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钉案》

第16章

作者:高罗佩

中午,马荣、乔泰和朱达元三骑从山羊镇回到州府衙门时,衙门口正挤满了看审的人。

马荣道:“看来,马上就要升堂了。朱员外,随我们一并进去看看吧。”

陶甘已在衙门口等候,见他们三人归来,忙从仪门引入前衙正厅,择了个便利的角落站下。

陶甘说:“老爷已初步查清了几起案子的根由本末,此刻正准备升堂开审。”

狄公高高坐在大堂正中的案桌后,深绯色的官袍像一团熊熊烈火。他两眼射出尖锐峻冷的光芒,苍白的两颊瘦削了下去,脸色显然比昨天憔悴了许多。

狄公拍了一下惊堂木,说道:“潘叶氏被杀一案经本衙勘查追索,现已有了眉目。”他用眼睛扫了一下堂下侍立的衙卒,喝道:“将那物证取来当堂验过。”

衙卒会意,下去将一个大油纸包捧了出来,又用一张油纸铺平在案桌上,然后将大油纸包放在那铺平的油纸上。

狄公迅速将那包上的油纸褪下,露出了一个雪人的头。雪人的两只眼睛嵌着两颗闪闪发光的红宝石,正闪出一种不祥的幽光。

堂下一阵咨嗟,转而雅雀无声。

马荣、乔泰面面相觑,心中不禁狐疑重重。

狄公一言不发,两眼只盯住了朱达远。朱达元痴痴地望着那雪人的头慢慢走上公堂。突然他伸出手来大声叫道:“将红宝石还给我!”

狄公用惊堂木在雪人的头上轻轻拍了几下,雪珠纷纷落下,露出一颗披头散发的女人的头颅!

堂下看审的人一片惊慌。

朱达元泥塑木雕般站在公堂上,惘然失措。他很快明白了这一切的含义,抬头看了看狄公冷峻的脸,又看了看那颗可怕的女子的头颅。慢慢搞下手套,俯下身来在雪块上拣起了那两颗红宝石,放在他那肿胀成紫红色的手掌上。一面轻轻剔去粘在红宝石上的雪珠,脸上露出平静的微笑。

“美丽的红宝石,像血一样鲜红……”他嗫嚅道。狄公厉声喝道:“朱达元,你认识这颗人头吗?——快将你杀害廖莲芳小姐的详情从实招来!”朱达元从梦魇中醒了过来,两眼嫌厌地看了看那人头,默不作声。“朱达元,本堂再问你,叶泰现在何处?”“叶泰?”朱达元摇了摇头,接着他放声大笑。“叶泰,他……他也埋在雪里了。”狄公见状,示意衙卒上前将朱达元套了枷具,上了手枷脚镣押下公堂。堂下看审的人这才大梦初醒,哗然议论开了。狄公拍了一下惊堂木,说道:“杀害廖莲芳小姐的正是这朱达元,我怀疑他也杀死了叶泰。——这人头是廖小姐的,而潘叶氏则藏身在朱达元的宅府里,她是朱达元杀人的同谋!”狄公挥了挥手,堂下激动的人群乃静了下来。他续续说道:“今天早上本行搜查了罪犯朱达元的宅府,在他花园里的雪人头中找到了廖小姐的头颅,在一幢幽僻的房子里找到了潘叶氏。——现将潘叶氏带上堂来!”潘叶氏被押上了公堂,跪定在水青石板上。狄公道:“潘叶氏,你将你是如何勾搭上朱达元,又是如何伙同朱达元拐骗廖小姐,并残酷地将她杀害的详情—一招来。”潘叶氏慢慢抬起头来,低声招供道:“小妇人一个多月之前在市廛上一家首饰店里遇到朱员外,我见他买下了一对镶红宝石的金手镯,很是羡慕。我的丈夫太悭吝,从不与我打制金银首饰。谁知朱员外眼光竟看出了我的心事,出了首饰店的门,他走到我的身边与我攀谈了起来。他说他很有钱,家中金银无数,奴婢成群。他问我丈夫做何等营生,我回答说在南城根开一爿小小的骨董铺子。他呵呵笑道:‘原来就是潘夫人,知道,知道’,他说他常到我丈夫的铺子里买骨董,我听了很是高兴。他又问我他能否来我家做客,顺便挑买几件骨董。我一口答应,说哪日等我丈夫外出时便可过来相会。他欣喜若狂,当即将一只金手镯戴到了我的手腕上,临分手时又嘱我莫相负了。

“过了几天,我丈夫出外办货,我便将朱员外邀来我家。我做下了几味菜肴请他尝尝,两个也真是情投意合,只恨相见太晚。他将另一只金手镯也给了我,又给了我一把金发夹。他当时便提出要将我娶去做长久夫妻。他说他虽有八房夫人,但上面并无人拘管,丰衣足食,自不须说,穿戴装束的更不须发愁。至于我丈夫,他说只须给一笔钱就可以了。我丈夫是个窝囊废,跟着他那号人,日日粗茶淡饭,住那阴冷潮湿的破房子,胭脂花粉都不舍得买,哪还会有金手镯与我佩戴?再说,我平时辛苦积蓄点钱下来,又被我那兄弟叶泰拿去押赌。我想过这等艰难的日子有何意思,不如跟随朱员外去,也可图个后半世逍遥快活。他是个慷慨大度的男子,且体魄雄壮更胜潘丰十倍。朱员外又要我助他办理一件小事,我当然一口答应,随他吩咐。

“朱员外说他要请一个女子到他家去,那女子也早已同意,只是有个老婆子总是死死跟定了那女子,故她迟迟脱不得身子来。——一天,朱员外陪同我去市廛上,果然见到那女子。我几次努力去接近那女子,但碍于那老婆子跟随着形影不离,我们也只得作罢。”

狄公问:“你可认识那女子?”

“回老爷,小妇人并不认识那女子,猜想来必是一个妓女。几天后我们又去市廛,记得那天很冷,朱员外穿着狐裘皮袍,头上戴一顶黑皮帽。

“市廛的丁字街,正围着一群人看江湖艺人耍猴戏,那女子和老婆子也在人群之中观看。我挤进去凑近那女子耳边,按朱员外吩咐说道:‘姑娘——于相公要见你。’那女子一听,果然偷偷跟随我出了人群,那老婆子正看得入迷,并未觉察。于是我将那女子引到朱员外事先指定的一幢宅子,朱员外则跟随我们身后而来。进了那幢宅子,朱员外对我说三日后市廛上见,便将门关了,我只得独个回家。

“三天后,我在市廛上见到了朱员外,他说那女子愈来愈不像样,脾气很坏,故他想将那女子偷偷带到我家,教训她一顿。我说我丈夫午饭后即要去山羊镇买一件骨董,恐怕要两天才能赶回来,他说正好。

“当天晚上,朱员外将那女子装扮成一个尼姑模样带来我家。我正想上前同她说话,谁知朱员外将我推到一边,叫我去准备点酒菜。我只得独个去厨房。等我准备好了酒菜来卧房叫他们时,见那女子已被勒死在炕上。朱员外坐在一张凳子上,一不小心手粘着了那方茶几的新漆,正在使劲地擦拭。朱员外叹了一口气说道:‘那贱货不听我的话,自找死路。好了,既然她已死,且死在你的卧房里,你如何脱得这人命干系?如今只有一条活路,你快穿上这女子的衣服,与我一起回家,从此就藏匿在我家,做我的第九房太太’。说着,他迅速将那女子的衣服全部扒下,扔给了我,叫我赶快换上。我只得从命。他又从我手指上摘下银指环戴在那女子的手指上,想了一想,又拿下了指环上的红宝石自己藏过了,叫我去门外等候。“我在门外等了好久,才见他提着两个大包袱出来,说道:‘我怕人家认出那尸体不是你,故将她的头颅剁了下来,与你的衣裙鞋袜一并带去我家。从今后人人都道是你死了,而你正可与我做百年恩爱夫妻。’我叫道:‘你这傻瓜,你不看她这身装束打扮,正经是个未出嫁的姑娘,一个处女,而我……’他笑道:‘这贱货早已不是处女了,她与我家于康那小子早做下了手脚。你们两个身子都无瘢痕胎怀,肤色又相似,外人哪里分辨的出?’“于是我们两人再去厨房端来了酒食,天哪!我害怕极了,但朱员外他竟还有说有笑,很快便将那酒食全数吃了。洗了盘碟杯箸,将一切收拾齐整,乃偷偷乘黑夜爬出后墙溜走了。

“到了朱员外家,他将那装有人头的包袱扔在花园一角,带着我转弯抹角,曲曲折折走了好一阵,到了一个十分幽僻的所在。他说:‘从今后你就在这房子里住下,一日三餐自有人服侍,休得担扰。我明天再来看你’。我见那房间里屏帷床席,十分齐整。第二天一早,朱员外就来到我的房间里,问我他送我的金手镯收藏在家中什么地方了,说昨夜匆匆忙忙竟忘了一并取出带回。我告诉他那对金手镯放在衣箱的夹层里了。他说他将去我家将那对金手镯取回。我要他顺便将我最心爱的一件罗衫和一条狐裘皮袍也取回来,他答应了。但他深夜回家来时只带回了我的罗衫和皮袍,他说那对金手镯不知怎的竟不见了。我胆小害怕,要他陪陪我。他说他的手肿得厉害,要找大夫抓葯,改日再来看我。可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了。——老爷,我说的句句是实,但求老爷宽恩,超豁了小妇人。”

狄公道:“你与朱达元同谋拐骗杀人,手段残忍,依律当斩,快与我画押!”

潘叶氏画了押,泪如雨下。书记将录下的口供念读一遍。两名衙卒上前给她上了十斤重的大枷,押下死牢监候。

狄公又唤廖文甫上堂来,数斥道:“自古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女儿廖莲芳既已许配下了于康,因何变卦赖婚,拖延时日,迟迟不将女儿嫁出,致使弄出这般意外奇祸,悔之不及,做父母的都要于中汲取教训。我命潘丰将装有廖小姐尸身的棺材交付与你,你如今将这颗人头配了尸身择吉日做些法事盛殓安葬了。我将从朱达元的家财中拨出一笔钱来作为你的补偿。本衙委托于康代理朱达元的家财折算,家中浮财除分与他八个妻妾使各自归宁之外,余宅邸、田产全数籍没缴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钉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