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钟案》

第20章

作者:高罗佩

谯楼刚起更,狄公五人已装扮妥当偷偷溜出衙院角门上了街。披星戴月匆匆向圣明观急趋而来。

圣明观外阴风凄切、漆黑一片。四周虚寥静寂,了无人影。——果然巡官已将沈八一伙撵走了。

狄公命陶甘将圣明观右首耳门上的大锁打开,撕去封皮,好让大家进去。

陶甘用撇人石点亮了灯笼,摸上白石台阶,细细看了耳门上那把大锁,一面从腰间摘下他那柄叫做“百事和合”的钥匙,插进锁孔左右几下一拧,“咔嚓”一声,果然打开了那把几乎锈烂的大铁锁。又用力一推,耳门“轧轧”几声,便开大了。

陶甘沾沾自喜,轻轻叫道:“老爷请进。”普慈寺他未能查出香阁的暗门,一直引作自己的羞耻,如今总算补了过失。

狄公及洪亮、乔泰、马荣迅速蹑进了耳门,马荣随手又将耳门关合。

陶甘擎着灯笼在前面引路,山门内一条平正的青石板路直通中央的三清圣殿。两侧野草萋萋,断砖碎瓦一片,石板的缝隙间也长出了一二尺高的萧艾。

三清圣殿的神橱上下积满了尘土,供案和地上还可看到耗子爬过的印迹。穿出三清圣殿,右侧见是一幢高大的殿宇,殿内建立九星雷坛,雷坛周围塑着神将若干:怒目裂齿,形象可怖;左侧便是阎罗十殿。殿内仿照释门十八层地狱说建起阴间的十层地狱,锯身犁舌,油烹刀割,种种酷虐,不一而足,—一雕塑得神气逼真,令人毛发森然,不寒而栗。

青石板路尽头是大钟殿,大钟殿内外雕画得金碧五彩,富丽堂皇。殿内正中是一四方石头平台,平台上端正搁着一口高丈余的大铜钟。大铜钟的盘龙顶钮虽未钩挂在巨梁上,四面四根朱漆大柱却微微向中央倾歪。——圣明观封闭前,这口大铜钟原是悬空垂挂的,如今荒废多时,不知谁人已将它放下,搁在石头平台上。大铜钟呈青绿色,外面雕镌着古色古香的饕餮纹和夔纹以及一组组阴阳八卦的图案。

大钟殿后是一个荒芜的花园,花园里尽是蝙蝠屎、蜘蛛网。野蜂窝,居然还有狐狸足迹。花园两边是昔时众道人的净室,隅角里还有一间厨房,如今早破败不堪,门里门外长满了荆棘,野草。花园正面到底是一堵高墙,看来这堵高墙是圣明观的最后界限。

狄公走进那间厨房,忽见后墙角又有一门,心想此必是圣明观的后门了,正不知出这门外是什么地方。陶甘将门用力一推,门外竟又是一座大庭院!庭院中间青石板道十分齐整,缝隙间并无一根野草长出。两边各有一幢修葺得焕然一新的楼阁。此刻这里如个坟场一般,楼阁里也无人迹走动。但显然不久前还有人住在这里,并且时时洒扫修饰。

洪参军深感诧异,不禁嗫嚅道:“作怪,作怪,这座庭院道士们究竟派作何用?前不久又不知谁住的这里?”

这时一片黑云正遮没了月亮,庭院内外忽如黑漆一般。陶甘弯下腰来正待剔亮灯笼,忽听得“砰”一声庭院隅角的树丛后似有人关合了一扇门。

狄公机警,抢过陶甘手中的灯笼迅步跑上前,见那隅角处果有一扇木门。木门无锁,狄公推开木门见是一条幽暗的走廊。正踌躇间,忽又听得清晰的脚步声,接着又是“砰”的一声。——又有人猛然关合了一扇门。狄公飞步穿过走廊,迎面被一扇沉重坚厚的大铁门阻拦了去路。

陶甘上前,抚扪着那铁门琢磨了半晌,不禁丧气地摇了摇头:“老爷,这铁门没有钥孔,没有挂锁,连条缝隙都找不到。”

马荣焦急道:“这铁门倘若打不开,那个监视我们的王八羔子可要滑脱了。”

狄公慢慢捋了捋胡子道:“我们还是回到那楼阁看看吧,这铁门看来一时撞不开。”

他们只得回到那条走廊,站在庭院里仰望起两边的楼阁来。

狄公道:“这楼阁无疑是观中的道人藏经书的所在,我们此刻不妨上楼去看看,都有些什么经书藏着。”

他们盘旋阁梯上得楼来,才见楼阁里空空如也,并无经橱和书箱。地上铺着厚厚一层芦席,看似像个库房。

马荣惊异道:“莫非道士们也在这芦席上练刀枪、斗角力,你们看墙上还有挂刀枪的铁钩哩。”

乔泰道:“这里莫不潜藏着一伙凶徒匪盗,专干那号没本钱的营生。”

狄公脸色阴郁道:“此言甚是。我见这楼阁清扫得十分清洁,芦席上连一点尘土都没有,这帮歹徒分明是最近几日才逃离这里的。对,他们还在这里留下了人,至少留下了一个,那个适才监视我们又逃到铁门里去的便是。——可惜只不知那铁门外是什么地方。今夜我们不如回去,明日带了器械再来这里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翻腾搜索一遍。陶甘,离此之前,你且将一张封皮贴在那铁门上,明日来时亦可知那铁门是否被人打开过。”

陶甘点头,便从袖内取出两条白纸封皮去那铁门上下边缝上贴了。众人乃轻步回到了那庭院。转到大钟殿门口时,狄公猛然想起那大铜钟平日应是悬空挂起,今夜却因何放下在石平台上,会不会——会不会这铜钟底下藏匿着什么机关。他停下了脚步,略一迟疑,向洪参军点了点头便转折进了大钟殿。

洪参军蓦地一惊,问道:“老爷因何又去看那铜钟?”

狄公道:“我疑心铜钟下有什么机关。你看铜钟上的顶钮原应是挂在那大梁上的,快,马荣、乔泰,你两人快去找几杆铁棍来,将这铜钟撬起来看觑一番。”

马荣、乔泰去了半日,各持一杆铁棍又匆匆回到殿内。马荣性急先将铁棍从从微微撅起的荷叶似的铜钟边缘插了进去,一头搁在他那宽阔的肩膀上,狠命一抬撬起了一寸高。乔泰马上用铁棍插入接应马荣,两人用力抬撅,铜钟被撬起离地面约有半尺。马荣气咻咻叫道:“快垫上石头!”

殿内并无石头,两人泄气只得又放下。陶甘、洪参军慌忙奔出殿门去那九星雷坛边上搬来一个石鼓。马荣、乔泰两人又重新将铁棍撬起了铜钟,狄公、陶甘上前帮忙用肩头顶上。四人用力将铜钟撬起了约一尺高,洪参军用力将那石鼓垫入铜钟边沿之下。

洪参军赶紧又掏出撇火石将一支蜡烛点亮,移近铜钟底下一看,不禁吓得猛退了两步。

狄公睁眼一看,也不由倒抽了口冷气。——铜钟下直挺挺躺着一具齐正的尸骨!

他脱去长袍从洪参军手里接过蜡烛,趴倒地上爬进了铜钟底下。洪参军、乔泰、马荣也跟着往里爬。

陶甘手上擎着灯笼正待也要爬进去时,狄公回脸道:“里面已挤满了,你且在钟外守候,有事亦可接应。”

铜钟底下满是尘土,雪白的尸骨令人心惊胆寒,双手双脚处的铁链满是锈斑。

狄公常年侦刑勘案,这验尸辨骨之道颇亦精熟。他细细验看了每一根尸骨,皆完好无损,只除是左臂胛节骨转下曾断裂过,接合时疏忽,稍稍错了位。他捋了捋胡子,叹道:“这个可怜的后生是活活饿死在铜钟里的。”

洪亮突然在尸骨下的尘土中拣起一片闪闪发光的金锁。

“老爷,看这金锁!”

狄公接过金锁,挪近烛光下细细观看。金锁正面镌着“长命百岁”四个篆字,背后却单镌着一个“林”字。

洪参军自语道:“这死人分明是梁珂发了。却如何金锁上刻着个‘林’字?”

马荣道:“这有何难解?那林藩将梁珂发推入这铜钟底下时,梁珂发虽被铁链套了,总也要拼死挣扎。故一时扯下了林藩颈下挂着的这锁片,而林藩却末知觉。

陶甘在铜钟外听得里面拾得了林藩的金锁,心中好奇,也不由猫下了身子,钻进了铜钟里。

狄公道:“这尸骨如是梁珂发了,林藩的罪名可以确立。我此刻乃想起来了,林藩的宅邸与这圣明观很可能便是一墙之隔。——那扇大铁门后正是林宅!”

陶甘插话道:“那藏经的楼阁如是林藩一伙屯积私盐的所在。圣明观里的众道人撤去后,林藩便私下将他的宅院与圣明观连作一片了。只不从正面山门进出而已。”

狄公点头道:“陶甘的判断甚有道理。明日早衙便传审林藩,倒要看他如何抵赖这杀人之罪……”

突然,铜钟下的石鼓滚脱了出去,“澎”的一声巨响,大铜钟落下,将狄公五人全数罩盖在下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铜钟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