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和他的刽子手》

第12章

作者:长篇小说

他仍然站起身。病发作一阵后他感到好过多了,疼痛早已停止。他小心地啜饮一点暖酒,此外不再吃什么。但他并不放弃沿着熟悉的路穿过城市,走上联邦大楼的台阶,他确是睡意懵懂,但是在迎面吹来的干净空气中每走一步都使他舒服。他很快来到路兹办公室在路兹的对面坐下,路兹什么都没有觉察,也许正在和自己的坏良心作剧烈斗争,为了能够陈述某些事。路兹最后决定,关于自己和许文迪的谈话还要在下午,倘若不是等到傍晚,看情况后再和贝尔拉赫商量。因此他就象挂在自己对面那幅特拉夫勒画中的将军那样,挺出胸膛,摆起一付冷冰冰的架势,用一种生硬的电报腔教训起老人来。可是探长对他的放肆姿态丝毫未加抗议。贝尔拉赫对一切都表示同意,认为,也许这样做是最好的办法:耐心等待联邦议院的决定,同时汇集施密特生平的主要材料。路兹惊讶万分,因为老人放弃了自己的立场,而且态度极端和蔼,语调平静。

“关于加斯特曼我当然调查过,”路兹说,“对他已有足够了解,确信他不管怎样都不可能是杀人犯。”

“当然,”老人回答。

路兹在午间得到了从比尔方面来的若干情报,便装作胸有成竹地说:“出生在萨克森的普考①,一个皮货巨商的儿子,最初是阿根廷驻中国大使——他从青年时代就侨居南美洲——,后来侨居法国,大都是作扩展业务的旅行。他获得过法国政府的荣誉十字章,通过出版物,人们对他的生平传略十分熟悉。他的品格很优秀,这是事实,因为他曾拒绝进入法国科学院。这使我很钦佩。”

①德国地名。加斯特曼是瑞士人,却伪造出生地点和历史。

“很有意思的性格,”贝尔拉赫说。

“关于他的两个仆人,也进行过调查。他们有法国护照,然而是在艾门塔尔②出生的。他派他们到葬仪上作了一次恶作剧。”

②瑞士伯尔尼之地名。

“这象是加斯特曼的风格,恶作剧,”老人说。

“他对死狗事件很恼火,就家施密特案件使我们特别恼火一样。我们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总算运气,我和封·许文迪是朋友。加斯特曼是一个全世界有名的人物,他受到我们瑞士企业家的绝对信任。”

“因此他必然是正确的,”贝尔拉赫表示。

“他的人格使他免受嫌疑。”

“这一点有决定意义,”老人点头同意。

“可惜我们关干施密特,没有更多情况可谈,”路兹结束道,让人把电话接到联邦议院。

当他在耳机旁等待时,已经打算转身离开的探长突然说道:“我向您请一个星期病假,博士先生。”

“好的,”路兹回答,用手掩住耳机。因为对面已经通话,“星期一您不用来!”

钱茨正等候在贝尔拉赫的房间里,老人进来时他站了起来。他自以为镇静,但是探长观察出这个警察神经很紧张。

“我们到加斯特曼家去吧,”钱茨说,“这是刻不容缓的。”

“去作家那里,”老人回答,穿上了大衣。

“走弯路,完全是走弯路,”钱茨打赌说,跟在贝尔拉赫后面走下楼梯。

探长在门口站住了。“那边不是施密特那辆兰色的梅尔西特斯汽车吗。”

钱茨回答,他买下了它,是分期付款,这辆车子总归要卖给什么人的。随即他们登上了汽车。

贝尔拉赫坐到他旁边,钱茨把车子从停车场驶向贝特莱汉。贝尔拉赫嘟昧说。“你又走英斯这条路。”

“我喜欢这条路线。”

贝尔拉赫浏览着洁净如洗的田野。一切都浸沉在明亮而宁静的光线之中。一轮温暖而柔和的太阳尚悬挂天空,却已将近黄昏了。两个人都沉默着。

只有一次,在凯采尔和蒙希米尔之间,钱茨问:“舒勒太太告诉我,您从施密特的房间拿走了一只文书夹。”

“没有公家的事,钱茨,全是私事。”

钱茨不说什么,也不再问话。只是贝尔拉赫必须敲敲记速计,它已指到一百二十五了。

“别这么快,钱茨,别这么快。我倒并不害怕,但是我的胃有病。我是一个老人了。”

他仍然站起身。病发作一阵后他感到好过多了,疼痛早已停止。他小心地啜饮一点暖酒,此外不再吃什么。但他并不放弃沿着熟悉的路穿过城市,走上联邦大楼的台阶,他确是睡意懵懂,但是在迎面吹来的干净空气中每走一步都使他舒服。他很快来到路兹办公室在路兹的对面坐下,路兹什么都没有觉察,也许正在和自己的坏良心作剧烈斗争,为了能够陈述某些事。路兹最后决定,关于自己和许文迪的谈话还要在下午,倘若不是等到傍晚,看情况后再和贝尔拉赫商量。因此他就象挂在自己对面那幅特拉夫勒画中的将军那样,挺出胸膛,摆起一付冷冰冰的架势,用一种生硬的电报腔教训起老人来。可是探长对他的放肆姿态丝毫未加抗议。贝尔拉赫对一切都表示同意,认为,也许这样做是最好的办法:耐心等待联邦议院的决定,同时汇集施密特生平的主要材料。路兹惊讶万分,因为老人放弃了自己的立场,而且态度极端和蔼,语调平静。

“关于加斯特曼我当然调查过,”路兹说,“对他已有足够了解,确信他不管怎样都不可能是杀人犯。”

“当然,”老人回答。

路兹在午间得到了从比尔方面来的若干情报,便装作胸有成竹地说:“出生在萨克森的普考①,一个皮货巨商的儿子,最初是阿根廷驻中国大使——他从青年时代就侨居南美洲——,后来侨居法国,大都是作扩展业务的旅行。他获得过法国政府的荣誉十字章,通过出版物,人们对他的生平传略十分熟悉。他的品格很优秀,这是事实,因为他曾拒绝进入法国科学院。这使我很钦佩。”

①德国地名。加斯特曼是瑞士人,却伪造出生地点和历史。

“很有意思的性格,”贝尔拉赫说。

“关于他的两个仆人,也进行过调查。他们有法国护照,然而是在艾门塔尔②出生的。他派他们到葬仪上作了一次恶作剧。”

②瑞士伯尔尼之地名。

“这象是加斯特曼的风格,恶作剧,”老人说。

“他对死狗事件很恼火,就家施密特案件使我们特别恼火一样。我们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总算运气,我和封·许文迪是朋友。加斯特曼是一个全世界有名的人物,他受到我们瑞士企业家的绝对信任。”

“因此他必然是正确的,”贝尔拉赫表示。

“他的人格使他免受嫌疑。”

“这一点有决定意义,”老人点头同意。

“可惜我们关干施密特,没有更多情况可谈,”路兹结束道,让人把电话接到联邦议院。

当他在耳机旁等待时,已经打算转身离开的探长突然说道:“我向您请一个星期病假,博士先生。”

“好的,”路兹回答,用手掩住耳机。因为对面已经通话,“星期一您不用来!”

钱茨正等候在贝尔拉赫的房间里,老人进来时他站了起来。他自以为镇静,但是探长观察出这个警察神经很紧张。

“我们到加斯特曼家去吧,”钱茨说,“这是刻不容缓的。”

“去作家那里,”老人回答,穿上了大衣。

“走弯路,完全是走弯路,”钱茨打赌说,跟在贝尔拉赫后面走下楼梯。

探长在门口站住了。“那边不是施密特那辆兰色的梅尔西特斯汽车吗。”

钱茨回答,他买下了它,是分期付款,这辆车子总归要卖给什么人的。随即他们登上了汽车。

贝尔拉赫坐到他旁边,钱茨把车子从停车场驶向贝特莱汉。贝尔拉赫嘟昧说。“你又走英斯这条路。”

“我喜欢这条路线。”

贝尔拉赫浏览着洁净如洗的田野。一切都浸沉在明亮而宁静的光线之中。一轮温暖而柔和的太阳尚悬挂天空,却已将近黄昏了。两个人都沉默着。

只有一次,在凯采尔和蒙希米尔之间,钱茨问:“舒勒太太告诉我,您从施密特的房间拿走了一只文书夹。”

“没有公家的事,钱茨,全是私事。”

钱茨不说什么,也不再问话。只是贝尔拉赫必须敲敲记速计,它已指到一百二十五了。

“别这么快,钱茨,别这么快。我倒并不害怕,但是我的胃有病。我是一个老人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法官和他的刽子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