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钉案》

第09章

作者:高罗佩

马荣、乔泰领命去后,洪亮、陶甘也去膳房进晚餐,狄公乃细细阅读书案上的一厚叠公文。

有人轻轻叩门,狄公以为是衙役送酒饭来了,忙传命进来。门推开了,进来的竟是郭夫人。

狄公微微一惊,忙道:“郭夫人请坐,什么风将郭夫人吹送到此。”

郭夫人向狄公请了安,便将女牢发送北镇军营妓之事向狄公作了详细禀报。——这最后一批女犯遣放完,女牢几乎全空了。

狄公深深感佩郭夫人的精明干练,也微微被她那意态风神撩起一点迷惘。

郭夫人禀报完毕,道了个万福,恭敬退出衙舍。

狄公忽想到他的三位夫人此刻也许已到了黄河边,正在第一个大驿站歇宿。

衙役送来了晚饭,狄公匆匆吃了,漱了口,用热水拭了脸。刚沏了盅酽茶呷了一口,马荣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

“禀告老爷,叶泰这厮中午出去后一直不曾回家来,只叶彬一人在家吃晚饭。听他家仆人说,他常与一些赌徒在酒楼饭馆里狂饮烂醉,到深夜才回家。此刻乔泰在那里监视着他的门

狄公道:“看来今夜监视他家也没有什么用处,你可叫乔泰回衙。反正明天早衙他要上公堂听审,届时再当堂拿获他也不迟。”

马荣走后,狄公心里很是不安。他隐隐感到叶泰的事还有许多枝节,保不定他酒楼饭馆狂饮烂醉后再去那绝密所在虐害廖小姐。此刻或许正在去那里的路上呢!他那顶黑皮帽在人群中最易被认出的。突然狄公想到上回在城隍庙附近见到他,好像正戴的那顶黑皮帽。

狄公站起来去衣橱里拣了一领旧皮袍,又换了一顶帽子,背上了衙舍里那个旧葯箱,装扮成一个江湖郎中的模样,悄悄从后院花园的角门溜出了街府。

天漆黑一片,北风渐紧,彤云低沉,雪片像鹅毛一般纷纷扬扬,远近人家都关闭了门户,连狗吠的声音都很少听到。狄公匆匆向城隍庙赶去,一路上几乎没有行人。

城隍庙四周寂静一片,庙里的香火都熄灭了,哪里去找那顶黑皮帽?狄公不禁苦笑了起来,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烦恼。他穿入一条小巷,认得从小巷穿出头,转个弯,过孔庙便可回到州衙正门了。

突然,前面暗黑的屋檐下传来低微的哭泣声。狄公停住了脚步仔细寻觅,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坐在冰冷的石阶上抽泣,小小的脸蛋冻得通红,头上身上都落满了雪花。

狄公赶紧上前将那小女孩抱起在怀中,用皮袍一角将她裹紧。不一会,小女孩感到了温暖不哭了。

“小姑娘,你爹爹、妈妈管你叫什么?”

“梅兰。”小女孩答道。

“对,你是不是叫王梅兰?”

“不,我叫陆梅兰。”小女孩撅起了小嘴。

“对,你爹爹对你很好,常买糕给你吃。”

“不!你瞎说。我爹爹死了,我妈妈在店铺里卖布。”小女孩很是失望。

狄公笑道:“我知道了,你妈妈开着爿棉布店。那么,陆梅兰,你家就在城隍庙旁边吗?”

小女孩点了点头:“在一只石头狮子对面。”

狄公记起城隍庙正门对面是有一爿棉布店,于是抱起小女孩便向城隍店走去。

“我要妈妈给我看看那只猫。”陆梅兰又打开了话匣。

“什么猫?”

“那个大叔来我家时,嘴上总是说猫啊猫啊,你这只猫啊。——你不认识那大叔吗?”

狄公纳罕,问:“那大叔常去你家吗?”

“不常来。来的时候总是夜里,我都睡了。我问妈妈猫在哪里,我要猫玩,我最喜欢猫了。妈妈听了十分生气,又骂我又打我,说我是做恶梦,家里哪来什么猫。真的,我听见那大叔与猫说话哩。”

狄公叹了一口气,他猜出那寡妇必是搭上了汉子。

狄公又问:“你家里除了妈妈还有什么人?”

“没有人了!我夜里睡觉总做恶梦,很害怕。”

狄公寻到了“陆记棉布庄”,轻轻敲了一下门。

门很快开了,闪出一个妖艳的妇人。她打量了一下狄公,恶狠狠地问:“你这个野郎中将我女儿拐骗到哪里去了?”

狄公一愣,平静地答道:“你女儿迷了路,在一条小巷里哭泣,我将她领了回来。她穿得太单薄,恐怕受冻了。”

那妇人咧了咧两片尖而薄的嘴chún,讥讽道:“卖你的假葯去吧!还来管人家的闲事!”说着将小女孩一把拉进屋去,“砰”一声关上了门。

“好一个厉害的女人!”狄公耸了耸肩。

他折回大街,慢慢向衙门走回去。猛听得后面一阵穿着马靴的急步声,回首却见马荣、乔泰正急急忙忙向衙门跑去。

乔泰先认出狄公,慌忙叩见。狄公见他满头大汗,惊问:“出了什么事?”

马荣抢着答道:“老爷,蓝大哥被人毒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钉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