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飞行》

第02章 飞行女王

作者:马克斯·艾伦·科林斯

探照灯映亮了夜空,摩托骑警维持着交通秩序,上百名,见鬼,上千名行人挤在人行道两侧,向着远处呆呆地注视着。一辆又一辆豪华轿车在靠近州政府的华盛顿大街停下来,记者手中的闪光灯开始不停地闪耀。穿着绿色与金色服装的看门人帮助那些颈戴钻石项链、身着貂皮大衣的女人们走上石阶,她们身后跟着系黑色领带、目不斜视的丈夫们。今夜,成为好莱坞焦点的,只是一个濒临倒闭的百货公司试图在经济萧条的日子里重新取得昔日辉煌的计划。

马歇尔·菲尔德百货公司的橱窗布置依旧典雅华丽,那种安妮女王时代的高贵风格在几年前就已经被现代艺术所取代。橱窗的玻璃上映着店员们的面孔,他们所梦想的舒适安逸的生活已成为遥不可及的幻影。在商业中心的控制与操纵下,零售业一落千丈,批发业也日渐萧条,菲尔德公司在经济崩溃前投资三千万建造的世界上最雄伟的大厦(大部分空着),已成为一件昂贵的累赘。

显然马歇尔·菲尔德公司需要帮助,而那位救世主终于出现了。

一位穿制服的男人拉开车门,艾米莉·埃尔哈特像天使一样从后座上轻盈地走下来,然后她停下脚步,向欢呼的人群挥挥手—一她的羞怯与自信是一种令人着迷的混合——她的身材修长苗条,皮肤是褐色的,一件白色的大衣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领口像男人一样翻得很大。

环绕在她身边的拍手声与欢呼声让她既感觉到难为情,又觉得有趣,她那大大的眼睛闪闪发亮。她按好莱坞风格化了妆,她那椭圆形的脸蛋原本可以修饰得更加漂亮,但她只是淡淡地涂了一层口红,薄薄地施了一层脂粉。她的头发是深蜜色的,有些散乱;鼻子小巧而挺直;嘴巴很宽,看起来很迷人。

在百货大楼门前,两名穿燕尾服的男人正忙着检查来宾们的请柬,从一本预先拟好的名册上核对来宾们的姓名。来宾限定在五百人之内,都是中西部各州中有名的人物。同那两个人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位英俊的男士,他也穿着礼服,大约三十岁左右,身材魁梧,足有六英尺高,头发是红棕色的。

那是我。

在料峭的三月寒风中,每个人的可气都结成了一片白雾。我穿过红地毯,迎向我们尊贵的客人,尽量做得不引人注目。

我向她做了自我介绍:“我是内森·黑勒,夫人,您丈夫安排我陪伴您。”

她打量了我的礼服一眼,苹果般红润的面颊上露出了嫣然一笑,“你看起来不怎么像个保镖,黑勒先生。”

她没有让这句话被喧嚣的人群听到,看起来她似乎知道隐藏我真实身份的必要性。她那中西部口音像音乐一样动听。

“你看起来也不像个飞行员。”我说着,挽起了她的手臂。

她的笑容凝结了,然后又绽放出一朵更加灿烂的笑靥来,“你是不容易被打动的,是不是,黑勒先生?”

“是的”

“很好”

我选择了一扇门,然后为她拉开。在门口,没有人检查我们的请柬。我们沿着又宽又长的主要过道随意浏览着,虽然已过了正常营业时间,第一层楼内仍照常营业。楼内金碧辉煌,人群熙攘,一些有钱的客人正在转角的玻璃柜台前挑选着商品,明净的陈列窗里摆放着上好的缎带、珠宝、香水、刺绣品和其它东西。当艾米莉挽着我的胳膊走过时,所有的眼睛都转向我们,兴奋与惊奇的嘘声一路包围着我们。

“多么可爱!”艾米莉说着,仰起了头。

她被那童话般的镶嵌圆屋顶吸引住了,上百万片蓝色与金黄色的玻璃镶嵌在六层楼高的天棚上,在灯光的照射下发散出彩虹一样的辉光。

“是灯罩。”我猜测着。

她温柔地笑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闪闪发亮,“你就是斯莱姆告诉g.p.的那个侦探!”

斯莱姆就是查理斯·林德伯格。

“我也听说过你,”我说,“我猜测你已经知道了你丈夫就在楼上。”

“你已经见过g.p.了?”

乔治·帕莫·普图南,从前是g.p.普图南出版公司的兼职出版商,现在是艾米莉·埃尔哈特的专职丈夫与经纪人。

“哦,是的,”我说,“他已经在这里指挥一个下午了,指挥经理、全体员工、记者、我,还有你想象得到的任何人。”

“那个g.p.很麻烦,不是吗?”

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恶作剧般的微笑,我也淡淡地笑了一下,没有任何明朗的涵义。

“我不会说出我的看法,夫人,至少在我的酬金兑现之前。”

她的笑意加深了,脸上浮现出好看的纹络。阳光与风把它们的痕迹留在这张曾经白皙娇嫩如今却布满雀斑的脸上,但在我看来,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周围的线条,反而更加深了那双眼睛的美丽。

当我陪伴她走进那间专门为我们留下的电梯时,她紧紧挽着我的胳膊。除了那个相貌好看的开电梯女孩,电梯内只有我和埃尔哈特小姐。

“为这个特殊时刻租了这件晚礼服?”她注视了我片刻,然后放开我的胳膊,走到电梯的另一侧。

我摊开了双手,“这是我自己的。”

她的眉毛感兴趣地挑起,“真的?我从来不知道私家侦探也有燕尾服。”

我拍了拍左肋下,那只九毫米口径的手枪正躺在枪套里。“为了保护有钱人,你就得打扮成有钱人的样子。”

孩子般的热情让她变成了那个她原本最有可能变成的假小子,“那下面是枪?”

“麦克斯威尔街上的裁缝特意为我设计的,我可不想让它鼓鼓囊囊地碍眼,尤其是在保护一位一流的服装设计师的时候。”

艾米莉是一位一流的服装设计师,有她自己的售销商品的方式,马歇尔·菲尔德百货公司拥有独家销售埃尔哈特服装的特权,这些服装包括全套的运动、旅游用品。她在三十座大城市中每个城市里选择一位独家代理商,纽约的代理商是玛西。

她皱着眉头,淡淡地笑了一下,“我可不是可可·查娜。”

“可可·查娜永远也飞不过大西洋,更别说太平洋了。”

飞越太平洋是艾米莉最新的壮举,在一月份,她用两天时间做了一次从火奴鲁鲁到加利福尼亚的飞行。

“你知道,那都是例行公事,黑勒先生,”那低沉甜美的嗓音听起来倦怠而无奈,“我创造了一项记录,接着就要演讲……即使我憎恨人群,我卖书——提醒你一下,那的确是我自己写的书——卖衣服,我自己设计的——甚至还有,上帝啊,香烟。”

“别告诉我你自己吸烟。”

“不,我讨厌吸烟,那是个不好的习惯。”

“那么,为什么要对‘幸运斯垂克斯’大加赞赏呢?”

她的笑容有些悲哀,“因为我热爱飞行——那是一项昂贵的爱好。”

电梯忽然停下来,那个漂亮的女孩为我们打开门。已经到了六层了,艾米莉再次挽住我的手臂,我们一同走出电梯。一个穿着金色与绿色的制服,看起来有些像维克多·赫伯特轻歌剧中歌手的年轻男人接过了艾米莉的大衣,然后带领我们来到大厅的椭圆形门厅内。门厅的墙壁是米黄色的橡木,摆设的家具是摄政时期风格的,地毯的颜色与门厅的整体风格很协调。

“艾米莉·埃尔哈特小姐。”一名男仆高声通报着,他有着英国口音,几乎让人以为他是个英国人。

她走进大厅,脸上仍然带着她特有的自信与羞怯混合的表情。掌声——尽管只是指尖在掌心上的轻触——回荡在圆形大厅内。她挥了挥手,然后走过去依次与人们握手。她几乎没说什么,只是以牧师般的耐心倾听着他们热情洋溢的恭维。

这间宽敞的大厅,往常总是摆满舒适的椅子,好让那些追求舒适的顾客能围坐在大厅中央搭建起来的t型台边,观看那些弱不禁风的时装模特穿着价值不菲的时装在舞台上扭来扭去。

然而今夜,所有的人都站在大厅里,那些有钱的女人,从穿着美丽长袍的小女孩到似乎将餐厅的窗帘裹在身上的老女人,她们占据了舞台,而她们的身穿燕尾服的丈夫看起来就像是她们的贴身男仆。

艾米莉的身上随随便便地套着一件白色紧身女装,系着一条显眼的黑白两色的腰带,看起来似乎不属于这个地方,如果她不是那些眼睛睁得大大的崇拜者们瞩目的焦点的话。男侍者们用银盘子端来了香摈,女侍者们送上了冷盘,一位穿夜礼服的钢琴家弹起了钢琴。我没有亦步亦趋地紧跟在她的身后,但却一直用目光注视着她,这些来宾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局面应该可以控制,那种如临大敌般严阵以待的谨慎不是我的风格。

来宾中最可疑的人物恐怕要数艾米莉·埃尔哈特先生了,也就是j.p.普图南,这个家伙的身上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尽管他穿着晚礼服,却与整个晚会的气氛格格不人。他是一个身材高大、肩膀宽厚的投机分子,他那四四方方的大脑袋与剪得短短的黑头发表现出来的精明,被大学教授一样柔和的面容所掩盖;而那双冰冷的又小又亮的黑眼睛,则完全隐藏在无框眼镜之后了。

整个下午,我亲眼目睹着他对菲尔德公司内每一名员工的操纵,上至高级职员,下至售货女郎;他指挥着晚会,就像弗罗伦兹·杰格法德排练他的时事讽刺新剧。他是一个处事圆滑的狗杂种,他的花言巧语只是一层面纱,掩盖着他骨子里的对人类的轻蔑。

即使他是一个长着教授的脸孔与橄榄球前锋的体魄的骗子又怎么样呢?这个晚上,他付我二十五美元,比我平时的收人多一倍,那么他怎么样也就不关我的事了。这份活儿是通过电话联系上的——他从纽约的家中给我打电话,就在几天前——他说“我们共同的朋友,林德伯格上校”向他推荐了我。

此刻,他正站在大厅里,同菲尔德公司的那位和蔼可亲的总裁,詹姆斯·辛普森在一起,后者正把他介绍给胡沃德·林妮夫人,当地时装界的一位名流。

鲍比·卡塞,来自《每日新闻》的记者,身材粗壮,圆圆脸,穿着晚礼服就像穿着毛衣的狗。他端着一杯香摈酒向我走过来,“你与你的同伴有些不一样啊,内特?”

“你什么时候钻进时装界里来了?”

“当琳蒂小姐拿起针和线的时候。她在楼下让那些记者拍照了吗?”

“当然,她停下脚步,向人群挥了挥手,那些记者有可能抓住这个机会。”

“很好,没有那个抢镜头的讨厌鬼,这些会是好照片。”

“你说的是谁?”

他向普图南指点了一下,后者正不时地微笑或大笑着同胡格斯顿·麦克本恩夫妇在交谈。麦克本恩先生是这家公司的经理。“那个讨厌的g.p.,他削尖脑袋挤进每一次采访中,每一张相片里,你同飞行女王谈不上十个字,她的丈夫就会插进来。”

“整个下午,他都让菲尔德公司的全体员工听命于他。”

“我为他们感到可耻,”卡塞冷笑了一声,“他不过是一个一名不文的骗子。”

穿着燕尾服,戴着无框眼镜的普图南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一名不文的骗子,他与芝加哥的精英们很熟络,那些人看起来似乎都被他的机敏和睿智迷住了、或者说,他们只是装出着迷的样子,想看一看这个同艾米莉·埃尔哈特睡觉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卡塞并没有放弃他的冷嘲热讽,“他接管了一家出版社,却出版了一些他胡编乱造的书而使它贬值。”

“胡编乱造的书?”

他喝了一口香摈,几乎像牛饮,“根据报纸上的新闻标题而粗制滥造的书,由爱德麦尔·拜德与你的伙伴琳蒂,还有这位著名的冒险家,深海的勘探者共同完成。实际上,普图南安排你陪伴艾米莉,只是一种掩人耳目的手段。”

“你说什么,掩人耳目?”

卡塞摇了摇头,他的笑容像芝加哥的鸡尾酒,轻蔑中掺杂着钦佩,“他卖了很多林德伯格的书,并巨大赚了一笔,因此他想寻找一个能飞越大西洋的女人,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卖书。”

卡塞向艾米莉点了一下头,艾米莉正微笑着,很有耐心地倾听着一位身体肥胖、浑身戴满钻石的女人的唠叨。

“她在那儿呢,舞会的美女,”卡塞继续说,“她在波士顿只是一个社会工作者,一名周末的飞行者,直到普图南的一个搭档注意到了她足可以与露西·琳蒂相比,于是那个故事大王把她塑造成了一个明星。”

“你确信你的记者们不会只是抱怨吧,鲍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飞行女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亡飞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