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园的诅咒》

第08章 神秘女佣

作者:马克斯·艾伦·科林斯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地到了“皇家夏威夷”的“海浪走廊”,等候我约请的两位客人。这一天的气温要比前一天低一些,我是根据凉爽的季风判断出来的。

坐在藤制的桌子旁,我一边呷着菠萝汁,一边无所事事地观赏着周围的景致。向远方眺望一下,是件很惬意的事。钻石顶像只睡着的巨大鳄鱼,懒洋洋地趴在那里。透过浓密的棕榈树丛望过去,狭长的白色海滩上空寂无人,间或地,有只水鸟自由自在地掠过深蓝色的洋面。天空望上去像一块澄澈的蓝色美玉,一小朵一小朵的白色云彩低低地点缀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哪儿是天际,哪儿是海涯,真叫人一下子很难把它们分清。

凉飕飕的海风不仅吹走了在海滩上嬉戏的游客,还带走了“海浪走廊”的生意。在“海浪走廊”里,顾客寥寥无几。除了我坐在中间以外,也就是几个有钱人懒懒散散地坐在凉篷下的椅子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我四下看了看,我是惟一一个没有穿着白色亚麻西装的男士。穿着我自己那套蹩脚的棕色西装,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寄生在疗养院中的穷外甥,靠照顾生病的阔舅舅混口饭吃。

“请原谅,先生。”女招待轻盈地走了过来。这是一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女孩,身上的和服印满了五彩的花纹,在她手里,还拿着一个装满菠萝汁的玻璃壶,问我是否还要再添上一些菠萝汁。

“不,谢谢!”我彬彬有礼地拒绝了她的提议。说句心里话,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菠萝汁的味道——一种又甜又涩的味道。刚才,我只是出于礼貌,不想糟蹋这岛上的特色饮料,才勉强接受了下来。

女招待刚要转身离开,我拦住了她:“嗨,能给我来一杯咖啡吗?”

“加糖?加奶?”

“都不要。还是加一些蜂蜜吧!”

她微微笑了一笑,走开了。

这里所有的女招待都穿着和服,看上去就像是一群日本艺妓。每一件和服的图案都十分别致,绘着各种各样精致的花纹,就像精巧的雪花,各自有各自的特色。她们在“海浪走廊”里轻盈地往来,看上去就像是穿梭在“寂静”花丛中的美丽蝴蝶,“寂静”是因为在这里的东方侍者和波利尼西亚侍者要比顾客还多。

我时不时地看一眼门廊入口处,想知道我的客人什么时候能到。果然,没过多久,我的这个愿望就“实现”了,我期待的客人走了进来。她们站在门口,四下里打量着,一下子就找到了我。

我朝她们远远地挥了一下手,她们就向这边走了过来。我用一种钦慕的眼神紧紧盯着这三位向我走来的年轻女士。

泰拉·迈西,穿着一件海蓝色的裙子,上面有几个白色的大圆钮扣,戴着一顶系着白色飘带的蓝色女帽,整个装束看上去很协调,一副黑色的太阳镜又为她的妩媚平添了几分神秘。稍稍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身材略微有些胖。

伊莎贝尔没有戴帽子,所以我能清楚地看到她迷人的脸庞。她穿着一件齐膝的短裙,白色的底上洒满了红色的小圆点,把她衬得更加娇俏可爱;调皮的微风不时地掠过她的短裙,使得裙裾轻轻地张开,她漫不经心地将它抚平。看到娇嫩美丽的伊莎贝尔,我的心跳似乎一下子加快了。

还有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比翠丝,就是那个泰拉的日本女佣。和“海浪走廊”的女招待相比,她更加玲珑纤巧。她穿着件白色的短袖衫,下面配着一条齐踝的黑色长裙,整身装束朴素而雅致。黑色的短发与白色的宽檐女帽形成了一种有趣的反差,在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白色的钱夹。

坐在太阳伞下的其他顾客,一直心无旁骛地或是聊着天,或是观赏着远方的景致,对偶尔进来的客人连瞧都不瞧一眼,一副心高气傲的架式。可是,当我的这三位客人——三位年轻漂亮的姑娘走进来的时候,他们中的不少男人却偷偷打量着她们。

我站起身来,朝我桌边的另外三张椅子做了个手势——事先,我只想到泰拉和伊莎贝尔会来。不过,幸好我订的是一张可以坐四个人的桌子。正在这时,泰拉威严地举起一只手,示意她的女伴先别坐下,看起来,她是有些事想先和我说清。

“离开这儿以后,我们打算直接去珍珠港的新住处。”泰拉的声音十分低沉,近乎在自言自语,“我的女佣——比翠丝将陪着我一起去,所以,我就把她也带来了。我希望,你对此不介意,黑勒先生,我一直认为,对待佣人也应该像对待其他人一样的平等。”

“你这一番话说得好极了,我完全赞成!”我说完以后,朝着站在泰拉身后的比翠丝笑了一下。她对我的笑容未加理会,不过,我注意到,在她的眼里,微微含着一丝笑意。我又向椅子做了一个手势,她们三个人这次才坐了下来。

正在这时,女招待将我点的咖啡拿了过来,她依次斟满了我、泰拉和伊莎贝尔的杯子。到了比翠丝那儿,她却将自己的杯子翻转了过去。然而,穿着和服的女招待垂着手静静地站在一旁,等着我们几个人点东西。我叫了一份煎蛋和腌肉。泰拉和伊莎贝尔小声商量了一下,然后,合叫了一大份水果拼盘。女招待又看了一眼比翠丝,似乎拿不定主意,究竟该不该等她点东西。比翠丝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就像远处静穆的钻石顶一样安静。

“你想要点儿什么?”看来,我只能充当一下侍者的角色了。

“不,谢谢。”她礼貌地说道,“我只是一个随从。”

“你的意思是说,你只是一条跟在主人身后的狗?”

一下子,桌上的气氛紧张了起来,她们三个人的表情变得很不自然,只有我的脸上还挂着平静的微笑。

“好吧,随你的便,如果你指望我能在桌子下面给你些吃的东西,那就是打错主意了。”我的一句话就起到了“化干戈为玉帛”的作用,“你还不想来点咖啡吗?那要点儿什么?果汁?还是茶?”

“茶。”比翠丝终于开了口,她的声音低而柔。紧接着,她那双乌黑的眼睛又一眨一眨地笑了。

“再给我们来一小篮松饼吧。”我又向女招待补上了一句。

“菠萝松饼可以吗?”女招待微笑着提醒我。

“噢,帮帮忙,只要没有菠萝,什么样的松饼都可以。”我装出一脸苦笑。

这句话使得所有的女孩都笑了起来。我呷了一口咖啡,说:“很高兴你们今天能够来这里。”

“刚才,我顺便在总服务台那里问了一下,”伊莎贝尔朝我灿烂地笑了一下,“想知道我的房间安排好了没有……”

“我今天早上已经和达伦先生联系过了,”我说道,“一切都安排好了,他们就等着把钥匙交给你。”

“好极了。”她双手合拢,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对此,我心领神会——很显然,我今天晚上会有约会,极为热烈的约会。

“这儿真美。”泰拉似乎没有听见我和伊莎贝尔之间的对话,她那双躲在黑色墨镜后的眼睛望着海天相接的远方。在她的脸上,一点儿表情也没有,偶尔地,微风吹动着她那头金褐色的秀发。

“吃过早饭,你可以再多留一会儿吗?”我决定进入正题了。

她那双藏在黑色墨镜后的眼睛转向了我,脸上仍旧是毫无表情,“有事吗?”

“我想问清一些事。伊莎贝尔可能和你说过我约你们的原因。”

她的那双藏在黑色墨镜后的眼睛眯了起来,“你昨天下午不是已经和达伦先生问清楚了吗?”

我点了点头,“不过,他还会一次又一次地问你的,林赛先生也会再找你谈的。他们有他们的安排,我有我的安排。”

她马上反问道:“哦,那你的安排是什么样的,黑勒先生?”

坐在一旁的伊莎贝尔正在用手抚平被微风吹起的金发,听到这话,她的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轻轻地碰了碰泰拉的手腕,“别对内特这样,他是为了帮你。”

“伊莎贝尔说得很对。不过呢,我不是律师,只是一名侦探,我的职责是认真核对每一个可能提供事实的细节,这样,就能为律师的辩词提供可靠的证供。”

泰拉微微地转动了一下身子,声音依旧十分低沉,就和远处隐约可闻的海浪声一样。“可我还是不明白,这事是和汤米,还有妈妈有关……”

就在昨天下午,她对达伦说过同样的话。

我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咖啡,“要知道,这个案子从一开始,一直到最后为止,都和你有关系。泰拉……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叫我内特或内森,你觉得怎么样?”

她什么也没说,那张椭圆形的脸紧紧地绷着,和那副黑色的墨镜一样深不可测。伊莎贝尔看上去有些不安。比翠丝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就像她刚才所说的,她只是一个随从。

泰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黑勒先生……内特,我想你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我不想再次出庭作证,再一次当众讲我的遭遇。我想,你和达伦先生是不会要我这么做的。”

“呃——这恐怕不太可能,因为只有你出庭,才能让陪审团明白你丈夫为什么做了那样一件事。你是其中的关键人物。”

她微微向前靠了靠,那副黑色的墨镜突然显得有些阴气沉沉的。“难道阿拉莫纳案还不够吗?想想看,有多少妇女不向警察局报告她们被侵犯了,因为她们害怕可怖的社会舆论和法庭上的巨大压力。我正是觉得自己有责任站出来,就是为了保护其他的妇女……”

伊莎贝尔又拍了拍她的手,“你做得很对,泰拉。”

泰拉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想其他的妇女再经历我所遭受的一切……那些畜生……在我看来,仅仅把那帮家伙关到监狱还远远不够——可现在连这一点都没办到,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我的调查也许能为你讨还公道。”

她猛地一下子抬起了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耸耸肩,“我是说,如果我能够收集到足够的证据,那么,那些侵害你的人就可能会被关起来了。”

她发出了短促的笑声,那笑声里有几分嘲弄的味道,“噢,好极了!刚刚结束,我又要再次出庭!我想知道,这样的一场噩梦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能有谁体会得到我的感受呢?那些旁观者根本体会不到受害人和他们的亲人所承受的压力。”

“我们不是到这来了吗?”

“我想你们来这儿只是为了钱!”她毫不客气地抢白道。

“泰拉!”伊莎贝尔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我知道,我知道,”她叹了一口气,声音又缓和了下来,“你的内特来这儿只是为了帮忙。好吧,如果只要我再一次出庭作证,再一次讲述那个可怕的夜晚……”她又叹了一口气,“只要这么做能帮助我的家人……能帮助其他有过这样经历的女孩子,我还会这么做的。”

我本来想说明一下,她再次出庭只可能救她的妈妈和丈夫脱离火坑,不过,既然她已经答应和我合作了,我就决定让她继续保持着那份高贵的“济世感”。

“好的,”我说道,“我昨天晚上又仔细看了……”我拿出记事本,翻到我要找的那一页,“法庭记录和你在不同场合、不同时间里的证词。不过,你先得记住,我问的问题只是原告律师可能提出的。”

“开始吧,黑勒先生。”她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内特。”

“按正常情况来讲,”我说道,“证人的记忆力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几何级数的速度递减。不过,从你的证词来看,你对那天晚上遭遇的不幸事件却是越记越清楚了。”

她的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看不出她究竟是想叹气呢,还是想笑笑,结果,她什么都没做,“对那天晚上的事,我记得越来越清楚?我想你是指我当天夜里和第二天早上所做的证词吧?”

“是的,”我回答道,“在出事后的几个小时之后,吉登警官、福特德警官,还有迈克因托斯警官以及其他几名警官曾向你询问过有关情况。此外,你还和医院的弗希特护士、曼斯医生讲过……”

她打断了我的话,“是的,可这些有什么不对吗?”

“是这样的,你和这些警察以及护士说过,你根本无法指认罪犯,因为当时周围太黑了。不过,你又说你可能凭声音分辨出来。”

泰拉一言不发地盯着我,她那张科比娃娃似的小嘴孩子气地噘着,似乎想吻我一下似的。可是我敢肯定她心里一定不是这么想的。

“然而,到了后来,你提供的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章 神秘女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伊甸园的诅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