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园的诅咒》

第20章 秘密交易

作者:马克斯·艾伦·科林斯

第二天下午,我们——卡莱斯·达伦、乔治·林赛和我——在达伦旅馆套房的起居室内约见了原告律师约翰·卡雷。卡雷还穿着那件他在法庭常穿的白西装。他总是不停地在屋里面走来走去,在我看来,他红润的脸色比以往更红了,他的那双蓝色的眼睛炯炯发亮。

“我不喜欢这主意,”他说着,“我压根一点儿也不喜欢。”

“约翰,请坐下来。”达伦温和地劝道,一边向我和林赛坐着的热带图案沙发的一侧做了个宽和的手势。达伦还是穿着衬衫,系着背带,一副家居打扮。他正坐在他的轻便椅上把他的脚搭在小几上,他的随意轻松与卡雷的紧张拘谨形成了鲜明反差。

卡雷先是沉重地叹口气,然后又坐在了沙发上,不过不是像我和林赛那样完全陷了进去,他尽量坐直,双手在分开的两膝中紧握着,“我们都知道这些人杀了人,一个无辜的人,而你却希望我让他们大摇大摆地离开。”

从窗子吹进的微风使得薄薄的窗纱“沙沙”响着,好像在说着我们听得见,却永远听不懂的秘密。

“现在到了每个有理智的人该审时度势以减少损失的时候了,”达伦说道,“我不想再争论这个问题,但我误入歧途的当事人的确相信他们是在与一个犯罪团伙打交道。我们中的任何一方在这件事里能有什么愉快的选择呢?就你现在所掌握的,你内心肯定不愿重审阿拉莫纳男孩,不过你也不能证明他们无罪,你总不能再给摇摇慾坠的警察局来上致命的一拳,它可是代表着本地和州政府呢。”

“卡雷先生,”我说道,“我和你一样感到失望。我冒着……生命危险抓住了雷曼。你已经和迈克因托斯警官和罗斯上校谈过了,该明白我们现在的处境。”

我们现在的处境进退两难:经过一整夜的警察局地下室的质询,雷曼和凯卡库否认与泰拉·迈西袭击、强姦案一案有任何关联。而且,监狱记录显示他们在去年的九月十二日的确在押。那些知道事情真相的监狱官和看守全都守口如瓶,不然他们以后将在栅栏的另一面度过他们的余生了。

而且,即使这些障碍得以克服,对泰拉·迈西袭击、强姦提出两名新的被告——两次走出俄阿岵监狱有强姦及其他罪行的被告——很显然会使州政府陷入尴尬和被嘲笑的风暴中,而这些又远远超出了州政府的承担能力。

“当然,”达伦说道,“这些人都被判了罪……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讲,也算正义得以伸张了。”

卡雷的嘴动了动,似乎想说点什么,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出来。

“你所需要做的,”我说道,“就是提供豁免权并压缩服刑时间。”

“让他们逍遥无事,”卡雷一边尖刻地说着,一边摇着头,“向夏威夷建州以来的最罪恶昭彰的罪行低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不,”达伦说着,向卡雷举起训诫性的食指,“进行全面调查和重新提出起诉才会是奇耻大辱。没有人会是胜利者,我的当事人会丢脸的,泰拉·迈西胸前也会刻上耻辱的红字,而你将使夏威夷失去自治权,看着政权被交给斯特林将军这样的种族主义分子。”

卡雷把头埋在手里,“全能的上帝啊!”他抬眼望着天,他的脸色十分苍白,“你今天晚上要和州长见面?”

“是的。”

“他知道些什么?”

达伦抬抬眼睛,又垂了下来,“据我所知,他不知道任何有关雷曼和凯卡库的事。这由你的办公室和警局负责,你认为朱迪州长有必要得悉此事吗?”说到这里,他夸张地耸耸肩,“不过,你该清楚……我想州长现在已充分意识到如果他不释放我的当事人的话,他将作为一名因触怒美国国会而使夏威夷恢复军事管制的州长而被载入史册,同时也会因离间美国海军使本地经济遭受重大损失。”

卡雷嗤之以鼻,他的口气十分强硬:“那你宁愿他作为藐视法律和秩序,和四名杀害无辜平民的凶手一样而被人牢记?”

疲倦一下子笼罩了达伦的脸。然后,他缓慢地眨了几次眼睛之后,他的嘴角慢慢地浮出笑容,他平静地说:“我宁愿把痛苦藏在我们身后。三名强暴泰拉·迈西中的两名被告判终身监禁,那名不知名的第三人已经逃得不知去向了。”他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无辜的阿拉莫纳男孩已经减少了一名,他们的生活已经经历了不少的跌宕起伏。我的当事人已经被拘禁了数月,几乎丧失了他们的尊严和隐私权。而且,尊敬的先生,”说到这里,达伦加重了语气,“……我可以说,他们已经受够了苦痛。所以,我很想告诉你,”他一拳砸在轻便椅的扶手上,他那和蔼的脸上布满了愤怒的阴云,“够了,先生!我说够了。”

卡雷咽了口唾沫,点点头,然后又叹息了一声,说道:“你能够明确提出一些建议吗?”

“乔治,”达伦对坐在一旁的林赛说,“你能把已经准备好的文件交给卡雷先生看一看吗?”林赛点了点头,然后他向前倾着身,从放在脚旁的公文箱里取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卡雷。

卡雷接过了林赛手里的纸,然后就看了起来。“你并没有向州长请求赦免,”卡雷有些吃惊地说,然后抬头看着达伦,“你只是请求减刑……”

达伦缓缓地点了点头,语气有些沉重地说道:“赦免可能被视为对陪审团裁决的废弃……而减刑是保留夏威夷州政府脸面的最好办法。毕竟,重罪记录还存在档案里,罪行并未公开被赦免。具体的入监时间在本案中并不需要特别被赦免的理由……谁会真的相信汤米·迈西和福斯特克夫人是对社会的严重威胁呢?而且,你记得吗,陪审团也曾经建议宽大处理。”

卡雷似乎被达伦的这番话说服了,他有些迷惑不解地说道:“判决还没被最终下达……”

达伦打断了他的话,冷静地说道:“我们希望明天能下达。”

原告律师吃惊得皱起了眉,他惊讶地问道:“可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星期五……”

达伦昂起头,抬起眼睛看着卡雷,他的声音十分平静:“如果我们加快步伐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少惹上一些新闻界的麻烦。”

卡雷敷衍地耸耸肩,漠不关心地说:“减到什么程度?有时间限制吗?”

达伦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冷淡地回答道:“怎样都行,直到他们被允许离开夏威夷。”

“你知道,我下一步应该起诉阿拉莫纳男孩了。”卡雷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有些难过地继续说着,“可是我不想这么做,尤其在得知雷曼和凯卡库的事以后。”

达伦的笑容里闪着狡黠的光芒,他看着卡雷说:“如果没有控方证人,那么你就不能起诉了。”

卡雷使劲向前倾着身子,他差不多就快从沙发上栽下来了。

卡雷说:“那么,你会建议泰拉离开夏威夷吗?”

达伦看着怀表,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会的,实际上,我想她很快就会到了……你愿意留下来表示你的敬意吗?”

卡雷挤出了一丝微笑,他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我想我会想办法表示我忧愤的敬意的,先生……别起身了,我自己走就行了。”说着,他走向达伦,主动伸出了手。在他们两个人握着手的时候,卡雷又加上了一句,“在这件事上我不会挡你的路,你可以期待我的合作……只要你能确保泰拉·迈西尽快离开这里。”

达伦庄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又举起了一只手,提醒着卡雷:“请明白,我将会发表一些与我们私下协议相悖的言论,我将对我的当事人没有被完全赦免而大发雷霆,而这些该是他们应得的权利等等这样的虚假言论。”

卡雷莞尔一笑,他的语气也轻松了下来:“好的,你也会看到我像一只骡子似地大叫,我会说我一定要把阿拉莫纳男孩再拉上法庭……”说到这里,卡雷调皮地向达伦眨了眨眼睛又接着说了下去,“……当然会有一些人会建议我退出阿拉莫纳一案的审理,因为我已经对谋杀卡哈哈瓦的凶手提出了控告。刑事大律师,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我会向新闻界建议由在迈西案中站错方向的大律师卡莱斯·达伦担任原告律师。”

达伦轻声笑着,他故意做出了一副吃惊的表情,向着卡雷的背影说道:“你不会的……”

这时候,卡雷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了达伦的话,他又转回了头,“我也许会被莫名的冲动所驱使。”

说完之后,卡雷就走出了房门。

林赛看着关上的房门,抱着双臂靠向后面的墙壁,冷静地评价道:“他不高兴,不过我相信他一定会和我们合作的。”

达伦一边开始卷着烟,一边平静地回答道:“他是一个守信的人,他会合作的,而且我不认为我们中谁会高兴。”说到这里,他抬起眼睛看着我,“内特,你抓住了强姦泰拉·迈西的凶犯,这样的一个荣誉使你觉得高兴吗?”

“不,”我故意做出了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语气平平地说道,“不过,我很高兴我能够撞掉了他的几颗牙,尽管我最后没能想法砸碎他的下巴。”

林赛在一旁轻声笑着,然后又摇着头说:“你在哪里找到这个刺头的,刑事大律师?”

“在芝加哥的怀斯特那一片儿。”达伦一边说着,一边用颤抖的手极其出色地卷着他的自制香烟,“在那里是美国一些最棒的刺头们的发源地。”

这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紧接着,露比·达伦从卧室中走了出来。她先是理了理头发,整了整有些零乱的衣裳,然后,她才向达伦说道:“亲爱的,时间到了。”

来访的这一位客人当然是泰拉了,她在伊莎贝尔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她们两个人看起来都经过了一番精心打扮。泰拉穿着一件有着白色斜纹的深蓝色连衣裙,伊莎贝尔穿着蓝白条纹的绉纱裙,她们两个人全都戴着钟形的女帽,手里拿着手袋,完全是两位时髦的、漂亮的、吸引人的年轻女士。可是,在她们的脸上却笼罩着愁戚的表情,泰拉看上去有一些战战兢兢,伊莎贝尔则显得非常地疲倦。她们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泰拉走在前面,她一边走着,一边在手袋里翻找着什么。这时候,达伦已经点燃了香烟,不过,在泰拉和伊莎贝尔走进来的时候,他马上颇具绅士风度地站起身来。我和林赛也跟着站了起来。泰拉向我们走了过来,把刚从包里找出的一叠电报递给了达伦,“你一定得看看这些,达伦先生,这些是来自全美国的有力支持……”

“谢谢你,亲爱的,”达伦一边接过泰拉手中的电报,一边对他的妻子说道,“你能把这些和其他的放在一起吗?露比。”露比笑了笑,接过这些电报,达伦又加了一句,“谢谢你。”

说完“谢谢”似后,达伦又转身对林赛说道:“乔治,你愿意陪达伦夫人和贝尔小姐在门厅里吃一些点心吗?我建议你们尝尝菠萝奶油蛋冻糕。”

林赛皱了皱眉,有些不解地说道:“在你和迈西夫人谈话的时候,难道不需要我在场吗?”

达伦摇着头回答道:“黑勒先生和我得与迈西夫人讨论几个细节问题,我想最好……不要有太多听众。”林赛看上去有些自尊心受损,不过他清楚他的位置和工作,于是就挽着露比走向门口。

伊莎贝尔回过头来看了看我,在她的眼神中掺杂着好奇和关切。我理解她的意思,昨天晚上我们并没能在一起。我向她抚慰性地笑了笑,随即林赛带着她们离开了,房门又一次被轻轻关上了。达伦朝沙发做了一下手势,示意泰拉坐下。

他和蔼地向着泰拉说道:“亲爱的,有几件事我们得……聊聊。请随意一些。”

泰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那双微微突出的大眼睛在我和达伦之间转来转去。我也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不过不是紧靠着她,而是留给她足够的空间。

“有什么事不对吗?”泰拉有些担心地问道,“请千万别告诉我,你认为汤米和妈妈真的得去……”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又小声地继续说了下去,“……服刑。”

“我想我们能避免这事,”达伦表情严峻地说道,“不过这必须依靠你的帮助。”听了达伦的话以后,泰拉的表情有些缓和了。然后,她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愿意做任何事。”她停顿了一下,加重了语气,“……任何事。”

达伦直截了当地说道:“一旦我和州长谈妥以后,我需要你和我们一起离开夏威夷。”

泰拉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吃惊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达伦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0章 秘密交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伊甸园的诅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