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纵时刻》

第十七章 为克提斯解围

作者:马克斯·艾伦·科林斯

大约黄昏时分,天有些转凉。我沿着海滨大道向东开去,又右转弯到一条土路上,直奔德·玛瑞尼的养鸡场。汽油马上就要用完了,我希望克提斯能给我弄点儿汽油,要不然我就得把车推回镇里了。

当我把车停到那幢摇摇慾坠的农庄外碎石铺就的车道上时,我感觉发生了什么糟糕的事儿:七、八个穿着破烂的工作服、戴着草帽的本地工人正团团围坐在一起,睁着惊恐的大眼睛,好像在开当地风俗的会议。

附近有一辆黑色的警车,靠近那个大铁锅,停在草地上。就在不久前,我曾看见德·玛瑞尼和他的工人们一起在那儿拔鸡毛。今天草地上没有点火,可那天的气息依然在空气中流动着。

我从车上下来,向那群团坐着的工人走去。

“发生什么事了,小伙子们?克提斯到哪去了?”

他们面面相觑,看起来惴惴不安。其中几个摇了摇脑袋,黑色的面孔上,恐惧和愤怒扭曲地融合在一起。

“克提斯到底去了哪儿?那些警察在这儿做什么?”

他们中的一个,一个长着忧伤而机灵的大眼睛的男孩对我说:“一对婊子养的把克提斯带到后面去了。”

“到什么后面去了?”

一个长着棱角分明的下巴的工人向前走了一步,用手指着说:“就在那个工具棚的后面,是两个美国来的白人警察把他带到那儿去的。”

一定是麦尔岑和贝克——那两个钻法律空子的小丑。

“他们是单独来的吗?拿騒警察局没有警察和他们一起来吗?”我问。他们都摇了摇头。

“他们有没有黑人司机?”

工人们依然否定地摇了摇头。

这两个婊子养的单独到这儿来不是一个好迹象。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使我的工作变得简单了。

“你们都待在这儿,”我说,“如果再有警察来你们就去告诉我。”

工具棚在农庄的后面,在院子和森林的交界处。在阳光下,这座石灰石建筑的阴影小得像一辆汽车。工具棚有个茅草屋顶,每面墙上都有一扇泥土砌的窗户。我从最近的一扇窗户往里看,可我看到的只是一个穿着被汗浸湿了的衬衫的肥胖后背,毫无疑问,这是麦尔岑。我又从另外一扇肮脏的窗户里,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麦尔岑两手叉腰站着,贝克紧贴着克提斯站在他身后。而克提斯,则坐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被铁丝反绑在背后,脚也同样被绑在椅子腿儿上。

棚子里面东西不多,木架上放着一些工具、几盒钉子和其它一些类似的东西,还有几只饲料袋,一大捆铁丝,那两个家伙可能就是从那儿拿的铁丝,把克提斯绑上的。屋内的地面是坚硬的泥土。

这两个坏蛋都把袖子卷了起来,领带松散地在脖子上吊着,肩上没有挎装枪的皮套,这让我在心里得意地笑了。

贝克这时停止了动作,可怜的克提斯,英俊的黑色面庞被打得伤痕累累,嘴和眼睛都被打坏了,正喘着粗气,看来虽然贝克残忍地打了他,可他什么也没说。

我绕到门口,看到在靠墙的地下,整齐地放着那两个家伙精心折叠的上衣。残忍和整洁就这样并肩站在一起。贝克背对着我,又要开始打克提斯了。

我听见贝克的声音嘶哑地在那些古老的木头架子间回荡,“德·玛瑞尼就要被吊死了,你会失业的!做一个听话的黑鬼吧,和我们合作,我们给你找个新工作,一份极好的工作。”

克提斯什么也没说。

麦尔岑的南方口音刺耳地加了进来:“小子,你要做的不过是说你在谋杀案发生的那天晚上开车送德·玛瑞尼从西苑出来。你并没有卷人其中。你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你只是坐在车里等他出来。”

“克提斯,”贝克用一种嘲弄的口吻说,“也许你的脑袋需要撞一撞来恢复记忆吧……”

我不能再等下去了,踢开门闯了进去。门上早已生锈的折叶不堪一击,被我一下踢碎了。门直向贝克砸去,把他打倒了,他摔倒时把克提斯连着椅子仰天撞倒了。这个可怜的黑男孩张口结舌地看着我。麦尔岑吃惊地盯着我,他的恼怒就像在这黑暗的小屋里突然点起了灯,可我比他还要愤怒。

“黑勒!你他妈的!”

“你犯了第三等伤害罪,芝加哥的法律对此有规定。你那些情人们这回有的看了。”

“你该被逮捕,妈的!”麦尔岑唾沫飞溅地叫骂着,扬着拳头向我逼近。

我把他像球一样地踢了出去。

他尖叫着向后退去,我把贝克从门板下拽了出来,他已经是半昏迷状态了,我用了好一会儿才把他摇醒。然后我使劲把他推到饲料袋上,这位温莎公爵的瘦长的指纹专家四肢摊开,愚蠢地躺在那里,嘴傻傻地张着,嘴角淌着血。

麦尔岑的脸被我打得沸泪交流,这时他恢复了一些意识,像一头公牛样向我拉来。他那硕大的头颅顶在我的胃部,头发乱糟糟的,像一个爆炸的轮胎。可我站稳了脚跟,抓住他的肩膀,以便能轻松地把他扳过来。

虽然这让我费了点儿劲,可我还是把他仰面朝天地摔了过来,往他那肥胖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拳。他的鼻梁断裂的声音听起来真美妙。他滚到了地下,撞到木架上,钉子、螺丝钉还有其他一些东西像下雨一样砸到了他身上。他艰难地坐了起来,费力地呼吸着,好像在盘算着是否再次站起来。

“先生!”这是克提斯提醒我贝克已从饲料袋上站起来了。这个提醒对我很有帮助,因为我一直背对着他们,没有注意到那个身材瘦高,四肢已经要散架的家伙。他一下把我推到了地下的门板上,向我的腹部挥舞起拳头。我一把抓住了他满是油污的头发,把他的脑袋往前一拉,掐住了他的咽喉。

他拼命从我的手中挣脱,滚到一边。而后他就像后背爬了臭虫一样,在地下扭动着,艰难地喘息,手不停地抚摩着咽喉,好像在和自己的生命抗争。我依旧站稳了脚跟,这时,麦尔岑从那些工具中找出了一个扳钳,鼻梁骨塌着、满脸充血地瞪着我,眼神十分疯狂。

“我要杀了你,你这婊子养的美国佬儿!”

扳钳在空中飞舞着向我打来,我躲了过去。它更加充满敌意地向我打来.我又躲了过去。我的闪避让麦尔岑十分高兴,虽然鼻血流到了牙齿上,他还是得意地笑着。

贝克跪了起来,好像是在做祷告。他一只手摸着喉咙,一只手在空中挥舞着,呼吸艰难地对他的伙伴说:“不要杀他!不要杀他……聪明点儿……要聪明点儿。”

贝克动人的声音终于使麦尔岑暂时恢复了正常意识,几乎是与此同时,我又把他像球一样踢了出去。他的嚎叫响彻了整个小屋,用膝盖向前爬着,手抓挠着自己,大哭大叫,就像一个小孩。我用他们的方式教训了他们。

我拣起了那把扳钳,一步步向贝克走去,他正在地下跪着。而克提斯被绑在椅子上仰躺在地上,就像一只闯入鸡舍被抓的狐狸。

“不,不要这样。”贝克哀求着。他不再像好莱坞电影里塑造的那种侦探,而是双手合十地恳求着。看在他的请求让我发笑而不是生气的份上,我把扳钳扔到了饲料袋上。

“起来扶着你的朋友一起滚吧。”我把绑着克提斯的椅子扶了起来,问:“你介意我让他们到农庄里去把自己洗干净吗?”

“不介意。”克提斯说。

“走吧,”我对贝克说,“去把你们自己弄得像样点儿。”

贝克帮助麦尔岑站了起来,扶着他一起走出了小屋,一会儿又折回来把他们的衣服也一起拿走了。一阵阵开心的笑声从那些黑色的面孔上散发出来,似乎是对他们的讽刺。原来,那些本地工人早就聚集到后院看我们打架了,现在他们为看见这两个家伙被打扁而拍手喝彩,十分高兴。

我把绑在克提斯手腕和脚踝上的铁丝拧了下来,抱歉地说:“门砸到你了,真对不起。”

“没事的,我的主人。那两个人伤得比我惨,恐怕要花好长时间来修理他们自己。”

“我们也扶你到屋里洗洗吧。”

“等他们走了吧。”

“好的。”

我们在农庄周围坐下了,等着贝克和麦尔岑从这小鸡舍后面的楼梯和门廊中走出来。他们把血迹和污渍洗掉了,可在那完好无损的上衣下,衬衫却歪歪扭扭、破烂不堪。麦尔岑用一个已被鲜血湿透的手绢捂着鼻子。

那些本地人又围圈坐下,却不再笑了,看见这两个愤怒得要爆炸的白人警察,他们的奴性又恢复了。

贝克走到我跟前说;“你不会逃脱惩罚的,黑勒,这是人身伤害。”

“我们只是做职务上的例行调查。”麦尔岑带着鼻音恼怒地说,仍用那带血的手帕捂着鼻子。

“也许是这样。”我说,“如果你们公开这件事,我就要在法庭上当庭宣布,你威逼证人,并贿赂他做假口供。一旦这些事东窗事发,你们肯定就要乘下一班船回迈阿密了。”

贝克非常平静地说:“黑勒,你不知道你是在和谁作对吗?”

“我当然知道,是被迈尔·兰斯基指使的两个只会骗人的警察。”

贝克的反应就像我又打了他一顿似的。

我笑着,非常友好地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说:“我们会成为朋友的,毕竟,我们有许多共同之处:你们没有按游戏规则做事,我也没有。”

“别和我们扯在一起,黑勒。”

“哼,当你们明白了这件事时,我想你们肯定会像亚瑟一样被害死的。你们还记得亚瑟吗?那个在雷弗德岛‘意外地’淹死的本地守夜人?”

贝克和麦尔岑交换了一下焦躁的眼光,然后又狠狠地盯住了我,以挽回一下丢失的小小尊严,继而一瘸一拐地朝他们的警车走去了。他们的车卷起了一阵尘土,好像夹着尾巴逃跑的狐狸。那些本地工人高兴地鼓掌欢呼,嘲弄地吹着口哨。

“你进去把自己洗干净吧,克提斯。然后,我需要点儿汽油,伯爵说你能给我帮忙。”

“好的,”克提斯说,“我在屋里清洗自己的时候,你能自己拿汽油桶,把油箱灌满吗?”

“当然可以。油箱在哪儿?”

克提斯明朗地笑了,“在工具棚里,那些饲料袋后面。”

玛乔丽·布里斯托尔的小屋敞开着窗户,却没有飘出饭菜的香味。这是一个典型的巴哈马的美好夜晚:天空明净恰人,散落着无数的星星。一轮满月把沙滩镀上了一层象牙白,灰蓝色的大海看起来是那么美丽、那么不真实,就像一位艺术家画框里的大海远景。白天闷热的空气被夜晚赶走了,代之以凉爽惬意的微风。我敲了敲门,玛乔丽笑着欢迎了我。可这笑容却让我感到十分陌生,我从未在她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笑容:忧伤、满腹心事、小心翼翼……我马上又注意到:她穿着我第一次见她时穿的那件女仆制服。

“对不起。”她说。她请我进去了,指了指圆桌,示意我坐下。桌上没有像平常一样放着一瓶鲜花。

她说:“我本来说今晚要给你做饭,可对不起,我今天太忙了。”

“这没什么。你今天可以把厨艺保留起来,我们出去吃怎么样?”

她在我对面坐下,再一次充满忧伤地笑了,摇了摇头,说:“一个白人和一个有色人种女孩一起去吃饭?我觉得不合适,内森。”

“我听说在市场大街的拐角处有一家中国餐馆,黑人和白人可以同桌吃饭,可以互相交心,你觉得怎么样?”

她又拘谨地笑了,从我到这儿来,她的眼睛就没有和我的眼睛对视过一下。

“玛乔丽,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她坐在那儿,眼睛盯着自己交叠着放在腿上的双手,好像要永远这样看下去。终于,她说话了:“尤妮斯夫人让我今天一整天敞开西苑,所以我今天特别忙。”

“噢。”我说。

我早该预料到:南希曾告诉我说她妈妈一直在他们家在拿騒的另一处别墅居住。可随着德·玛瑞尼初审的接近,作为朋友、亲戚和见证人,这许多理由加在一起,尤妮斯夫人当然要到这个小岛上来,西苑也自然要有许多准备工作。

她站起来,在屋里踱着步子,双手环抱在胸前,眉毛紧蹙着。我也站起来,走到她跟前,阻止了她那毫无目的的游走,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一只手轻轻抬起了她的下巴,让她看着我。她的眼睛竟然潮湿了。

“是欧克斯夫人不允许你帮助我吗?”我问。

她抽泣着,摇了摇头,温柔而虚弱地说:“有人告诉她,说在亚瑟的尸体被找到时,我和你也在场。还有人告诉她,说我和你一起坐在汽车上兜风。”“怎么?她禁止你帮助我吗?”她点了点头,说:“或着说是她女儿说的。”我困惑了,说:“我知道南希和她妈妈相处得很好。”

“尤妮斯夫人只是不希望她的家庭因此分散,因为这个家已经不那么和睦了。”

“而她坚信是弗来迪杀了她的丈夫。”

“确实是这样,她认为绞刑对那位伯爵来说太合适了。”我干笑了两声说:“她想让弗来迪因为哈利先生的死上绞刑架吗?还是不想让那家伙围着她的女儿转?”

她心绪烦乱地摇了摇头,好像再也不想说这件事了,甚至一点儿也不愿想到它。她从我怀里挣脱出来,转过身去。她的身体语言告诉我她伤透了心,十分消沉。

“我再也不能给你帮忙了,内森。”

我走到她身后,用手抚摩着她的肩膀,她退缩了一下,可很快又用她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说:“内森,我的家庭和我,都依赖尤妮斯夫人生活。我不能违抗她,你明白吗?”

“哦,没什么,这也很好,我不希望你再卷进来了。我今天下午和克提斯谈了谈,他要帮我找撤木尔,还有另外那个失踪的男孩。”

她笑了,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却往后退了几步,在我们中间留出了一大块距离。她说:“你真的以为他们还在这小岛上吗?他们已经像鸟一样飞走了,内森,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可能你是对的。噢,欧克斯夫人就在附近,我们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吧。”她抽泣得更厉害了,眼里充满了泪水,说:“你还不明白吗?我再也不能见你了,再也不能……”我向前走向她,她却向后退去。

“别傻了,玛乔丽,你知道我们对对方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凄惨地笑了,“你不是认真的,内森·黑勒,对你来说,我不过是一段夏日的浪漫曲,是在你的正常生活之外的。”

“不要这么说。”她的下巴战栗着,说:“你会邀请我国芝加哥,和你生活在一起吗?我能请求你留在这儿,和我一起生活在拿騒呜?你的家庭、你的朋友会接受一个像我这样的女孩吗?我的家庭、我的朋友会喜欢让你这样的白人生活在我们中间吗?”

我摇了摇头,像被雷击中了,“我承认我从未想过这些,可,玛乔丽,我们之间的感情是那么特别,我们已互相拥有

……在那个海滩上……”

“那个海滩是那么美好。”泪水从她那奶油巧克力般的面颊上流了下来,“我从来也没有否定过它,我不想撒谎说我忘了那甜蜜的一刻。可内森,我有一个弟弟!他想做点儿自己的事情,他想上大学。他需要我帮助他实现这理想,而我希望尤妮斯夫人能成全我这件事。”

我也忍不住抽泣了起来,说:“我们就这样完了吗?”

她点了点头。

“对你来说我就是一场夏季的暴风吧,玛乔丽?那么多美好的事情发生了,在那个放纵时刻。”

“是的”

她用手擦了擦面颊上的泪水,也给我擦了擦眼泪,吻了一下我的脸,把我送到了门口。

可能是五分钟,也可能有一小时,我站在海滩上,看着大海,看着月亮,看着月亮在水中的倒影。一只沙滩蟹在我身边飞速地爬过,可这次,我却对这个讨厌的动物一笑置之。然后我走回停在乡间俱乐部车道上的汽车里,往我下榻的大英帝国殖民地旅馆开去。然而,前台的服务员却告诉我必须在明天中午之前离开旅馆。

“是旅馆的主人这样要求的,”那个白人侍者说。

“你是说欧克斯夫人吗?”

“是欧克斯夫人。”他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放纵时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