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钟案》

第24章

作者:高罗佩

午衙前,州衙大门外又挤满了濮阳城好事的百姓,黑压压的人群低声传说着半夜圣明观里那口大铜钟的种种奇闻,一个个面红耳赤,神思奋飞。沉重的正衙大门刚拉开,百姓便如同潮水一般涌进了衙院外厅,又去两廊庑下各拣了个好位置立定了,只等狄老爷升堂开审。不待衙役吆喝,竟自秩序井然,绝无大声喧哗者。

内衙一声铜锣响,三通鼓毕,八名衙役雁行而出。狄公头戴蝉翼乌纱帽,身著深绯色海云捧日公服升上高座。衙役参拜唱唱,按班就列,各执火棍、板子,听候差遣。

狄公抬眼大堂上下遍扫了,拍了一下惊堂木宣布开审,提正犯林藩。衙役接过令签,片刻便将林藩押上了公堂。狄公见林藩须眉星星斑斑花白,满脸青紫肿块,额上还贴着一方黑膏葯。一夜折腾下来,添了许多老态。

狄公厉声道:“林藩,今日被押上公堂,可知罪么?”

林藩冷漠地抬眼望了望狄公,苦笑摇头。他并不想作无益的抗争,但显然也不愿认输。

“回老爷,小民一向谨言慎行,知礼守法,正不知犯了何罪,受此凌辱。”

“林藩,本堂不忙点破你二十年来的罪恶行迹,今日先与你看一件东西。”说着将那片“长命百岁”的金锁扔下案桌。“当”地一声正掉在林藩的脚跟前。

林藩睁眼看了地上那金锁,不由双眼放出异样的光采。他弯腰一把将金锁拾起,挪到眼前细细端详,禁不住心潮起伏,老泪纵横,将金锁贴到了脸面上。

狄公示意,衙役上前一把将金锁从林藩手中夺过,小心放回到案桌上。

林藩脸色转青,睁大了一对灰眼睛,尖声叫道:“老爷,这金锁哪里得来?快将金锁还与我,还与我!”——这声音又凄厉又悲怆。

狄公喝道:“林藩,快将你如何屯贩偷运私盐之罪与我招来!”

林藩鼻子里哼了一声,脸上挂起一丝冷笑。

“老爷怎可厚诬小民屯卖私盐,有何凭据?”

狄公大怒:“先与我打二十板,再传证人上堂质对!”

衙役两边答应如雷,上前按翻林藩,不轻不重打了二十板。林藩究竟上了年纪,不由声声惨叫,苍白的脸上沁出豆大的汗珠。

“林藩,我这个证人与你一样,非得挨二十板子才肯作证。”

林藩被狄公弄糊涂了,一对发红的眼珠紧盯着狄公。

衙役下堂去抬上了两卷厚芦席,又将一张黑色油纸小心铺在水青石板地上。

狄公道:“将两名证人各打二十板,再令开口作证。”

堂下看审的人群一个个翘首肢足,伸长了脖颈。

衙役两人各扶起一卷芦席,另两名衙役抡起板子向芦席狠狠拍打。纷纷扬扬,细白末子沙沙地落到了黑油纸上。

书记桌上洪亮、陶甘恍然大悟,相视一笑。

狄公厉声道:“林藩,快用舌头去尝一尝那是什么。”

“盐!”——看审百姓禁不住异口同声叫了出来。

“这便是林藩私屯私贩的盐!——一包一包的私盐就屯储在圣明观的藏经楼里,这芦席是用来垫放盐包的。日长月久,故沾了许多盐末。如今一顿扑打,便开。作了明证。铁案如山,林藩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衙役已将撒落的盐末聚起,竟堆起小小的一座盐丘。一个衙役用手抓了一把往林藩嘴里一抹,林藩只觉苦咸十分,不由吐了出来。堂下百姓高声喝彩,爆发出一阵阵鼓掌。

狄公拍了一下惊堂木:“肃静!肃静!”

“林藩,昨夜你为何偷偷放下大铜钟,图谋杀害本堂及众衙员?”

林藩铁青了脸,轻声答道:“昨夜,小民在宅院内绊了一跤,摔伤了身子,故一直没有出过家门一步,如何会放下大铜钟谋害老爷呢?小民偷运私盐是实,这图谋老爷性命之罪不敢虚认。”

狄公脸一沉:“传证人沈八上堂!”

沈八战兢兢被带上堂来。林藩斜着眼睛一看,见沈八身上那件黑褂子猛吃一惊,不由转过脸去。

狄公问:“沈八,你见过这人么?”

沈八道:“回老爷问话,这人正是昨夜鬼鬼祟祟从圣明观内溜出来的窃贼,我险些儿不曾生擒住他。”

林藩大怒:“老爷休听他胡言乱语,诬陷好人。他乃真是个窃贼了,他此刻穿的这件褂子便是小民身上的,内里还有小民的印章哩。”

狄公笑道:“如此说来便好。林藩,实告诉你吧,此人昨夜将你的行径全数看在眼里了。他亲见你溜到圣明观大钟殿内,乘我们俱在铜钟下勾当,你偷偷撬脱那石鼓,将我们全数压在铜钟底下。——这不是图谋本堂性命又是什么?”

林藩无言以对,垂下了头,心里认定那沈八必是衙里收买的无赖,或便是做公的化了装。既然自己行迹全被官府看破,不如全招了吧。劫数如此,吉凶传诸天意,何苦再费词辩赖。

狄公道:“图谋朝廷命官性命,便是谋逆,谋逆该论何罪,刑典上自有明文,本堂毋需多说。”

林藩喃喃道:“老爷明察。昨夜……昨夜,万万没想到是老爷钻入铜钟底下,我只以为是窃贼。小民哪敢图谋老爷性命,忤逆朝廷。”

狄公问:“石鼓可是你亲手撬脱?”

林藩嗫嗫:“是,是,这个小民不敢抵赖。”

狄公道:“这就是了,快与我画供。”

林藩不敢违抗,抬起笔在供词上画了押。

狄公一示意,衙役将梁夫人带上了公堂。

“林藩,你再抬头看看,眼前站着的是何人。”

林藩懵懂中还未明白过来,猛听得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喝道:“林藩,你看看我是谁?”

梁夫人直挺挺站在堂前,积年的重压似乎此刻全部脱卸,她眼睛里闪烁出亮光,脸上泛起了红润,一时间似乎年轻了不少。

林藩呆呆地瞅着梁夫人不由得混身战栗,一对枯黄灰涩的眼珠凸得老大,两片无血的嘴chún噘动了几下,却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梁夫人擦了撩垂下到鬓边的几丝花发,二十多年恚恨只迸出了悲怆的几个字:“林藩,你……你……你杀了你的……”

突然她哽噎住了,双手蒙面,低声地抽泣起来。

“你……你杀死了你自己的……”

她悲痛地摇了摇头,泪如雨下。愠怒化消,积恨冰释,身子摇晃了起来。

林藩恍若有悟,他的眼睛湿润了,刚待要伸手去扶梁夫人,两边衙役上前一把将林藩的双手擒住,脚镣手枷铐了,迅速将他押下了堂去。

梁夫人昏厥在地,不省人事。

狄公一拍惊堂木:“退堂!”

看审的人一个个都呆若木鸡。只觉审判未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铜钟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