咝地作响,热雾弥漫了整个汤池。这“甘泉池”浴堂建在一个天然的温泉口,掌柜的多年苦心经营,居然也很有些规模,生意一向不错。

狄公到“甘泉池”时,才发现浴堂除了中央大汤池之外,还有许多单间小池。单间小池设备尤为完善,热汤清澈流动,不见一点污浊,因专供一人所用,故收费较大汤池昂贵。

浴堂掌柜将狄公一行引进靠近花厅最末一间单间。——蓝大魁照例两天来“甘泉池”洗澡一次,每次都用这个僻静的单间。

狄公拉开单间的厚木门,见蓝大魁蜷曲着赤躶的身子,躺倒在小池边的瓷砖地上。脸被临死前的痛苦扭曲了,呈可怕的青绿色。肿大的舌头从嘴里伸了出来,满脸汗珠。

狄公见池子边的石桌上有一柄大茶壶和几块七巧板。

马荣突然说:“老爷,你看,茶盅打碎在地上了。

狄公俯下身来看着地上茶盅的碎片,忽见破裂的茶盅底部留有一点褐色的茶末。他小心将它拣起放在石桌上,转身问掌柜道:“你们是如何发现他死的?”

掌柜恭敬地答道:“蓝师父来洗澡时总先在池子里浸泡半个时辰,然后起来喝一盅新茶,练一会儿气功。我们都不去打扰他,直到他练完气功喊伙计冲茶。今天晚上,不见他练气功,好久也不听他呼人冲茶,便感到奇怪。我们进来一看,见他已翻滚在地,眼睛也倒了光……”

水池的热汤还在咝咝冒气,大家好一阵咨嗟。

洪参军道:“掌柜来衙门报信,我们找不到老爷,不敢擅自作主,便匆忙先赶到这里护住现场。马荣、乔泰已将所有浴客都登记了姓氏、身分、宅址。初步勘问,并不见有人进入过蓝大魁洗澡的这个单间。”

狄公问:“那么,蓝大魁又是如何被毒死的呢?”

洪参军答道:“必是有人进来这单间投放了毒葯。我见隔壁花厅正中有一个大茶缸,浴堂饮用的茶水都是那茶缸里预先冲泡好,再—一灌入到每个茶壶的。若是毒葯投入了大茶缸里,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毒死。蓝大魁大意,他洗澡时从不锁门,故歹徒得以潜入,将毒葯酒入他的茶盅,然后悄悄离去。”

狄公低头见那块茶盅底部碎片上粘着一片茉莉花瓣,问掌柜道:“你们这里招待浴客用的是茉莉花茶?”

掌柜摇头答言:“不,我们从不用这种名贵的茶,我们用的都是茶叶末子。”

狄公点点头,说道:“小心别将碎片上的茶末和那茉莉花瓣碰了。陶甘,你将那块碎片用油纸包了收起,并那茶壶一起带回衙里检验。”

陶甘将那块碎片用油纸包了纳入袖中,一对眼睛不由自主地端详起茶壶边上的几块七巧板。

“老爷,你瞧,蓝大魁临死前还玩过七巧板,你看那图形!”

狄公惊道:“七巧板少了一块!”他用眼睛迅速地四下一扫,“蓝大魁的右手紧握着拳头,莫非少了的那块三角形在他手中!”

洪参军小心地掰开蓝大魁的右手,果见一块小小的三角形粘在他的汗湿的手心上。

狄公道:“显然这图形是蓝大魁发现自己中毒后仓促拼成的。———他会不会用七巧板拼出凶手的线索?”

陶甘道:“这图形一时看不出像什么。想来是蓝大魁倒翻在地时,胳膊碰散了拼出的图形,那茶盅不也是摔碎在地上了吗?”

“陶甘,你将这图形描画下来,”狄公道,“回衙后,我们一起再细细推敲。洪亮,你去唤几名番役来将蓝大魁尸身运回衙门去。——我这里再去问问账房。”

狄公出了那单间,绕过花厅,到了账房门口,掌柜惶恐地后面跟定。

狄公问正在拨着算盘的老账房道:“请你讲讲蓝大魁进来浴堂前后的情况,看来你是这里不受怀疑的唯一的人。”

“老爷,我记得十分清楚。”账房胆怯地答道,“蓝师父如往常的时间来这里买了五个铜线的红筹码,就摇晃着进了浴池。”

“他是独自一个来的吗?”狄公问道。

“是的,老爷。他总是独自一个来的。”

“你可记得蓝师进父浴池后,紧挨着来的是些什么人。如果是熟识的客人,你当然能说出他们的姓氏。”

账房皱了皱眉头,思忖了一下,答道:“记得蓝师父进去后,第一个来的是杀猪的刘屠夫,他买的是两个铜钱的黑筹码,是洗大汤池的。之后是米铺的廖掌柜,他买的也是五个铜线的红筹码,洗单间小池。再后,再后好像便是四个后生。三个有点面熟,都不是正道上的人,干的是偷鸡摸狗的营生,一个还是掏摸的高手。只有一个不曾见过,穿的黑衣黑裤,头上一顶黑皮帽,压到了眼睛下,看得不甚真切。”

“他们四个买的是什么筹码?”

“都是黑筹码。老爷。我们这里红、黑筹码不仅区分大汤池和单间小池,而且凭筹码由伙计收管衣服。这样一来可防止不付钱的人偷偷溜来洗澡,二来也防止洗完澡穿错别人衣服。收管衣服的橱柜也漆成红、黑两色以示区分。”

狄公又问:“米铺的廖掌柜买的单间小池紧挨着蓝大魁的单间吗?”

“不,廖掌柜的单间在西厅,蓝师父的在东厅,中间隔了大花厅。大花厅里放着许多床榻,烧着炭盆,供客人休憩躺卧。”

狄公点点头,又问道:“你可亲眼看见那四个后生走出浴堂?”

账房踌躇了一下,摇了摇头。

“老爷,我未亲见那四个后生离去。发现蓝师父出事时,汤池里外的人都惊呆了,很快衙里便来了人,锁了大门—一查问姓氏、身分……”

狄公回头问乔泰、马荣:“你们查问客人姓氏、身分时可曾见一个黑衣黑裤黑皮帽的年轻后生?”

马荣答道:“没有。如果有一个如此打扮的客人,我是不会不留意的。”

账房道:“看来这四个后生尚未出浴堂,老爷你看,那个在大镜前梳头发的便是其中一个。”

马荣赶忙上前一把将那后生揪到狄公面前。

狄公温和地问道:“你们一伙中有个身穿黑衣黑裤,头戴黑皮帽的吗?”

那后生惊恐地望了望狄公,答道:“其实我们三个并不认识那黑衣黑裤的人。前天我们来这里洗澡时便见他在浴堂门首转来转去,像是在等候着什么人。今天我们来时,他便尾随着我们一同进了浴堂。”

“你能说出他的相貌吗?”

“他个子矮小纤弱,一顶黑皮帽戴得很低,我只隐约见他前额露出一绺卷发。他并不与我们答话。对,老爷,他的一对眼睛凶光毕露。”

“进了汤池之后你还未看清他的面目?”

“老爷,他大概是买的红筹码去单间小池了。我们三人在大汤池里都不曾见到他。”

狄公挥手叫马荣将那后生放了,转身命账房:“你快将黑筹码理一理,有没有缺了的。”

账房很快将一叠黑筹码查验了,不觉失声叫道:“老爷,果然三十六号黑筹码不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钉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