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园的诅咒》

第11章 弥天大谎

作者:马克斯·艾伦·科林斯

卡莱斯·达伦裹着一件白色的浴衣,看起来就像是肥胖的甘地。他那灰白色的逗号式额发也被海风吹成了飘荡着的惊叹号,他脸上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就像是圣诞节的早晨拆开礼物后的小孩子一样欣喜。此时此刻,他那压舱物式的沉重身躯正端端正正地站在支桨船的正中央。有两名棕褐色皮肤的男孩在他的身前划着桨,还有另外三名男孩子在他的身后奋力地摇着桨。就在五名桨手奋力划船的时候,兴高采烈的乘客达伦惬意地享受着荡漾的海浪、明媚的日光和清爽的海风。岸上,有一群身穿西装,打着领带的不速之客夹杂在穿着泳衣的游客中间,每一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部照相机,而照相机的镜头又都齐刷刷地对准了一个人,那就是兴高采烈的达伦。

坐在达伦前方左侧的桨手就是沙滩男孩们的头领——达克·卡哈纳摩克,他是一名已经四十出头的“男孩”。他浑身闪耀着古铜色的健康光辉,在他那张古铜色的英俊脸庞上挂有极富感染力的笑容。看他摇桨真是一种美的享受,随着有节奏的划桨动作,他胳膊和肩膀上强健的肌肉也随之一起一伏。

“泰赞击败了他。”卡莱斯·克莱伯漫不经心地评论着。

我正和卡莱斯·克莱怕坐在沙滩上的一把遮阳伞下,在旁边的白色小桌上放着两瓶可乐。年轻的奥林匹克种子选手穿着黑色的运动短裤和与之配套的运动t恤,看上去就像一尊健美的青铜雕像。而我呢,却是一身游客的打扮,下身穿着白色斜纹棉质的宽松裤,上身穿了一件彩色的丝绸衬衫,样式和昨天晚上绑架我的那些男孩差不多,在红色的底色上印着色彩艳丽的彩色鹦鹉图案,鹦鹉的羽毛是黑色和黄色相间的,在明亮的日光照耀下这些鹦鹉好像马上可以鸣叫出声一样地生动。我对自己的这件新衣服相当地满意,自认为足以在芝加哥的黄金地段招来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在我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圆框的太阳镜,它将周围的一切景物都涂上了一层柔和的绿色。当然了,在我的膝盖上还放着一顶时下最风行的宽檐巴拿马帽。所有这些从下到上的行头都是在皇家夏威夷酒店的高档商场里买的,费用吗,自然就记在了我房间的账上。

如果一名侦探肯用用心,有的是办法增加支出。

克莱伯今天上午来酒店拜访我。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认出他来。可是后来,他从兜里掏出了一枚闪亮的银币,轻轻地向空中一抛,然后说他打算用这一美元请我吃饭。我一下子就笑了起来,是的,他就是那个为了一美元从“玛鲁鲁”号上跳下去的男孩。我愉快地接受了他的邀请,于是我们两个人在“兰纳”(夏威夷方言,对大陆客而言就是“门廊”)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我自然不会让他来付账的,再说他那一美元根本还不够支付午餐的六分之一呢,我又慷慨地把这一顿午餐记在了我的房间账上。

我们两个酒足饭饱之后,又一起愉快地坐在沙滩上,消磨着下午的悠闲时光,而且还可以欣赏到达伦的“精彩表演”。达他一边在记者们面前展示着他那不怎么优美的身段,一边说着一些模棱两可的俏皮话,比如说什么“不管怎么样,夏威夷都不会有什么种族问题的”之类的话。

达伦这是一举两得,既满足了记者们的好奇心,他们拍下了达伦的生活照;又还了皇家夏威夷的人情,要知道他们可为达伦的名气提供一间免费的高级套房呢。

“嗯?”我懒洋洋地回答着,这是对克莱伯说的“泰赞击败了卡哈纳摩克”的消息的回应。

克莱伯一边沉思地望着卡哈纳摩克,一边说道:“约尼·威斯穆勒最终夺走了达克保持四年之久的头衔,他在一九二三年巴黎举办的奥运会上击败了卡哈纳摩克,成为世界上游得最快的运动员。”

“那么一九三二年就是卡莱斯·克莱伯的年份了?”

“我是这么打算的。”

尽管皇家夏威夷酒店前面的海滩十分窄小,白色的沙滩上仍然挤满了日光浴者、游泳者和那些自以为是的滑板爱好者。到处都可以见到威武有力、肌肉强健的夏威夷小伙在照看着一名年轻的女士,或是在教她踏冲浪板,或是在往她柔嫩的肌肤上涂椰子油。

我好奇地问克莱伯:“这些沙滩男孩们固定在这里工作吗?”

克莱怕回答道:“有些是的。不过在夏威夷所有的海滩都是开放的,所以沙滩男孩们可以来去自由。”说到这儿,他朝我亲切地笑了一笑,又接着说道,“嘿,我以前也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呢。”

“你这样的鬼佬?”

克莱伯开朗地笑了,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然后他说:“你这句土话用得不错,内特。是的,在这里也有一些白人男孩兜售自己的游泳技术。”

“也兜售自己吗?”我一边说,一边向他调皮地挤挤眼睛。

他这一次的笑容有些狡猾,“不,我从来不为这种事掏钱,也从来不想凭这个来为自己挣钱。”

我锲而不舍地追问道:“那么的确是有些沙滩男孩在兜售自己了?”

他耸了耸肩,“这事关乎个人尊严。”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又转回头看着达伦,说道,“为什么卡莱斯·达伦要和达克以及那些沙滩男孩们绞在一起呢?难道他手头的案子还不够棘手吗?”

这时,达伦已经下了船,站在齐膝深的水里。卡哈纳摩克扶着他往岸上走着,记者们像苍蝇似地围了上去,既忙着为他俩拍照,又忙着七嘴八舌地向达伦提问。

我笑了笑,说道:“刑事大律师正在公关前线为案子而忙碌呢,他是用实际行动来表明自己对种族问题的看法。达伦和达克·卡哈纳摩克肩并肩地站在一起,这本身就足以说明他并不认为所有的沙滩男孩都是一些强姦犯。”

克莱伯更正着我的话:“那些阿拉莫纳男孩并不是什么沙滩男孩,他们不过是些不安分的火奴鲁鲁的小伙子们罢了,喜欢整天地游来逛去,闲散度日。”在克莱伯的语气里有种明显的同情。

我说:“小伙子们在二十岁上下时都不太安分,不只夏威夷如此,所有的地方全都是这样。”

克莱伯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不过在夏威夷确实有许多男孩子不务正业,在这里,许多不同的种族聚居在一起,他们的文化、他们的传统也随之混合在一起,这使得很多年轻人失去了明确的生活目标。”

我沉吟了片刻说道:“你觉得那些阿拉莫纳男孩不是‘歹徒’?”

“是的,而且我也不认为他们是什么强姦犯。”

“为什么?”

克莱伯轻轻叹了一口气,沉思地望着沙滩上喧闹的人群。

这是一个暖洋洋的午后,和风吹拂着克莱伯金色的头发。这个英俊的家伙!要不是他如此地招人喜爱,我肯定会嫉妒他的。

克莱伯将视线从喧闹的人群移到了我的脸上,他的目光十分镇定。然后,他缓缓地说道:“有这样一句古老的夏威夷谚语,‘夏威夷人能说个没完’,可是那些警察从这些阿拉莫纳男孩的嘴里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我撇了撇嘴,漫不经心地答道:“那又怎么样呢?真正犯罪的疑犯们大多都能做到守口如瓶。”

克莱伯摇了摇头,他那张英俊的脸上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忧郁。“这绝对不可能是夏威夷的疑犯。即使警察、警棍以及皮鞭从他们的嘴里什么都得不到的话,那么烈酒、好奇的朋友以及多嘴的亲戚也能从他们的嘴里套出真相,然后这些话就会像卷过沙滩的海浪一样传遍整个夏威夷。”

我不甘心地反问道:“难道这些话还没传遍夏威夷吗?”

克莱伯又摇了摇头说:“没有。所以绝大多数的有色人种都站在‘强姦犯’这一边。”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在沙滩上嬉戏的夏威夷姑娘们说道,“更何况,在俄阿姑你根本没有必要去强姦一名女人,在那里有的是好姑娘等着你去邀请她们呢。”

如果你长得像卡莱斯·克莱伯一样地英俊潇洒,那么一定会有许多姑娘等着你去邀请她的。

我又提出了另一种设想:“泰拉·迈西走的那条街是红灯区,她后来就是从那里被带走的。也许荷瑞斯·伊达和他的同伴们当时正巧开车经过那里,他们就把泰拉误当作了妓女,想在她那儿讨个便宜。”

克莱伯笑着点点头,沉吟了片刻说:“你说得不错,这是到目前为止,我所听到过的最有说服力的理由了。如果放在其他地方,那么你的猜测很可能是正确的,可是我还是认为绝对不会是阿拉莫纳男孩干的!”

他的语气十分肯定。

我继续问着他:“为什么呢?”

克莱伯平静地说:“还是那句话‘夏威夷人能说个没完’。可是现在,在所有的有色人种中都传言是另外的一伙人干的。内特,我不想为阿拉莫纳男孩辩解些什么,可是在那个星期六的晚上,又有多少本地男孩三五成群地在街上、舞厅里、树丛中游逛着,想法设法地要找一些乐子呢?”

这孩子的口才真是不错,他以后一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律师的。也许在他拿到了奥运会金牌以后,克莱伯会继续回到安静的大学校园中完成他的律师学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又会成为律师界的种子选手的。

这时,克莱伯突然问我:“内特,现在几点了?”

我看了看表,然后告诉他快到两点了。

他站起身,露出来的肌肉块和达克的一样强健有力。他歉意地向我笑着说:“对不起,内特,我得赶紧走了。我必须在两点的时候赶到尼特锐普。”

“尼特锐……”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拗口的地方。

克莱伯又笑着重复了一遍:“尼特锐普。那是一个在钻石顶附近的海水游泳池,我就在那里训练。”

“备战奥运会?”

他轻松地点点头。

“祝你好运!”我一边说着,一边向克莱伯伸出了手。

他紧紧地握了一下我的手,然后就拿起东西想转身离开。

就在他刚一转身的瞬间,我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为什么想请我吃这顿午饭呢,克莱伯?”

他愣了一下,很快地又露出那灿烂的笑容,说:“没什么,我只是想谢谢你那天在船上帮了我……”

我看着这个英俊的运动健将,摇着头笑了笑,然后收起了笑容问道:“你从来没和阿拉莫纳男孩打过交道吗?”

他有些窘迫地眨了眨眼睛,呼了一口气说:“是的……我认识乔·卡哈哈瓦和本尼·阿哈库罗。”

“他们是像你一样的运动好手吧?”我实际上是明知故问。

“是的。”克莱怕那张英气十足的脸有些微微涨红了,他苦笑着承认道,“你识破了我的小把戏,内特。我确实是想为我的朋友们说几句好话,可又不想你知道我和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

我轻轻拍了拍克莱伯的肩膀,安慰着他:“我是一名侦探,靠识破别人的小把戏来取得报酬。”

克莱伯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内特,我并不是想误导你……”

我理解地说:“别为想帮朋友而向我道歉。”我话锋一转,“不过,小家伙,你没有对我说谎吧?”

克莱伯诚恳地笑了笑说:“没有,只不过省去了一些无足轻重的细节。”

我又朝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小声说道:“我相信你的诚意,你说的比其他人告诉我的要更加可信。”我又拍了拍他肌肉发达的肩膀,提高了声音说,“洛杉肌好运!”

洛杉矶就是即将举行第三十二届奥运会的地方。

“谢谢你,内特!”克莱怕又有些羞涩地向我笑了笑,然后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皇家夏威夷酒店。

达伦已经上了岸。达克和他的那些沙滩男孩们又回到了支桨船上,现在他们的船已经远远地划离了海岸,看起来他们是想避开记者们好奇的目光。

刚才达伦离我太远,所以他的声音和海浪声、沙滩上喧闹的说笑声混在了一起,我只能从记者们的反应中推测出刑事大律师可能又在发表什么样的“高见”。现在,他正稳步向我这边走来,我就能够越来越清晰地听到他与记者们之间的谈话了。

一名身材瘦削的记者挤到了达伦身边,他与达伦一比,就像是站在一头雄壮野牛旁的一株瘦弱的高粱。他大声问着:“你在开庭时将会遇到由多种族组成的陪审团,对此你是否担心呢?‘法官’。”这里的记者常常把达伦称作“法官”,虽然达伦从未担当过这一尊贵的职位。在我看来,“法官”这个称呼兼有调侃和恭维的双重味道。

达伦从容不迫地答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1章 弥天大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伊甸园的诅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