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寺》

第17章

作者:高罗佩

bordercolordark="#ffffff" cellspacing="0"cellpadding="0" bordercolorlight="#ffcc00" class="p5">

“幽灵!”马荣被符咒镇住似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梦魇般呆立了半晌。忽地他想起那夜就是这个白色的幽灵指引他寻着了古井,发现了沈三尸身。今夜莫非这善心的幽灵又来暗中襄助我破案么。想到此,反壮了胆魂,拔腿尾随那幽灵慢慢前行。

幽灵迤逦曲折走了一阵,过了一个月洞门,回头朝马荣看觑。忽然她立定了身子将两条长袖高高举起,在头顶环成一个半圆,头上的长发四散披下。马荣吓得立即止步,猜不出这幽灵究竟要干什么。正没理会处,一声巨响,月洞门崩坍下来,扬起一片尘土,白裙幅一闪,幽灵也倏忽不见了。

马荣连声喊“侥幸”。——显然那幽灵适才的姿态是警告他,倘使再冒失追随,顷刻便有灭顶之祸。——马荣距离月洞门只三五步光景了。

他抖了抖幞头上的尘土,正要穿绕过那堆瓦砾,忽觉有人扯他衣角,心中一惊,只感五内冰凉,双腿发软。

“邵大哥,怎么了?”——春云不知什么时候也翻越进了后墙,一直跟随了他。

马荣惊魂甫定,见是春云,放下心来。刚待开口问话,忽见瓦砾堆后一个黑影闪进西偏殿,他立即拔步紧追。

月色朦朦,星斗寥落,寺院内景物依稀可辨。马荣从花径一角跳上西偏殿台阶,忽见那黑影又穿入后殿。马荣也跟进后殿,殿内漆黑一片,不辨五指。正觉踌躇,忽又听得吱轧一声响,黑影已窜出殿门,三脚两步,倏忽潜入前面的大雄殿。

马荣曾进过大雄殿,适才又熟记了春云那平面图,故黑暗里行动并无挂碍。他摸索到大雄殿内神坛右角,轻轻褰起帘幔,闪身躲入壁龛,借着月光穿过圆形气窗的弱光监伺那黑影的再度出露。

忽然他听得神坛前吱吱格格有声,似有人在转移供桌。马荣轻声蹑出壁龛,摸向正中佛像,慾图从莲花座后细细窥察。忽的一道白光从左面飞来,马荣眼尖,急忙闪避,只听得当啷一声,竟是一柄匕首。

马荣心中怒骂,探头再看,那黑影已迅步穿出大殿前门。

他大喝一声:“贼徒往哪里跑!”跳下便追。刚到殿门边,被一根绳索绊倒,合扑跌地,只觉眼前金星乱飞,chún鼻痛裂,手腿酥麻。待挣扎站起再追时,那黑影早已奔越出山门,不知去向。

马荣骂声不绝,只怨自己鲁莽行事,功败垂成,致令凶贼脱逃。他捂住疼痛的嘴脸细看时,原来绊倒自己的竟是一条柔软的绳梯,绳梯两头还各扎就一个铁钩藜。他叫了几声“晦气”,只得循原路走出后殿,见春云正盘腿坐在墙角等他。

“娘的,那贼囚根子滑脚倒甚利索,三转两转,便没了影踪,反弄得我跌了一跤,还险些儿被他那匕首掷着。”马荣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只觉chún吻间撕裂般疼。

“春云姑娘,我先送你回清风庵吧。”

春云点了点头,依偎了马荣慢慢回转清风庵。到了庵里,见宝月的云房寂静无声,仍无灯火,遂放心走回自己的屋子。

马荣重新又回到紫光寺山门外,打了个唿哨,却不见方景行前来,心想那小厮果然也遇了害。遂一步步摸进树林深处寻找。踅过一株硕大的罗汉松,马荣突然一脚踩空,身子趑趄倒地。忍不住破口要骂,只觉chún舌疼痛,哈哈一下也不吱声了。待要站起,睁大眼一看,忽吓得头毛倒竖。

身旁两步,正滚动着一颗血污满面的人头!——原来他摔倒时身子撞着了那颗人头,致使滚动。踩空处原来是新掘的一个浅坑,依着情势,像是有人刚从泥中将人头挖出。

马荣大胆细看了那人头。——谢天谢地,不是方景行的。那么,这人头应是杨茂德了!

“杨茂德的头却原来埋藏在这儿,叫我们好找。但凶手为何又想着将它掘出?”马荣禁不住疑云满怀,遂四下细看起来。果然前面不远处,约十来步外正躺着一个人,还在微微呻吟哩。

方景行昏迷未醒,他的护甲裂了一道口,里外血渍一片。凶手显然是乘其不备,用匕首将其刺伤。马荣只得又赶回清风庵请宝月、春云先行救护,自己则立即下山回衙门去禀报狄公。

马荣将他在清风庵紫光寺的一番苦斗说完时,狄公露出喜悦,称赞了他一番。——案情看来有了转机,但马荣吃苦委实不小。

方景行在宝月、春云的抢救下终于苏醒过来。据他说,他在巡查时,偶尔听见林中有掘土声音,待走近一看,却见新挖的土坑边有一颗人头。他正要回身便遭袭击,险些儿丧了性

命。

狄公沉吟半晌,道:“这凶手为何如此迫不及待?两三天里便杀了沈三、杨茂德,又袭击了方景行,勒死另一名衙卒,马荣你自己也险些吃他暗算。——这急不可耐的举止,端的可疑。”

马荣摇了摇头,洪参军瘦削的老脸上露出忧郁的神色。

狄公继续说道:“凶手既是携来了带铁钩藜的绳梯,想来那金锭藏匿在高处,需要登攀绳梯才能取拿。目下我们知道至少有三停人在暗中搜寻这宗金锭。一是那个杀人的元凶。二是沈三和杨茂德,他两个显然是闻得密信,中途插手的。三是觊觎这笔财物多时的‘和尚’。——这三停人马你争我夺之间又卷入一个神秘的幽魂进来。这个幽魂更令人启疑,头里我只是当作愚夫愚妇的胡乱编撰,并不坐实。那天马荣你自己尚不敢断定究竟看清楚了没有,可今夜你十二分咬定这个幽魂的存在,有形有影,确确凿凿,并且似乎也卷入谋图你性命的罪孽。——如今我们当先要弄清那幽魂的身分来历,详细侦查,切不可再虚妄自欺,视若不见。”

马荣沮丧地听完狄公这一番话语,慢慢说道:“老爷,不过我对这幽灵还有点疑心,她究竟是暗中帮助我还是刻意加害我,我委实不敢断定。昨夜可以说是她指引我发见那口古井,又可以理解是引诱我跳入古井中,让凶手掷以巨石,害我性命。同样,今夜之事,可以认作是唆使我穿过那行将崩坍的月洞门,也可以这么判断,当她发现我濒临危急时突然令我止步,她当时的举动姿态真是十分可怕,我正是受了她那奇异举止的惊吓才蓦地止步不前的——这样说来又是她暗中救我一命了。”

狄公道:“如今你可以断定那幽魂是个穿白长裙,几乎浑身缟素的颀长女子,不是什么幽灵鬼魂。她有血有肉,有形有影,并且积虑处心在人事周折上行为。姑且不论她是助你还是害你,她常在这紫光寺花园中出没,不能不令我感到诧异。从这几日案情判来,她决非与劫夺黄金毫无干系的局外人。——马荣,明日一早你再去清风庵看看方景行的伤势病情,早膳后我们在这里聚会定决策。——凶手正在绝望挣扎,疯狂杀人,看来时辰紧迫,藏金就要出露。我们决不可再被他牵着鼻子疲于奔命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光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