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园的诅咒》

第16章 成败之役

作者:马克斯·艾伦·科林斯

当审判室的大门缓缓地打开的时候,泰拉·迈西的身影出现了。就在那一刹那,法庭里犹如划过了一道锐利的闪电。法庭中的所有人都转过头看着她,这个高挑身材,长得很年轻,身穿黑纱衣裳的女人。戴维斯法官根本就没白费力气,他没有敲响法槌让法庭内的听众肃静下来,而是让窃窃私语声伴着泰拉走过通道。泰拉一路上迈着懒散的步子,棕褐色的头发垂在她有些微胖的苍白的美丽面颊旁,那双凸出的灰蓝色眼睛紧紧盯着地面,一副不知所措的神态。她的这个样子与目击者所描述的情形差不多,也就是说,她现在的样子和去年九月份被袭击那个晚上的样子没有任何分别。

当泰拉走到辩护席与原告席之间的时候,她遇上了她的丈夫。她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汤米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在场的大部分女性,尤其是那些白人听众发出了赞赏的低语声。我特意回头看了斯特林将军一眼,他今天和一位女士坐在一起,我估计那可能是他的妻子。在这对高贵的夫妇相视勇敢一笑的时候,斯特林将军向他们投以赞许的目光。

不过,即使她在微笑的时候,泰拉仍然保持着那副呆滞木然的神情。而且,她那充满思念的目光很快地就暗淡下去了。

泰拉弯着腰站在证人席上。当法官提醒她应该宣誓的时候,泰拉险些绊倒在椅子上。她站直了身子,举起手,发誓说真话,可是她的语气仍旧十分冷淡。然后,泰拉就坐在椅子上,双膝紧紧地并在一起,并且把两只手平平整整地放在膝盖上,微微收着双肩。这很容易使人联想到被命令呆在一个角落里的淘气女孩的样子。

达伦,又一次做出了最慈爱的祖父的姿态。他走到证人席那里,一只胳膊轻轻地倚在了上面。他平静而又愉快地确证着她的身份:她的名字,泰拉·迈西。她的年龄,二十一岁。她结婚时的年龄,十六岁,在一九二七年感恩节那天嫁给了迈西上尉。他们没有孩子。可以说他们两个人一直过得很幸福,“是的,是这样的。”

泰拉的声音低沉而缓慢,近乎自言自语,和她那不动声色的表情一样地平板。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反应也没有的,在她回答问题的时候,她的双手总是紧张地扭动着手里的那块黑色的手绢。

“你还记得去年九月的那一个晚上吗,你和你的丈夫一起去了阿拉迈酒吧?”

“记得,我们去参加了一个海军军官的周末舞会。”

“你还记得你当时喝了什么吗?”

“半杯掺了威士忌的汽水。我一直不太喜欢饮酒。”泰拉的语气有些漠然。

“那么,你是在什么时候离开舞会的?”达伦继续问着。

“大约是在夜里十一点三十五分。”

“接下来你又去了什么地方?”

“我想去拐角那儿走走,然后再走回来。”

“你为什么离开?”

“我觉得又累又烦。”

“汤米当时在哪儿?”

“我最后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跳舞。”

“你离开以后,又去了哪里?”达伦不急不缓地继续问着。

“我开始朝着瓦奇蒂海滩的方向慢慢走着。”

“我知道了。那么,迈西夫人,你是否可以告诉我,当……那件不寻常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正在哪里呢?”

卡雷站了起来,他的语气听起来十分强硬:“法官阁下,我再说一遍,我们在这里并不是要重审阿拉莫纳一案。因此,我反对辩方律师提问的方向。”

达伦的笑容是慈和与屈尊俯就的混合产物,他开口说道:“所有这一切都与迈西上尉的精神状况有关。”

卡雷摇着头,他反驳说:“我方认为,发生在这名证人身上的事与迈西上尉的精神状况并没有任何直接的关联。法官阁下,惟一与此有关的是她告诉她丈夫的情况。”

听众席上响起了不满的嘘声,法官连续敲了两次法槌,这才使法庭内的听众肃静下来。

“达伦先生,”戴维斯法官说道,“你必须注意你的提问方式,你必须将你的问题限定在迈西夫人告诉她丈夫的情况以及她的丈夫对她说过的话之中。”

“好的,尊敬的阁下。”达伦有礼貌地向法官点了点头,“迈西夫人,在你离开酒吧之后,你是在什么时候再一次见到汤米的?”

“大约在凌晨一点,我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过了一会儿,我的丈夫打电话给我,我对他说:‘赶快回家,发生了可怕的事……”

泰拉只勉强地说到了这里,然后她就把脸埋在了手里,她的啜泣声在静悄悄的房间里回荡着。这可不是在演戏,这是真的痛苦表现。泰拉的表现使得听众席上的白人女士们都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了手帕。

达伦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喜色,可是我知道此刻他的心里一定正在欢呼着。泰拉冰冷的举止终于在法庭上发生了变化,她的冷漠转变成了一名受害年轻女人的公开悲戚。

在我的另一侧方向坐着福斯特克夫人,她一直昂着头,目光炯炯地盯着她的女儿,在这个时候,她伸手拿过被告席上的冰水,倒了满满的一杯,然后把它推到了林赛的面前。林赛会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他站起了身,把杯子拿给了泰拉。然后,林赛和达伦一起站在了证人席前,静静地等着证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泰拉足足花了几分钟时间,才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接着,林赛回到了座位上,达伦继续进行着他的提问。

“在汤米回家以后,你对他说了什么?”

“他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我不想告诉他,因为那太可怕了……”

不过她还是告诉了他,而且现在她又把这一切告诉了陪审团,包括全部可怕的细节,她怎么被打的,被强姦的,卡哈哈瓦怎样打碎她的下巴,她怎么不被允许祷告,他们怎么一个接一个地强姦了她。“我说:‘你要把我的牙打掉了!’”他说:‘我才不管,闭嘴,你……’他用一些污言秽语侮辱我,其他人站在旁边,笑着……”

“法官阁下,”卡雷打断了泰拉的述说,不过他并没有从律师席上站起身,“我不想接连不断地提出反对意见,不过这名证人只被允许讲述她告诉她丈夫的事,这是您刚刚做出的裁定。”

达伦以与他年纪不相称的惊人敏捷转向卡雷,他的声音低沉坚定,“这不是提出反对的时候。”

卡雷针锋相对地反击道,“我提的反对意见还不够多!”

“达伦先生,”法官开始说,“请限制你……”

可是就在这时候,泰拉又一次崩溃了,戴维斯法官和其他人不得不等着她控制住自己的抽噎声。之后,达伦又让泰拉讲述了她是如何在医院中指认出那些袭击她的人,汤米是怎样周到细致地在她恢复期间照料她的。

“他是那样精心地照顾我,”她说着,嘴chún微微颤抖着,“他从不抱怨我频繁地在夜里将他吵醒。”

“你注意到你丈夫的行为有什么变化吗?”

“哦,是的。他不想出门——流言困扰着他——他也不能入睡,总是在起居室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不断地吸着烟。他很少吃东西……变得那么瘦。”

“你知道他和你母亲以及两名水手在一起策划什么吗?”

“不,完全不知道。汤米曾有一、两次提过要是能取得一份供词就太好了。我是说,这件事一直使他感到很烦乱。我想让他忘了这事,可是他做不到。”

“在乔瑟夫·卡哈哈瓦死的那天,你是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

“一等兵琼斯在那天的十点左右来到了我的家,这件事是他告诉我的。”

“那么,他去你那里的时候,是在杀人之前呢,还是在杀人之后呢?”

泰拉毫不迟缓地回答道:“是在那件事发生之后。他一进门就异常激动地对我说:‘这个……拿着……’然后他就交给了我一把枪,‘卡哈哈瓦被杀了!’我问他,汤米在哪儿?他说他送汤米和妈妈坐车离开了。”

“他还说了别的吗?”

“他向我要点儿喝的,我给他兑了杯威士忌。他喝完后说:‘还不够。’于是我又给他倒了一杯。我记得,他当时看起来苍白得就像一个鬼一样。”

在我看来,现在的她也是这样的。这个时候,证人和旁听席上听众的眼泪已经渐渐地止住了,所有人激动的情绪已经渐渐地缓和了下来,到了该适可而止的时候了,于是达伦说道:“尊敬的阁下,我可以建议今天休庭吗?而且鉴于现在证人的情绪十分不稳定,我希望在这样的情况下,证人不再被控方律师诘问。”

可是,就在这时,卡雷已经接近了证人席,他向法官大声说道:“法官阁下,我只有几个问题。”

“请继续。”法官说道。当卡雷走近证人席的时候,泰拉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紧接着,她警惕性地绷紧了身子,在她的脸上又现出了冷漠的神情,她的嘴角挂着一丝防卫性的假笑。达伦坐在辩护席上朝她笑着,点头向她表示了一下对她的支持,但我知道其实他实在是很担心,因为我看得出他眼神中的焦灼不安。

“迈西夫人,你还记得迈克因托斯警官和其他警察到你家里去的情形吗?”

“是的。”她的声音很急促。

“在那个时候,琼斯是否接过一个电话?”

“没有。”泰拉脸上的假笑转成了嘲笑。

在我们面前,这名高贵的受到了侮辱的妻子又将自己扮成了一个生气的、坏脾气的小孩子。

“你能肯定这一点吗,迈西夫人?”卡雷仍然是一副冷冰冰的礼貌态度。

她在椅子上又坐直了一些,“是的。”

“那么,也许是你接的电话,而琼斯问过你是谁来的电话?”

“没有。”

“里奥·佩斯是谁?”

“佩斯上尉是s——三四的指挥官。”

“他是你丈夫的舰艇长官吗?”

“是的。”

“你是否记得琼斯曾经接过电话,他在电话里说:‘里奥——你一定得帮助迈西掩饰住这件事情,你一定得帮助我们大家隐瞒这整桩事。’或者是一些诸如此类的话。”

“不!琼斯根本不可能直接称呼长官的名字。”

“难道琼斯在警察面前的时候,他不是直接把你的丈夫称为迈西吗?”

“要是我在场的话,他一定不敢这么说。”我看了看达伦,他的眼睛已经闭上了。泰拉的这一番话与汤米的话截然相反,不过,像汤米刚才对帮他策划绑架的士兵对他亲昵称呼的抱怨一样,他们的证词都同样的糟糕。

“迈西夫人,你还记得告诉过你的女佣比翠丝·纳卡摩拉的话吗?你曾经让她对警察说,琼斯是上午八点到你那里去的,而不是十点?”

“不,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泰拉的语气十分地强硬。

“是吗?迈西夫人,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随时让纳卡摩拉小姐出庭作证。”卡雷步步紧逼地问着。

“那些话不是我告诉她的。”泰拉拒不承认卡雷的话。

“那你究竟对她说了些什么呢?”

“我对她说,琼斯是在她上班以后才来的。”

“那大约是在几点呢?”

“八点三十分。”

泰拉又在展示她变化时间的非凡本领了,就是同一个伎俩,很显然,她虽然是在十二点半至一点之间离开了阿拉迈酒吧,可是为了配合警方的需要,她居然又可以在十一点十五分的时候离开了阿拉迈酒吧。

“那么,迈西夫人,你把琼斯交给你的那支枪放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泰拉的回答简短而有力。

卡雷冷笑了一下,反问道:“失踪了?你是说,有人从你房间里把它偷走了?”

“我不知道它到哪去了。”泰拉的口气仍然十分地强硬。

卡雷转过身子,然后向陪审团的成员们故意笑了一笑。之后,他又转向了证人席。

“你曾证实,迈西夫人、你丈夫一直对你很好而且体贴入微——你们从不争吵。”

“是这样的。”

“我也是一名已婚男人,我得恭喜你,不争吵的婚姻是罕见的,你的确值得祝贺。”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原告席,在那里,他的助手递给了他一份文件。卡雷接过了文件,先是快速翻了一下,微微笑了笑,又缓步走回了证人席。

“迈西夫人,你曾在夏威夷大学接受过心理检测吗?”

“是的。”泰拉说着,她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这是你的笔迹?”卡雷一边说着,一边随便地将一页纸递给了她。

泰拉苍白的脸猛然涨红了,我想那一定不是由于喜悦或者惭愧,而是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成败之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伊甸园的诅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