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和他的刽子手》

第17章

作者:长篇小说

半小时启他跑到走廊里,寻找他的手电筒.他打电话给钱茨请他来一次。然后用一根新的保险丝换下断裂的那根,电灯又亮了。贝尔拉赫坐在自己的靠背椅上倾听着夜里的动静。外面开来一辆汽车,弊然煞住了。屋子的门重又打开,他又听见一阵脚步声。钱茨走进了房间。

“有人想杀死我,”探长说。钱茨的脸色灰白。他没有戴帽子,头发纷乱地披在额头,厚大衣下露出了宽大的睡裤。他们一起走进卧室。钱茨从墙上拔下刀子,非常费劲,因为刀子插进水头很深。

“就用这个?”他问。

“就用这个,钱茨。”

青年警察查看着破碎的玻璃窗。“您朝窗子开抢了吗?”他诧异地问。

贝尔拉赫讲了全部经过。“您做了您能做到的最好的事,”对方喃喃地说。

他们来到走廊里,钱茨从地上捡起了那只电灯泡。

“真狡猾,”他不无敬佩地说,又把它扔到一边。然后他们又回进书房。老人在长沙发上躺平身体,拉起被子盖在身上,他躺着,无依无靠的,突然衰老不堪而且好象完全垮了。钱茨手里始终握着那把蛇形刀。他问:“那么您没有认清那个撬门贼?”

“没有。他很谨慎,而且很快溜掉了。我只是有一回看见他戴着棕色的皮手套。”

“这就太少了。”

“这等于零。但是我即使没有看见他,也听不见他的呼吸,我知道谁曾在这里。我知道,我知道。”

老人讲这一切时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钱茨手里掂量着刀子,眼光却瞧着躺卧的灰色躯体,瞧着这个衰老、疲乏的人,瞧着老人的双手,它们放在脆弱的身体边上就象凋萎的花朵落在尸体旁边。然后他瞧见了躺着的人的目光。平静的,莫测高深而清澈的正是凝视着他的贝尔拉赫的眼睛。钱茨把蛇形刀放到书桌上。

“明天您一定得去葛林特尔森林,您病了。也许您不想去?也可能到高山上去对您不合适。那边已是严冬了。”

“不,我要去的。”

“那么您一定得再睡一忽儿。要我守在您身边吗?”

“不用了。你去吧,钱茨。”探长说。

“晚安,”钱茨说,慢慢向外走去。老人没有答话,好象已经睡着了。钱茨打开大门,走到外面,重新关好门。他缓慢地走过通向街道的少数几步路。也关上了原来开着的花园门。但是他又朝屋子回转身来。现在仍然是波黑的夜。一切东西都消失在这一片黑暗之中,包括附近的房屋。只有远远的高处亮着一盏路灯,是阴郁的昏暗中的一颗失落了的星星,充满了哀伤,充满了河水的清语声。钱茨站在那里,突然轻轻诅咒了一声。他的脚重又踢开花园门,坚决地穿过花园小径迈向屋子大门,他走着的正是他曾一度退走的路。他握住把手往下压。可是大门现在已经锁上了。

贝尔拉赫六点钟起身,丝毫没有入眼。这是一个星期天。老人盥洗过,换了一件衣服。于是他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汽车,打算在火车餐车里吃早饭。他拿起暖和的冬大衣,离开寓所,走到外面灰色的清晨中来,没有携带行李衣箱。天空很晴朗。一个偷懒的大学生游荡过他身边,发出啤酒臭味,向他问好。这是一个吹牛大王,贝尔拉赫想,已经第二次从毕业考试中给刷下来了,可怜的家伙。人们就是这样开始酗酒的。出租汽车开过来,煞住了。这是一辆大型的美国汽车。司机把大衣领子高高竖着,贝尔拉赫看不见他的眼睛。司机打开汽车门。

“火车站,”贝尔拉赫说着就上了车。汽车发动了。

“怎么样,”他身边一个声音说,“你好吗?你睡得好吗?”

贝尔拉赫转过头去。车厢另一角里坐着加斯特曼。他穿一件发亮的雨衣,交叉着双臂。双手戴着一付棕色的皮手套。他坐在那里象一个诙谐的老农民。前座的司机朝后面转过脸来,狞笑着。衣领现在不再高高翻起了,这正是加斯特曼的仆人之一。

贝尔拉赫明白自己落进了一个圈套。

“你又要我怎么样?”老人问。

“你永远追踪着我。你去过作家那里,”角落里的人说,声音里带着威胁。

“这是我的职务。”

另一个人的眼睛盯着他:“凡是和我打过交道的,每一个人都丧了命,贝尔拉赫。”

前座的人家魔鬼似的把车驶上阿哥尔斯塔顿。

“我还活着。而我一直和你打着交道,”探长心平气和地回答。两个人都沉默了。

司机以极快的速度驶向维多利亚广场。一个老人一跛一跛地穿过马路,羞一点儿被撞倒。

“小心一点,”贝尔拉赫气愤地说。

“再快些,”加斯特曼尖声叫嚷,嘲讽地审视着老人。“我喜欢机器的高速度。”

老探长冻得发抖。他不爱空荡荡的空间。他们的汽车发疯似的驶上一座桥梁,超过一辆电车,越过高桥面很深银带般的河流飞箭似地直奔城市,城市的大门是向他们敞开的。街道上尚荒凉无人,城市上空透明得象玻璃。

“我劝你还是放弃这场游戏的好。现在承认败局还为时不晚,”加斯特曼说,停止吹口哨。

老人瞧着他们正在穿越由绿叶形成的幽暗的拱顶,瞧着站在朗格书店门前的两个警察的朦胧形象。

是加斯布勒和楚姆斯推格,他想,然后又想道:我还是得买一套冯塔纳①的集子。

①特奥德尔·冯塔纳(1819——1898),十九世纪德国现实主义作家、诗人。

“我们的游戏,”他最后答复说,“我们不能够放弃。你在土耳其的那个晚上欠下了债,因为是你挑起了竞赛,加斯特曼,而我,我是接受了挑战。”

他们驶过联邦大厦。

“你还一直相信是我杀了施密特?”另一个人问。

“我连一秒钟也没有相信过,”老人回答,不管另一个人如何疯狂吠着口哨,都无动于衷地凝视着对方。他接下去讲道;“过去你作恶犯罪,我未能提出犯罪的证据,现在你没有犯这个罪,我却要提出证据。”

加斯特曼审视地瞧着探长。

“这种可能性我倒是从来没有考虑过,”他说,“我必须加以提防。”

探长沉默了。

“也许你是比我所想象的更为危险的人物,老家伙,”加斯特曼在他的角落里沉思地说。

汽车停住了。他们已经到达车站。

“这是我最后一次同你讲话,贝尔拉赫,”加斯特曼说,“下一次我将杀死你,真的,倘若你能从手术中复原的话。”

“你错了,”贝尔拉赫说,站在晨曦中的广场上,衰老而且有些冻僵了。“你不可能杀死我。我是唯一认识你的人,我也是唯一能够审判你的人。我现在审判你,加斯特曼,我现在判你死刑。你将不会活过今天。我选中的刽子手今天就要来找你。他将杀死你,因为这是上帝的旨意。”

加斯特曼吓了一跳,吃惊地瞪视着老人,而他已经走进车站,双手插在大衣里,没有回转身,一直走进了幽暗的建筑物,车站里已渐渐充满了人。

“你这笨蛋!”加斯特曼突然朝探长身后大声叫喊,如此高声,以致一些过路人转过了身子。“你这笨蛋!”然而贝尔拉赫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法官和他的刽子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