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园的诅咒》

第04章 泰拉·迈西

作者:马克斯·艾伦·科林斯

我们坐的海军大轿车缓缓汇入了国王街的车流之中。俄阿岵的所有司机。东方人也好,波利尼西亚司机也好,甚至连高加索的司机都把车开得异常地缓慢。与美国大陆本土的汽车速度相比,这里的车速好似蜗牛爬行一般地缓慢。我舒舒服服地坐在车里,享受着煦暖的日光和凉爽的微风,再加上这不慌不忙的车速,我这个来自现代芝加哥的穷小子觉得好像在乘坐中世纪的马车观光游览,十分惬意。

尽管汽车行驶的速度十分地缓慢,火奴鲁鲁仍然是一个相当现代化的大都市,有轨电车取代了人为黄包车,街道两旁随处可见高大的标准楼房,我想像中的小草房却很难找到。尽管白色的办公楼都修建得一模一样地呆板,柔和的绿色棕榈和五彩缤纷的鲜花却为板滞的楼房平添了灵动的气韵。

我们的黑色林肯轿车缓缓地离开了拥挤的商业区,进入了火奴鲁鲁市的市郊。与繁华的市中心相比,郊区的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许多。在一望无垠的绿荫草地上偶尔会出现几座小型的公园,别致的乡间教堂以及一些规模很小的办公建筑。

在公路的两旁树立着“可口可乐”高大的广告画,每隔一公里左右就会出现“标准石油”的巨大油泵。在偶然经过的葯房橱窗里张贴着“陈金”香烟的宣传画。所有这一切都使我们感到这里的确是美利坚的领土。可是,一看到窗外高大的椰子树和各种不同肤色的面孔,我就会有一种置身异域的感觉。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左右,我们的林肯车就开到了被林赛称之为莫诺阿山谷的地方。年轻的海军司机告诉我们,莫诺阿山谷也被当地人叫做“阳光和眼泪之谷”。

年轻的海军司机十分健谈,他一边开着车,一边不时地回过头来和我们聊着天。他声音沙哑地说:“在夏威夷有这样一个传说,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和她的丈夫住在这里。后来,这个女人遇到了一些不幸的事。从此,周围的人都不和她来往了,还在背后对她的品性说三道四。这一切使她的男人很伤心,后来他终于忍受不了了……结果,那个女人死去了。”

达伦一本正经地接道:“是的,这样的故事大都有着悲惨的结局。”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汽车穿过了豪华住宅区,这里的每一所住宅都高大气派,在住宅前面还有美丽的花园和宽阔的高尔夫球场。我看了一眼路牌,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庞阿沪街。在庞阿沪街的街口处还有一座同名的大学,葱郁茂盛的棕榈丛掩映着一幢高大的时尚建筑。

我有些嫉妒地说道:“这世界上总有一些阔佬。”

林赛也向车窗外看了一眼,正巧这时我们正经过一座古堡式的大厦。林赛笑了笑说:“在这里住的全都是有钱的白人,他们称自己为‘凯莫亚尼’……他们全都是百万富翁,主要是开发时期来自纽约的贸易商和他们的后代。现在住在这些大房子里面的是他们的第二代或第三代后人。”说到这里,林赛看了看我,“你听说过‘五巨头’吗?”

我无知地回答道:“不就是大学足球联盟的名字吗?”

林赛撇嘴笑了笑,然后解释说:“夏威夷的‘五巨头’是指五家大公司,它们主要从事种植、造船和进出口贸易。这五家大公司几乎拥有整个夏威夷岛。”

坐在一旁的达伦突然用一种布道似的口吻说道:“来到夏威夷的白人极力劝说本地那些纯朴的土著人将眼睛转向上帝……可是当那些土著人再低下头的时候,他们的这块天府之地已经不见了。”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林肯车已经开到了莫诺阿山谷的上面。庄园式的高大住宅消失了,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低矮的小木屋和狭窄的陋巷。在靠近山谷的一面,从车窗向外看去可以看见连绵起伏的峰峦,下面是宽阔的种植园,我们的汽车就行驶在五巨头的“手掌”之中。

我向海军司机询问道:“这里离珍珠港有多远?”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先生。”司机彬彬有礼地答道。

我好奇地问道:“珍珠港海军基地的军官都住在这里吗?”

“是的,先生。”海军司机回答道,“实际上,很多海军军官都住在莫诺阿山谷一带。迈西上尉的家和其他军官的家都离得很近。”

“哦,这倒不错。”我点着头说道,“这样的话,他们这些海军军官就可以经常聚在一起了。”

“这我可不清楚,先生。”好说的司机突然缄口不语了。

我说错了什么话吗?还是触及了什么痛处呢?

迈西夫妇的住宅是二八五○号,位于卡哈瓦街的狭窄山坡上。他们的家是一幢都铎风格的老式小房,在山形的房屋顶部有着木质的斜垂装饰,屋檐的边上还搭有棕色条纹的遮雨帆布。帆布一直垂到了窗户上,几乎遮住了整个窗子。院子里收拾得很整洁,花草葱茏,整齐的木制栅栏围住了整幢小房子,在房子的背后还有几棵巨伞一样的大树,为院子提供了遮荫的场所。可是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样的布置不只是出于舒适的考虑,可能还想隐藏些什么。

我们的车子沿着狭窄的小巷艰难地开了进去。海军司机把车停在了迈西家的附近,我和伊莎贝尔先下了车,观赏着周围的景色。在住宅区的后面,就是连绵起伏的青色峰峦。

海军司机小心翼翼地扶着达伦从后座上下来,我刚想过去帮忙,就在这个时候,迈西家的纱门“啪嗒”响了一声,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走了出来。他身材瘦长,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白衬衫的袖子卷到了肘弯处,下身穿着一条鲜黄色的长裤。他可能是听到了汽车开进来的声音专程出来迎接我们的。

这时候,达伦已经下了车,林赛也跟着下来了,背着手站在达伦的身边。这个男人一出来就大踏步地走向了达伦,脸上挂着诚恳的笑容。他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年纪,不过头顶的棕色头发已经很稀薄了。

他热情地向达伦说道:“很高兴见到您,先生。我是弗朗克斯·奥兹上尉。”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不过呢,朋友们都叫我‘大伯’,随便您怎么称呼我都行。”

奥兹热诚地向达伦伸出了手。达伦在和他握过手之后,说道:“虽然我很想成为你的朋友,上尉,不过恐怕我不能像你其他的朋友那样称呼你,要知道,我身上的这一身西装可能比你的年纪还大呢。”

奥兹抱着臂膀笑了,随后他说道:“是吗?先生,您身上的衣服或许比我的年龄还要大,不过我已经可以算作上尉中的年长者了,像迈西这样的年轻军官在基地里很多,他们大多是才出校门的嫩小伙。”

达伦眯起了眼睛,“你是迈西上尉的朋友吗?”

奥兹歉意地笑了一下说:“对不起,我的自我介绍还没进行完呢,我在基地里主要负责管理军港外面的军械库,不过,我现在的主要职责是照顾泰拉。白天,我妻子和我轮流到这里来照看泰拉,因为总有一些好奇的新闻记者和流氓分子来这里騒扰她,使泰拉不能好好休息。晚上我们还得持械在莫诺阿山谷一带巡逻。”

达伦有些惊讶地皱起了眉,“怎么,这里的情况这么糟?”

奥兹严肃地点了点头,说:“曾经有人往这里扔过自制的炸弹,还有一些日本和夏威夷的流氓分子开着他们的破车在莫诺阿山谷一带转来转去……”说到这儿,他又向达伦充满歉意地笑了笑,“您瞧,您恐怕会责怪我把您也卷了进来,达伦先生。”

达伦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说呢,上尉?”

奥兹用右手的大拇指指了指自己,“是我向福斯特克夫人提出了您的名字。在出事以后,我劝说福斯特克夫人从她那些有钱的大陆朋友那里筹集一笔资金好请一名真正的顶尖律师来打这场官司。而在我看来,您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达伦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你选得没错,年轻人。”

奥兹继续说道:“同时,我还在海军基地里也筹集了一笔资金,这样的话,付给您的律师费用也足够替罗德和琼斯打官司了。”

“谁?”达伦迷惑不解地问道。

奥兹对达伦的反应有些意外,他结结巴巴地说:“另外两名,呃,小伙子。你曾经答应为他们辩护的。”

罗德和琼斯是福斯特克夫人和汤米·迈西的帮凶,他们两个参与了绑架和谋杀乔瑟夫·卡哈哈瓦的整个过程。我想刑事大律师在“玛鲁鲁”号上根本就没看过转交给他的案卷副本。我偷眼打量了一下林赛,林赛的神情有些沮丧不安。

“呃,我记起来了。”达伦自然地说着。他从数千里之外专程赶了过来,结果连委托人的姓名都没有记住,不过达伦对自己的“健忘”一点也不感到难为情,他继续向奥兹说着,“我会尽量不让你失望的……‘大伯’。”

随后,达伦依次将我们介绍给了奥兹。奥兹的表现仍然是那么的热情,似乎他对于达伦阵营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抱有极大的好感。在一一寒暄之后,他领着我们向那座都铎风格的小屋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说着:“我和我妻子是迈西夫妇的朋友。我们四个人,我妻子和我以及汤米和泰拉,一起在本地的小剧场里同台演出。”说到这里,奥兹腼腆地笑了一下,又继续说,“实际上呢,我和泰拉总是演对手戏。我总是想方设法为我们几个人安排些小角色来演,这样的话,大家就能够经常聚在一起了。”

这么说来,泰拉·迈西还是一位女演员。

我在心里默默地记住了这一点。

这时候,我们几个人已经走到了门口的台阶前面。就在这时,达伦停下了脚步,奥兹也跟着停了下来。

达伦把手轻轻地搭在奥兹的肩上,然后对他说道:“我非常感激你对迈西夫人的照顾,‘大伯’,不过我还想请你行一个小小的方便,好吗?”

奥兹毫不犹豫地答道:“愿意为您效劳,达伦先生。”

达伦严肃地说:“当我和迈西夫人进行私下谈话的时候,你可以等候在外面吗?你也知道,迈西夫人是这个案子的关键人物之一。而且,在我向她询问有关案情的时候,肯定会触及她的伤处的,所以我不希望有太多的人在场,以免干扰迈西夫人的情绪。”

奥兹对自己被排斥在外感到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爽快地答应道:“当然可以,达伦先生——我当然可以不参与你与迈西夫人之间的谈话。好的,那我正好可以呆在这里吸上几支烟……”

我们一行人进了房子,把奥兹一个人留在了外面。

我们刚一进入门厅,一名穿着棕色制服的女仆就迎了上来,她的腰间还系着一条白色的围裙。她是一名日本人,长得十分娇小玲珑,一眼看上去,有一种日本女人特有的温顺之美。她的脸上没有抹任何脂粉,留着露西·布鲁克式的短发。

她一边低头向我们鞠躬,一边有礼貌地低声说道:“迈西夫人正在休息,请你们先等一下。”随即她就领着我们进了起居室,然后又说道,“不过迈西夫人吩咐过我,等你们一来就让我马上叫醒她。”她说完之后,又微微地鞠了一个躬,然后就悄悄地退了出去。

这是一间没有什么生活气息的屋子,除却一个立在角落里的新式电唱机以外,房间里的所有家具都很陈旧,看起来迈西夫妇租的是一间附带有室内家具的房子。全部家具的样式都很古板,颜色也十分暗淡,只有用料还算考究。我估计原来的房子主人可能是来自希尔思或者是自由堡的。

迈西夫妇也稍微地将房间装饰了一下,在桌上铺上了紫色的台布,将所有的沙发也罩上了紫色的沙发巾,还在桌子上摆上了淡紫色的碟巾,不过却没有摆上什么水晶器皿一类的摆设。

在靠近窗子的一张小桌子上摆着几个像框。我走了过去,认真地看了看。其中的一张是迈西夫妇的结婚照,在照片上,年轻的新婚夫妇面色苍白,妩媚漂亮的新娘子看起来比满脸稚气的新郎还要高一些。新郎的身上穿着一套崭新的海军军官制服,不过似乎有些太大了,显得很不合体。在迈西夫妇的结婚照旁边,摆放着一个华丽的银质像框,像框里面镶嵌着一名中年妇女的照片,她脸型略长,长得很漂亮,那双蓝色的眼睛冷冰冰地瞪着我。在她的脖子上,还戴着一串硕大华贵的珍珠项链,耳朵上也配戴着华贵的珍珠耳饰。

在沙发的上方挂着一幅绘有钻石顶风光的油画,这幅油画的画框也是奢华的欧洲式产品。

我四处打量了一下,房间里没有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泰拉·迈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伊甸园的诅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