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案》

第23章

作者:高罗佩

半个时辰之后,狄公一行来到倪寿乾东郊别院,只见衙卒结队成群,清路道,点家具,巡后园,一片忙碌。

狄公立于大院之中,前边便是石门,入石门即达迷宫。狄公对洪亮、马荣、陶甘及众衙卒说道:“入宫后估计走不了多远就可到达亭阁,然究竟如何,现在尚不知晓,故我们每向前二丈距离,就须有一名衙卒留下,好与前后衙卒首尾呼应。如此,万一有变,我们方能进得去,出得来!”又对马荣道:“你手持长枪一杆于前开道,我虽不信宫中有陷阱一说,然此地荒芜多年,不定有猛兽蛇蜥出没,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一行走过石门,进入迷宫。宫中十分昏暗,腐枝败叶发出阵阵臭气。宫道虽窄,两人仍可并行。道旁树木蓊郁,巨石成排,恰似两堵厚墙,只是不见松树。两排树木的枝叶于头顶上合为一处,更有串串萝藤,或圈圈盘绕树上,或袅娜悬挂技下,狄公与马荣须不时低头俯身方可通过。树干上长满了巨菌,马荣用枪尖挑了一只,一团发出臭气的白色粉末立即腾空而起。

狄公唤道:“马荣,留神有毒!”

狄公于第一个左拐弯处停下,指了指前面长在一起的三棵古松,微微一笑道:“此乃第一个路标。”

马荣忽叫道:“老爷当心!”

狄公闻声即向路边一跳,刚一闪身,一只巴掌大小的蜘蛛就啪一声掉落在狄公原来站的地方,只见它毛茸茸的一身黄斑,眼中闪出可怕的蓝光。马荣不等它爬走,用枪失将它刺了个穿心。

宫道似向原方向通去,然数丈之后,又突然向右拐了个直弯。

一行沿宫道再往前走,走了约十丈远近,狄公命马荣:“停!前面便是第二个路标。”随了狄公指去的方向,四棵劲松并排而立。

狄公道:“我们须于此处离开宫道,走上捷径。马荣、你于第二与第三棵松树间寻个仔细!”

马荣一杆长枪于浓枝密叶中刚一拨,吓得连退数步,并将狄公向后猛推一把。只见一条三尺长短的赤色蝰蛇正于腐叶之上爬过,一眨眼便钻进树根处一洞中不见了。

马荣自我解嘲道:“倪寿乾风景画上怎不见这条毒蛇?”

狄公道:“行前我命你穿上长筒猎靴,原因就在于此。你再与我细细寻来!”

马荣蹲身于枝叶下定睛一看,立起说道:“此处端的有一条小径,只是太窄,一人也难走过。为此,我先过去,将树枝分开了,你们再过。”说话间马荣已钻进密密枝叶中了。狄公裹紧身上衣袍,与洪参军、陶甘随后跟上。众衙卒不解其意,双双眼睛直盯方缉捕。方正腰间拔出短剑,命众衙卒道:“若有猛兽出洞伤人,你等须奋勇当先,围而歼之,休叫它逃去!”

小径只有几丈长短,须臾,狄公一行又上了宫道,见左右各有一急弯,便先向左走去。来到拐弯处,却见一条又长又直的宫道展现于眼前。狄公摇头道:“即为捷径,不会如此之长,须去相反方向找寻才是。”遂返回原处,再向右走去,到得拐弯处,果见一条丈余通道。狄公喜道:“此处便是!”一面用手指了左右两边,只见五棵长松分立路边,一边三棵,一边两棵。

狄公道:“据画轴所示,亭阁一定离此处不远。我思量来这边一对松树之间恐有小径,对面三棵则为陪衬。”

马荣为人性急,跨开大步便向蔓生于两树之间的杂草丛中走去。谁知没走三步,他却大骂起来。原来他双脚均陷于一片沮洳之中,好不容易才拔出腿来,恼道:“前面却是死水一潭!”

狄公浓眉皱起,说道:“却又作怪!自入宫至此,样样投榫,处处合缝,如何到了此处竟断了进路?马荣,你再好好细寻,缘池必有路径!”

方正一个示意,众衙卒随即拔剑在手,砍伐池边杂草荆棘。少刻,小池露出轮廓,只见马荣陷足之处水泡翻个不停。

狄公伏身于垂技下一瞧,急将身子缩回,原来是一颗奇形怪状的脑袋正慢慢从水中探出,一对黄眼睛直盯来人。

马荣见了,倒抽一口凉气,急举手中枪便慾投刺,狄公一见,忙将他胳膀按下。

一只大蝾螈慢慢露出水面,体长足有五尺,看了令人害怕。它爬到岸边,一头钻进了水草之中。

众人皆惊。马荣道:“我一人面对五六名强人厮杀倒一点不惧,然见了这等水怪,还真有点胆寒。”狄公一旁喜道:“昔时读古旧闲书,只知蝾螈其名,却不见其物,今日有幸首次目睹此怪,也算长了一点见识。”

狄公扫视池边,惟见污泥水草,再举目细瞧池面,不觉对马荣说道:“你见前面水下隐隐有块石头么?想必是越池而过的第一块路石,我们上去看看!”

马荣腰间塞了长袍,一步跨于石上,用长枪于周围水中试了试,喜道:“左前方又有一块!”

马荣分开垂枝,跨上第二块路石。狄公等亦将衣袍塞于腰中,紧随马荣前进。突然马荣停下脚步,险些将狄公撞落水中。马荣手指一根断枝,对狄公低声道:“老爷,这树枝乃为人手所折,瞧那枝叶尚未枯黄,说明此人过池就在昨日。他于石上滑倒,急伸手抓树枝稳住身子,故将枝条折断。”

狄公点头,也轻声说道:“兴许此人仍在这左右不远的地方,我们须小心留神,以防他出其不意袭击我们。”又将此话悄声传于身后洪参军、陶甘及方正等众人。

马荣喃喃道:“只要是人,我何惧他!”又持枪向前走去。

水池虽不大,然狄公一行不识路径,寻出一块石头走一步,好不容易才到达彼岸。

狄公与马荣蹲下,拨开垂枝一看,见前面有一片空地,中央一棵大杉树下立了一座石亭,窗户紧闭,大门半开半掩,门上方一块绿地金宇的小匾额上,“宁馨轩”三字清楚可见。

狄公见众衙卒—一过了水池,大声命道:“速将此亭团团围住!”

狄公冲向亭阁,一脚将大门踢开,两只蝙蝠拍打着翅膀飞了出来。狄公转身,摇头道:“亭中无人!方缉捕,你引众衙卒去亭外四周搜寻!”

狄公吩咐完毕,复进亭阁,马荣等三亲随干办紧随于后。进得亭内,马荣将窗户打开,只见中央一方石桌,靠后墙一张石凳,上面均厚厚积了一层灰土。石桌上有一玉匦,约一尺见方,狄公以衣袖拂去盖上尘土,现出一幅云龙雕花图案,煞是精致。又轻轻将匦盖揭了,取出一黄布小包。狄公说道:“这便是倪寿乾留下的遗嘱了!”

狄公慢慢打开布包,展开包中文卷,高声念道:

遗嘱

春华秋实,古今一理。人至垂暮之年,当回首往事,一生劳碌,功罪几何?予清夜扪心,自觉虽绠短汲深,却也上无辱圣君,下不负黎民,为国家振兴,社稷有治,已尽绵薄。不期碌碌中顾此失彼,对亲生骨肉家教驰废,至使祸起萧墙,长子倪琦终成饕餮。

倪琦心存邪念,慾壑难填、予一日在世,他一日不敢为非作歹,然一旦归而西去,他惹事生非,犯上作乱则在所不保。若倪琦丧命狴行,或斩首法场,倪门香烟即断,列祖列宗势必洒泪九泉。自古不幸有三,无后为大,为倪门香火有继,予续弦梅氏。也是倪门不该断绝,婚后不上一载,喜得一子,取名倪珊。珊儿聪慧颖悟,予喜爱之余,自是广布荫庇,一心望子成龙,耀祖荣宗。然身后家产若由二子平分,则珊儿性命不保,故终前于病榻之上留下虚假遗言,却将真实道文书于此卷之上。若是倪琦革面洗心,改邪归正,他与倪珊则家产各半;若是他。治恶不悛,不可救葯,全部家产则归倪珊一人。

予同时将另一纸遗嘱藏于画轴夹层之中,意慾让倪琦发现。他若遵嘱行事,则倪门万幸;若是劣性不改,将此遗嘱毁去,必以为画轴已无秘密可言,从而将它交还遗孀梅氏。

祈求苍天,只盼有识县主慧眼识破画中隐意,于迷宫中将此遗嘱取出之时,倪琦尚未成为阶下之四。若是他已罪行累累,则请将此卷遗言同附文一纸一并转呈上台官府,切切。

愿上天慈悲,降福于吾倪门!

立嘱人翰林学士,淮南、江南、岭南三道

前黜陟使倪寿乾签字盖印

乾封元年九月十五日

洪参军说道:“此遗嘱所言与我们所知晓的竟是丝毫无差!”狄公略一点头,抽出附文又念道:

子不教,父之过。倪寿乾教子无方,致使长子倪琦犯下罪戾。倪寿乾生前于公门中一无所求,只因舐犊情深,故于死后恳请上台以不违条律为准,对倪琦从轻发落则个。

倪寿乾亲启

乾封元年九年十五日

亭阁中一片死静。

狄公将文卷慢慢卷起,深为倪寿乾肺腑之言所动。

陶甘用指甲于石桌面上轻轻刮了,说道:“此处似刻有一幅图案!”说罢取了尖刀,将垢土剔去,洪参军与马荣也一齐动手,一幅圆形图案渐渐显露出来。

狄公低头一看,说道:“这必定是迷宫图,瞧,弯弯宫道正好组成了四字古篆——虚空楼阁,与风景画标题一字不差!我思想来,这‘虚空’二字便是黜陟使致仕辞官后内心的真实写照。”

陶甘道:“宫中捷径亦有明示,但凡松树均以黑点标出。”

狄公又将迷宫图仔细看了,食指从入口沿宫道移到出口,叹道:“好一个别出心裁的迷宫!若是某人从入口处进宫,每遇三岔路口即靠右而进,他须穿过整个一座迷宫方能到达出口。反之,他若从出口而入,每遇三岔路口即靠左而行,慾达人口处,亦须穿越整座迷宫。然他若不知捷径,则永远也找不到宫中这座亭阁。”

洪参军道:“老爷,我们需征得倪夫人允诺,清理这座迷宫,将它变为本县又一处游览圣地,与荷花池中白虎塔一样负有盛名。”

方正进来禀道:“老爷,我们到处寻找那可疑之人,只是不见踪影。”

“命众衙卒于树顶绿叶簇中亦细细查找,说不定此人正在树上枝叶间藏匿。”

方正去后,狄公见陶甘俯身细看石凳,心中正生疑,却听陶甘说道:“老爷,此长凳之上有赭色斑点,似不寻常,莫非是血污?”

狄公心中一惊,忙走近拭擦凳上斑点,又走近窗口,细看手上红色血迹,转身对马荣命道:“看看此石凳下藏有何物?”

马荣用长枪于石凳下暗处一阵拨弄,只见一只大蛤蟆跳了出来。又跪于地上向凳下细瞧了,禀道:“老爷,凳下只有灰土与蜘蛛网。”

此时,陶甘于石凳后空处定睛一瞧,立时变了脸色,惊叫道:“不好!此处有一具尸体!”

马荣与陶甘将一具直挺挺的女尸从石凳后抬了出来,尸身上满是干血,死者是一名年轻姑娘。狄公俯身看了,姑娘丧命于左胸一刀,浑身上下满是伤痕。

狄公站直身子,眼中怒火燃烧,说道:“看情形此女子昨日刚在此遇害,尸体虽已僵硬,然肌肉尚未腐烂。”

马荣道:“她如何来到此处?想来在小池路石上滑倒折断树枝之人必定是她!”再一细看,不禁脱口“啊”了一声,说道:“此女面容虽变,仍觉有些面熟,她莫不是白兰姑娘?”

狄公面色铁青,急命道:“快唤方缉捕来此!”

方正入得亭阁,低头一见尸体,惨叫一声,扑到女儿身上,捶胸蹬足,呼天抢地,口中呼唤“白兰”名字,哭叫不止。此情此景,好不伤心惨目!

狄公浓眉紧颦,低头慢慢踱步,陷入了沉思之中。突然,他抬起头来,问洪参军道:“洪参军,你可曾寻着李夫人住处?”

洪亮默指方正身背。狄公近前,急问道:“方缉捕休要恸哭,快告诉我,李夫人家居何处?”

方正没有抬头,只抽泣答道:“今日早晨,我遣黑兰寻访去了。”

狄公闻得此言,猛转身将马荣拉过一边,急耳语数句。马荣连连点头,二话没说,匆匆离亭阁而去。狄公案——迷宫案

第二十三章

半个时辰之后,狄公一行来到倪寿乾东郊别院,只见衙卒结队成群,清路道,点家具,巡后园,一片忙碌。

狄公立于大院之中,前边便是石门,入石门即达迷宫。狄公对洪亮、马荣、陶甘及众衙卒说道:“入宫后估计走不了多远就可到达亭阁,然究竟如何,现在尚不知晓,故我们每向前二丈距离,就须有一名衙卒留下,好与前后衙卒首尾呼应。如此,万一有变,我们方能进得去,出得来!”又对马荣道:“你手持长枪一杆于前开道,我虽不信宫中有陷阱一说,然此地荒芜多年,不定有猛兽蛇蜥出没,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一行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迷宫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