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钟案》

第07章

作者:高罗佩

且说马荣领了狄公之命,回到衙舍将自己装扮成一个游民模样,偷偷从州衙后花园的角门溜到了大街上,混在人群中专拣那乞丐成群的腌脏去处晃荡。街上行人见他一脸横肉,来势凶蛮,多有纷纷走避的,那沿街叫卖的小商贩见了他都将货物藏过一边。马荣心中不觉暗暗好笑。

渐渐马荣觉得有些失望。——他遇到的都是些真正的乞丐、闲汉、小偷,并不曾见得一个游方野僧或意图出脱金钗的有疑嫌的无赖。

天快黑下来时,马荣在一个小摊上买了一碗酸酒灌下肚,乘便与那卖酒的闲聊了几句,才得知本城的歹徒、无赖都常去光顾“红庙”。马荣知道市井无赖、流民乞丐一般都喜欢在荒寺野庙中做下安乐窝,只不知道这“红庙”究竟是什么庙,因为大多寺庙的山门都是漆成红色的。他略一转念,伸手拦住了街上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命他将自己带去“红庙”。那小乞丐二话不说便引着他穿街过巷,曲曲弯弯来到一座道观前。马荣见那道观的山门果然漆得血红,便放了那小乞丐,小乞丐挣脱了手,飞也似地逃去了。

道观很破旧,山门的重歇山檐上都长出了一尺多高的野草,道观前两侧各有一排歪歪斜斜的木棚。昔时是小商小贩及卖卦算命设摊的场所,如今都被闲汉、无赖、乞丐、小偷们占了。木棚里外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气,昏暗的夜空下只见一个卖炸油糕的小摊,小摊一侧的墙上燃着一个火把,火把下几个赌徒正围成一圈蹲着掷骰子。

马荣慢慢走上前去,摸出一枚铜钱买了个油糕吃了,便站在一边看赌钱。这时他才发现靠墙根的一个酒坛子坐着个面目可憎的彪形大汉,乱蓬蓬的头发和胡子上沾满了油腻和尘土。他正低着眼皮看赌钱,一面用手搔着凸鼓鼓的大肚皮。

马荣正在腹中打草稿,如何上前搭讪,不意那大汉倒先大声发了问:“老弟打哪里来?有什么礼物奉献给圣明观的玉皇大帝?呵,那件长袍倒也值好几文铜钱,哈哈……”

赌徒们顿时一齐回头望着马荣,眸子里闪动着邪恶的光芒。其中一个已从腰间掣出一柄牛耳尖刀,一面用拇指试了试锋刃。那为首的大汉从酒坛子上站了起来,咧着嘴“格格”地笑着。马荣心中明白,这帮歹徒想要剥下他的那件破长袍。他暗中摆好迎战的架势,恭候着第一个敢上前动手的无赖。

大汉果然一拳飞来,马荣闪身避过,伸手却拧住那大汉的一条胳膊,两个指头只轻轻一按,那大汉一声嚎叫,顿觉全身麻痹,动弹不得。那持牛耳尖刀的小无赖猛向马荣背后刺来,马荣早已觉察,飞起一脚,正中那手腕,尖刀飞离三尺外啷铛落地。马荣一足踩住那无赖的脚背,小无赖一声惨叫,已踩碎了脚背上几根细骨头。一面顺手将那大汉向墙根一推,大汉狗吃屎合扑在地上。

马荣冷笑一声,用脚尖挑起那柄牛耳尖刀,一把接住,拈在手上把玩了一阵,吓得四个赌徒一齐跪下叩头求饶。“老爷莫动肝火,饶命则个。”

马荣将那柄牛耳尖刀远远一掷,开言道:“众位弟兄,在下虽是粗人,也略知江湖大义,拳头不伤讨饶之人。快快都与我站起!”

四个赌徒站起,那为首的大汉也哼哼唧唧站立起来,嘶哑着嗓子说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敢问英雄尊姓大名,好教弟兄们仰望。”

马荣笑道:“在下名唤雍马,专一做小本钱买卖。走南闯北,很是逍遥自在。今天一早我遇见一个阔佬,十分看中我的货物,留下三十两银子将我货物全部买下。为之我特赶来这圣明观奉敬些散钱与玉皇大帝,消灾祈福。”

一番话说得众无赖捧腹大笑。马荣这行话的意思是:他干的是没本钱的买卖,今天有幸拦截了一个商客,抢夺得三十两银子,特来此地快活消受。

那大汉献媚地问:“雍大哥可曾吃了夜饭?”马荣答曰不曾。大汉赶紧去那小摊上抓过几块炸油糕和一把大葱,大家蹲在火把下津津有味地啃嚼了起来。

大汉名叫沈八,自称是濮阳城乞丐行会的团头。这里圣明观原先香火也十分蕃盛,后来因观中的一位住持犯了姦婬偷盗的大罪,被官府冯刺史封了观门,驱赶了众道人,故顿时冷落了下来,至今观门仍关闭着,观里已荒废破败不堪。沈八与他手下的人两年前来此观前筑起了安乐窝。圣明观一废,观前那两排木棚里的摊设都散了。沈八说圣明观四周甚是清静,尽管它离城里热闹的市里不远。

马荣向沈八吐露他为手上这三十两银子发愁。那个被劫的商客必已去州衙报了官,他倘使提着个沉重的包袱行走,容易被衙里的缉捕、差官识破。所以他决意将这三十两银子换买了金首饰以便于携带,不会吃人拿获。他说即便蚀损些银子的分量也值得。

沈八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雍大哥,这倒真是个两全的法子,只是金首饰不易撞见。说来也惭愧,小弟活了这么多年,连一枚真金的戒指都没见着过哩。”

马荣道:“有时贵妇人不留意会从轿内掉下一件小小的金首饰,恰巧被一个小弟兄拾着。这样的事时常会撞到的。你的弟兄们一旦遇着有金首饰,如金钗,金手镯、金戒指之类发卖的,还烦贤弟为我留意捎个信儿,作成我的好事为是。”

沈八搔了搔大肚皮,似乎很有些为难。

马荣会意,赶紧从衣袖中取出一两银子放在手心上搞了掂,说道:“贤弟助我作成好事,我就将这一两银子酬答。”

沈八眼睛一亮,一把从马荣手中抓过银子咧嘴大笑道:“愿老天开眼。——明天晚上烦大哥再来这里听信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铜钟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