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寺》

第02章

作者:高罗佩

闷热干燥的空气笼罩着兰坊城。这个陇右的边远小城属安西都护府管辖,狄仁杰半年前被委任为这里的县令。

狄公整肃吏治,劝课农牧,恩威并施,宽严中的,很快就将这兰坊城管治得井井有秩,百业盛兴,士民仰服。衙署里日常庶务自有洪参军董理,洪参军虽勉职司,精熟吏务,狄公反倒垂拱无事,两袖清闲。日子一长,只觉神志萧散,意态疏懒,浑无趣味。

这一日正值正配狄夫人生诞,衙署里上上下下采办布置,忙于寿宴。僚属吏佐赍礼贺拜,狄公一一谢绝,只准备热热闹闹摆个家宴,让府邸内并奴仆十来人畅怀尽兴一口,也正好驱赶驱赶这多时的闲聊索寞之气。应狄夫人请求只答应清风庵的女住持宝月一人作陪。——虽系外客,也不算俗人。

清早狄公独自走出衙邸,回来时已日上三竿。他兴孜孜进了内衙,换过一领干净的湖蓝葛袍,打开窗户,坐定靠椅,欣赏起手中一个紫檀木盒来。——这是他跑遍了城里几家古董铺才买到的,晚上席间将郑重献与正夫人作为祝寿的礼品。

洪参军端过一盘酒食走进内衙。

“老爷早膳都没吃,这一早哪里去来。此刻想是肚中也饿了吧。”

狄公闻到一股烤猪肉香,不觉馋涎盈颐,这才想起今天尚未吃东西。

“兰坊这地方冬天冷得筋骨都麻木,夏天这才刚到,又热得喘不过气来,整日里只觉神思恍惚,昏昏沉沉,老爷可千万保重身子。——我见老爷昨儿档馆回来,半夜里书斋还亮着灯火,莫非陈年账簿里又倒腾出什么疑难案子。这多时来地方靖安,百姓乐业,并没什么刑案讼诉闹到衙门中来。”

狄公撕下一小条猪腿送到嘴里,只觉香腻可口。

“这夜间寿席上的菜肴如何此刻就端来与我吃了?”

“老爷哪里的话,这是衙厨里的剩货了。马荣一早去肉市抬来一只整猪,捆在厨下尚未宰杀哩。”

狄公吃罢,推过杯筋。洪参军上前收拾,一一归在木盘里,正要回转。狄公道:“洪亮,你可记得发生在这兰坊的那桩悬案,京师司珍衙门的司库掌固邹敬文五十锭御金被盗事件。”

“老爷原来是对这件案子生起了兴味。这事刑部已悬挂了没头官司,不了了之。再说,那时老爷尚未就任哩,案子早在去年……”

“对,确切一点,案子发生在去年即辛巳年八月初二。——洪亮,这多时间清平无事,闲散久了,没案子问理,甚觉无聊。昨日我偶尔翻翻衙署里的旧档,竟对这桩巨案动了兴趣。那日得闲暇,我们商议商议吧。”

洪参军搁下盘子:“我们还在濮阳时,便从邸抄里读到此事。当时京师震动,户部的两名大员被褫夺官职,不过那五十锭御金却泥牛入海,再无消息。”

狄公笑了:“洪亮,没想到你还记得这等清楚。你这就说说,那五十锭金子是如何被盗的。”

“司库掌固邹敬文奉圣命由京师西去沙陀国采办御马,途经兰坊城,住进官驿里。一夜之间,五十锭黄金变作了一堆铅条。”

正说话间,马荣走进内衙禀报:“老爷,我买了一口三百斤的肥猪,滚水已备下,正等着宰哩。”

狄公笑道:“这口肥猪单靠你一人消纳了,我与洪亮吃不多,太太们怕油腻,奴仆们不敢与你抢,唯一的一个客人又是吃素的。——此刻我与洪亮正议论着去年这里发生的一桩劫金巨案,你也不妨坐了听听。”

马荣拉过一条靠椅坐了下来。——他与洪亮一样,一听到

有案子办便发兴头,迷溺其中,慾罢不能。

洪亮继续说道:“金锭被盗后,京师派来官员协同衙司严密追缉了三个多月,一无所获。邹敬文渎职拿办,关入京师大牢,还牵累了户部尚书和安西大都护,举朝震动,天下闻知。”

狄公又问:“依你看来,这作案的盗贼可能是什么人。”

“据闻,当时邹敬文携带了三口一般轻重、形制一式的皮箱,黄金藏在哪一口皮箱只有他一人知道。事实上随行护佑的内廷禁卒和兰坊官署派出的兵士谁也不知道邹敬文此行的目的,更不知道他携带巨金在身。——后来邹敬文在狱中说,那口藏有黄金的皮箱边角裂了一条口子,偏偏正是那口皮箱被人调换了内容,其他两口皮箱却纹丝未动。——这窃盗黄金的须是内贼无疑。”

狄公摇头道:“说是内贼却有一点不符。——盗金者将铅条换过黄金,原只是迷惑邹敬文,拖延时辰,待邹敬文到了沙陀国才发见黄金被盗,为时已晚,罪犯早已逃之夭夭。这内贼一逃,岂不败露?海捕文书下来,定作钦犯,过不了边关,哪里潜匿?倘是外贼,即便不出边关,依旧可在兰坊城摇摆出入,谁个晓得?再有,京师御使赍物过境向有通例,每天入寝前,起床后都要检查一番所赍之物。——当时黄金被铅条换过,第二日一早邹敬文便发觉了。内贼知悉这通例,何要多此一举。”

洪参军点了点头:“前任县令将护卫的四名兵士拷掠了七天七夜,亦无下文。又去将市井泼皮。无赖。乞丐。偷儿一并捉拿,闹腾了一个月,哪里见着黄金的影子?还是被削了官职。”

狄公道:“官府不应只在兰坊一地搜索。黄金被劫固然在兰坊官驿,但罪犯恐怕早在邹敬文到达兰坊之前就密谋策划了。据云,邹敬文到兰坊之前一夜,宿在且末镇。罪犯恐是在且末镇就探得邹敬文携巨金由兰坊去沙陀的信息,巨金就藏在那边角有裂口的皮箱内。——罪犯早在兰坊等候着邹敬文了。”

洪参军不解:“照老爷的话推衍,盗金者可能从京师到这里的任何地方探得个消息,甚而邹敬文出京师之前便得知密信。——京师至兰坊五千里,岂要是那个且末镇。”

狄公笑了:“我说是且末镇上走漏了消息自有证据。邹敬文狱中供道,那只装有金锭的皮箱只是到了且末镇才开裂的,他说内里有一条金锭棱角尖锐,路途蹭蹬,又跌下马背过一次,致裂缝破口,终为歹人所乘。我们此刻便派人带了公文信函去一次且末镇,将邹敬文当夜在那里的行止打问清楚。例如,他在那里宿夜时有没有会客,有没有收发信函,有没有逛街化钱,有没有什么女子故意纠缠,等等。”

马荣点头频频,忽道:“老爷可知方校尉哪里去了。我买猪回来,还未见着他人哩。派他去且末镇最是合适。”

狄公道:“我适才闻报,方校尉捉拿一个泼皮去了。昨夜城中一家酒店内两个泼皮酗酒斗殴,失手致命。内里详情还不清楚,等方校尉回来就知道了。”

洪参军忽见狄公书案上放着一个紫檀木盒,不由好奇问道:“老爷那书案上的木盒,以前却未见过,想来又是什么稀世古物了。”

“木盒?”狄公省悟过来,伸手去书案上取过木盒,递给了洪参军:“孔庙后街上那爿骨董店买到的。我见盒盖上镶着块白玉,刻成一个古篆的‘寿’字,正好用来庆贺太大的寿诞,这木质也极贵重。”

洪参军赞赏一番递给了马荣,马荣捏在手中细细端详,说道:“这盒子正可用来放寿帖。可惜盒盖上有两处刀痕,十分败相。这一边划成了个‘入’字,那一头像是个‘下’字。老爷,待我拿去找个细工木匠将它磨光了。”

“这个主意不错,我也见着那划痕了。”狄公道。“午后半日工夫能完工吗?”

“这些小工夫何需半日?”马荣待慾将木盒纳入衣袖,又好奇地打开盒盖。

“盒盖后面还粘着一片纸哩。”

“那是价目标签,你撕去吧。”狄公道。

马荣将小指的指甲剔入纸片下,轻轻挑启。忽道:“老爷,这不是价目标签,上面还有两行小字哩。”

狄公接过纸片,不由念道:“吾饥渴不堪,命在旦夕,望速垂救。——具款是:白玉辛巳九月十二日。”

“老爷,要是一名叫白玉的姑娘于垂危中呼求救助,莫非她遇了不测,被歹人关押了。——辛巳九月,哎哟哟,已经快一年了,保不定这白玉姑娘早饿死了。”

洪参军道:“兴许只是一个无聊的玩笑,作弄人的,不必当真。”

“岂是玩笑!”马荣急了。“你看这字体,黑紫干腥的,要是当时用鲜血写成,粘在盒内偷愉扔出窗口或烟囱。如今固然是早死了,但这个白玉来路蹊跷,老爷又如何看?”

狄公慢慢捻动长须,木然瞅着盒盖上那块刻成‘寿’字的白玉,不觉发愣。忽听得门外有人禀报。

“进来。可是方校尉吗?”

来人果是方校尉,见他神采飞扬,红光奕奕的脸上流荡着得意的笑容。

“启禀老爷,那个肇事杀人的泼皮已拿到,名唤阿牛。被杀的也是一个无赖,叫沈三。”

狄公点点头:“少刻早衙升堂,我即传审。证人都会齐了吗?”

“酒店里的掌柜、伙计、杂役,全数传到。那酒店招牌儿唤作‘马侯酒店’。——还有当时在店堂的吃客,也可作证。”

狄公满意地点了点头:“此刻你先下去,等候巳牌升堂。”

方校尉走后,狄公默默拿起那口紫檀木盒,在手上摆弄半晌,又忧郁地看了一眼,说道:“不管这个白玉是真是假,它已不再是吉祥的寿礼。早衙尚有半个时辰,我得再去那骨董铺另选一件寿礼,顺便问询这木盒的来历。洪亮,你去查阅去年的官牍档卷,看看九月里有没有人来衙门报案,道是一个名叫白玉的女子突然失踪。——骨董铺不远,马荣,我们走着去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光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