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的老人》

利物浦谜案

作者:奥希兹女男爵

1.赛米欧尼兹亲王

“头衔,我的意思是外国头衔,用在欺诈行骗上,永远是非常有用的。”

有一天,角落里的老人又在向宝莉发表高论。

“堪称近代最狡桧的盗案最近发生在维也纳,犯案的是一个自封为希摩爵士的人;在我们这儿,同一级的骗徒也称自己是某某伯爵,名字最后一个字总是‘欧’,要不就是哪一国的亲王,名字也是什么‘欧夫’之类的。”

“还好我们这里的大饭店老板和旅馆管理员,”她回答道,“对外国骗子的作案方式愈来愈敏感。他们把每一个英文说得不好的仕绅贵族都看作可能是骗子或是窃贼。”

“结果有时却把到我国来访的真贵族惹得非常不愉快。”

角落里的老人回答。

“拿赛米欧尼兹亲王一案来说,他拥有十六个领地,一笔笔财产在他东德哥达老家里有着明明白白的记录,而他本身也带着够多的家当来支付至少一周的饭店住宿费用。连他镶着钻石的纯金香烟盒被偷了,也一点儿没有想找回来的意思。可是这样的一个人,打从他要他一位短小精干、带点粗俗的小法国佬秘书代表他,向利物浦西北大饭店的经理为他自己及随从预约饭店头等房间的那一刻起,就无疑遭到饭店经理怀疑的眼光。

“这些怀疑显然毫无根据。因为这个小秘书爱博特·蓝伯斯先生,一等赛米欧尼兹亲王到达,就在经理那儿存一叠钞票,还有证券债券等等。这位贵客的花费惊人,帐单数目令人咋舌,那些证券的价值更超过十倍以上。蓝伯斯先生还做了解释,说亲王打算去芝加哥拜访他的姊姊安娜·赛米欧尼兹公主;她嫁给了人称铜矿大王的千万富翁葛维先生,所以只想顺路在利物浦待几天。”

“不过,就像我告诉过你的,即使有这些无可怀疑的证券在,大半跟这位阔亲王有商业往来的利物浦人,心里还是暗暗怀疑。他在西北大饭店住了两天后,就叫秘书到伯德街的温瓦珠宝店去,请他们派一个代表带一些上好的珠宝,主要是钻石和珍珠,到饭店里去,他想挑个礼物送给他芝加哥的姊姊。”

“温斯娄先生向爱博特优雅地鞠了一躬表示恭敬受命,之后就到里面的办公室和他的合伙人瓦萨尔先生商量最好的对策。他们两位都很想做这笔交易,因为近来生意清淡;他们既不想把这可能的主顾推出门,也都不想得罪裴特先生;裴先生是西北大饭店的经理,就是他把这家店介绍给亲王的。可是那个外国头衔和鄙俗的法国小秘书,又让这两位自大自尊的利物浦珠宝商人如鲠在喉,忐忑不安,所以他们一致同意:第一,不能赊帐。第二,如果亲王用支票甚至用银行汇票付帐,一直要等到支票或汇票兑现了,才能把珠宝交出去。”

“接下来的问题,是谁该带着珠宝到饭店去。要资深合伙人亲自出马做这样的差事,完全不符商业常规;更何况,他们想,如果找个职员去,这职员对于支票或汇票兑现之后才能交货的事可以推说他无权做主,这要比较好解释,也不致冒犯。

“接下来又是个问题。会面时很可能必须用外国语言交谈。他们的大助手察尔斯·尼德曼,在温瓦公司工作已经超过十二年了,却坚守真正的英国风格,除了英文外,对其他语言一概听而不闻。因此,他们决定派史瓦兹先生出这趟棘手的差。史瓦兹先生是个新近才来到英国的年轻职员,也是个德国人。”

“史瓦兹先生其实是温斯娄先生的侄儿和教子,因为温先生的一个姊姊嫁给了德国大企业史氏公司的老板,那是家做银器的公司,在汉堡和柏林都有分店。”

“这位年轻人很快就深得他舅舅的喜爱,大家都认定他是温先生的继承人,因为温先生没有孩子。”

“要让史先生独自带这么多贵重的珠宝在一个他还没时间去完全熟悉的城市里出差,最初瓦萨尔先生有点犹豫,可是后来还是让他的合伙人温斯娄先生给说服了。他们挑好了价值超过一万六千英镑的精品,包括项链、别针、手镯和戒指,然后决定要史瓦兹先生第二天下午大约三点钟坐出租马车到西北大饭店去。史瓦兹先生照吩咐做了,第二天是星期四。”

“珠宝店里有大助手指挥若定,生意照常进行。直到大概七点钟吧,温斯娄先生从俱乐部回来——他每天下午都会在那儿花一个钟头看报纸——立刻问起他的侄子。让他惊讶的是,尼德曼先生告诉他史瓦兹先生还没回来。这似乎有点奇怪,温斯娄先生脸上稍稍流露出焦急的神情,走进里面的办公室去和他的合伙人商量。瓦萨尔先生提议去饭店走一趟,问问裴特先生。”

“‘我自己也开始着急了,’瓦萨尔先生说,‘可是不太敢讲出来。我回店里已经半个多钟头了,分分秒秒都希望你快点回来,希望你也许能告诉我一些让我放心的消息。我想你可能碰到史瓦兹先生,会和他一块儿回来。’”

“无论如何,瓦萨尔先生去了大饭店,问了大厅里的守门人。那门房记得很清楚,史瓦兹先生的确递进名片要见赛米欧尼兹亲王。”

“‘是什么时候的事?’瓦先生问他。”

“‘先生,他来的时候是三点十分,大概一个小时以后他就离开了。’”

“‘他离开了?’瓦萨尔先生这句话好像不是说出来的,是喘出来的。”

“‘是的,先生。史瓦兹先生大概在三点四十五分离开的,先生。’”

“‘你确定吗?’”

“‘很确定。他离开的时候裴特先生正好在大厅里,裴先生还问了他交易成绩如何。史先生笑着说:“不坏。”希望没有发生什么事吧?先生。’”

“‘噢,呃,没事……谢谢你。我可以见裴先生吗?’”

“‘当然可以,先生。’”

“饭店经理裴先生听说那位年轻的德国人还没回家,马上也感染到瓦萨尔先生的焦急。”

“‘我快四点的时候还跟他说过话呢。那时我们刚开灯,冬天我们都是在这个时候开灯的。不过,瓦萨尔先生,要是我就不会担心,那个年轻人可能在回家路上顺便办事去了。也许你回去时他已经回来了。’”

“瓦萨尔先生显然放心了些,谢过裴先生后就匆匆赶回店里。可是史先生还是没有回来,而这时已经快八点了。”

“温斯娄先生看来又生气又憔悴,这时无论是责怪他,或是以稍稍怀疑的语气向他说史先生有可能带着一万六千英镑的珠宝和钞票永远消失了,都是很残酷的事。”

“另外还有一线希望,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希望的确也不大。温先生的私人住宅在城尾的博肯亥上,史先生自从到了利物浦后就住在他家,他也许身体不舒服或其他原因,没有回店里而直接回家了也说不定。其实这又不太可能,因为他的私宅里从来不放贵重珠宝,可是——总是可能吧……”

“要是我继续告诉你,”角落里的老人说,“后来温斯娄先生和瓦萨尔先生对那个年轻人的失踪感到多焦急,实在没有什么用,而且一定很无趣。我只要说这些就够了:温斯娄先生回到家之后,发现他的教子还是没回来,连封电报之类的也没有。”

“温先生不想让他的太太受到无谓的惊扰,于是努力把饭吃下去。不过一吃完,他又急忙回到西北大饭店去,要求拜见赛米欧尼兹亲王。亲王和秘书到剧院看戏去了,可能近午夜才会回来。”

“这时温斯娄先生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不过即使他想到把侄子失踪的事公开就害怕,他还是觉得到警察局报案是他的责任。这类事情在像利物浦这样的大城市传布之速,还真是令人吃惊。第二天早报上报导的都是这件最新的轰动新闻:‘知名商人神秘失踪’。”

“温先生在早餐桌上看到一份登有这件轰动事件的报纸,报纸旁边并排放着一封写给他的信。信是从利物浦寄出的,是他侄子的笔迹。”

“温先生把这封侄子写给他的信交给了警方,于是信里的内容很快就成了公产。史瓦兹先生在信里所做的惊人陈述,使得平静而商业化的利物浦发生的大騒动,没有几个其他案件比得上。”

“事情似乎是这样的:十二月十日星期四的下午三点十五分,这年轻小伙子的确带着满满一袋价值一万六千英镑左右的珠宝去见赛米欧尼兹亲王。亲王给予适度的称赞,最后挑了一条项链、一个坠子、一只手镯,总价据史瓦兹先生算出来,是一万零五百英镑。赛米欧尼兹亲王在交易上很爽快,颇有商人之风。”

“‘我买这些东西,你们当然要求马上付款,’他的英文说得非常好。‘我知道你们生意人情愿要现钞不要支票,尤其跟外国人做生意,所以我身边一向准备好许多英国银行的钞票,’他带着愉快的微笑又说:‘因为一万零五百英镑的金子携带起来总是不太方便吧。请你开出收据,我的秘书蓝博斯,会和你办妥所有交易的细节。’”

“他随即拿起挑好的珠宝锁进化妆箱里,史先生只瞄到一眼箱子上的银配饰。纸笔准备好了,史瓦兹先生开出收据和价目明细,这时亲王的秘书蓝博斯,当着他的面数好一百零五张响脆脆的英国银行百元大钞。史瓦兹先生最后向那位非常温文尔雅而且显然很满意的客户鞠了躬,就告辞了。他在大厅上遇到裴特先生,谈了几句话,就走出饭店,到了街上。”

“他才刚离开饭店,正要过街到圣乔治学院去,一位穿着高级毛大衣的男士,从一部停在人行道上的马车里很快钻出来,轻轻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张名片,一面用清楚明白的权威语气说:

“‘这是我的名字。我必须马上和你谈谈。’”

“史瓦兹看看名片,头顶上弧形的路灯把名字照了出来:‘迪米崔·史拉维亚斯基·伯贵涅夫,沙皇帝国警察处第三科。’”

“这个名字很难发音,而且那个拥有重要头衔的男士,随即指向他刚由上面下来的马车,使得史瓦兹对饭店那位亲王顾客原有的丝丝怀疑,这时全都活了起来。他抓紧袋子,乖乖跟着那相貌威严的人走。一等他们在马车上舒舒服服地坐定,那人开始用发音很糟但流利的英语客气地道歉:

“‘先生,我必须请你原谅,这样占用你宝贵的时间,可是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在某一件事上利害一致,我一定不会这样做的。在这件事上,我们两个人都该会希望智取一个狡猾的恶棍。’”

“史先生不觉忧心忡忡,直觉地将手摸向他的小皮夹,里面满鼓鼓地装着刚从亲王那里拿到的银行大钞。”

“‘噢,我明白了,’那有礼貌的俄国人笑着说:‘他对你耍了一记信任的老招术,用这么多所谓的银行大钞做工具。’”

“‘所谓的?’那不幸的年轻人快喘不过气来了。”

“‘我想我对自己的同胞摸得很清楚,不常出错。’伯贵涅夫继续说:‘你不要忘记,我有丰富的经验。所以,即使我没有摸过你皮夹里又响又脆的钞票,如果我说没有银行肯用金子来换回这些钞票,我想我的说法对于塞——呃,他自称什么来着?某某亲王之类的——不会是不公平的。’”

“史瓦兹先生记起他舅舅和自己的怀疑,不禁骂自己盲目愚蠢,这么容易就收受了这些钱,一点儿也没想到它们可能是伪钞。现在,所有的怀疑他都察觉到了,他用紧张焦急的手指头摸着这些纸钞,而那俄国人镇静地划了一根火柴。”

“‘你看这里,’俄国人指着一张钞票说,‘银行出纳签名里的‘韦’字。我不是英国警察,可是我可以在上千张真钞里分辨出假的‘韦’来,你知道,我看的太多了。’”

“那可怜的年轻人当然没看过多少张英国银行的钞票。他分不出来包韦恩先生的签名里这个‘韦’和那个‘韦’有什么不同,可是他的英文虽然讲得没有那个自大的俄国人流利,他却听得懂得那骇人言词里的每个字。”

“‘那么这个在饭店的亲王是……’他说。”

“‘亲爱的先生,他跟你我一样,都不是什么亲王,’沙皇陛下的警察镇静地下了结论。”

“‘那珠宝呢?温先生的珠宝呢?’”

“‘珠宝倒还有希望拿得回来,噢,不过希望也不大。这些伪钞,你完全信任而收受的钞票,也许可以用来拿回你的东西。’”

“‘怎么拿回来?’”

“‘制造和使用伪钞的罪责是很重的,你也知道吧。如果我告诉他要判处七年的苦役,这个,呃,亲王的快乐心情自然会平静下来。他会乖乖把珠宝交给我,你不用担心。他很清楚,’俄国警官带点邪气地又说:‘我们有很多旧帐要算,不必再加上伪造假钞的这一笔。所以,你该明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利物浦谜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角落里的老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