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和他的刽子手》

第09章

作者:长篇小说

现在路兹明白了国会议员的话,预审宫的办公室里沉默了很久。电话铃响了,路兹只是把它拿起来朝里面吼了一声

“在开会”,然后又是一阵缄默。最后他说:“就我所知,官方现在不正和这个大国协商一个新的商业协定么。”

“当然,是在协商,”上校回答,“官方在协商;外交家们却还想男外再干点什么。但是非官方的协商更多,在拉姆波因就是在进行私人协商。在现代的工业社会中毕竟可以进行私人协商,国家是无权干涉的,预审官先生。”

“当然,”路兹畏缩地说。

“当然,”封·许文迪重复一遍,“而这种秘密协商是现在不幸被害的伯尔尼警察局少尉乌利希·施密特,用化名秘密参与了的。”

正如封·许文迪正确地预料的,他看出预审官又重新惊惶地沉默了。路兹完全手足无措,只能听任国会议员随便摆布。正如大多数固执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一样,乌利希·施密特谋杀案的出于意外的经过使这位官员如此选乱,以致于影响他对谋杀案件的侦察工作作出客观的结论。

他确实又一次试图来衡量他的处境。

“亲爱的奥斯卡,”他说,“我没有把一切看得多么严重。瑞士的工业家们当然有权利和他们进行私人谈判,只要这些人对于私人谈判有兴趣,即使是同那个大国的人。对此我没有异议,警察局也决不会干涉。我重复一遍,施密特访问加斯特曼是私人行动,但我还要代表官方表示道歉;因为这样做显然是错误的,冒用假名字和假职务,即使以警察出面有时会遇到一定困难。但是他参加这些集会并非孤零零一个人,也有艺术家在场呀,亲爱的国会议员。”

“必要的装潢而已。我们生活在一个文用国家里,路兹,需要有广告。谈判必须保守秘密,有艺术家在场是最好的办法。欢宴、烤肉、美酒、好烟、妇女、泛泛的闲谈,艺术家们厌烦了,他仍聚集在一起,狂饮滥喝。毫不觉察企业家们和那个大国的代表已经坐在一起。他们也不想注意这些,因为他们对此不感兴趣。艺术家只对艺术有兴趣。但是一个警察,他坐在近旁观察到了一切。不,路兹,施密特之死是非常可疑的。”

“我只能很遗憾地重复一遍,施密特访问加斯特曼的事我们至今还不了解,”路兹回答。

“他倘若不是受警察局的委托去的,那就是受其他人委托去的,”封·许文迪回答说,“有这么一些国家,亲爱的路西乌斯,他们对于在拉姆波因所进行的事有兴趣。这是世界政治。”

“施密特不是间谍。”

“我们有一切理由认为他是一个间谍。对于瑞士的荣誉来说,他是一个间谍而不是一个警察局的密探反倒好些。”

“但他已经死了,”预审官叹了一口气,如果现在能够亲自问问施密特,他愿意不惜一切代价。

“这不是我们的事情,”上校果断地说,“我不愿意怀疑任何人,但是对拉姆波因举行的谈判严守秘密却攸关某个大国的利益。我们是为了金钱,他们则涉及政党的原则。我们当然应对他们公正。这么办恰恰使警察局进行工作陷于困境。”

路兹站起来,走向窗口。“我始终摸不清,你的当事人加斯特曼究竟是个什么角色,”他慢慢地说。

封·许文迪用那张白纸扇着风,回答说:“加斯特曼为工业家和外国使馆的代表提供自己的房子作为谈判场所。”

“为什么恰恰是加斯特曼呢?”

上校喃喃地说,他的可敬的当事人正好具备必须的人选条件。他曾任阿根廷驻中国大使多年,获得了某一大国的信任,他过去又曾担任某一工业家的铁皮托辣斯的执行主席。此外他又住在拉姆波因。

“这又有什么意思,奥斯卡?”

封·许文迪嘲弄地笑了笑:“在施密特被害之前你听说过拉姆波因这个地名吗?”

“没有。”

“原因就在这里,”国会议员肯定地说,“因为没有人知道拉姆波因。我们需要替我们的集会找一个人所不知的地点。这样你可以不去打扰加斯特曼了吧。他不喜欢和警察局发生接触,你必须了解,他不爱你们的审讯、你们的探询、你们的没完没了的查问,这样做,对我们的罗根保尔和冯·龚登①是可以的,如果他们做了坏事的话。但是不能这样对待这么一个人,他曾经拒绝让自己被选进法兰西科学院。而且你的伯尔尼警察局办事实在蠢,没有人会在演奏巴哈音乐的时候射杀狗的。倒不是得罪了加斯特曼。这件事对于他可以说是无关紧要,你的警察局可以朝他的屋子开枪,他不会皱一下眉头。但是还去烦扰加斯特曼先生就没有更多意义了,显然谋杀案的背后有大国在操纵,这个国家不论和我们勇敢的瑞士工业家们,还是和加斯特曼先生,都毫不相干。”

①这两个人名字的意思是“骗子手”和“占便宜者”。

预审官在窗前来回踱着。“我们现在必须转回到我们的调查,特别是施密特生命的调查上来,”他宣称,“涉及外国的事,我们将报告联邦检察长。这个案件他会承担多少,我还不能讲。但他一定会把主要工作委托给我们。你委求宽恕加斯特曼,我愿意允诺。我们看来不可避免要搜查一次屋子。但终究还有必要和他进行谈话,;我请你带他一起来,我们谈话时也请在场。这样我就能自然地和加斯特曼了给仅关形式上的公事。对这个案件这么做,并非为了审讯,而是使整个审讯过程合乎手续,有可能审讯工作要求审问加斯特曼,即使这是毫无意义的。但是一件审讯工作必须完整无缺。我们可以谈一谈艺术问题,一为了使审讯工作尽可能地不触犯任何人,我将不会提往何问题。即使我不得不提问题的话——当形式上需要时,——我也愿事先把问题告诉你。”

现在国会议员也站起身来,两个男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国会议员拍拍预审官的肩膀。

“就这样说定了,”他说,“你将不去打搅加斯特曼,亲爱的路兹,我相信你的话。文件我留在这里;名单开列得很确切,并且完整无缺。我整夜到处打电话,引起极大的不安,人们尚不知道,外国使馆听说施密特案件之后是否还有意于协商。危及几百万元的事,亲爱的博士,几百万元呢!为你的调查工作,我祝你幸运。你是需要幸运的。”

说这些话的同时,封·许文迪脚步重重地走出门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法官和他的刽子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