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纵时刻》

第十九章 香格里拉舞会

作者:马克斯·艾伦·科林斯

我说道:“那就是臭名昭著的阿历克斯·温那·格林吧?”

这位被列入黑名单的亿万富翁斜靠着一把扶手椅,淡蓝色的眼睛盯着我,眼神中反射出一股冷峻。他长得高大魁梧,花白的头发,英俊而和蔼。他的肤色泛着肉红,面颊红润,略带着一丝惨然的笑容。

“是的,他就是你听说过的那个声名狼藉的纳粹支持者。”迪以她那具有讽刺意味的英格兰口音说。

在这个圆形起居室里的壁炉上方,悬挂着一幅巨大的镶有精美镀金相框的油画,屋里还饰有其它一些原始的工艺品。

迪看见我正注视着墙上、古董架上摆放着的风格怪异的泥面具和装饰得花花绿绿的陶器,以及镶绿松石的黄金礼仪短剑,便告诉我说:“是印加人的。”

我说:“是赝品吗?”

她被我逗笑了,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摇了摇头,那齐肩长的金色秀发随之颤动,“不是。我的雇主的业余爱好就是人类学,他进行过无数次探险,曾远至秘鲁荒无人烟的山洞,可以说,你在这儿看到的一切都具有博物馆收藏价值。”

可身处古董间的她看上去却不像是属于博物馆的,她穿着一件带有垫肩、缀满了银色金属小画片的白色丝绸长裙,束着宽宽的缀有银色金属小圆片的、同衣服相映成辉的腰带。她已为今晚的舞会打扮得亭亭玉立了。这个将在香格里拉举行的舞会,私下里是她为了庆祝我的到来准备的。

香格里拉是我们从未出场的房主在肥猪岛的地产,它挨着一个草木茂盛的热带花园,能为来这儿的英殖民者提供足够多的房间享乐。房间里全都摆放着古香古色的红木家俱。餐厅里放着擦得锃亮的银器,似乎在随时欢迎贵客的光临。我瞥了一眼餐厅,它足有六十英尺长,里面摆着一张二十英尺长的赤褐色红木餐桌。

时近黄昏,大楼的好多处都关门了。迪的解释是,在整个非常时期内,温那原有的三十个仆人已被减到七个,而他本人也被强行安排到科那瓦卡度长假。

“这也是我要在这里开一个大型晚会的原因之一。”迪告诉我。她把我安排到客房,那是个独立的小屋。

“什么原因?”

“哦,从阿历克斯走后,我已经举办了几场晚会,可那都是在镇上的旅馆里举行的。这是第一次让拿騒的上流社会接近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属于一个被列入黑名单的人,他们的好奇心会促使他们蜂拥而来。”

当我们又回到那间圆形起居室,站在那张双目圆睁的画像下,我的好奇心也被调动了起来,忍不住问道;“不提印加人,给我讲讲这里的大象的故事吧?”在香格里拉的这些房间里,除了秘鲁的原始工艺品外,随处可见大象的雕像——它们或大或小,小的如甲克虫,大的比马还大;有金制的、银制的,还有木雕的。这种憨胖的动物高高地扬着鼻子,身影统治着整个庄园。

“傻瓜,那是电神的象征。”她说,“我的老板靠发明、出售真空吸尘器起家,这些大象象征着他的胜利。”

“噢”

“这些雕像有很多来自弗罗伦兹的庄园,他也收集大象雕塑。”

“啊。”

“你注意到每一头象的鼻子都是向上翘了吗?能猜出这是为什么吗?”

“是因为它们很高兴见到我吗?”

她那清秀的脸庞漾出一个微笑,说:“你这个傻瓜,大象鼻子朝下是厄运的象征。”

她挽起我的胳膊中,让我坐在面对壁炉的沙发椅上。壁炉里没有点火,我想,在巴哈马,谁也不会给壁炉常点火的。

“你思维很活跃。”她近乎责备地说。而后,从白色丝绸长裙中轻舒玉臂,抚摩着我的手臂。从我一到这儿,她就一直待我像老朋友,甚至像是老情人。

“我觉得穿着这身猴子似的滑稽外套很不舒服。”我说。我穿的是从裁缝朗恩那里租来的黑色礼服。

“可这身衣服很适合参加舞会!黑勒,你看上去像一头大象。”

“我看有人会把我误认为男招待。”

“我可不这样认为,我那些侍者们的穿戴可与你的截然不同。”

“噢,是的——我看到了,为什么你的雇员穿着海军制服?坦率地说,这些金发碧眼的男孩子打扮得有点儿像纳粹。为什么没雇几个本地人帮忙呢?”

她摇头笑道:“你真坏,我们当然有本地的雇员,比如带你到休息室的那个就是。我们这里的员工穿的是与南十字号的海员一样的制服。”

“噢——那是你的老板的游艇吧?”

“正是。这些金发碧眼的男孩子中有五个瑞典人,一个芬兰人。”

“噢,我喜欢看杂耍。”

“坏蛋,”她笑着说,“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帮你。”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但我很高兴你能这么做。”

她用那双巴哈马天空一样蓝的眼睛注视着我,说:“南希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为了能让弗来追回到她身边,我什么都愿意干。”

“真是个浪漫主义者。”

“我就是这样的人。你觉得呢,内特?”

“你是一个真正的浪漫主义者吗?我搞不懂。”

“那么你是什么?”

“一个货真价实的侦探。”我笑道。

“嗯,今晚你要把握住你的机会。”她说着,目光从我身上移开,向前倚着咖啡桌,啪地一声打开了金色香烟盒,烟盒上雕着一头大象——鼻子向上翘着。

“这得归功于你,迪,我很欣赏这次晚会,你真好。”

她耸耸肩,用大象打火机点燃香烟,红红的火苗从直立的象鼻子处燃起。

我摇摇头,“如果你的朋友弄明白你为什么邀请他们来这儿,或者说被你真实的目的所激怒,你的名字将会被从上流社会抹掉。”

“黑勒,”她说,尽管她的嘴chún涂得红红的,但她那爽朗的笑声却很有男子气,“如果你有足够的钱,就可以为所慾为。”

“嘿——我做到了这些,却没有花钱。”

她头向后仰了一下,嘴里、鼻子里都轻轻地呼出烟圈,抿着嘴笑了起来。

我想吻她,但那太随意了也太快了。她是个完美的金发碧眼的美人,可我的心却被一个棕色的女孩所左右,我也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刻满脑子想的却都是玛乔丽·布里斯托尔。

舞厅吊着高高的顶棚,装饰着哥白林双面挂毯和水晶技形吊灯。乐队演奏者穿着像我一样的夜礼服,演奏着爵士乐。这是考·鲍特风格的乐曲,十分美妙,你可以伴着它起舞或是侧耳倾听,全身心地与它融合在一起,完全忘了自己。这是我喜欢的音乐。

客人名单上大约有五十个人:二十对夫妇,五个单身,很多人都带着保镖。房间里的大多数人我都不认识,许多老男人都携着年轻的妻子。他们有的穿着黑夹克,戴黑领带;也有的穿白夹克戴黑领带,都佩戴着金光闪闪的珠宝。客人里不是里兹公爵夫人,就是泰勒爵士,都是上流社会的人物。金发碧眼的男服务生们穿着蓝色的海军制服,穿梭于他们中间,手里托着装着香摈酒和鸡尾酒的托盘。

也有几个人我认识,在餐前小吃桌上,摆放着炸蟹、鱼子酱以及水果拼盘,哈罗德·克里斯蒂穿着皱巴巴的黑礼服,和一位身穿绿色礼服的金发碧眼的美人儿,在桌边闲聊着。他们的神态有点儿紧张。

那位金发碧眼的美人儿叫埃菲·汉尼格——好友们称她埃菲,她是克里斯蒂的一位已婚红颜知己。他们并不是一起来这儿的,两人只闲谈了一阵,克里斯蒂就加人到一群在角落闲谈抽烟的男人们中间,毫无意义地消磨时光。

当这位美人往一个小盘子里装桌上那些吃的东西时,我朝她走去,打招呼道:“多美的夜晚呀!”

她甜甜地一笑,那金黄色的秀发烫成波浪式的,同那个如鬣晰般的克里斯蒂比起来,她真是太漂亮了,“是的,我们很幸运能吹到这样凉爽的微风。”

“一看见你,我就想起了几天前你在证人席上的样子。可惜我们并未真正面对面地谈过话,汉尼格夫人。”

她的笑容还未及消失,就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你一定早就去那儿占位子了。”

“我内部有关系。我叫内森·黑勒。”

她把小盘子放下,伸出手,我握了握她的指尖,不管怎么说,从礼貌上我也应该这么做。我说:“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熟悉吧?”

她的笑容但住了,眼神有些呆滞,露出很害怕的样子。

“你是那个侦探……”

“是的,我受雇于南希·德·玛瑞尼,为了洗清她丈夫的不白之冤,和他丈夫的律师黑格斯先生一起合作。”

她一步步地往后退着,直到桌子挡住了她,“黑勒先生,我并不想没礼貌,但是……”

“这些天我一直让人给你带口信,我可以占用你一两分钟吗?我想问几个问题。”

她摇着头,“不,我真的非常不愿意……”

“拜托,好吗?如果你什么时候感到不舒服,我就会离开。我们为什么不到院子外走走呢,看看我们能不能找个桌子坐坐……”

她很不情愿地随我走到了外面的平台上,茫然地望了望远方,又沿着楼梯走了下去,漫步到一座喷泉旁。喷泉的中央站着一头大象,玫瑰红色的鼻子高高竖起,向外喷洒着泉水,周围是块茵茵的绿草地,在那里,客人们可以沿着花园的小路散步。这真是一个明净的夜晚,天空清澈而晴朗。锻铁的桌子、椅子散布在草坪上,有两张桌子上还放着开胃小食品。在藏酒丰富的酒吧中,金发碧眼的海军军校学员们在日式灯光的照射下打闹着——雅利安男孩在这里忘形好像有点儿不爱国。

我们坐下来,她的眼睛躲避着我,研究着她面前那一小盘鱼子酱,好像一个正在努力寻找病人症结所在的脑外科医生。

“我想,你要问我关于在西苑进餐之事,也就是在哈利先生遇害的那晚。但是恐怕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

“汉尼格夫人,我想知道的是——我毫无不敬之意——是否你和克里斯蒂先生之间……很友好?”

她猛地抬起头来,脸上却毫无表情,“嗯……当然,我们是朋友,老相识。”

“请不要假装不懂我的问题,我不想让你难堪,我会谨慎的。”

她站起身来,“我感觉不太舒服,我想单独呆一会儿……”

我轻抚着她的胳膊,说:“汉尼格夫人,克里斯蒂先生可能在谋杀案发生的时候正在那个房间里,至少他卷人了其中。他在法庭上的证词不可信——在拿騒没有人相信他。”

她又坐下来,颓然地咽了口唾沫,说:“我认为克里斯蒂先生不会撒谎。”

“传言说他是为了保护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就是你。你敢否认吗,汉尼格夫人?”

“求你了,黑勒先生,我要走了……”

我伸手做出一个有礼貌的阻止姿势,说:“假若德·玛瑞尼伯爵被判无罪……我相信他无罪……于是警察又会开始寻找另外的嫌疑人。如果你真的关心克里斯蒂先生,你不在现场的证据将使他免受审问,不再成为下一个无辜的人。”

她的眼睛流露出了一种真诚的光芒,这真诚可与美丽相媲美,“你……你真的认为克里斯蒂先生在这件案子中是无辜的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人在那天午夜,看见他在拿騒市内驱车,也就是案发那夜,他是不是去看你?”

她皱起眉头,好像受到了伤害,“黑勒先生,我是一名已婚女子,我爱我的丈夫,也很想念他;我有孩子,我也很爱他们。”

“我很欣赏你这一点,但只请回答这个问题:哈罗德·克里斯蒂七月七日那晚是在你家度过的吗?”

“不是。”她说。

但她的眼睛却告诉了我真实的答案。

“我要走了,请原谅。”她说着,又站了起来。

“不,我这就走,请慢用食物,今晚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那神态既感到安慰又有些疲惫。我漫无目的地走回舞厅。见鬼!她说了谎,但是她的眼睛却说了实话,克里斯蒂这个混蛋在那天晚上至少有一部分时间是与那可爱的埃菲待在一起的,这就意味着他不是凶手,或者至少他没亲手拿着凶器……

我一走进舞厅,迪就一下子出现在我身边,挽住了我的胳膊,“内森,有个人你应该拜见一下。”

迪正同一位身材娇小、面容俊俏的女人闲谈。那女人穿着白色的夜礼服,戴着闪闪发光的金饰和镶金片的白色手套。她的金项链、金耳环加起来恐怕比她的体重还重。

沃利斯·辛普森比照片上要吸引人。我一直以为人在照片上都是平板、不生动的,而一旦被赋予了生命,也就漂亮起来。她那紫罗兰色的神采奕奕的眼睛、高高的颧骨、宽宽的眉毛、结实的下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香格里拉舞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放纵时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