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寺》

第12章

作者:高罗佩

狄公赶忙回到府邸,见了名帖,果然是吴宗仁的续弦夫人周氏求见。心想这不早不晚,不先不后,他夫妇两个同时来求见我们夫妇两个,可见白玉失踪之事,内里多有蹊跷。这吴夫人也必有许多话头要瞒过吴宗仁。于是他安排狄夫人在内房接见,屏出一应丫环侍婢,他自己则躲在屏风后偷听。

周氏身穿一件浅蓝云幅线绉夹衫,下面是绉青镶花纱裤,系着条月色秋罗带,袅袅摆摆进来内房,见了狄夫人赶忙跪拜磕头。那堆迭得如小山般高的发髻颤颤摇摇,珠光射人。

狄夫人上前搀起周氏,让过座,自己动手沏了一盅太湖碧螺春端上。一面笑道:“吴太太见笑,我从来不同衙中事,绝少会客。今日要见吴太太,不便让丫环捧杯,这样倒更显得如姐妹一般,不见生分。吴太太有什么话儿尽可说来,省得丫环们嘴快,四处传去。”

周氏点点头,又表谢忱,咽了口唾水,乃开言道:“本不该唐突乖张,困扰太太,只是心中一块大石悬着,坐卧不宁。今日一早我的丈夫吴宗仁到衙里来求见狄老爷,告我杀了他的宝贝女儿白玉。”

狄夫人大吃一惊,茶水泼洒裙襟,一时口眼呆愣,半晌接不上话头来。

周氏倒慌了,怕是吓坏了狄夫人,不是耍处,忙转口道:“太太也莫要吃惊,宽恕我生性鲁莽,出口没遮拦,话儿转不过弯来说。”

狄夫人方定下神来,委婉问道:“府上究竟发生了何事,如此惊惶狼狈。你家主如何告你杀他女儿?望太太原原本本、仔细说来。”

“我丈夫前房死去时遗下一个女儿,名唤白玉,百般娇宠,溺爱无比。这丫头年纪渐大,心思便多,整日里害相思似的,长吁短叹,痴想男子,全没良家体段。嗣后我果见她私下与野汉子往来,便告知我丈夫。谁知我丈夫非但不信,还以为是我有意污毁她名声,数骂我一顿。果然,这小蹄子与野汉私奔了,倒正是逞了他的脸!这吴宗仁理应明白自己女儿是什么行货,可他反诬我杀死了白玉,藏尸灭迹。忽又说我绑却了她,卖去勾栏行院。胡乱编派,血口喷人,叫我如何忍下这口恶气?偏偏还抢先来衙门告状,使这促狭来奈何我。”

狄夫人强自镇定,转思道:“吴太太只需报出那野汉子的姓名来,不是真相大白了吗?官府亦可循迹追缉。”

周氏眉尖一攒,长叹一口气道:“但凡世间的婬薄女子都鬼灵得出奇;任你十二分精细,百般刺探,绝不吐漏一线影声儿,真可谓咬断铁。即便窥破捉住,吃她几句,左话儿右说,十个九个都着了道儿,被她哄过。更何况我那丈夫本不信女儿秽迹,只认是我诋谤,待到头真出了事还一味疑心我暗害了她。——我虽然是捕捉了三分形迹,终未拿实,如何晓得那野汉子的名姓?”

“那么,白玉小姐逃奔那夜,吴太太又在哪里呢?”

周氏拍腿道:“偏偏我那夜不在家,我去看望一个旧亲眷了。故此我丈夫一口咬定是我做的手脚,设了陷阱。”

“你的亲眷可以向吴先生明言那夜你的去踪,这事本无胶葛。”

周氏面露难色:“不瞒太太,那夜是舍下的家仆杨茂德送话儿我去的,时辰一差,并未见着,便匆忙回家了。”

“那杨茂德不是正可以作证吗?”

“不行,我丈夫已经辞退了他,并不是他有什么不轨之举,而是疑心他与白玉有私情。白玉曾百般勾引他,言语撩拨,厚颜无耻。可这杨茂德倒真是个铮铮男子,堂堂风骨,坐怀不乱,不屑一顾白玉之丑态。白玉也没可奈何,只得转思他人。”

狄夫人吟哦一声:“原来如此。——吴太太既是没人可以作证,这事在公堂上恐有艰难。”

周氏道:“唯求太太在狄老爷面前进一言,将这许多委曲告知。我丈夫再敢胡乱投讼,迷惑视听,也捱不动太太堂正之议。”

“吴太太之言差矣,狄府明有祖训,内闱不许过问衙政。太太既有许多难言之衷曲,何不上公堂当面质对,谅你家主也无力诉胜。”

周氏堆起笑道:“这个自然。有你太太上面作主,一言兴邦,好叫我亦有个存站辩诬之地,日后还望太太庇护。”说罢敛容,站起告辞。

狄夫人也不挽留,一直送到花厅回廊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光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